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缘-第八百六十八章 度
更新时间:2017-01-03  作者: 玲珑秀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安缘 | 玲珑秀 | 玲珑秀 | 安缘 
正文如下:
这一日的午后,大家都很是尽兴,归去的路上,孩子们兴致勃勃的跟大人们相约下一次几时出来。

男人们嘴里训斥着孩子们,心里却觉得舒服了许多。他们拖家带口远离故土,在心里面对妻儿还是有亏欠的感觉。

女人们的眼里瞧着自家男人和孩子们,那眼睛温得都能滴出水滴。回去的路上,无人再追忆受过的辛苦,反而一个个提及男人们的辛苦。

果然女人们都是极其好哄的人,只要一点点的温暖,都能燃亮整个一生的年华。季安宁细想一下自已,她发现她更加的好哄,她从来不用顾石诺来哄她,已经能从生活中自寻乐趣。

岁月或长或短,只要身边有那样的一个人相伴,季安宁觉得日子没有白过。顾玫诺家的请帖,她直接给忘怀了。

等到第三天,她在院子门口见到提着行李的顾亭景,她和顾顺景笑着迎进了人。顾亭景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跟她说:“婶婶,我想过来跟叔叔和阳光读几天书?”

季安宁此时早已掩过眼里的惊讶神情,她笑着说:“好啊。那你在家里多住几日。我安排住在阳光的隔壁,可好?”

顾亭景红着脸,说:“我听婶婶的安排,只是这一次我来得急,会不会吵扰了你们的安静?”季安宁笑着轻摇头说:“亭儿,你来叔叔婶婶的家里面,你几时来都行。”

季安宁还是喜欢顾亭景这个孩子,瞧着他羞窘的面色,她的心里有些不悦起来。只觉得顾玫诺夫妻待长子太过轻慢了一些。

顾亭景心里暖了暖,他如何不知道两家其实已经不象从前那样的亲近。可是顾石诺一家人待他和弟妹们还是如从前一样,而他的母亲待堂弟们则淡薄了许多。

季安宁让王四接了顾亭景的行李,又让王四嫂子去安排顾亭景的住处。她和顾顺景带着顾亭景往书房去,她笑着说:“你叔叔带着你的两个弟弟在书房里看书。

你先去见过叔叔之后,我再带你出来梳洗。”顾亭景笑着点了点头,他弯腰瞧着顾顺景说:“顺儿,我是大哥哥。”

顾顺景好奇的打量他,轻摇头,说:“不是,我有大哥。”顾亭景惊讶的瞪大眼睛,他抬眼望着季安宁,满脸欢喜神情说:“婶婶,顺儿好聪明。”

季安宁笑瞧着他,再跟顾顺景解释说:“他就是你伯伯家里面的大哥哥,你一样要叫大哥哥。”顾顺景眉头轻拧,还是听话的朝顾亭景叫:“大哥哥。”

季安宁抬眼瞧见顾亭景眼里闪过的失落神情,她笑着跟他解释说:“你叔叔前一趟回家去,家里当家老太爷说,我们两家既然已经分家,那你和阳光在家谱上各自排行。”

顾亭景轻轻点头,他和顾阳景是两房的长子,两房在儿女的排行上面已经分开了。顾玫诺兄弟认可当家老太爷的话,既然已经分了家,那就不要在儿女排行上面牵扯在一处。

顾石诺回来跟季安宁悄悄的说:“伯祖父还是顾及了我和你,他说哥哥为人处事有些太过绵和,而嫂嫂只是一个女人,心,是好的,可是却太过顾及自已那一方的得益。

我们夫妻两人,我太大方,而你太随意。如果两家还要继续沾在一起,将来只会毁了下一辈的兄弟情意,不如早早分得清楚,下一辈还能有几分兄弟情意在。”

顾石诺其实早在顾玫诺那般痛快的收下半个院子,又由着顾大少奶奶父母居住在备给他们一家人的院子的时候,他待兄长的情意就没有那样的深。

然而他喜欢他给本家人留下来的印象,这样对他的儿女有好处。当家老太爷觉得顾阳景兄弟的资质不错,顾家的人,绝对不能挡了他们前行的路。

家大业大有时对有才的人,并不是一件什么特别的好事。顾家这么多辈的人,并不是没有出现过年少时候,资质特别好的人。只是那些人,后来都在年长之后沉沦。

当家老太爷的心里面,家族的传承比什么都重要。顾石诺心里何偿对顾玫诺不是失望而已,他太过放纵一个不知事的女人行事。

然而他欣慰顾玫诺在这个时候,他没有选择放弃自家的妻儿,而是坚持着夫妻情意。他很是诚恳的跟当家老太爷说:“伯祖父,哥哥是一个有情人,总比无情人来得好。”

当家老太爷叹息着说:“他的儿子比他有出息,只是年纪太小。日后,在能帮衬的时候,你拉扯一下你的大侄子吧。。”

顾石诺父子很是欢迎顾亭景的到来,他们亲自带着顾亭景去梳洗。王四嫂子一样欢喜顾亭景的到来,她笑着说:“亭少爷一向待少爷们亲近。”

季安宁特意让王四送信去城里顾家,他们夫妻诚意邀请顾亭景在家里小住一些日子。王四回来后,他说顾玫诺接的口信。

顾亭景在家里住下来了,家里多了一个人,顾阳景兄弟出去玩耍的时候,季安宁反而安心下来,有顾亭景瞧着弟弟们。

顾亭景很快的跟邻居的孩子们玩在一块,他在这里交了好几个朋友。他面上那若隐若现的郁色淡了许多,顾石诺瞧着他,轻舒一口气。

他跟季安宁说:“我要进城去跟哥哥说一说话,他们夫妻不能再这样面上瞧着好好的,暗地里早已经面和心不和了。”

季安宁惊讶的瞧着他,他什么时候觉得那对夫妻不太对劲了?顾石诺瞧着她的神色,气起来说:“我无意当中瞧过镜子,我现在看你是什么样的眼神。

当年我哥哥看嫂嫂就是什么眼神,那时期,他偶然跟提及嫂嫂的时候,也是那样的眼神。可是上一次,他哪怕在家里站在嫂嫂那一边为她说话,他的眼里神色都显得太淡了。”

季安宁惊讶之后,只觉得顾玫诺的深情还是有度数,一旦给时光和一些挫折稀释过后,只怕余下来的也不会太多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