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李夏-第二五一章 坑
更新时间:2017-01-11  作者: 弱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瓜田李夏 | 弱颜 | 弱颜 | 瓜田李夏 
正文如下:
第二五一章坑乐文

第二五一章坑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弱颜书名:

看到孙兰儿这么惶急的样子,大家都放下了碗筷。夏至就让孙兰儿先别急,有事慢慢说。孙兰儿看到大家都看着自己,也觉得自己是太慌张,有些不像样子。

在夏至的追问下,孙兰儿才将事情说清楚。

孙兰儿是被田氏打发过来叫夏桥的。田氏想让夏桥赶车送她去一趟临水镇。刚才二丫来了,告诉田氏一个消息。

“说是大丫的爷和奶都来了,就在大丫家里头。大丫的爹拿了大丫卖身的银子,没给大丫她爷,也不知道都花啥地方去了。现在他们来了,说是大丫她哥要定媳妇,急等用钱,要大丫拿钱出来。大丫不拿钱,他们就不走了……”

大丫手里虽然几个零花钱,但真要一下子拿出二三十两银子来,却是不能的。大丫没办法,好像田老头和田王氏还闹的挺凶的,所以二丫就偷摸出来,一路跑回大兴庄,要请田氏到临水镇上去帮着劝劝田老头两口子。

还有这件事应该怎么办,也得田氏过去商量。

饭桌上众人都听了个目瞪口呆。

“这都叫啥事!”夏老爷子非常无语。

还有田氏,她要用大车,却不自己来说,因为不好打发二丫来,所以就打发了跟夏至,跟后院关系都很好的孙兰儿过来。

夏桥没说话,看看夏至,又看看夏老爷子,意思是得看他们的意思。

“我哥不能去。”夏至立刻就说道。

大车倒是可以用,但是夏桥可不能往临水镇上去。夏至不希望让夏桥和田老头、田王氏这些人见面。

“对。”夏老爷子跟着点头,这也正是他的意思。他好好的一个大孙子,已经被田家的人害的够惨的了。同时他也知道,夏桥面次心软,这一趟去了,再让老田家的人给缠住,那可就坏事了。

“要不,老三,你送你大嫂去一趟。”夏老爷子就说道。他本来可以不理会田氏的,这么安排还是看在孙子和孙女们的份儿上。

“我三叔也不用去。”夏至又给拦住了。“咱们谁都不用去。我娘要去,就自己雇车。她要是雇不到车,就自己走去。”

夏至这么说,大家就都不吭声了。

夏老爷子心肠软,面上就露出犹豫的神色来。

孙兰儿过来这么半天都没回去,夏桥也没回去,可就把前院的田氏和二丫给急坏了。二丫是跑来的,一路上运气好还搭了一段的车,现在让她跑回去,她也可以,但是田氏不行。

田氏以前在娘家的时候,有她两个姐姐护着她,虽然也干过脏活累活,但其实并没有吃太大的哭。而嫁进夏家之后,她的日子就过的更好了,这些年除了做些家务,就再没做过别的了。

要田氏走到临水镇去,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走路也太慢了。

“姑,咋办啊。咱再耽误,我姐都得让我爷和我奶给逼死。”二丫就哭着跟田氏说道。

“不能。”田氏心里也比较乱,但对某些事情她还是比二丫看的更清楚些。“真逼死了你姐,以后他们就没处要钱去了。他们心里有谱,大事是出不了……”

这是田氏多年的生活经验,但是二丫毕竟年纪小,而且跟大丫姐妹情深,就不大相信田氏这句话。

“我姐说了,他们闹的太大了,万一人家刘掌柜的知道了,不要我姐了,那以后可咋办啊!”二丫又跟田氏说道。

田氏担心的也是这件事。而且田老头和田王氏就在临水镇上闹,离着大兴庄可不算太远,于她面子上也很不好看。

另外,她也想知道知道,大丫的卖身钱究竟被田家大舅咋给糟践了。那可是二十两银子啊,得是干啥才能这么两天就给花光了。

又等了一会,在二丫的催促下,田氏是再也坐不住了。她只好带了二丫往后院来。

田氏走到后院的院子当间,就高声喊大桥。如果夏桥这个时候出来,那她就不用进屋去看夏老爷子的脸色了。

可惜,上房屋中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田氏只得老下脸皮来,进了屋。

孙兰儿已经不见了踪影,后院众人却还在吃饭。田氏见此情景,心中不悦,脸上就是一沉。好在她还算识趣,知道现在绝对没有她跟人甩脸子的份儿,所以只能忍下了心中的不悦,但是开口说话的语气还是干巴巴的。

