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农家日常-第七百三十章 总忍不住想笑怎么办?(二合一)
更新时间:2018-10-04  作者: 坐酌泠泠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古代农家日常 | 坐酌泠泠水 | 坐酌泠泠水 | 古代农家日常 
正文如下:
《》第2卷第七百三十章总忍不住想笑怎么办?(二合一)

《》第2卷第七百三十章总忍不住想笑怎么办?(二合一)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可蘸了墨汁提起笔,齐慕远就犹豫了起来。

这种事,怎么好白纸黑字地写在信上问呢?杜锦宁如果真是女扮男装,这绝对是个天大的秘密,除了她的母亲、姐姐和自己,估计再没人知道了吧?

自己写信,观棋就在身边;这封信还要托人千里迢迢送去给杜锦宁,中间要经过无数人的手。要是中间出了差子,被人看到,那就会给杜锦宁带来灭顶之灾。

要知道,杜锦宁可是参加了科举考试的,现在还是朝庭的从六品官员,州同知。如果她真是女子,这就是欺君大罪,皇上就算再欣赏她的才学,为了自己的脸面,为了以正朝纲,他都是要杜锦宁人头落地的。

所以,这封信不能写!

齐慕远断然放下了笔。

他在屋子里来回转了几圈,最后嫌观棋站在那里碍眼,他朝观棋挥了一下手,观棋十分有眼色地退了出去,还贴心地替齐慕远关上了门。

观棋一走,齐慕远就颓然地倒在了椅子上。

他心焦如焚,他抓心挠肺,他恨不得现在就长双翅膀飞到杜锦宁那里,摇着她的肩膀问她是不是女子。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这么做。

尽管润州不远,骑马也就大半天的功夫。可他是赵晤手下的官员,他手里有许多事要做。能抽空去润州看望杜锦宁一趟,已经是赵晤开恩了,而且还是因为他公私兼顾,赵晤掂记着杜锦宁在润州的情况,这才让他去一趟的。

现在要想获得赵晤的同意,往润州再跑一趟,那是绝不可能的。如果齐慕远不在乎仕途,儿女情长,那倒可以不顾赵晤的看法。可是……

想起杜锦宁女扮男装,以后想要恢复女装所面临的困难局面,齐慕远就不敢有丝毫的任性。

不管杜锦宁有什么打算,是打算恢复女装,与他成亲,还是一直这样女扮男装下去,他总得做好最坏的打算,以助杜锦宁度过难关。

想要帮杜锦宁度过难关,让她避免因女扮男装而带来的灭顶之灾,他一方面得有政治资本,一方面也必须要有自己的武装力量。而这一切,他现在手头就有,虽然很微弱,远远达不到能帮助杜锦宁逃脱的地步,但只要经营上几年……

想到这里,齐慕远就想起杜锦宁曾经向自己许诺过的话。

她当时说,让他给她三年的时间,三年后,她会给他的感情一个回报。之后,她就去了润州。

三年……

当时听了这话,他根本就没往深处想,只以为她需要时间去适应这种不容于世的恋情。而现在想来,她应该是给了他一个承诺。三年后,她会恢复女儿身,以女孩子的身份嫁给他。

想到这里,齐慕远心跳加速,热血沸腾,浑身上下都喧嚣着甜蜜与兴奋。

现在,他不用去问杜锦宁,就已经能确定杜锦宁的真实性别了。否则,如何解释她当时说的这话?

三年,三年啊,三年后,他们就能够正大光明的在一起,她将成为他的妻。他们会朝夕相处,他可以肆无忌惮的拥抱她亲吻她,做夫妻之间可以做的一切事。

他终于可以不为自己的梦纠结了。杜锦宁是女子,是女子!他梦里的那个她,就是杜锦宁吧?

他没有背叛她,无论是现实,还是梦里;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梦里的那个女子,一定是杜锦宁。他在梦里亲吻了她,跟她做那种羞羞的事。他爱她,胜过一切……

想到这里,齐慕远再一次有一种不顾一切的冲动,跑到润州去将杜锦宁拥抱在怀里,亲她吻她,向她诉说衷肠。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提起笔,在半干的砚台上蘸了蘸墨,在纸上写下了两个字:三年。

三年!

