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缘-第八百七十章 说一说
更新时间:2017-01-04  作者: 玲珑秀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安缘 | 玲珑秀 | 玲珑秀 | 安缘 
正文如下:
夏天的时候,顾石诺在院子里侧门口处,搭起一个棚子,早上一家人大小坐在棚子里读书看书,等到午时的时候,他会搬来榻位,用屏风挡一挡,供家人躺卧。

午时,季安宁常会在院子里自然睡醒过来,顾石诺会守在她的身边,而孩子们笑闹声音,则从后院里传到前院来。

这时候,季安宁瞧着顾石诺的眼神,都是满满的深情。她其实对身边人要求的不多,只是希望他在有空的时候,能就这样的静静的陪一陪她。

季安宁不相信男人的甜言蜜语,她相信男人小处的举动。有时候,男人自已都会骗自已对一个女人深情,可是有时的小处,则能瞧得更加清楚,他的真心在哪里。

顾石诺也觉得岁月无限好,他从前一直认为他或许这一生就是这样度过去,有妻有儿女,则妻贤慧儿女孝顺,至于如意,则不用去强求。

如今顾石诺瞧得明白,季安宁并不是那种贤慧大度的女人。他有了她,就不能再有别人。季安宁哪怕不曾明确的言说出来,可是顾石诺瞧得太过明白她的心思。

初初成亲那一两年,顾石诺待季安宁专一表现,自然与季家人跟他的约定有关。可是后来他却是心甘情愿如此,他愿意一心待季安宁,换取她专心待他。

顾阳景兄弟的先后出生,季安宁的心思有一部分给予了孩子们。然而顾石诺慢慢的瞧得明白过来,季安宁先前待顾阳景的时候,那是当孩子是她唯一。

她的心里面,那时期是没有他。顾石诺如今有时想起那时节的事情,心里对长子都有些许妒忌的心情。

季安宁听到后院顾阳景的清脆笑声,她的面上浮现同样的喜悦神色。她笑着跟顾石诺说:“好久没有听见阳光笑得这般高兴,我听着就高兴。”

顾石诺只觉得牙齿缝里都有酸意透出来,他也许久不曾真正欢笑过,她为何就不曾开口寻问关怀一二?

季安宁转脸瞧见顾石诺牙齿痛的神情,她吃惊的问:“上火了吗?我让人都煮清凉茶来。”她急急起身,她随手抚了抚头发,就招呼王四嫂子让人去煮茶。

顾石诺伸手把她再拉回屏风里面,他为她轻挽了头发,低声说:“院子里这么多的人,你可不能散发出现在人前。”

季安宁闲闲坐在榻位上面,由着顾石诺用手抚顺她的头。他是这个时代古板的男人,他在意这样的事情,她尊重他的意思。

顾石诺由第一次帮她挽发成鸡窝头,到现在已经能随意挽成花朵花,已经是长足的进步。季安宁伸手摸一摸自已的发,她轻叹说:“日后,纵然有女儿,我也不容你为她梳发。”

顾石诺瞧着季安宁笑了起来,他只觉得嘴里酸意全无,他满眼的笑意说:“明年吧,明年你为我生一个女儿吧。”

季安宁瞧着他笑了起来,说:“如果又是儿子,你会不高兴吗?”他苦着一张脸说:“那我要晚许多年后,才能随意做决定。

我现在做下的每一项决定,都关系着我儿子们将来要过的生活。”季安宁瞧着他笑了起来,她是随性随意的人,可是顾石诺则是图谋五步之后,才动一步的人。

顾石诺伸手扯了扯季安宁的脸,他笑着低声说:“宁儿,你没良心,想着儿子们的未来,竟然不心疼夫婿的辛苦。”

季安宁赶紧摇头示意说:“不是。”顾石诺松开手,瞧着她脸上的红印子,他又叹气的为她搓了搓脸,说:“我把你娇养得多好啊,这脸生得多水嫩。

算了,我们别生女儿了,我怕我没有心力再娇养第二个女儿。”季安宁直接白眼对着他,惹得他想伸手拧她的脸,又有些下不了手。

季安宁距离他远了一些之后,她低声说:“儿女的事情,自然是老天给我们,我们就接收什么。”

顾石诺由着她躲闪开去,他已经听见孩子们的声音,他笑着轻叹说:“听,他们来了。我们难得的安静,立时就会给他们破坏得干净。”

季安宁笑眯了一双眼,有哥哥们带着,顾顺景如今都行走得稳健许多。他们人未到,声音已经先到了。

“娘亲,顺儿来了,你醒了吗?”顾顺景大声音嚷嚷着。季安宁轻抚着头,低声跟顾石诺说:“就是没有醒,也给三儿吵醒了。”

顾石诺笑了起来,自从大侄子来了之后,自家三个儿子就没有那样的粘季安宁,他们夫妻白天里也能寻到空闲坐在一处说说话。

季安宁笑着冲屏风外面说:“醒了。”顾顺景立时冲了进来,他见到季安宁坐在榻位上,直接冲到她的面前来,说:“娘亲,你午睡,顺儿没有吵。”

季安宁拿出帕子为他擦拭汗湿的脸,又伸手进他的背后,用帕子给他擦拭了一下背。顾顺景趴在季安宁的腿上,舒服的接连着哼哼了好几声。

顾阳景和顾雪景进屏风之后,瞧见小弟的神色,他们瞧一瞧顾石诺的神色,他们叫唤过父亲之后,他们很自然挨近季安宁坐下来。

季安宁瞧过他们兄弟的神情,再瞧一眼落在后面的顾亭景,她笑着说:“亭儿,我让人煮了茶水,你带着弟弟们喝过一碗之后,再去跟你们的朋友们玩耍。”

顾亭景的眼睛明亮起来,他笑着坐在顾石诺的身边说:“婶婶,我和东边家的小林小许约好了,一块去树下坐一坐,我会带好顺儿,阳光会照顾好雪儿。”

季安宁笑瞧着他,说:“你跟你的朋友们说一说,等到明年的时候,你放假来,可以请他们进家门做客。”

顾亭景抬眼瞧见到顾石诺眼里的笑意,他冲着季安宁笑着答应说:“好。只是明年要是父亲不许我来,还要请叔叔帮我跟父亲说一说。”

棚子下面的人,全盯着顾石诺,却见他轻松起身说:“明年的事情啊,那就等到明年再来说。亭儿,你想要我帮你说话,叔叔要看你这一年的表现。”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