古代农家日常-第七百二十九章 杜锦宁是女子?(二合一)
更新时间:2018-10-03  作者: 坐酌泠泠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古代农家日常 | 坐酌泠泠水 | 坐酌泠泠水 | 古代农家日常 
正文如下:
网站导航

默认黑

正文第七百二十九章杜锦宁是女子?(二合一)

作者:坐酌泠泠水更新时间:2018100319:46字数:8107字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想起自己刚才升起的那个荒唐的念头,齐慕远直觉不可思议。

这怎么可能呢?

杜锦宁,怎么可能是个女子?

如果说,齐慕远认识杜锦宁的时间不长,他这个怀疑还很有可能。可他们两人,是从杜锦宁十岁的时候就认识的啊,一起长大,一起念,甚至同住在一个屋檐下。除了没有一起洗澡和同床共枕,两人之间真是没有一点秘密可言。

杜锦宁怎么可能是女子?如果杜锦宁是女子,怎么可能瞒得过他的眼睛,而且还一瞒这么多年?

荒唐,这想法太荒唐了。

可明知这种想法是何等的荒唐,一旦在齐慕远心里埋下了种子,怎么压都压不住,很快就生根发芽,长成了参天大树,充斥在齐慕远的整个心间。

为了求证,他再顾不得泡澡,匆匆忙忙将身上的水渍擦干,草草穿上衣服,打开门朝外面急喊:“观棋。”

齐慕远向来是冷静持重的,很少有毛手毛脚的时候。可他这一声喊,却是又急又燥,还夹杂着急不可耐的情绪。

观棋心里一惊,急急跑了过来:“少爷。”

齐慕远将外袍掖好,把腰带系上,一面道,“你叫十个小厮,再叫十个丫鬟过来。”

“啊?”观棋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旋即又觉得不妥,赶紧应了一声,“好的,少爷。”转身跑了出去。

齐慕远在廊下站了一会儿,确定这个求证的方法没错,这才整理了一下衣服,转身进了厅堂。

转眼看到厅堂里只点了两盏灯,不够亮堂,他又叫小厮:“不语,再点两盏灯来。”

刚才犯了错的小厮不语赶紧屁颠屁颠地进来点灯,点完灯后还讨好地问齐慕远:“少爷,可还有什么吩咐?”比如说,整理整理房间什么的。

他可没忘记刚才在浴室里少爷嘴角的那一抹笑意;刚才齐慕远吩咐观棋的话,他也听到了。

少爷这是觉得一个丫鬟不够,要多来几个?或者,因为害羞不好明说,要借着叫丫鬟来问话的功夫,把那个叫静儿的丫鬟留下?

齐慕远并不知道这个小厮已满脑子跑火车了,要是知道,他定然将这猥琐的小子一脚踢出去老远。

他道:“你在这儿呆着。”

不语一愣,不明白齐慕远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过他这不防碍他执行命令:“是。”说着,自动找了个阴影处的角落,默默地站在了那里。

因为齐慕远回来的晚,一家子都没有睡。主子没睡,丫鬟小厮们自然也没睡。

这会子听得少爷召唤,小厮们倒还没什么,丫鬟们却已是浮想联翩了。只是一出门发现还有其他丫鬟也一起被召集过来,一个个心里十分失望。

静儿刚才惊魂未定地跑出齐慕远的院子,却没能如愿跑回自己屋里疗伤,被派来守在门口的蔺太姨娘身边的婆子带去了蔺太姨娘那里。

蔺太姨娘因着齐伯昆的吩咐,不敢有丝毫怠慢,特意叫人守在了那里,自己也打算值个夜,在静儿出来的第一时间里把人安抚好,再安置妥当。

不过想着年轻人经得起折腾,估计那个静儿起码要明日早上才从齐慕远的院子里出来了,她伺候齐伯昆睡下,就打算回自己屋里睡觉,可没想到前脚刚踏进自己住的小跨院,就见婆子拉着轻轻抽泣的静儿进来了。

“行了,别哭了。发生了什么事,你老实跟太姨娘说,太姨娘为你作主。”婆子推了静儿一把。

当时将静儿买进来的时候,蔺太姨娘就跟她说清楚了,是买她进来给齐慕远当通房丫鬟的。

现在通房丫鬟眼看着当不成了,以后还不知何去何从,静儿自然不敢隐瞒,把刚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跟蔺太姨娘说了。

蔺太姨娘的眉头蹙了起来。

“好了,你先回去歇着吧。少爷那里,我得等老太爷的示下。”蔺太姨娘开口道。

“是。”静儿惴惴不安地行了一礼,跟着婆子下去了。

出了蔺太姨娘的小跨院,她们就看到丫鬟和小厮们匆匆忙忙往齐慕远院子那边赶。

婆子连忙抓住一个丫鬟:“出了什么事?”

