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李夏-第二五二章 死要钱
更新时间:2017-01-11  作者: 弱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瓜田李夏 | 弱颜 | 弱颜 | 瓜田李夏 
正文如下:
第二五二章死要钱乐文

第二五二章死要钱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弱颜书名:

夏至觉得,夏老爷子这是有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意思了。然而仔细想想,夏老爷子的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夏至想她还真是得走这一趟。

“那我就跟着去看看吧。”夏至就答应道。

二丫非常欢喜,田氏的脸色也好看了很多,就催着夏至赶紧一起上车。

“那我也跟十六去。”小黑鱼儿忙就说道,他一方面是喜欢热闹,另外一方面则是担心夏至一个人去再被田家人给欺负了。

“你哪儿都想去。”夏老太太低声数落了一句,却没拦着小黑鱼儿。

小黑鱼儿要去,李夏也说要一起去。结果最后坐上车的除了田氏和二丫,还有夏至、李夏、小黑鱼儿,外加一条大青。

小黑鱼儿很不客气地跟田氏说,要是田家有人敢欺负夏至,他就要放大青咬他。对于小黑鱼儿的威胁,田氏一声没吭。

因为田氏和二丫都很着急,所以催着夏三叔,夏三叔将车赶的飞快。很快,他们就到了临水镇上。二丫坐在车上指路,一会的工夫,就到了大丫的门口。

其实这最后一段路,不用二丫指,夏三叔都能找到,因为太容易找了。大丫门口的巷子里几乎站满了人,都伸长脖子往大丫的门内张望。这些人一边张望,还有一边议论纷纷的。

夏至在车上听见了一句,就知道刚才田老头和田王氏又哭又闹的,所以才招来了这么多人。

等马车在门口停下了,服侍大丫的富贵两口子就迎了出来。这两口子也是满脑袋的官司,看见夏至这些人,就跟看见救星似的。

田氏和二丫下了车就往院子里走。

夏至没着急,先跟夏三叔说话,让夏三叔把车就拴在门口,然后把围观的人赶一赶。夏三叔也觉得这满街筒子的人不像话,他的大车一来,已经驱散了一些人,之后他又和李夏、小黑鱼儿带着大青一起去赶人,只说没事了,让大家都散了。

众人也是好一会没听见院子里的动静了,又被夏至几个这么一赶,也就慢慢地走开了。不过还是有人在附近转悠,一直关注大丫院子里的动静。

夏至进院子的时候心里还在想,只怕以后大丫在这住着,多少都会有些麻烦。但是眼下已经是顾不得这些了。

夏至走进第二进院子的时候,就听见了大丫的哭声。

还是大丫曾经招待夏至的屋子,田老头和田王氏都盘腿坐在炕上,仿佛是两尊大佛一般。二丫搀扶着大丫在地下的椅子上坐着,大丫抽抽噎噎的,田氏还没有坐,正站在地当间问田老头和田王氏,大丫的身价银子是咋花光的。

田老头想要说话,却一眼瞧见夏至来了。田老头冷冷地扫了夏至一眼,然后就耷拉下眼皮子不说话了,意思对夏至很看不上眼,他还没有原谅夏至,但却等着夏至主动上前跟他行礼说话。

夏至根本就没搭理田老头和田王氏,她进了屋,先将小黑鱼儿安置在一张椅子上,然后自己也坐了。夏三叔和李夏没进屋,就在院子里说话。大青跟了进来,张大嘴打了个哈欠,就在夏至和小黑鱼儿之间趴下了。

田王氏似乎就有些不安,屁股在炕上往远离大青的方向挪了挪。田老头倒是没动,但是面皮子却抽了一下。

“爹,娘,那银子我可是好好地让大宝他爹带回去的,咋地就给花没了,都花在啥地方了?”田氏又催问了一句。

田老头本来是想把缘故告诉给田氏的,但因为夏至来了,带来的孩子看样子应该就是夏老爷子的小儿子,他就将原来的话都咽了下去,跟田氏说话的态度更加强硬了起来。

“那是大丫孝敬家里的银钱,家里咋花的,还得跟你们汇报了!这是啥人家的规矩,还有没有个老少了!咱们老田家可没有这么不懂规矩的人!”

