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李夏-第二五零章 外宅
更新时间:2017-01-09  作者: 弱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瓜田李夏 | 弱颜 | 弱颜 | 瓜田李夏 
正文如下:
第二五零章外宅

第二五零章外宅

因为晚饭都是她爱吃的东西,又和李夏学了下棋,然后还有去府城的事情要考虑,所以等夏至回到家里的时候,情绪已经很不错了。

田氏等人都还没睡,孙兰儿也在东屋,和田氏、二丫一起坐在炕上做针线。夏桥和小树儿坐的稍远一点儿,夏桥在看书,小树儿在打瞌睡。

“十六,你回来啦。”孙兰儿先看到夏至,亲亲热热地打招呼。

“嗯。”夏至点头,又跟田氏说,“娘,天挺晚的了。别点灯熬油的,都早点儿睡吧。”

“还用你说。”田氏就瞧了夏至一眼,然后瞟了瞟二丫。

二丫看着情绪镇定了许多,不过显然是心不在焉。

今天晚上田氏应该没什么事,但是二丫估计是睡不好了。

孙兰儿见夏至回来了,就拿了针线下炕来跟夏至回到西屋。

“我真没想到会这样。十六,你说,是不是得怪了,要不然大丫也不能……”

“兰子姐,你这说的是啥话呀。”夏至打断孙兰儿的自责,“就是没有刘胖子,也会有别人,总归是那么回事。”

孙兰儿就叹气,又说:“大丫也是苦命人。不知道将来二丫咋样。”

“那就得看大丫的了。”田氏虽然答应了大丫,但是最终能够决定二丫命运的却是田老头。不说田氏根本就不会为了二丫真跟田老头对抗,就算是田氏想,恐怕她也抗争不过。

“将来大丫要是跟我娘似的,或者比我娘填补娘家还填补的更多,或许他们家会放过二丫吧。”夏至告诉孙兰儿。

“哎……”孙兰儿又叹气。

两个小姑娘说了一会大丫的事,就转到了别的话题。孙兰儿跟夏至说了今天去孙四儿家的事,说孙四儿和孙四儿媳妇待她都挺好。

“大妞还说要来找咱们玩。”

大妞就是孙四儿的大闺女。

“让她来呗,咱以后多个伴儿。”夏至就说,

“嗯。”孙兰儿高高兴兴地点头。从今往后,她是不怕孙王氏了,而且还可以天天来给夏至做伴儿。

如果依着她呀,她宁愿成天就长在夏至家里才好呢。

转眼就出了伏天,暑热渐渐消退,早晚的空气中已经带了一丝丝的属于秋天的凉意。夏家种下去的大豆出苗出的很好,几乎不用补苗,现在都已经开花,很多都结了豆荚了。

据夏老爷子的观察,到了秋天,家里的大豆估计会丰收。

再也没有比这更能让庄户人家开心的了。

又一次的临水镇大集,夏家众人出摊已经习惯了,什么时候做什么,什么人该做什么事,不需要夏至在一旁看着,一切都井井有条的进行着。

不过夏至还是在摊子上帮忙的。在摊子上比她更忙碌的是李夏。李夏不让夏至打杂,只让夏至在凉棚底下坐着,他则是勤快地跑来跑去,非常敬业。

小黑鱼儿也跟着李夏打杂,一大一小还配合的相当默契。

夏至正瞧着李夏和小黑鱼儿,就听见腊月叫了一声二丫,仿佛很是吃惊的样子。夏至忙朝腊月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见了二丫。

夏至就站起身走了过去。

二丫不是一个人来的,她的身边还带了个小丫头。

“夏至……”二丫笑着招呼夏至。

“二丫,你也赶集来了?”夏至就问。

“嗯呐,我来看看我姐。我姐让我买点儿薯条、薯角和薯片回去。”二丫就笑着跟夏至说道。

“那好。”夏至点点头,一边嘱咐腊月,“高高地给称着。”

