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农家日常-第七百二十八章 悟了
更新时间:2018-10-02  作者: 坐酌泠泠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古代农家日常 | 坐酌泠泠水 | 坐酌泠泠水 | 古代农家日常 
正文如下:
第七百二十八章悟了

第七百二十八章悟了

一进沐桶,他就皱起了眉头。

小时候为了淬炼筋骨,师傅们弄了些草药来给齐慕远每日泡药浴。待后来长大不用泡药浴了,习惯了高水温泡澡的齐慕远,还是要求下人们给他备洗澡水的时候,给他备相对比较高温的热水,觉得这样泡澡才舒服。而惯常侍候他的下人都知道这一点,从来不会让他在这方面操心。

可今天水的温度却是不够,不冷不热温温的,让想好好泡个澡解乏的齐慕远感觉特别不爽。

他站起身来,朝旁边的水桶看了看。

担心水温不合适,提水的下人除了调好沐桶的水,还会放两桶水在旁边,一冷一热,好在水温不够或是太热的情况下,齐慕远自己能调一调,不需要喊人。

可现在,两个桶竟然空空如也。

齐慕远有些生气。

他冲着外面喊道:“观棋。”

“少爷,什么事?”观棋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水不够热,提一桶热水进来。”

“好的,少爷,您稍等。”观棋的脚步声渐远,不一会儿又走了回来,敲了敲门。

“进来吧。”齐慕远背对着门,坐在沐桶里叫道。

门“呀”地一声开了,观棋提着水走了进来。

主仆两人相处七八年,彼此都十分默契了。观棋也无需问齐慕远,自己拿了个瓢子,将桶里的热水舀起来,一点点地从浴桶边沿小心地兑了进去,还伸手在水里搅一搅,免得那处的水太烫,烫着了齐慕远。

兑了一会儿,摸摸水温,觉得差不多了,观棋就停了手,道了一声:“好了,少爷。”便退了出去,顺手还关上了门。

这是在自己家里,齐慕远无论是对这个环境还是对观棋,都是不设防的。而且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杜锦宁的手,还有刚才端水盆的那个丫鬟的手,心绪杂乱,神思不属,所以开始他还没感觉有什么不对。

不过随着观棋的脚步声远去,他就感觉不对,正当他准备做出反应时,一双漂亮的纤纤玉手就摸上了他的背,一个好听的女声响起:“少爷,奴婢给您搓搓背吧?”

齐慕远心里一凛,武者下意识的反应让他在浴桶里将身子一侧,反手就掐住了那丫鬟的脖子。

“呃,咳咳……少、少爷……”静儿气喘不上来,差点没翻白眼,伸手去抓齐慕远的手,试图把他的手掌从自己脖子上掰开。

在齐伯昆那里那么久,齐慕远的目光就根本没落到静儿和闹儿脸上过,完全没认出这个丫鬟就是给他端水洗脸的丫鬟。不过当静儿的手伸上来掰他的手时,他倒是认出来了。

他打量了静儿一眼,看到她穿着府里丫鬟的服饰,再想想今晚祖父的举动,倒是隐约猜到这丫鬟是谁了。而且她过来,应该是祖父派吩咐。

他这才心神一松,松开手掌,正想用水洗洗手,忽然想起自己还光着身子,赶紧将搭在浴桶旁的浴巾扯过来,盖在水面上。

“出去。”他冷冷道。

“少爷……”静儿唤了一声,刚想说话,就听齐慕远的声音比刚才更冷,“出去,别让我说第二遍,否则,扔出去的就是你的尸体。”

静儿被吓住了。

她没想到勾引少爷还要冒生命危险。

她嚅嚅地应了一声,转身飞也似的跑了出去。在门口被门槛绊了一下,差点没摔一跤。

因为热水氲氤,再加上害羞,她从始至终,根本没看清楚齐慕远在浴桶里的样子。

观棋就站在廊下的黑暗处,看到静儿没呆上几息功夫就踉踉跄跄地跑了出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他鼻子里冷冷地轻哼了一声。

得了老太爷的恩准又如何?少爷还不是看不上眼!

看到静儿出去,门却大开着,齐慕远已无心泡澡了,只想草草洗好起身。但想到他的背竟然被那个女人摸过,他心里涌上一股说不出的厌恶,只觉得浑身不舒服,需得再用干净的水洗一次澡才舒坦。

“观棋。”他大声道。

“少爷。”观棋应声而来,心里已做好了被少爷喝斥的准备。

可齐慕远却顾不得责备他,叫道:“叫人重新提两桶水来,把这些水换了,我要重新沐浴。”

“是。”观棋一喜,应了一声,连忙出去唤人。

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反正他就是讨厌那些试图爬少爷床的丫鬟。少爷摆明了嫌弃刚才那丫鬟碰了他的身子,观棋心里唯有高兴。

提水的两个下人一直惴惴不安地等候发落,听观棋说少爷要换水沐浴,两人抱着将功赎罪的心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将水提来,还照齐慕远的吩咐换了个新浴桶。

观棋也不敢怠慢,赶紧进去帮忙调水温。

三人都以为齐慕远会很生气,即便现在不发落他们,也会对他们冷眼相待。却不想三人发现齐慕远似乎不光没有生气,平时的冷脸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微微勾起的唇角。

难道是因为刚才那丫头的勾引?

提水的两个下人对视一眼,提起的心放下了一半。少爷不生气,他们就不会被惩罚了。

观棋的心情倒是一下子沉了下去。

“行了,都下去吧。”穿着一件半湿浴袍的齐慕远见水温调得正好,挥手叫三人下去,眼看着观棋细心地将门关上,他脱了外袍进了浴桶,然后舒服地叹了口气,心情竟然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那晚蓝木碰了他,他感觉恶心,将蓝木赶走之后他的心情沉到了谷底,生怕自己在生理上还是喜欢女人,有一天憋不住,会辜负了杜锦宁。

虽然后来被杜锦宁安抚了,但梦里的女人和某种生理反应,始终是压在齐慕远心里的一块石头。

不曾想,刚才静儿触碰他的时候,他发现竟然跟那晚被蓝木触碰时一样,感觉到肮脏与恶心。

这与他跟杜锦宁接触,甚至跟杜锦宁亲吻时的感觉完全相反。

他现在终于确定了,就算他梦里会梦到女人,他也只喜欢杜锦宁一个,无论男女。

只是,杜锦宁那天将手与他的手对比,到底是想表示什么呢?

齐慕远的思绪,禁不住又回到了这个问题来。

想起静儿想掰开自己的手时握着自己手的触感,是那样的细腻,酥若无骨;而且,她的手跟杜锦宁的手形状、大小都那么相似……

齐慕远猛地从水里站了起来。

本书来自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