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缘-第八百六十九章 默
更新时间:2017-01-04  作者: 玲珑秀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安缘 | 玲珑秀 | 玲珑秀 | 安缘 
正文如下:
顾玫诺进城了一趟,那一日给顾亭景带来一封父母给的信。顾亭景看过信之后,他笑着跟顾阳景说:“哥哥可以在你们家久住一些日子。”

顾阳景瞧着他的神色,问:“哥哥,你要是想念父母和弟妹们,我们由王叔护送着去城里面见一见就是。

先前我在舅舅家住着的时候,我的舅舅们就轮流送我回来见父母和弟弟们。”顾亭景瞧着顾阳景的眼光暖和,他笑着说:“好。”

夏天添置衣裳的时候,季安宁给顾亭景一样置了两身素色衣裳,由内到外齐全。顾亭景收到衣裳,他的眼圈红了红,他以为他只会收到一身的衣裳。

可是他瞧着布料和款式,跟顾阳景兄弟是一模一样。顾阳景带着两个弟弟穿着新衣裳过来,瞧见顾亭景没有换上衣裳,他们扯着他叫道:“大哥哥,换衣裳出门去。”

顾亭景已经习惯这边的孩子们,每每收到好的东西,都要在伙伴们面前炫耀的性子。他穿好衣裳,特意去给顾石诺和季安宁瞧。

顾石诺赞赏的瞧着他,说:“亭儿,这样不错。”季安宁在一旁连连点头说:“你带着弟弟们出门转一圈回来,上一次,他们穿了新衣裳,一样叫了弟弟们去观赏一番。”

季安宁已经习惯邻居们的行事作风,一个个都是不介意让旁人家知道家有好东西的人家。顾石诺直言:“军中的人,以拳头硬闻名,自然不介意孩子们行事直白一些。”

季安宁则庆幸家里现在无女儿,要不然,她要担心女儿的教养问题。她把这话说给顾石诺听,他直接说:“我不会把女儿嫁给书香门第,万一她的性情象你,只怕一辈子要委曲自已。”

顾石诺一直认为季安宁在季家过得大半日子是委曲,只有一小半日子里才舒心不已。季安宁明言跟他提过,她在娘家的日子,其实过得相当不错,比一般人家的女子舒服。

而顾石诺却记得季家老太爷待她的淡漠,二房宁氏和女儿和她关系平平,她的父亲待她太过平平。

季安宁听他一路数下去,只觉得好笑不已,她笑着说:“那有人能样样都能得到好,自然会有不好的地方。

怨天怨地只能怨自已不会想事,会想事的人,只会想着对自已好的人,却不会无事想着对自已不好的人。”

顾石诺无话可说,他瞧得出来季安宁待季守家也只是面子情意,哪怕她的父亲后来待她是不错,可是到底父女之情要差那么许多。

顾石诺瞧着季安宁待大侄子亲近,他的面上神情更加的暖和起来,他跟顾亭景说:“你多和这里的人处一处,心胸都能跟着宽广起来。”

顾亭景心有体会的点了点头,在这里和伙伴们在一处相处,他们一向有什么就说什么,当面是这样做人,背后还是一样的做人,和他们相处轻松舒服。

顾亭景兄弟们走了之后,顾石诺轻舒一口气,跟季安宁说:“亭儿是多么性情明朗的一个孩子,兄嫂两人都不懂得善待他,生生把他早早逼成一个小大人出来。”

季安宁在这方面一向保持沉默,顾石诺待兄嫂还是有情有义,他自个能说这些话,却未必容得她凑着提一句话。

顾玫诺夫妻那样患难情意都能转淡,他们夫妻未必没有那样的一天。夫妻之间也是需要经营,她想年老的时候,有一个能自在说话的伴,那就一定不能触及顾石诺的底线。

顾石诺瞧一眼明显沉默不接话的季安宁,他心里面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滋味。季安宁和他相处越来越融洽,可是季安宁待他还是没有彻底的交心,她仿佛时刻准备着应对他的变心一样。

顾石诺知道这般的情形不能迁怪到季安宁的身上去,她只怕是面对过一次又一次她父亲的多情变心,待男人不会那般的放心。

季安宁可没有顾石诺那样多的想法,她只知自个能力有限,所做的事情有限,那就做能力范围内能做的事情。

顾石诺隔几日,让王四送顾亭景回家一趟,他无心去抢兄长的长子。顾家七老爷夫妻去了,最牵扯住顾玫诺兄弟的两人离开了,他们兄弟之间少了一些联络。

顾石诺是舍不得他瞧着长大的顾亭景,在父母关系纠结中渐渐变成他不认识的人,他对这个孩子是付出过心思。

他瞧得出顾玫诺是放心由他们夫妻来照顾顾亭景,只是顾大少奶奶则忧虑多了那么一些。然而顾石诺则不会顾及她的这种小心思,由着她去废了兄长的长子。

他瞧过顾大少奶奶娘家人的作为之后,他对顾大少奶奶教养孩子有了深深的怀疑。想来顾玫诺一样是有这种心怀疑虑的心思,只是他不好表明出。

顾玫诺管不了女儿的教养之责任,可是他可以管儿子的教养问题。他只是试探性的让顾亭景去亲近顾石诺一家人,结果他的弟弟果然如从前一样的疼爱侄子。

自来都城之后,顾大少奶奶觉得她是接连受到挫折。自从顾玫诺明言,顾家主家的人,那时是希望他休妻,连人选都为他挑选好了之后,她更加的受挫不已。

如果是从前,她一定会去寻母亲说一说话。她记起在熟州城里的时候,她在顾家遇事,都是她的母亲开解她。

可是现在她的母亲待她冷淡,认为她的夫家明明有本事,却不肯随手扶持一下她的兄弟们,认为她没有尽力。

因为从前顾石诺对顾玫诺夫妻的尊重,他们一样瞧在眼里。而她的母亲在暗地里同样怨愤顾石诺只顾及自已的舒服,不愿伸手提携一下亲戚们。

顾大少奶奶只觉得她如同落水的人,四处寻不到可以捞她一把的人。顾玫诺和她渐行渐远,夫妻常常相顾无言沉默以对。

顾亭景去顾石诺家里去了,顾大奶奶瞧着去了一趟本家回来之后,跟她不亲近的女儿,她的心里越发得不服气。只觉得一定要尽所有的心思,把夫婿和儿女的心思全拉了回来。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