话里话外却是捎带上了夏至,意思是夏至进门不跟他打招呼,那是很没规矩,没有老少的行为。

田氏这个时候却顾不上说夏至什么,当然她也不大敢说夏至就是了。

“爹,那钱说的好好的,就是给大宝定媳妇用的。到底咋花的,那也得跟大丫说个明白吧。要不然你们让大丫……,那可是她卖身的钱!”

大丫适时地抽噎了两声。

田老头板着脸,抿着嘴,就不肯搭腔了。

“现在说这些还有啥用。钱没了就是没了,也不是别人花的。就是你兄弟,大丫她爹!现在就说该咋办吧,给大宝定媳妇,还缺二十两,人家急等着要这个钱。你爹这病还没好,就跟我折腾来了。你就让我们空手回去!”

“奶,那钱真是我爹花的?他咋花的,那可是二十两啊!”大丫忍不住也开了口。

“你问你爹去!”田王氏干巴巴地说,“大丫,别说这些没用的。你看你这屋子,再看看你和二丫的穿戴,你们这吃穿用度,你自己享福了,你就眼睁睁看着你兄弟定不上媳妇,打光棍儿!”

“那不是卖了我得了二十两吗!”大丫嚷嚷道。

这话又说回去了。

“别提那二十两了。”田老头很有决断,“你兄弟定媳妇急等着用,你再给凑二十两。我看你不是凑不出来,就看你有没有良心了!”

大丫又哭了:“我哪儿来的二十两啊。你们看的这些,都是人家的,没一样是我的。连我都是人家的!”

田老头和田王氏一听大丫的意思还是不肯给钱,两人立刻就黑下脸来。

“大丫,你可丧了良心了。这个钱,你不想给也得给。你兄弟定不上媳妇,我们老两口子活着也没啥意思。我跟你爷来了,没有钱,我俩也不打算回去,就死在你这。我看你这丫崽子的心到底有多硬!”

这么说着,田王氏就将两腿伸开,开始在炕上踢踢蹬蹬拍拍打打,然后就开始唱:“我的天那,我不能活了……”

田氏、大丫和二丫的脸色都变了。

方才就因为大丫说拿不出钱来,田王氏就跑到外面去这么闹,闹来了一街筒子的人。

她们都知道田王氏的脾气,田王氏这么闹,能闹一天一宿都不带歇气儿的。这还是在屋子里,一会只怕还会闹到外边去。

大丫又是急又是气,跟着呜呜地哭。

“你爹病倒头了,要不地,他也得来。还有你娘,在家守着你爹和你兄弟。上火起了满嘴的泡。她没来,可让我给你捎话儿了。别的事儿你不管,你兄弟定媳妇的事儿你还不管?”田老头就跟大丫说道。

“你兄弟啥样,你也知道。过了这个村儿,就没这个店儿了。你要是忍心让你兄弟打一辈子光棍儿,到晚年没依没靠,连个晚人下辈都没有,那你就别拿钱……”顿了顿,田老头又说道。

夏至在旁边冷眼瞧着,就发现大丫的态度软化了下来。大丫还在哭,不过已经不是跟田老头、田王氏完全对抗的那种哭法,而是一种无奈、心酸的,认命的哭了。

“我上哪儿弄那些银子去啊……,我手里真没有那些钱……”

田王氏听着大丫松口了,立刻就不唱了。

“你男人呢,那个啥刘掌柜的。我和你爷来的时候都打听好了,他收麦子的大财主,手里银子不说成千,那也得上百……”

田老头觉得田王氏说的太少了,就瞪了她一眼打断了她的话头:“上百能收麦子,那得成千上万……”

“成千上万那也不是他一个人的本钱……”大丫就说道。

田老头立刻冷笑:“才跟着男人没几天,就知道护着了。”

“不是,我不是。”大丫连忙摇头解释。

“咱也不要上千上百的,你就跟他要五十两,我们拿去给你兄弟定媳妇。你爹娘,你兄弟得感激你一辈子。”田王氏立刻就说道。

“我现在上哪儿找他去啊。他没个十天半月的回不来。”大丫哭丧着脸,“再者说了,我跟他要,他也不能给我。五十两,不是五十个大钱。我凭啥跟他要啊,我是他啥人,连个名分都没有呢……”