“都吃饭呢。”田氏这一句,算是跟大家伙都打过招呼了。然后,她就招呼夏桥,“大桥啊,娘有事要上镇上去一趟。你赶车送娘去吧,回来再吃。”

夏桥低头扒饭,没吭声。

夏老爷子就把筷子撂下了:“老大媳妇,是啥好事你还要用家里的车,还巴巴的让大桥赶车送你。你要去,我不拦着你。你自己去吧。”

夏老爷子说着,就做了一个让田氏赶紧走的手势。

田氏的脸涨的通红。她跟夏老爷子是老对头了,当即就起动了习惯模式:“哎呦,你们老夏家人了不起了,看不起我们老田家的人。我们老田家的人做啥事都丢你们的脸。你们看不起人早说啊,当初是谁千求万恳,托人弄巧的非要娶我进门!谁家没个事儿啊,你们就高贵了,神仙了,都不吃喝拉撒了……”

撒泼模式的田氏,夏至已经有一阵子没有见过了。

夏老爷子被气的够呛,他脸色铁青,一双手都在微微的发抖。他自己也发觉了,为了不让大家伙看见,他忙将两只手藏在了桌子的下面。

老爷子是特别讲究体面的人,被儿媳妇当面顶撞撒泼,他首先就是觉得丢脸气愤,这一气血上面,老爷子几乎说不出话来了。

夏老太太是不跟儿媳妇冲突的,当下忙给夏老爷子抚前胸拍后背,帮着夏老爷子顺气。

小黑鱼儿气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田来娣,你跟谁说话呢。你把我爹气个好歹的,我饶不了你!”

夏至拉了拉小黑鱼儿,示意把事情交给自己。李夏很有眼色,在旁边忙就将小黑鱼儿揽到了怀里哄着。

夏至这才向田氏开口:“娘,你现在是有求于人,求人是你这个态度吗?你确实拖累了夏家的名声,你不承认不行。……你不是硬气吗,那你转头就走,没人拦你。你要是不走,你就想想你该用啥态度说话。”

面对夏至,田氏刚才的一股子冲劲儿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但是夏至跟她这么说话,她一时还是咽不下去。

田氏想要转身走,但要这么做实在是太困难了。可要让她给夏至服软,她一时又拉不下脸来。

“大爷大奶,我求你们了。”二丫在旁边急的又要哭了,她突然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夏至,我也求你。你们就帮帮我姐吧。这要是不去人,我爷我奶不知道要闹成啥样,可能就把我姐给逼死啦……”

二丫这么说着,就冲着炕上磕头。

田氏那样的,夏至可以冷面相对,有无数的法子可以对付。可二丫这样的,夏至却有些下不了手。

夏三婶就在炕沿上坐着,她也受不了这个,忙就下地去扶二丫。二丫说啥都不起来,腊月也下地去帮忙,但是二丫就在两人的手上打坠,一面哭着央求。

夏老爷子顺过气来,也很看不得这个。“老三啊,去给她们套车。”老爷子松了口了。

“不行。”夏至伸手拦住,然后她就看着田氏发话了。“娘,你看你把我爷给气的。我爷可没跟你一般见识。你知道该咋办吧?”