腊月答应一声,就问二丫要多少。二丫说了一个数目,腊月就拿称给她称,然后二丫从随身的钱袋里拿出钱来给了腊月。

这之后,二丫并没有立刻离开。

“夏至,我姐想让你去坐坐。”二丫走过来跟夏至说道。

大丫被刘掌柜安置在了临水镇上。二丫惦记姐姐,那之后就求着田氏,和田氏一起来看了大丫一回。

之后,二丫就经常来看大丫了。如果刘胖子不在,二丫还会在大丫这里留宿。

也没多少天的工夫,二丫里外就都换了新衣裳,身上也有了装饰。

据说刘胖子待大丫还是比较大方的,每个月给固定的月钱,来留宿的时候还会另外给大丫零花钱或者一两件首饰什么的。另外,刘胖子还雇了一家三口照顾大丫。

二丫身边的小丫头就是服侍大丫的,小丫头的娘负责给大丫做饭洗刷,小丫头的爹则是负责看家护院,跑跑腿,做点儿粗活之类的。

田氏带着二丫去看过大丫一回之后,就再没去了。夏至一次也没去看过大丫。

二丫买了不少的薯条薯角和薯片,她身边小丫头的手里也提着好些东西。

因为夏至没有立刻回答二丫,二丫似乎就有些着急。“夏至,我姐挺想你的。咱们咋地也是表姐妹。你不去看她,是不是瞧不起她……”

“好了。”夏至赶忙打算二丫的话。

二丫就不再说瞧不起的话,而是告诉夏至:“刘掌柜的今天不在,这几天都不在,我姐说他是往大南面收麦子去了,都十好几天才能回来。”

夏至想了想,觉得也该去看看大丫。

李夏和小黑鱼儿都凑过来,看出夏至是想去大丫家里。李夏不太方便到大丫那去,那毕竟是刘胖子的外宅,李夏和大丫可不是亲戚。但他和小黑鱼儿还是陪着夏至来的。

到了大丫的宅门口,李夏就站住了,他让小黑鱼儿陪着夏至进去。

“我在外面等你们。”李夏跟夏至说。

“好,让大青陪着你。”夏至就笑。他们还将大青给带来了。如今李夏已经是大青的另外一个主人了。

刘胖子安置大丫的是所两进的小院子,前面一进是门房和厨房,后面有个小小的天井,穿过月洞门就是大丫住的地方了,却有三间上房一间耳房,院子里有两棵石榴树长的很是茂盛。据说刘胖子当初选了这所宅子,主要还是看上了这两棵石榴树。

石榴树象征多子多孙,这是刘胖子目前最大的心事了。

夏至走进院子,大丫就从上房迎了出来。她穿着一身粉红色衫裙,头上插了一根金簪一根银钗,耳边坠着两只金丁香,伸出手来的时候还露出腕子上龙凤呈祥纹样的银镯子。

真是所谓的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大丫这么穿戴起来,脸上涂脂抹粉的,和过去的那个大丫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不过说起话来,她还是过去的那个丫头。

“夏至你可来了,我一直盼着你。你可是贵客……”大丫满面带笑,又招呼了一声小黑鱼儿就忙将夏至请到上房屋子里。

上房屋子了满满登登地摆放着各式家具,都有七八成新。大丫请夏至在炕上坐了,又亲自倒茶给夏至和小黑鱼儿。

一会的工夫,就有个老婆子和小丫头过来,摆上瓜子、花生还有鲜果,二丫刚买的薯条薯角和薯片也摆了上来。

大丫殷勤地招呼夏至和小黑鱼儿吃东西,因为夏至和小黑鱼儿都不动手,她还抓了花生往小黑鱼儿的手里塞。

小黑鱼儿看看大丫,很坚决地拒绝了。

大丫似乎就有些下不来台。

“大丫姐,你别忙活了。我和老叔要是想吃,自己就动手了。”夏至就跟大丫说。

大丫也知道,小黑鱼儿的脾气,他如果不给面子,那就是不给面子了。听夏至这么说了,她就自嘲地笑了笑,然后在夏至的对面坐了下来。

二丫就挨着大丫坐,一边挑着盘子里的东西吃。当然她吃的最多的,还是那些薯角薯片和薯条。

“姐,你也趁热吃。腊月跟我说了,这东西放一会就没刚出锅的好吃。”二丫对大丫道。

大丫就嗔了二丫一眼。

“没事儿,大丫姐,你就该像二丫姐那样,还真把我当客人了!”夏至就笑着对大丫说。

大丫笑了笑,似乎也是想明白了,真的就抓起薯条来吃。

“是好吃。”大丫吃了一点儿,就不吃了。她擦了擦手跟夏至说话,“我早就想去买了,一直没去……”