田王氏立刻就从炕上跳下来,指着大丫骂:“你也是个废物。黄花大闺女跟了他半截入土的老头子,你还拿服不了他……”

“哎……”夏至在旁边听不下去了,冷着脸开口,“你们说事儿归说事儿,别骂骂咧咧的。”

“哎呦,夏至……”田王氏似乎这才看见夏至似的,“这里有你啥事啊?都是老夏家把你给惯的,这要是在我们老田家……”

“这不是你们老田家!”夏至瞧着田王氏要朝自己撒泼,也就不客气地说道,“外面那些看热闹的人,是我帮你们赶走的。我不想管你们的事儿,可我既然来了,就不能干看着。你们要么好好说话,要么,我家大青今天还没吃肉呢!”

小黑鱼儿在旁边吹了一声口哨,大青立刻站起身,威风凛凛地盯着田老头和田王氏,喉咙了发出低沉的吠叫。

大青有多厉害,田老头和田王氏早就听人说了。而小黑鱼儿是如何脾气火爆,六亲不认,他们也知道。

要说别人还可能不敢,但是夏至和小黑鱼儿却是做的出让狗咬他们的事来的。

田老头尤其相信夏至会这么做。在他眼睛里,夏至是个心毒的女子,而且还恨死了他。在靠山屯儿的时候,夏至不能将他怎么样,却撺掇的兄弟闹的他没脸,现在到了临水镇了,夏至逮着机会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以己推人,田老头心里不是不惧怕夏至的。

田王氏已经吓的后退了两步,她忙去看田氏。

田氏早就低下了头,似乎正在看自己鞋上的花样子。

“说事儿,咱还急等着回去给大宝定媳妇呢。”田老头沉声对田王氏说道。

田老头都怂了,田王氏更不敢跟夏至对着来,因此跟大丫说话的语气也跟着缓和了下来。然而说来说去,还是那一句话,他们要大丫至少拿出二十两银子来。

“不够你姑跟着一块凑凑。”田王氏这么说的时候,就又看了田氏一眼。

田氏忙摇,说自己是一文钱都拿不出来,然后还故意朝夏至瞥了一眼。

夏至瞧见了,知道田氏是拿自己做借口。不过这个借口她倒是乐意做的,因此就故意板起脸了,一副非常不好惹的样子。

大丫被逼的没了办法,但是有夏至撑腰,她说她要一个明白。“那些钱,究竟花到哪儿去了。”大丫的言外之意,是怀疑那些钱根本就没有被花掉。田老头和田王氏知道刘掌柜的有钱,所以找借口来搜刮她。

“嘿。”田老头冷笑了一声,“你非要问,那我就跟你说。那钱是你爹给花了,他拿了钱,没回家,直接上赌窝子去了,又是输,又是嫖老婆,都给败花光了。”

大丫啊了一声,两只眼睛就往上插。

田王氏见状赶忙上前,和二丫一起抱住大丫,一边喊大丫的名字,一边掐大丫的人中。

田氏没上前,她明显是愣怔了一下。然后,田氏就小心翼翼地问田老头:“爹,我以前往家里的拿的那些钱……”

田氏往家里拿的钱加在一起不是个小数目,一般的人家靠着那些钱早把日子给过起来了。可田家除了起了新房,置办了几亩地,日子还跟从前没啥两样。

这些年,田老头和田王氏不是你病,就是我病,总有花钱的地方。田氏以为那些钱就是这么花销掉的。

然而今天听到田家大舅败花光了大丫的身价银子,田氏就起了疑心。这一疑心,更多的疑点就冒了出来。

田老头和田王氏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就算是偶尔生个病,那也是舍不得找郎中吃药的。就算是她给拿钱,田老头和田王氏应该也是舍不得的吧。

田老头就听出了田氏话中的意思,他朝田氏嘿嘿冷笑了两声。“那都是我和你爹花的,和你兄弟没关系。”

但是这样的话,田氏已经不相信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