田氏愣了愣,随即就明白了过来。她当然知道该咋办,可她不想那么办。二丫在旁边听见夏老爷子说套车,面上就露出喜色来。听了夏至的话,她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我给大爷赔礼,我给大爷磕头。”说着就又要跪。

夏三婶和腊月好不容易拉了她起来,说什么都不让她再跪。

“这不关你的事。”夏至就瞧了二丫一眼。

大丫和二丫都有些怕夏至,所以被夏至这么一瞧,二丫顿时就有些瑟缩,一时不说话了。

田氏知道这是没法子躲过去了。她恨恨地盯着夏至:“你可是我亲生的。一般孩子,谁不是向着亲娘说话!你倒好!你……”

“娘,这一屋子就没外人,我向着谁都不好,只能向着理。”夏至淡淡地说道。

“大桥……”田氏无法,她知道夏至是无法动摇的,就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夏桥。

若是过去,估计夏桥就得替田氏给夏老爷子赔礼道歉了。但是现在夏桥已经不会这么做了。他也觉得方才田氏是无理取闹,而夏老爷子的所作所为根本没有丝毫可以指摘的地方。

夏老爷子不仅没有可以指摘的地方,他还在田氏面前一步步的退让了。

这件事,是田氏太过分了。

“娘,你是晚辈,做错了,给我爷陪个礼那也没啥。”夏桥慢吞吞地说道。

“啥,你说啥!”田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夏桥说完了那句话,就不再看田氏了。

田氏咬着牙站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动换。二丫瞧着着急,就忙扑过来央求田氏。“姑,你就给我大爷陪个礼吧。咱得快点儿去救我姐。”

夏至打量田氏的脸色,她是知道田氏的性子的,心下略一琢磨,就给小树儿使了个眼色。小树儿机灵鬼儿,立刻会意,然后就跳下炕来凑到了田氏的身边。

“娘啊,你就给我爷陪个礼呗。”小树儿用的是央求的语气。

这一屋子的人,就小树儿给了她好脸色,还认她是娘。田氏这一刻心中是很感动的,她也不再强项了。

“老爷子,我刚才说话冲了,我给你赔礼。”田氏冲着夏老爷子说话,语气还是干巴巴的,但是话里头却没带刺儿。

这对田氏来说,已经是很难得了。

这么多年以来,这几乎还是第一次。

夏老爷子顿时就觉得心气儿顺了。老爷子是个良善人,田氏一赔礼,他就不记恨。

夏至在旁边冷眼瞧着,心中笑了笑。她让小树儿出面,是给了田氏一个台阶下,但最终为的却是让夏老爷子顺过这口气来。

顺过气来之后,夏老爷子就催夏三叔去套车,然后还安慰了二丫几句。

夏至就看田氏。

田氏板着脸在那儿站了一会,应该还是觉得不自在,就出去了。

夏至微微叹气,也下地跟了出来。

“你还来干啥?帮着外人欺负我,你还有瘾了是不?”田氏对夏至没好气。

“娘,这院子里谁是外人啊。这没有外人。”夏至就说,然后更加平缓了语气劝田氏,“娘,你好好琢磨琢磨吧。这个家虽然不是的大富大贵,可也吃喝不愁了。我爷我奶都是良善人,我三叔三婶都是老实人。多少人做梦都想嫁进这样的人家吧,你还作啥啊!”

“有时候人这福气啊,也不一定就总是你的。作着作着,就给作没了。娘,我这可都是好话啊,听不听都由你。”夏至说完就走了,也没等田氏反应。

田氏耷拉着的眼皮子看夏至的背影,然后才将目光收回来。“还会教育我了!”

话是这样说,但是夏至这些话对田氏并不是没有触动的。

一会的工夫,夏三叔就套好了车。

田氏就要带二丫上车,二丫却犹豫了一下,然后就走向夏至。“夏至,求你跟着一块去看看吧。”

“我去干啥呀?”夏至不能理解。

“你看着能帮忙说两句话不,夏至,求你了,求你了。”二丫一个劲儿的央求夏至,非要夏至一起去,寄希望于夏至能够帮上大丫的忙。

这些天在大兴庄住着,夏至的本事二丫都瞧在眼睛里了,她知道夏至是个能人。虽然夏至说管不了大丫的事,但是关键的时候能帮着说一两句话,就可能救了大丫。

夏至犹豫。

田氏就没急着上车了,她转过头来,看样子似乎也想让夏至一同去。

夏老爷子叹气:“十六,你就跟着去一趟。能帮忙说句话,那就说句话。大丫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另外夏老爷子又低低的声音嘱咐夏至,让她看着田氏。

别再大丫的忙没帮上,田氏再答应给田老头弄钱,那事情可就糟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