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李夏-第二三八章 一物降一物
更新时间:2016-12-29  作者: 弱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瓜田李夏 | 弱颜 | 弱颜 | 瓜田李夏 
正文如下:
第二三八章一物降一物

热门小说

孙兰儿终于听出些话音来,她茫然地看着夏至,猜不出是怎么回事。夏至有心要告诉孙兰儿,但是担心最后事情不如意,让孙兰儿白白高兴一场。

如果那样,对于孙兰儿来说可就太残酷了。

所以夏至也没仔细说,只是劝孙兰儿肯定不会有什么事。“让五婶受点儿教训也没啥不好。你放心,你们这个家轻易不会有事。”

刚才孙兰儿那么担心,与其说她是担心孙王氏,不如说她是担心她这个家。如果孙王氏出了什么事,孙老五首先就会受不了,还有大毛二毛两个孩子,另外,孙王氏肚子里还有一个呢。

孙兰儿心地善良,虽然她爹孙老五一般都无视她,她的两个弟弟也只知道指使和欺负她,可她还是在为这个家着想。

“兰子姐,别想那些有的没的,我给你带了饭菜,快来我屋子里吃。”夏至将孙兰儿带进西屋,放了饭桌让她吃饭。

“今天咋这些好菜啊?”孙兰儿看着满满一大碗的鸡鸭鱼肉,真是吃惊不小。

“今天不是赶集出摊吗,就多买了点儿菜。另外这些都是李夏家里捎来给他的。”夏至笑着说。

孙兰儿在夏至面前是完全不惜外的,她慢慢地品尝着面前的美味,然后还告诉夏至:“我娘还让我跟你打听李夏呢……”

夏至嘿了一声,没说别的。过不了多久,孙王氏就该知道李夏的厉害了。李夏可不是她能招惹得起的人。

“十六,李夏对你可真好。”孙兰儿突然又说道。

夏至微微一愣,随即心中就是一动。孙兰儿说的没错,回想起来,李夏确实对她非常好。但是因为一直有小黑鱼儿在旁边,她和李夏都喜欢小黑鱼儿,就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上。

“嗯。”夏至想了想,就点点头。

“十六,人家李夏对你那么好,你也得对人家好一点儿。”孙兰儿又说。

“我对他不错呀。”夏至就说。

孙兰儿笑。夏至对李夏是不错的,根本就没把李夏当外人。

“我看李夏上次穿的那个鞋子有点儿旧了。他要是在咱这住着,还得穿那个千层底的布鞋舒坦。十六,你给李夏做双鞋呗。”

“哦……”夏至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个。

“我估计我奶应该想到,现在或许就做着了。”夏至说。

“大奶做的是大奶的,你做的是你的。”孙兰儿劝夏至,“十六,你挺忙,我抽空帮你把鞋底子纳出来,别的就都好做了。”

“嘻嘻……”夏至笑,说到底孙兰儿还是为她着想。“那行啊。”夏至痛痛快快地答应了。

因为孙王氏和孙老五都不在家,大毛和二毛也不知道野去了哪里,所以孙兰儿也不着急回去,就陪着夏至。因为她催促着,夏至就往后院悄悄地描了李夏的鞋样。

她去描鞋样的时候,李夏和小黑鱼儿正躺在蚊帐里头睡午觉。夏老太太则是坐在门外的阴凉处,看着大青不让大青叫,也不让别的小猫小狗靠近,怕惊扰了李夏和小黑鱼儿睡觉。

夏老太太的手中正在纳着鞋底子。

“奶,你这是给李夏做的鞋不?”夏至出来就问。

“是啊。”夏老太太点头,还问夏至李夏睡的安稳不,“我还想着在屋里替他赶赶蝇子啥的,又怕把他给惊醒了。”

“有蚊帐呢,没事。”夏至就说,然后拿起夏老太太已经纳好的一只鞋底子查看。

夏老太太在这鞋底子上是用了工夫,不仅用了最好的料,而且针脚也比平时更为细密些。

“奶,你可真用心。”夏至感慨着说道。

“那还不是应该的吗。”夏老太太笑着说道,“李夏这孩子,就是个十全的孩子,着人疼。”

