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李夏-第二四零章 忌惮
更新时间:2016-12-31  作者: 弱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瓜田李夏 | 弱颜 | 弱颜 | 瓜田李夏 
正文如下:
章节目录第二四零章忌惮乐文

第二四零章忌惮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弱颜书名:

夏至微微皱眉,听声音她就知道,屋子里面正在说话的是田氏和孙王氏。w.lws520.c所以田氏回家来半天不回去帮夏老太太干活,是因为跟孙王氏唠上了。

不知道经过了昨天的事,孙王氏会跟田氏说什么。

这么想着,夏至就没惊动田氏和孙王氏。

田氏和孙王氏正在说李夏。

“……到底是不是府城那个李家,李山长的儿子,嫂子,人都在你这住多少天了,你咋连这个还说不准啊……”孙王氏的声音中隐隐透露出几分焦躁来。

田氏似乎被孙王氏说的有些不自在了。

“肯定是李山长的儿子,我听大桥他爹提过。我跟你那么说,那不是人家李夏公子不想张扬吗。你们我们后院待李夏公子,伺候的那叫一个周到啊,肯定是府城的那个李家,李山长的儿子,要不然他们咋能那么高看他!”

这么说着,田氏似乎也越来越确定李夏的身份了。她还提出了另外的佐证。

“你没看见昨天他家里给他捎来的东西,吃的穿的都有,都是咱们见都没见过的,不是那个李家,府城还有哪个李家能有这个吃穿用度……”

昨天李夏给了小树儿不少吃的,小树儿拿回来家来,自然被田氏给看见了。

夏至听到这里,心里颇为熨帖。夏桥和小树儿都知道李夏的身份,但看样子他们都没跟田氏说。

那边孙王氏似乎就相信了田氏了话。她喃喃地说道:“……怪不得……”

“啥怪不得?”田氏也不蠢,孙王氏今天一过来没跟她说别的,就光打听李夏了。“你总问李夏公子干啥,你还想给人家保媒拉纤儿是咋滴!”

“哎呦,”孙王氏哎呦了一声,“就算我一开始想过,那现在我也不敢了。得啥样人才能配上人家这个身份。另外啊,我听说。人家府城的李家和田家一直都通婚。这李夏公子要不是娶大官的闺女,那肯定就得娶田家的闺女。”

“还有这个说头?”田氏似乎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说法。

会跟她说到李家的,也就只有夏秀才了。而夏秀才可不会聊这些家长里短婚丧嫁娶的话题。

“这谁都知道啊!”孙王氏就说。

田氏抿了抿嘴,就不说话了。她在孙王氏面前还是比较有优越感的,孙王氏平常也很巴结她。现在聊着聊着,她竟没有孙王氏对府城的事情知道的多,这让她心里很有些不自在。

孙王氏最善于察言观色了,立刻就看出了田氏的不悦。她赶忙跟田氏陪笑。

“……也就是我这个闲人,啥事都爱打听。嫂子你肯定不惜的听这种事。”

这话田氏听的心中熨帖。

孙王氏就又试探着问田氏:“我们家兰子跟十六好啊,见天的都快长这了。她、她跟李夏公子是不是也挺熟的了?”

“这我还真没注意。”田氏看了一眼孙王氏,“李夏公子不咋上这院来,我看兰子也没跟他见过几次面。”

然后,田氏又多看了孙王氏一眼:“你问这个干啥?”

“不干啥,就是随便问问。”孙王氏陪笑。

“我看你今天又是问李夏公子,又是问兰子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想把兰子给李夏公子呢?”田氏就笑道。

“哎呦,哎呦……”孙王氏连连喊冤,“这我可想都不敢想。兰子那丫头也没这个福气。”

“要说兰子,我看她也没咋跟李夏说过话。可兰子跟夏至好啊,你看夏至跟李夏公子在一块总有数不完的话似的,我这家里的事,我们后院的事,估计连你家的事,夏至都能跟李夏公子说。”田氏又说道。

“啊……”孙王氏突然惊叫了一声。

“她五婶,你这是咋啦,一惊一乍的。”田氏就问。

孙王氏的脸有些发白,因为田氏看着她,她还得陪笑:“没啥,没啥……”

