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谋-686:夜深
更新时间:2016-04-17  作者: 总小悟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锦谋 | 总小悟 | 总小悟 | 锦谋 
正文如下:

正文

&香复将晏锦的发髻放下,乌黑的发丝用红色的绸带松垮地捆在脑后(686章)。

等做完一切后,香复才从屋内退了出去。

屋里,静悄悄地只剩下晏锦一人。

晏锦坐在床榻上,开始打量起布置的十分精致的内室。

她紧张疲惫了一日,此时才真正的放松下来。

晏锦缓缓地舒了一口气,慢慢的合上了眼。

沈砚山心疼她劳累了一日,嘱咐她早些歇息,不用特意等他回来。

晏锦却认为这样不好,哪有让新郎官劳累,而自己却在屋内安稳地睡大觉的理?

只是,她真的是太累了,昨夜和小虞氏说了很久的话,今儿一早又被晏宥拉着说话,实在没有力气了。越是想着要等人,眼皮却越是打架,很快意识也有些模模糊糊了。

这门亲事其实很早便定了下来,因为沈砚山有孝期在身的原因,拖延了三年。之后,因为沈砚山是从龙之臣,自然待遇也比其他人高出了许多。

如今皇帝对他的信任,超过了历代帝王对沈家的相信,所以连一向甚少出门六王爷都被派来迎亲,年幼的帝王也从宫中丢下繁琐的政务来赴宴,可见这场喜宴之隆重。

9,..整个京城,几乎所有的官员都亲自特意来吃喜酒。平日里难以接触的沈砚山,这次被一群年少的官员们捉住,轮番灌酒。

这些人里,讨好的居多。

沈砚山不能饮酒。所以一直用白水替代,他们也丝毫不介意,依旧乐呵呵的上前。

一直闹到了二更天,酒席都还未散去。

宋潜急的满头大汗,沈砚山不止不能饮酒,连酒气都不能多闻,此时一直沉默的纪毓派人送来了一壶果酒,结果沈砚山一饮,便整个人昏睡了过去。

他的动作迅速,又不带丝毫隐藏。让周围的人目瞪口呆。

谁会想到。沈家年纪轻轻的定国公,酒量居然如此浅薄。

他们似乎知道了,为何沈砚山从不喜欢赴宴。

沈砚山昏睡了过去,他们也不会继续闹下去。便开始自行散去。

宋潜扶着昏睡的沈砚山。慢慢的朝着新房走去。等到了廊下,宋潜才说了一句,“将军。没人了!”

方才昏睡的沈砚山,慢慢的睁开眼,神色一片清明。

“还是将军厉害!”宋潜深有感触,“重大夫的药,果然是极好的!”

沈砚山自幼酒量差,所以从不碰酒。而且,饮酒之人,太多,对身体也无益处。

今日,沈砚山露出“昏睡”的一面,来日众人也知他酒量浅薄,自然不会邀他赴什么宴。

这样,他也少了些许麻烦。

沈砚山挑唇,“你也去歇息吧!”

“好!”宋潜退后一些,又转身对沈砚山说,“今夜怕是香复会在外值夜,将军……”

沈砚山低声,“不用值夜!”

他现在本就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方才虽然碰了一些酒,但是神智还是十分的清晰。他怕自己饮醉,所以提前服下重大夫送来的醒酒药,只是这药被重大夫暗中下了一些对男子身子强健有益的东西,导致沈砚山此时头上像是着了火似的,滚烫的厉害。

他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才转身朝着挂着大红灯笼的新房走去。

不知是酒劲未退,还是药效发挥的太好,他的脚步居然有些轻飘飘的。

此时,窦嬷嬷和香复还守在门外,见沈砚山缓缓而来,赶紧让人准备热水。

沈砚山点头,推门而入。

屋内的烛火明亮,周围一片温暖之意。

晏锦穿着的中衣有些松垮,她斜着枕靠在榻侧,似乎随时都会摔下来。本来纤细的身子,此时更是蜷缩起来,裙摆微撩起,露出一截白玉似的小腿和脚掌,在烛火下像是泛着莹莹的光泽。

沈砚山从前便知她生的好,却很少见到这样的晏锦。

娇憨、妩媚、纯善……

她美的,像是不能伸手触碰的溪中莲。

他只是这么看了她片刻,便觉得浑身血脉涌动的厉害,终于沈砚山忍不住,轻轻地走到她身边,握住了她白嫩的脚掌,轻轻揉捏。

晏锦迷迷糊糊中觉得脚掌痒的厉害,慢慢的便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就这样睡了过去。好在屋内温暖,不然她这样肯定会受凉。

她顺着发痒的脚掌看过去,才看见自己的娇小的脚掌早已落入了沈砚山的掌心之中。

沈砚山常年习武,虽然保养的很好,手上却依旧有细小的茧子。

“你……”晏锦笑了笑,抬起头和沈砚山的目光相接。

此时的沈砚山,唇畔挂着平日里从不流露出的笑意,看着她的目光,又陌生又带着深深的爱意。晏锦知沈砚山这眼神的意思,脸像是被火烧似的,轻轻的想收回腿,却被沈砚山固执的握住,怎么也挣扎不开。

下一刻,晏锦只觉得眼前一黑,自己的腰被沈砚山紧紧的搂住。

他像是被丢开了一切束缚的猛兽,此时不由分说地压了下来,床榻上被堆起的喜被也凌乱了起来。

从前的沈砚山和她也有亲吻过,那会的他动作轻柔,温雅。

晏锦本以为他一直是如此,却也不想此时的沈砚山居然也会流露出如此霸道的一面。

他狠狠的吸住她的唇,而她想要说话却被他全部吞咽了下去,只能发出细小的‘呜呜’声,身子更是动弹不得。

沈砚山霸道极了,不允许她为此分心,抱住她的动作又紧了一些。

晏锦呼吸急促,此时的沈砚山像是饿虎扑食,恨不得将她全部吞入腹中,她急的浑身是汗,身子也因为挣扎的厉害,微微泛红。

等晏锦以为自己要闭过气的时候,沈砚山才缓缓地放开她。

他的唇从她的唇畔慢慢的转移到她的耳朵,声音温软又好听,“素素!”

晏锦气喘吁吁,身子在沈砚山的怀里微微颤抖,她在听见沈砚山喊自己的名字后,下意识的便应了一声,“恩?”

沈砚山见娇小的妻子如此,便又抱住晏锦,笑出了声。

他翻身让晏锦压在自己身上,从低看着高处的晏锦,笑意加大,“素素,我现在,快活极了!”

(ps:推荐一本我最近一直在看的书,小p大大的书,越来越喜欢了,作者是:leidewen,书名《洒金笺》,非常好看,大家喜欢的可以收藏看看)(未完待续。)

推荐本章到:

其他书友在看: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总小悟其他作品<<燕南归>> | <<侯门福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