既然杜锦宁给他许诺下三年的时间,那么他也得利用这三年的时间,竭尽全力地做一切他能做到的事,达到一切他能达到的高度。三年之后,有一场硬仗要打,他会不离不弃地陪在杜锦宁身边,守护她,给她最大的帮助。无论结果如何,他都愿意与她一起承担。

哪怕失去生命!

把那张写了“三年”两年字的纸珍而重之地放到了桌子前面,他倒了水,慢慢地将砚台上的墨汁研开,提笔在另一张纸上,将他目前手头上的力量一一罗列出来,分析比较,思索着三年后它们的用处,斟酌着如何发展壮大……

那一夜,齐慕远很晚才睡。不过第二天他倒比任何时间都起得早。

练了一通拳,他便去找了刚刚起床的齐伯昆。

“你要找一个更厉害的武功师傅?”齐伯昆惊讶地问道。

他刚刚才从蔺太姨娘那里知道昨晚发生的事。因为有心理准备,他对于这个结果倒并不奇()怪。

如果齐慕远一改常态地接纳了那两个丫鬟,并且与她们发生了关系,他才会惊讶万分,猜想孙子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呢。

可没想到一觉醒来,齐慕远没对昨晚的事抗议,却莫名其妙地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

“小远。”他接过蔺太姨娘递过来的帕子,擦了一把脸,“当初学练武的时候,祖父曾对你说过一番话,你可还记得?”

“记得。”齐慕远毫不迟疑地道,“祖父说,您请师傅来教我练武,不是期望我成为一名武夫,而是有自己保护自己的能力。”

齐伯昆点点头:“你记得就好。”

他将帕子递给蔺太姨娘,注视着心爱的孙子,继续道:“当时,祖父只希望你能比一般人强些,在遇到困境的时候,能有自保能力,获得护院们营救你的时间。而你的表现完全没辜负祖父的期望。”

“你有天赋,还十分能吃苦,十年如一日地勤奋练习,便是你的武功师傅们都对你赞不绝口。前几日刘高还跟我说,你已经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你练十年,功夫比他们练了二、三十年的都还高,你的天赋,令他们望尘莫及。”

他摆摆手,止住想要说话的齐慕远:“但是,祖父仍是那句话,祖父并不期望你成为一名武夫。武功再高,有什么用呢?你难道还想去给皇上做暗卫不成?咱们要利用的是脑子而非身体。即使到了战场上,有时候一个智者的一句话,就胜过千军万马。”

“祖父,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不是扔下一切去学武。我仅仅是想利用每日早上的大半个时辰练武,让我的武功更精进而已。”齐慕远好不容易找到齐伯昆说话的间歇,说出自己的目的,“您刚才也说过我有天赋,我既然有这样的天赋,每日早上又总需要花大半个时辰来练武,为什么不利用天赋和这点时间,让自己的武功更精进呢?自保能力更强一些,对我又没什么损失。”

齐伯昆劝那一大通话,倒不是反对孙子请一个武功师傅,而是担心孙子本末倒置,把心思都花在武功上面而已。

此时听了齐慕远的话,他就放下心来,点头道:“你如果是这样想,那我倒是放心了。”

他抬手止住齐慕远,闭上眼睛想了想,末了睁开眼道:“这天底下,武功比你更强的人已不多了,有的话,也是在大内皇宫里。给我几天时间,我会说服皇上派一个人去你那边训练你的手下。到时候如何从他手上学到功夫,那就要看你自己了。”

齐慕远大喜:“多谢祖父。”

看看时辰不早,祖孙两人便坐到了桌旁,一起吃早餐。

齐伯昆接过齐慕远递过来的小汤包,蘸了点香醋,开口道:“杜锦宁开办的《盛世民报》,这两天闹出了不小的动静。有空你去看一看,再把那个叫庄越的掌柜叫来,问问他有什么想法,再指点指点他。”

“好。”齐慕远点点头。

齐伯昆好奇()地看着孙子:“你怎么就不问问这动静是好还是不好?”

