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缘-第八百六十七章 美意(月票50 )
更新时间:2017-01-02  作者: 玲珑秀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安缘 | 玲珑秀 | 玲珑秀 | 安缘 
正文如下:
这一日午后,各家留下护家的人,别的人,都挤坐着马车去河边。一路上,孩子们的欢声笑语就没有停过片刻。

顾阳景是直接带着顾雪景跟邻居的孩子们挤坐在一辆马车里面,顾顺景伸长手想要跟两个哥哥一块走,终究因为他太小了,两个哥哥只能对他另外许下别的好处。

季安宁瞧着那满满两车挤在一块的孩子们,她是强忍下想叫两个孩子别去挤的冲动。她抱紧怀里的顾顺景,跟着旁边的妇人说着话。

大家男人们其实不在一处说话,至于谁跟谁在一处,女人们心里都没有底,反正男人们在家里说了,住在这一处的人,就没有在一处当差的人。

季安宁历来是顾石诺在家里说多少,她就听多少,从来不会对他的公事发出任何的疑问。当然在外面应对大家的问题,她是一脸不知情的神情。

她身边的妇人,很是羡慕着顾石诺此时能在家静休,她感叹的跟她说:“那年,我婆婆去得早,那一年,我的公公没有了,我送信给我男人,希望他能够回去一趟。

结果等到我公公上山了,他才军中回来。他回来之后,给我那继婆婆的长子抚养银子之后,直接把我们带到他驻地边上,给我们租了一处,只要外面下大雨,内里就下小雨的院子。

我那是人生地不熟,可是他带我认了几家人之后,他过几天,就有事当差出远门去。我一个女人啊,就只有硬着牙撑下来了。”

结果有人开了头,这车里说话的人更加多起来,人人心里都有委曲,一边说大家跟着一边掉泪。

等到下了马车,顾石诺远远瞧见季安宁红了眼圈,他上前来,问:“你受了委屈?”季安宁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低声说:“听嫂嫂们和妹子们说那些辛苦事情,大家都跟着哭了一路。”

顾石诺再抬眼瞧一瞧那一群妇人们,果然人人红着眼睛,他有些好笑起来,说:“跟着我们军人做军人媳妇,谁都有一本子的委屈帐。”

季安宁低声说:“可是我就不觉得我的日子委屈过。”顾石诺听见她的话,他轻声笑了起来,说:“那是因为你心大啊。”

顾石诺很快的抱着顾顺景离开了,季安宁转身跟着妇人们到一处去闲坐着。王四嫂子把东西提了下来,见到季安宁就这样随意坐到一块石头上面,她的眉心接着连跳好几下。

王四嫂子只当没有瞧见季安宁的举止,她把东西送了下来之后,又赶紧和别家的人一样坐了马车走了。

男人们很自在的分了工,而女人们也自觉得坐在远处,大家笑瞧着孩子们凑在男人们的身边帮着张罗着小事情。

这一次,女人们在家里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男人们没有前一次的手忙脚乱,反而显得有安排各行其是。

季安宁很享受这样的野炊气氛,只是她身边的妇人们,一个个显得神色不安,总觉得不能让男人们做这么多的事情。

她们无数次起心思想上前去帮忙,却又瞧着众男人们止步不前,只能悄悄招唤孩子们过来,去给自家男人传话,结果得到的答复,全是别来添乱子。

只有季安宁没有唤孩子过来去传话,妇人们瞧着她的眼色都不同起来。有人问:“顾家妹子,你要不要去问一问你家男人,许不许我们上前去帮着做事?”

季安宁低首打量自已的手,她不曾做过多少厨房的事情。她的手这样明显的亮起来,妇人们盯着她的双手,十指纤纤素手如玉。

妇人们低头看一看自已的手,她们近年来,家里日子好过许多了,很少亲自动手。可是她们的手,早因从前的家事,还是瞧得出明显痕迹。

当中有人问:“顾家嫂子你在家里只看书,从来不做任何的事情吗?”季安宁笑着瞧向那问话的人,说:“自然要做家事,只是亲自动手做得不多。

当然会看书,可是用的时间最少,毕竟孩子们还小,我要用心照顾他们。”她用一种大家都一样的神色瞧着妇人们,妇人们被她的神情瞧得笑了起来。

不管季安宁娘家的条件,她们和她现在一样。这样的认同感,让大家自然的亲近起来。季安宁笑瞧着她们,她们笑瞧着她。

男人们很快把准备工作做好之后,他们就去河边钓鱼,只留人看着火,两堆火上都架烧着两大锅水。

季安宁和妇人们这时候都起身,一个个去看管着年纪小的孩子,而由着年纪大的孩子们继续跟在男人的身边。

季安宁把顾顺景抱了过来,而由着顾雪景欢喜的跟在顾阳景的身边。顾顺景撅着嘴,跟季安宁说:“要跟哥哥,我要跟哥哥。”

季安宁苦着一张脸瞧着他,说:“哥哥们去帮你爹爹做事,娘亲要拾石子,顺儿帮娘亲的忙,好不好?”

顾顺景瞧一瞧往远处走的两个哥哥,他瞧一瞧季安宁叹气说:“好吧,我年纪小,我帮娘亲拾石头。”

季安宁欢喜的笑瞧着他,然而牵着他的手,母子两人低头挑选着石头。顾顺景喜欢大而美则圆滑的石头,而季安宁原本就是借着这桩事引开他的注意力。

母子两人挑挑拣拣挑选一大堆的石头,而别的母子,见到他们两人的行事,一样凑上来挑选石头。

顾顺景欢喜自已挑选的每一块石头,他说:“娘亲,这一块象我们后院里面的菜叶子。”季安宁笑着点头,那是一块扁平圆边的石头。

河边有太多这样类似的石头,只有它给顾顺景挑选出来,他还瞧出它特别的美意。

顾顺景特意把这一块石头放在一边,跟季安宁说:“娘亲,这一块石头可以带回家去,跟家里的菜叶比一比大小。”

季安宁笑着赞叹的神情瞧着他,说:“顺儿的眼光真好,我瞧着也有些象。”顾顺景这般小小的年纪,就这么有观察力,她只觉得大约是象他父亲的天性。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