“奶,哪有十全十美的人啊。”夏至不同意夏老太太的说法,觉得她把李夏给夸的太过了些。

“我看他就十全。”夏老太太也不跟夏至争辩,只笑呵呵地说道。

这种最让人没办法了,因为人家痛快地承认了,这就是主观的看法。

“十六,你也打算给李夏做双鞋?”夏老太太看到了夏至手中描好的鞋样子。

“嗯。刚才兰子姐提醒我的。”夏至回答。

“兰子那丫头是挺细心。十六,你在别的事情上也最周全了。看来,你是太没把李夏当外人了。”夏老太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就摇着头笑了笑。

“兰子姐还说要帮我纳鞋底子!”夏至也笑。

夏老太太惊讶地抬头看了夏至一眼,又摇头笑了笑:“你们呀,哎……”似乎是有话要说,但是想想又不肯说,或者是觉得没有必要说了。

夏至跟夏老太太说了一会话,就回到前院。

家里有客人,是下坎的老杜家媳妇,年纪跟田氏晃上晃下,是除了孙王氏之外,在大兴庄跟田氏最为要好的人了。

老杜家媳妇长的也不好看,又黑又丑,门牙还有些突出。不过她性子泼辣,能言善道,不知道怎么跟田氏就很投缘,还不是像孙王氏对田氏巴结的那种投缘。

在夏至看来,老杜家媳妇应该是田氏在大兴庄唯一的朋友了。

“老婶来啦。”夏至进屋跟老杜家媳妇打了一声招呼。

老杜家媳妇立刻蝎蝎螫螫地喊夏至,然后就夸夏至又水灵了,“越长越像你娘了。”

夏至和田氏相互看了一眼,谁也没说话。

“老婶今天也去赶集去了吧。”夏至就问,她恍惚在集上看见过老杜家媳妇。

“嗯呐,俺是赶集去来着。夏至,你那摊子的生意可真好啊。”老杜家媳妇立刻就说道。

“一般一般。”夏至微笑。老杜家媳妇善言谈,相应地她也特别爱串门跟人唠嗑,一坐下来唠嗑,就没完没了。所以,夏至略跟她说了两句话,就往西屋来。

孙兰儿正在针线笸箩里挑拣布头的,打算打袼褙纳鞋底子。

夏至进门就将鞋样子给了孙兰儿,孙兰儿拿过去比了比。“跟大桥哥的脚差不多大。”

夏桥的脚有多大,夏至都没有留意过。她就瞧了孙兰儿一眼,孙兰儿很自然地在比着鞋样子放,并没有觉得方才那句话有什么不妥。她是自然而然,脱口而出的一句话。

田氏给夏桥做鞋,孙兰儿应该帮着纳过鞋底子,所以知道夏桥的脚的大小。

嗯,就是这样。

“老杜家老婶啥时候来的?”夏至问孙兰儿。

“你刚往后院去,她就来了。”孙兰儿告诉夏至,“对了,她是来给大娘捎信儿来的。”

“捎的啥信儿?”夏至问。

孙兰儿往东屋的方向看了一眼,就压低了声音告诉夏至:“好像你姥家让人给捎信儿来了,催大娘赶紧给大丫找人家,说是那边好像给大宝相中啥人了,紧着要用钱!”

“啊!”夏至恍然,怪不得方才瞧着田氏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呢,原来是田老头捎信儿来催她了。

“前两天不是才把一匣子点心捎回去了吗,这都没堵住他们的嘴。”夏至抱怨了一句。

“也提到那匣子点心了。说啥点心都是小事儿,大丫的事最重要,意思好像怪大娘分不清轻重似的……”孙兰儿就把刚才听到的田氏和老杜家媳妇之间的话都给夏至学说了一遍。

“怪不得我看大丫和二丫都不在屋里。”夏至只能叹气。

“她们俩也是苦命的人。”孙兰儿说了一句,然后目光就有些迷离起来。

夏至知道,孙兰儿应该是联想到她自己了。

“兰子姐,你别灰心,日子总会好过起来的。”夏至的语气很坚定,她坚信李夏出手,肯定能让孙兰儿的境遇改变。

“嗯。”孙兰儿笑了笑,也不知道信了没有,或者她只是觉得现在跟夏至在一起,已经是很幸福了。

老杜家媳妇果然屁股沉,直坐到将近傍晚,还是田氏因为心里有事不耐烦了,老杜家媳妇才走了。

孙兰儿看着外面的天光,老杜家媳妇都走了,但是孙王氏还没回来。

过了一阵,孙老五从外面回来了,但是孙王氏还是不见踪影。

“兰子,你娘干啥去了?”孙老五回到家,到处溜达了一圈,没看见孙王氏,就隔着墙喊孙兰儿,他猜孙兰儿十有八九会在夏至家。

孙兰儿忙就出去隔着墙告诉孙老五:“晌午有人找,出去了。”