那丫鬟也有几分姿色,正做着被少爷一眼看中,飞上枝头做少姨娘的美梦呢,就被婆子打断了美梦。

她虽不耐烦,却也知蔺太姨娘在老太爷跟前说得上话,不敢甩开婆子的手,只得笑道:“观棋传少爷的命令,叫我们去他院子里。至于少爷要做什么,小蝶不知。”

说话间,她就看到了站在婆子身后的静儿,她眼里闪过一抹妒恨。不过下一刻她就瞪大了眼睛,望向了静儿。

她们这些丫鬟,都是住在一个下人院里的。静儿被老太爷安排去伺候少爷的事,她也是知道的。

这个时辰看到静儿在这里,而且她头发凌乱,原先抹了脂粉的脸上还有一道道泪痕,样子十分狼狈,想想就知道她的阴谋没有得逞。

小蝶顿时兴灾乐祸起来,伴随而来的就是极度的兴奋。

静儿没机会,就意味着她的机会来了。

“尹嬷嬷,那边叫得急,我得赶紧过去了。”小蝶迫不及待地朝婆子说了一声,提起裙子就飞快地朝齐慕远院子跑,一边跑,一边还用手去整理自己的头发。

小骚狐狸。

尹婆婆心里暗骂一声,转身对静儿命令道:“行了,走吧。”态度上再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客气与亲热。

观棋站在院子里,看到小厮和丫鬟们一个个跑进来,没敢让他们直接进去打扰少爷,而是指挥他们在廊下排成了两排,一边男一边女。

待数够了人数,他就让一个长随到门口守住,不放人进来了,自己则进去禀报齐慕远:“少爷,十男十女,到齐了。”

齐慕远向来喜静,小厮丫鬟们进了院子后虽没敢大声说话,但小声议论与脚步声各种杂乱的声音还是有的,传进了屋子里,叫齐慕远心里十分的不耐,只是心里装着事,他忍着没让观棋把这些人赶走。

听得观棋来禀,他打消了原先的念头,没让这些人进屋,而是走了出去,一边吩咐不语和观棋:“把灯都提出来。”

走到廊下,看到一男一女各站了一排,他心下满意,叫观棋与不语将灯举高,下令道:“大家把手都伸出来。”

小厮们还没想那么多,但静儿因为手长得好看,被少爷看中,留下来伺寝的流言,早已在丫鬟们之间流传开了。

这会子听到少爷命令说叫大家伸手,丫鬟们在心里嘀咕着少爷的怪癖,都乖乖伸出了手。手长得好看的那些丫鬟,心里都升起了浓浓的期盼。

走廊不宽也不窄,一男一女两排相对而立,伸出手时,两边的手虽不会触碰到一起,距离却也很近了。这么一看,对比就十分强烈。

男子的手,骨节粗大,手掌宽阔,身材高大的男子的手就跟一把蒲扇似的,而且明显皮肤要粗糙很多。当然,这跟这些小厮做的活要比丫鬟们要粗重有关。

而丫鬟的手,明显小了一号。虽说不是每人都是纤纤玉指,手指修长,皮肤细腻白皙,但跟男子的手相比,还是显得更加纤细好看。

想起杜锦宁伸出手,跟自己的手相比时说过的话,齐慕远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整个人都恍惚起来。

是真的,竟然是真的,杜锦宁通过这样的方式暗示自己,她是个女子!

她竟然是个女子!

她怎么可能是女子?

齐慕远踉跄地朝旁边走了两步,便想往院门口走去。

他要去问问杜锦宁,她到底是不是女子。

可走了两步,他就被廊下的两排人挡住了去路。

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观棋看出了自家少爷不对劲。

刚才他可一直看着呢,少爷的目光根本就没落到丫鬟的脸上或身上过,而是扫了一眼小厮和丫鬟的手,就整个人跟出了窍一般,心神不宁起来。

见少爷挥手,他赶紧跟着挥,嘴里道:“行了,都散了吧。赶紧的。”

小厮们不敢怠慢,由最靠近台阶的那个开始,一个个地排着队朝台阶而下,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丫鬟们虽然不甘,但看到观棋的眼睛瞪着老大,眼看着最后一个小厮也跑走了,为头的那个丫鬟只得跟上,虽速度不快,但到底还是离开了走廊。

闹儿自打静儿被带到这里来,就一直盯着这个院子的动静,所以她是最早知道静儿离去,又是最早得到通知,说少爷召集十个丫鬟的,于是她也是第一个到达这里,排在了第一个,也是丫鬟队伍里最接近齐慕远的地方。

结果齐慕远出来后看都没看她一眼。

她心有不甘,在差不多轮到她离开的时候,她心一横,没往台阶上走,而是朝齐慕远走了过来,柔声道:“少爷,您脸色怎么这么苍白?是哪里不舒坦吗?”