“大丫姐,你想的太多了。”夏至就说道。

“是我想的多。”大丫小心地打量了夏至一眼,然后就笑了笑。

夏至早就发现了,大丫其实很早熟。或许这也是应了那个道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我知道你过的不错,刘掌柜恐怕不太喜欢咱们往来,所以才一直没来。”夏至跟大丫说。

大丫仿佛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脸上的笑容也更为真挚了。“他没说不让咱们往来,我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跟了他就没娘家亲戚了?要说我现在日子过的,那也还行吧。夏至,我不瞒你说,我从来都没想到过……”

大丫四下打量了一眼,眼神竟有些梦幻。

夏至立刻就明白了,大丫很满足于现在的生活。

“你满意就好。”夏至也只能这么说。大丫现在吃穿都不错,手里还能有点儿闲钱。她不仅不用去干粗活了,行动坐卧还有人伺候。这么说起来,她的生活是不错。但夏至不知道大丫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前途。

或许对于大丫来说,她的前途也不成问题。女人嘛,生孩子都会的,她总会为刘掌柜生下儿子来的。

其实夏至猜对了,大丫就曾经这么跟二丫说过。

两个人就聊起了家常,然后就说到了靠山屯儿田家。

“我爹前两天回去了,大宝哥的媳妇定下来没有,我这也没听到信儿,给我姑捎信儿了没有?”

“现在要是捎信儿也是先到你这来啊。”夏至就告诉大丫,靠山屯儿并没有捎信儿来。

田氏得了大丫的身价银子,就立刻给靠山屯儿捎了信儿。然后是田家大舅,也就是大丫的亲爹来取的银子。

这么重要的事,据说田老头是打算自己来的。他不进大兴庄,就到临水镇,让田氏把银子给他送过去。

按照田老头自己的说法,他是个要脸的人,除非夏老爷子给他赔礼请他,他这辈子都绝不踏进大兴庄半步。

可是偏偏不巧的很,田老头病了,而且病的还比较严重,起不来炕了,所以才叫田家大舅来。

田家大舅到大兴庄拿了银子,还上大丫这来瞧了一回,然后就高高兴兴的回去了。

不过他回去之后,靠山屯儿那边就没有信儿来了。田大宝的媳妇究竟定下了没有,夏至也不知道。

“那估计还得过两天。这么大的事儿,估计得我爷能起来炕了,才开始操办吧。”大丫就说道。

这件事儿夏至并不关心。

她跟大丫说了几句话,就起身告辞。大丫拼命挽留,说是让厨房准备了饭菜,要留夏至和小黑鱼儿在她这吃饭。

“不了,摊子上还有事。收拾了摊子就该回去了。”夏至很客气,但却没有丝毫要留下来的意思。

大丫就很失落,最后还将夏至和小黑鱼儿送到了大门口。她没有迈出大门,据说这是刘胖子给她定的规矩。

夏至和小黑鱼儿汇合了李夏,就去杂货铺买了些东西,这次她还买了些菜籽油和花生油。因为每个集上都能赚二两多的银子,夏至最近手头很宽裕,总吃豆油她觉得腻了,就让杂货铺的掌柜给她弄了些别的油来。

北镇府也有菜籽油和花生油,但是比大豆油,价格也略贵上一些。不过夏至不在乎这个,家里那一群小吃货也很拥护她的决定就是了。

收了摊子回家,将买好的菜都交给夏老太太张罗,夏至就带着几个小的数钱盘账,然后当场就把夏三叔和夏三婶的工钱给付了。

几个小的,包括夏桥在内,也有多少不等的工钱,每次一清账,绝没有拖欠。就连小夏林也有几文钱到手,乐颠颠地让他娘给他存起来,等街上来卖吃的了,他就能用自己的钱买来hi了。

这边夏老太太也将饭菜都做得了,依旧是满满的一桌子,大家伙一齐上桌开吃。

夏至刚扒拉了一口饭,剥了一只大虾正在吃,就听院子里有人喊她。

“十六,十六……”是孙兰儿的声音。

孙兰儿随即就走进屋子里来,脸色有些惶急。“十六,二丫来了,出事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