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李夏-第二三九章 大豆大豆
更新时间:2016-12-30  作者: 弱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瓜田李夏 | 弱颜 | 弱颜 | 瓜田李夏 
正文如下:
第二三九章大豆大豆

第二三九章大豆大豆

类别:作者:弱颜书名:

夏至上后院吃晚饭,就悄悄地把这个情形跟李夏说了。李夏也认为,这肯定是李掌柜安排的人做的事了。

因为记挂着孙兰儿那边的进展,吃过了晚饭,夏至就回到前院。

小黑鱼儿和李夏也都跟着她一起过来了。

“我兰子姐过来了吗?”夏至问田氏。

田氏莫名其妙地看了夏至一眼:“没过来,估计吃饭呢。你跟她说了让她过来?”

“嗯,我让她晚上来给我做伴儿。”夏至点头。

田氏又看了夏至一眼,啥都没说,然后忙就扭头跟李夏陪笑,请李夏到东屋坐,又招呼大丫和二丫端茶倒水。

李夏很客气地摆摆手,让田氏不用费心招待她。“我就是跟着老叔来找十六玩的。”

“啊……啊……”田氏有些反应不过来似的,她自然不能强迫李夏到东屋来,只好嘱咐夏至,让她好好照顾李夏。

“我知道了。”夏至答应一声,就带着李夏和小黑鱼儿到院子里站了。

孙老五家比平时安静了许多,看样子应该在吃饭。又过了一会,夏至就听见孙兰儿和孙王氏的说话声了。

“你要给十六做伴儿?那还不赶紧去?得了,这些碗你放在这,一会我来洗。你赶紧陪着十六去吧。”这是孙王氏的声音,比平时略显得沙哑了些。

孙王氏什么时候用这种态度跟孙兰儿说过这种话!

夏至和李夏交换了一个眼色,孙王氏竟然真的被治住了。

很快,孙兰儿就从屋子里出来。她飞快地走到前门,然后就绕到夏至家来了。

“十六……”离着还挺远的,孙兰儿就喊夏至,脸色和声音都有些激动。

“兰子姐。”夏至忙迎上去,就将孙兰儿拉近上房西屋说话。

李夏、小黑鱼儿还有夏桥都跟了进来。

“咋样?”夏至问孙兰儿。

“……回来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没使唤我,也没骂我,还跟着我一起干活,对我可客气了。吃饭的时候,我按照你说的,故意多盛了饭,她看我一眼,还说让我多吃点儿,说我每天干活多。吃晚饭,我就说要来给你做伴儿,她都没让我洗碗……”

这么说着,孙兰儿还是一副不敢相信这些真的发生了的样子。

“十六,你说,她是不是中啥邪了。我看她回来好像魂儿都丢了。”

这句话田氏也说过。

夏至就抿嘴笑。

孙兰儿就想到夏至跟她说过的话。“十六,你是不是知道些啥啊?你快跟我说说,她以后是不是……”

孙兰儿都有些问不下去了。

夏至则是笑着点头。“兰子姐,我估计她以后再也不敢折磨你、虐待你了。”

“这是咋回事啊?”幸福来的太过突然,孙兰儿有些反应不过来。但她还有理智,并不相信孙王氏是突然之间就变成一个慈善的好人了。

“这你得感谢李夏。”夏至笑着指了指李夏。

孙兰儿还是不明白。

“是这样……”夏至就将她想帮着孙兰儿,但自己一时想不出办法来,就跟李夏把事情说了。“兰子姐,李夏也想帮你,当时就跟我说,事情包在他身上。”

孙兰儿本来以为,除非她嫁了人,要不然就得一直被孙王氏折辱虐待。她做梦都不敢想,有人能够治住孙王氏,让孙王氏不敢再虐待她。

想想以后再不用受孙王氏的气了,孙兰儿激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她是个实诚的人,心中感激李夏,却说不出什么好听的感激的话来。

孙兰儿膝盖一弯,就要给李夏跪下磕头。

李夏吓了一跳,赶忙伸手把孙兰儿给扶住了。“这是干啥,咱们不兴这个。”