齐慕远满脑子都是杜锦宁,对于阻碍他追寻真相的任何人与事,都极度令他讨厌。

他立起眼来,目光冷厉地盯着闹儿,嘴里冷声道:“滚。”

观棋对闹儿的擅自作主与勾引少爷十分不满,但少爷不发话,他也不好说什么。

此时看到少爷这样,他心情大爽,连忙指着闹儿道:“大胆!”又对长随喝道,“你是干什么吃的?还不赶紧拉她出去?”

看到长随上前拽住闹儿的胳膊往外拉,观棋又道:“打五个嘴巴子,罚一个月月例银子。”

他是齐慕远的心腹小厮,便是管家都得对他客气几分,更何况这个院子还归他管。要是谁不听他的话,他在齐慕远耳边嘀咕几句,大家就得吃挂落。

长随二话不说,正反几手就飞快地扇了闹儿五个嘴巴。

当然,他知道齐慕远和观棋都不是心狠手辣之倍,闹儿犯的过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再加上有点怜香惜玉之心,他下手并不重。五个嘴巴子打完,闹儿雪白的脸蛋也就有些微红。

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直接打脸,而且还是自己想要肖想的少爷下令的,闹儿又羞愧又失落,“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闭嘴。”长随不待齐慕远和观棋发话,就压着嗓子狠狠地喝斥闹儿,“你要再闹,信不信现在就能卖了你?”

闹儿的哭声戛然而止。

蔺太姨娘要为齐慕远选通房,自然得选清白人家的女儿。闹儿和静儿都是穷苦人家的女儿,被父母卖进来的。

其实倒也不是她们的父母狠心,而是穷人家的女儿,进到大户人家做姨娘,倒算是一条比较好的出路。毕竟凭着她们的家世,嫁不了什么好人家。出嫁之后,要是丈夫不能干,免不了一辈子吃苦操劳;要是丈夫能干,家境渐好,她们又会面临丈夫纳妾等问题。

而嫁到大户人家,给年貌相当的贵公子做姨娘,也不算委曲她们。锦衣玉食不说,还能帮衬娘家,也算是一举两得。到时候生个一儿半女,或是得了丈夫的宠,那就是一辈子享不了的荣华富贵了。

所以静儿和闹儿进齐府,倒不是父母狠心,而是她们自己自愿。

齐慕远可顾不得这些人在闹些什么,看到人一走,走廊空出来了,他穿过长廊,下了台阶,飞快地朝外面走去。

观棋忙跟在后面问道:“少爷,您去哪儿?”

“去润州。”

观棋一愣,心里旋即一惊,觉得自家少爷怕是中了邪。

凭齐慕远那聪明的脑袋与清醒的头脑,可是从来不会犯糊涂的。

他盯着齐慕远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嚅嚅地道:“可是,少爷,城门早就关了,出不去呀。”

齐慕远一怔,停住了脚步。

看到少爷两眼直愣愣地盯着院门,观棋又小心地提醒道:“再说,您答应皇上明日复命的。您要是去了润州,算不算违抗皇命?”

齐慕远的眼睛眨了一眨,这才回过神来。

他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颓然道:“也就是说,去不成了?近段时间都去不成了?”

观棋不知道齐慕远为什么要急着去润州,他小心地建议道:“您有什么事要跟杜少爷说,可以写信啊。明儿一早,让护院送去,快马加鞭,以护院师傅的脚程,一天打个来回都有可能。”

“对对对,你说的对。”齐慕远如梦被醒一般,急急走了回去,进了屋里,拿过砚台就开始磨墨。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本周强推

作者:一江秋月

科幻灵异

作者:楚妖

历史军事

作者:三心二缺

都市言情

作者:风初

综合其他

作者:金币小满

综合其他

作者:归海云轩

综合其他

作者:张家小邪儿

综合其他

作者:王小蛮

武侠修真

作者:三千浮世

都市言情

作者:七福晋

都市言情

完本推荐

作者:梁妃儿

都市言情

作者:骁骑校

都市言情

作者:安小狸

综合其他

作者:苏子

都市言情

作者:忘记离愁

科幻灵异

作者:懐丫头

穿越架空

作者:好吃的菜包

综合其他

作者:独白的小玛丽

都市言情

作者:思夜静

都市言情

作者:塔花树

都市言情

同好作品推荐

其他人都在看

本周新书速递

作者:梁妃儿

字数:3792

更新:0915

作者:骁骑校

字数:2207

更新:0630

作者:北枝月

字数:4682

更新:0427

作者:梓涛

字数:4016

更新:0511

作者:喵星人的忧郁

字数:2712

作者:阿荧

字数:918

作者:给力

字数:15985

作者:天上帝一

字数:1355

作者:鸦语三千

类别:玄幻

字数:36

作者:黯玥星魂

类别:玄幻

字数:20

作者:逆锋

字数:320

作者:阳千笔

字数:920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