齐慕远笑道:“我去润州,杜锦宁也跟我谈起过这个事。她当时也说了报纸会引起一定的动静。她既这样说了,那必是胸有成竹,知道这事会这样发展,一切尽在掌握中。所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不过她离得远,鞭长莫及,我去过问一下,处理一下庄越不敢自专的事,也是好的。”

他垂眸,喝了一口粥,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好。

他发现刚才提起杜锦宁,他满心充斥的暖暖的、甜蜜的感觉,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以前,他喜欢杜锦宁,并且排除万难去争取与守护这份感情,但这份感情给他的体验,是沉重的、痛苦的,充满自责、纠结与各种矛盾。为了这份感情,他辜负了对他寄予厚望的祖父,也阻断了杜锦宁拥有正常家庭生活的机会,他心里沉甸甸的充满了负罪感。而梦里出现的女子,生理上正常性取向的渴求,更加深了这种折磨。

可现在,他骤然发现杜锦宁是女子,他们有机会能成为正常夫妻,他不用为了生理上的矛盾而纠结,也不用为了辜负祖父而矛盾,更不用为了拖杜锦宁下水而痛苦,坠在他心里那沉甸甸的枷锁,一下子不翼而飞了。现在想起杜锦宁,他心里只剩了温暖与甜蜜,阳光明媚与春光灿烂,再不复以前的阴暗幽沉。

这让他一向冷肃的脸变得春风和煦起来。

“怎么,去了一趟润州,心情变得很好?”齐伯昆表情复杂地问道。

“啊?”齐慕远这才发现自己喜形于色了。他赶紧抹了一把脸,力求让自己恢复平常的样子,然后肆口否认道:“没有,只是想起有个厉害的武功师傅,心里挺高兴。”

他倒想把杜锦宁是女子的事告诉祖父,也免得祖父为他担心纠结呢。但兹事重大,关乎杜锦宁的生死,他真不敢冒冒然把这事说出来。尽管,他对祖父绝对信任。但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个泄密的机会。他不敢拿杜锦宁的性命来开玩笑。

齐伯昆也没有戳穿孙子的谎言,只是告诫道:“皇上知道你跟杜锦宁是怎么一回事。你可别在他面前露出这种表情,免得引起皇上的反感。”

“是,我知道了。”齐慕远乖巧地应道。

他现在的思绪,总忍不住要往杜锦宁那边跑。

齐伯昆的话,又让他想起鲁国长公主赵明月的事情来了。

如果杜锦宁真是女子,那么赵明月一心想让她成为驸马,这就可笑了……

“我吃完了。”齐伯昆放下碗筷,准备上朝。

齐慕远赶紧从思绪中清醒过来,站起来打算送齐伯昆。

齐伯昆摆摆手:“你继续吃吧,别管我。不过,出门之前一定要把心思收住,别让人看出来。”这春心荡漾的样子,实在是辣眼睛,总之让齐伯昆心里特别不爽。

要是对一个女子春心荡漾,他老人家自然老怀大畅。可对着一个男子春心荡漾……呃,请恕他老人家接受不能。

严重影响他老人家的胃口。

齐慕远脸一红,应道:“是。”

齐伯昆要上早朝,也懒得理会这小子,转身回屋去换衣服了。

齐慕远面对桌上的早餐,神()思不属之下却有些没胃口。

而且祖父刚才的话也让他有些不好意思。

他指着桌上的东西,吩咐观棋道:“把这些收拾起来,拿回院里我再吃。”

他身为从六品官员,是没资格上朝的。而此时离点卯的时间还早,他回到自己的院子里,还可以一边发呆发傻发花痴,一边从容吃早餐。

他也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对,回到自己院子后,他吃早餐之余,尽量调整自己的心态。等从家里出来去大理寺时,他已恢复平时那冷肃、面无表情的样子了。

他打算趁皇上的人到来之前,把手下的力量做一些相应的调整。

这支力量,不光是赵晤手里的力量,同样也是他的力量。一旦因为杜锦宁女扮男装的事,他要跟赵晤站在对立面,能掌控这支力量为他与杜锦宁服务,他们的胜算就会大上几分。

多想想杜锦宁恢复女装时的困难,他心里的弦就紧上几分,好歹冲淡了杜锦宁是女子给他带来的巨大冲击,以及时不时就想笑起来的无尽的喜悦。

佰度搜索噺八壹中文網м.x81zw无广告词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