“李夏公子,我不知道咋感激你。我啥也没有,也不咋会说话,就让我给你磕几个头吧。”孙兰儿一定要给李夏磕头。

李夏坚决不肯受孙兰儿的头,也不让孙兰儿贵。

“就是一件小事。你和十六感情那么好,总是照顾十六,我帮你那也是理所当然的。”李夏告诉孙兰儿。

孙兰儿知道,李夏肯出力帮她,全是夏至的情面。虽然这件事在李夏或许真的是一件小事,但是在孙兰儿自己,却是天大的事。

她心中感激李夏,同时也感激夏至。

如果夏至没有把她的事情放在心上,也就根本不会去跟李夏说了。她在孙王氏的手里受了这么多年,知道的人并不少,但却只有一个夏至真的伸手来帮她,而且还帮成了。

“我感激十六,为了十六,我啥都乐意做。”孙兰儿抹着眼泪说道。

“这是高兴的事儿啊,兰子姐你干啥哭。快别哭了。”夏至就劝孙兰儿。

“这事是得感激李夏。”夏桥又说道,“没想到还有人能治住孙五婶。”

“这就叫做恶人自有恶人磨。”夏至笑着说。

孙兰儿就猜到了,夏至指的应该是来找孙王氏的那个男人。“那个人到底是谁啊?”孙兰儿问。

“管他是谁呢,反正事情办成了就行。兰子姐,你别管那么多。”夏至就说道。

孙兰儿回想了一下那男人的样子,还有孙王氏看见那个男人时的情形,她隐约猜到这里面必定是有些不好启齿的事,所以也就不问了。

孙兰儿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她一高兴,不唱不跳,她爱干活,所以她就开始给夏至打扫收拾屋子。

夏至看着直笑,心里想着这件事还该告诉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一声。

这么想着,夏至就跟李夏和小黑鱼儿回到后院。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都在,夏至就走过去,把事情大概跟老两口说了。

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都是又惊又喜。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咱都知道这个道理,可谁有这个手段能把这人找出来,还能让他给咱们办事!”

这件事,夏老爷子自忖自己是办不来的,不止他办不来,大兴庄也没有人能办成这件事。

“多亏了李夏啊。”夏老爷子感慨。

李夏随和,没架子,穿上庄户人家的裤褂看着就像个庄户人家的少年。但他毕竟是府城李家的人,是李山长的儿子。他身上的能量和能力,是绝对不容小觑的。

夏老爷子更为感慨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李夏的人品。

“这孩子,古道热肠的,难得,实在是太难得了。”

夏老爷子夸奖李夏,大家都表示认同。

夏至在后院待了半晌,走的时候还是李夏和小黑鱼儿将她送到了大门口。回到前院,孙兰儿早就将西屋重新收拾的干干净净,几乎光可鉴人。这还不算,她还点了灯,正坐在灯下纳鞋垫。

夏至看了一眼,就知道那是给李夏的鞋子。

“兰子姐,今天多晚了,再把眼睛给熬坏了。等明天慢慢来吧,我估计李夏还得住一阵子呢。”夏至就劝孙兰儿。

“没事儿,我闲着也是闲着。我高兴,非得干点儿活不可。”然后,孙兰儿就笑。那是个晴朗的,完全没有阴影笼罩着的笑容。

孙兰儿的脾气也是很特殊就是了,高兴的时候不想别的,就想干活。

“兰子姐,你这个习惯好啊。”夏至也笑,然后就坐上炕跟孙兰儿说话。

夏至跟孙兰儿说的,就是教她以后要怎么跟孙王氏相处。孙王氏是有了忌惮,但是这么多年,她已经习惯虐待孙兰儿了,而孙兰儿也习惯了逆来顺受。

所以,夏至特别嘱咐孙兰儿,以后跟孙王氏相处一定要硬气些。

“嗯,我记住了。”孙兰儿重重地点头。

两人说了半晌话,还是夏至强劝着,孙兰儿才肯将鞋底子放下,跟夏至一起睡了。

转天孙兰儿回家做早饭,夏至没听见孙王氏的声音,还看见孙王氏出来摘菜,这才放了心往后院去。

这几天夏老爷子、夏三叔、夏三婶和夏桥几个抽空已经把地整好了,计划趁着赶集出摊的间隙,把大豆给种了。

四股人,一共四十亩地,今年全种大豆。

大豆是好物,不仅特别容易存放,而且用途非常广泛,可以用来榨油,榨油的废料豆饼还是上佳的饲料,可以用来酿制大酱,可以用来做豆腐,还可以用来发豆芽。另外,庄户人家没什么菜,有的时候就将大豆炒熟撒上盐当做下饭的菜,就是人们所熟知的盐豆了。