“对了,你昨天干啥去了,是碰着啥事了?我看你回来魂儿都好像丢了似的。”田氏又问孙王氏。

“没事儿,就我娘家让给给我捎个信儿,也没啥事儿,就是问问我,老长时间都没通音讯了……”孙王氏忙就解释道。

“那没事就好。”田氏说道。

接下来,两个人就都有些沉默。

夏至听着差不多了,这才故意弄出些响动来进了屋。

“十六回来了!”看见夏至,孙王氏比往常更为殷勤,她还立刻就从炕沿上站起身,跟夏至说话的时候比往常亲切,而且态度中还多了几分恭敬。

“五婶在这啊。”夏至笑着跟孙王氏打了个招呼。

“哎。”孙王氏眯着眼睛笑,“我看十六一天比一天水灵。这将来也不知道谁能有这个福气……”

夏至不爱听这个,尤其是从孙王氏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她就干咳了一声打断了孙王氏的话。

“娘,后院做饭了,我奶一个人忙不过来。”然后,夏至还笑着跟孙王氏说道,“五婶,家里有活,不能陪你唠嗑,等我娘忙完了,你们再唠吧。”

“那应该的,应该的。”孙王氏连连点头,“我也就是闲着没事儿过来看看。对了,十六,你兰子姐挺好的吧?你兰子姐可真是个好孩子啊,这些年,家里外头都多亏了她。我以前猪油蒙了心了,没想明白。现在我想明白了,我是真感激兰子,往后我肯定得对兰子好……”

孙王氏突然这样表白和保证,夏至就知道,孙王氏应该是猜到了什么。

这个孙王氏,还真是会见风使舵啊。

“那我兰子姐可就有福了。”夏至淡淡地说了一句,并没有兜揽这个话题。

孙王氏见夏至滴水不漏,心中更加笃定了自己的猜测。

昨天那个死鬼男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然后还对她提出了要善待孙兰儿的要求,否则就要治她。

那个死鬼男人跟孙兰儿有什么关系,他根本就不认识孙兰儿。她问那个死鬼男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个死鬼男人根本就不肯告诉她原因,只让她照着办,而且还威胁她,只要她稍微对孙兰儿不好,哪怕背着所有的人,他都会知道,不会放过她。

当时她实在是太过惊惧了,没有仔细地想。不过回到家里,略微定下心神,她想了整整一个晚上,才想出一点儿头绪来。

那个死鬼男人没有理由为孙兰儿出头,除非有人让他这么做。

能够治的了那个死鬼男人,让那个死鬼男人言听计从的,肯定不是等闲的人物。

那个死鬼男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在这个时候来为孙兰儿出头。孙兰儿最近是遇见了什么贵人了吗?

这么一想,她就想到了李夏的身上。除了李夏,也没别人了。

今天又跟田氏确定了,李夏和孙兰儿并没有太多的交集,孙兰儿她知道,很多事情孙兰儿是绝地不会跟一个陌生的少年说的。

那个唯一的可能,就是夏至。

夏至和李夏,一定是夏至为孙兰儿出头,求了李夏。肯定是这样,孙王氏已经肯定了这一点。夏至和孙兰儿的感情好,处处都设法护着孙兰儿,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确定了背后的人是李夏,孙王氏的后背都冒出一层冷汗来。她一开始的时候,可是只将李夏当做一个有些身家却涉世未深的少年书生了!

现在她明白了,李夏是她绝对招惹不起的人物。

孙王氏后怕的厉害,又不敢去李夏面前讨好,只能竭尽全力地讨好夏至,只希望夏至能在李夏面前说她几句好话,哪怕不说好话,不说她的坏话,她也受益不浅了。

看着孙王氏走了,夏至就知道,孙王氏肯定也是想到了自己的身上。这个孙王氏倒是很聪明,这么快就想明白了是谁在为孙兰儿出头。

而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甚至可以说这样很不错。

有自己在这,孙王氏就不会心存侥幸,肯定再也不敢背地里虐打孙兰儿了。

很好!

夏至心里高兴,脸上就带了出来。

田氏跟夏至往后院走,一面走,她还一面跟夏至絮叨。“你说你孙五婶这是咋地啦?你看看她刚才跟你说话那个巴结劲儿。咋好像她对兰子好,还得跟你告诉一声啊。再说了,她方才那些话,我都觉得假。她真能对兰子好?”