“啥人找你娘?”孙老五瓮声瓮气地问。

“一个男的,不认识,好像不是咱们庄上的。”孙兰儿实话实说。

“啊……”孙老五应了一声,也没再多问,就回屋去了。

夏至瞧着就有些无语。

大兴庄里人人都知道的秘密,孙王氏在娘家的时候就很不妥了。嫁给孙老五之后,她还是一样的脾气秉性。不过大兴庄乡亲们大都是正经人,没啥人肯搭理她。孙王氏的相识,慢慢地就扩展到了别的村庄。

事情发生了,难免就有些风言风语的。

孙老五应该听见了,因为有人根本就好不顾忌地在他面前说起过。但是孙老五的表现却很奇特,他耳朵里应该听见了,却跟没听见似的。对于一些调笑的话,他不仅不生气,有时候还跟着笑笑,似乎根本就不懂那里面所影射的内涵。

比如现在,知道孙王氏跟个陌生的男人走了,孙老五也没着急,也没生气,他反而什么都不问,回屋里躺着去了。

所谓一样米养百样人,孙老五这样,夏至也不知道该怎样评价他。

又过了一阵,太阳几乎要完全落到山的那一边去了,孙老五没怎么样,孙兰儿却想去找找孙王氏了。

孙王氏虽然行事不妥,但是像这样一走就没了消息的情形,却还是第一次。

不过,没等孙兰儿去找孙王氏,孙王氏就自己回来了。

孙王氏的衣襟似乎沾了泥,鬓角也有些乱,但是更乱的是她的眼神。夏至觉得,夕阳之下,孙王氏的身影似乎都有些佝偻了,脚步也是拖拖踏踏的,没有平时的精气神儿和风骚劲儿。

孙老五正好到院子里来,看见孙王氏,他什么都没问,只问了一句:“孩子他娘,该做饭了吧。”

若是平时,他肯定会迎面遭到孙王氏暴风骤雨一般的数落。但是今天孙王氏没有数落孙老五。

“嗯,做饭。”

她也没招呼孙兰儿,竟自己去抱柴禾,打算烧火做饭。

孙老五却看不下孙王氏挺着大肚子去抱柴火做饭,忙就招呼孙兰儿:“兰子,回家帮你你那个做饭来。”

“哎。”孙兰儿痛快地答应着就回家了。

回到自家的院子里,孙兰儿就去抱柴禾。孙王氏却闪开她:“我抱柴禾,我烧火,我做饭,不用你。”

说话的声音似乎都有些机械了。

看着孙王氏和孙兰儿相跟着进了屋子里,一边的田氏突然就皱了皱眉头。

“夏至,你看你五婶,咋好像出去一趟,魂儿都丢了似的。”

“谁知道呢。”夏至撇了撇嘴。孙王氏的模样确实是失魂落魄的。她不仅不骂孙老五,还不使唤孙兰儿,竟自己开始做活了!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田氏低声说了一句,就转身回屋了。

夏至不认为太阳真能从西边出来,所以孙王氏的性子也不会改变。那么孙王氏这幅模样,就是因为那个男人的缘故了。

很好,看起来效果不错嘛。

“兰子姐……”夏至赶忙喊孙兰儿。

孙兰儿不知道夏至为什么叫的这么急,手都没擦就跑出来问夏至:“十六,啥事?”

“兰子姐,你靠近点儿,我跟你说……”夏至招手将孙兰儿叫到墙根儿下,然后她瞧着左右没人,就低低的声音如此这般地嘱咐了孙兰儿一般。

大致的意思,就是让孙兰儿留心些,如果孙王氏要干活,就让孙王氏干,如果孙王氏不让孙兰儿干活,那孙兰儿也别勉强,还有一会吃饭的时候,夏至也让孙兰儿吃饱了。“

“当着她的面吃,看她说啥。吃完饭,你就说上我这来给我做伴儿,再看她说啥。”

“这、这能行吗?”孙兰儿迟疑。

夏至的建议,简直就是让她拔老虎的胡子。

“不试试怎么知道。兰子姐,或许你的好日子就在前头了。赶紧去照着我说的做。”夏至让孙兰儿答应了,这才放孙兰儿回去。

这一傍晚,孙老五家都静悄悄的,再没听到孙王氏骂丈夫和儿女的声音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