总是,大豆真是特别好的农作物,另外大豆也比较容易种植。

夏家的劳力不算多,但有了大牲口,种起地来就轻松了许多。即便是这样,为了赶时间(因为他们下个集还得出摊),夏至和夏老爷子商量,还是请了帮工。

这帮工也不用去远处请,还是找的孙老五和孙兰儿。

孙老五是个好庄稼把式,而且干活不偷奸耍滑,夏老爷子还是很喜欢他的。找这父女俩帮工,给他们工钱,同时也是帮衬着这父女俩的生活。

虽然出于不同的缘故,但是孙老五和孙兰儿都是真心诚意地感激着夏家的人,所以给他们做起活来,有十分力都出了十二分。

李夏也换了衣裳跟着夏至一起下地,他强烈要求,也要帮着大家伙一起种地。

夏老爷子当然不肯答应了。再像庄户人家的少年,李夏也不是庄户人家的少年。仔细看李夏,就能发现他细皮嫩肉的,长到十几岁,应该什么活都没干过。

“李夏啊,你要是愿意下地,那我也不拦着你。到时候你就带着小龙吧,地里的活,你看看就行。不用你动手,这人手足够了。那地里的活啊,就不是你干的!”

李夏当时也没跟夏老爷子争辩,只笑嘻嘻地什么都没说,然后穿戴好了,就跟着夏至、小黑鱼儿一起到了地里。

夏至和小黑鱼儿都得了夏老爷子的嘱咐,要看着李夏不能让他干活,另外也不能让李夏伤着。虽然这个可能性并不大,但是种田就是极粗糙的活,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看夏老爷子待李夏的小心翼翼,夏至不由得想到李夏的那个乳名。

“李夏,我爷把你当凤凰蛋了。”夏至就低低的声音对李夏说。

李夏知道夏至是在调侃他,而且还非要说凤凰蛋,他也是拿夏至没办法,只好给了夏至一个无奈的眼神。

夏至被逗的直笑。

即便有夏至和小黑鱼儿看着,但李夏最后还是动手帮忙了。夏老爷子见拦不住他,也就由着他了,不过当然不会让他干重活。

李夏就负责点种,种大豆也不讲究什么间距之类的,抓起一把种子撒进用犁杖犁开的垄里就行了。

别看李夏没做过农活,但学了一会,干起来还真像模像样的。

夏老爷子在旁边又有些感慨,觉得李夏就是聪明能干,干啥像啥。

李夏不能算劳力,但也帮了不小的忙。

快到晌午的时候,夏至就打算回家帮着夏老太太和田氏做饭。夏老爷子怕李夏累着,赶紧让小黑鱼儿和李夏都跟夏至一起回去。

这一次,李夏没怎么坚持,就答应了。

三个人沿着田间的小路往回走,夏至低头看了看,李夏的鞋子上已经沾了不少的泥土。也就是这种结实的千层底布鞋了,要是李夏平常穿的鞋子,下地一次估计就得毁了。

不过李夏在这是不用愁没鞋子穿的,夏老太太的那双很快就能做得,让后是她的那一双,孙兰儿也说要再另外帮李夏做双鞋子。

夏至这么想着,就跟李夏说了。

“我说大奶这两天忙啥呢。”李夏就笑着说,“十六,你帮我劝劝大奶,我要穿鞋,你给我做得了。”

前半句话还好,在夏至的意料之中,可是后半句话……,李夏还真是不跟她见外啊。

夏至瞄着李夏,李夏并不躲闪,而是笑眯眯地回视夏至。

夏至叹气,李夏的话没毛病啊。

回到家,夏至就看见夏老太太在张罗饭菜,没看见田氏。

“奶,我娘呢?”

“你娘说回家去拿点儿东西,估计快回来了。”夏老太太笑着回答,先就张罗给李夏弄酸梅汤喝。

“我娘是不是回去半天了。”夏至疑心道。

“也没多长时间。”夏老太太忙就说道。

夏至立刻就知道了,田氏肯定是回去了很长时间。她就有些不高兴,田氏不用跟夏三婶一样下地,可在家里做饭竟然还偷懒,实在不像话。

“奶,我找我娘去。”甩下这么一句话,夏至就往前院去了。

走到前院的后门口,夏至就听见屋子里有人说话。

(未完待续。。。)

相邻小说: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