“或许呢,谁知道,或许她真是突然就想明白了,要改恶从善了!”夏至就笑着说道。

田氏哼了一声,没再说什么了。

回到后院,田氏帮着夏老太太做饭。

李夏就招呼夏至。

“去找你娘回来,咋去了这么半天,我和老叔都想要过去找你了。”

“兰子姐的娘在我家来着,跟我娘打听你,还问你和兰子姐是不是说过不少话。”

“咦,她猜到我身上了?”李夏也有些吃惊。

“不仅猜到你了,应该还猜到是我跟你说的。”夏至如此这般地跟李夏学说了一番。

“也好,也好。”李夏就笑,“这往后估计她也不能再往我身边凑了。说实在的,我还挺怕她的。”

李夏才不会怕孙王氏呢,这只是某种特殊的讨厌的说法吧。

种大豆不像麦收那样抢时间,所以晌午饭大家都是回家吃的。这一次,大毛和二毛没有再来讨饭。夏至也没让夏老太太给孙王氏送吃食。

既然不担心孙王氏欺负孙兰儿了,那就没必要惯孙王氏这个坏脾气。

这边夏至高高兴兴地吃饭,那边孙王氏回到自己家中,却是气的一屁股就坐到炕上,到了晌午吃饭的时候,也根本就不去做饭。

孙兰儿有了夏至和李夏这样的靠山,以后她不仅不能再随意使唤、打骂孙兰儿,恐怕还得将孙兰儿给供起来!

这可怎么得了,她的日子可怎么过!

孙王氏越想越气:“我留那死丫头还有啥用,让她天天在我面前扎我的眼睛,还不如早早地打发她嫁人算了!”

那死鬼男人只让她不许再虐待孙兰儿,可没说她不能把孙兰儿给聘出去啊。姑娘家,谁还能总守在家里一辈子不嫁人。

既然孙兰儿不能继续在家里为她做牛做马,那么她就早点儿把孙兰儿给打发了,这样兴许还能赚到几两银子!

女人嫁人,这种事最不好说了,谁都不能保证一定就能嫁的好。而且,反正那死鬼男人并没有提这方面的要求,到时候聘孙兰儿的时候,就让孙老五出面,说是孙老五的主意。

就是这样!

孙王氏坐在炕上眼珠子滴溜溜乱转,恨不得立刻来个男人,就把孙兰儿领走。

夏至这边吃过了晌午饭,大家都歇了一阵。这主要还不是因为劳累,而是为了避开晌午最热、太阳最毒的这会工夫。

种田不像收庄稼,早上才是最好的时光。

歇过了晌午,等这太阳没那么毒了,大家才坐着车下地。李夏不顾众人的阻拦,依旧跟了来。就这么又忙活了一个下午,太阳快落山了,他们才收工回家。

晚饭自然非常丰盛,李夏吃的很香,比平时多吃了半碗饭。用他的说法,干点活也不错,吃饭特别香。

大家伙都笑。

“待会睡觉的时候你就知道了,睡的更踏实。”夏老爷子笑着说道,“不过要是犯乏了,那也不好受。”

毕竟这庄稼人可是不容易做的,很多时候都是吃苦受累。

吃过了晚饭,孙兰儿就先回去了。夏至在后院,和李夏一起陪着夏老爷子说话。夏老爷子是庄户人中比较见多识广的,李夏读书多,生长在李家,眼界自然也不会窄了,再加上一个特别的夏至,三个人就有很多的话题可以聊。

最后,还是夏至催促夏老爷子和李夏都赶紧去睡觉歇着。

李夏依旧将夏至送到大门口,看着夏至进了前院的后门,他才和小黑鱼儿一起回去了。这已经成了他们三个人之间的日常了。

夏至进屋之后,就看到孙兰儿已经在了。

“十六,往后我都来给你做伴儿……”孙兰儿欣喜地告诉夏至。

“那好啊。”夏至笑,“是五婶让你来的是吧?”

“嗯。”孙兰儿自然不会瞒着夏至,就将今天晚上孙王氏跟她说的话都跟夏至说了。

(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