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谋-685:礼成
更新时间:2016-04-14  作者: 总小悟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锦谋 | 总小悟 | 总小悟 | 锦谋 
正文如下:
正文

晏锦坐在轿中,耳畔传来的是人群乱哄哄的声音。,

有人说骏马上的新郎官容貌出众宛若仙人,有人说这场亲事是他们从未见过的隆重。

恍恍惚惚间,晏锦想起第一次遇见沈砚山的情形。

他那个人笑起来的动作弧度不大,却温暖至极。

他是她的夫,是要陪她走完一生的人。

手里香囊里传来的阵阵清香,让晏锦的惶恐不安的心,也渐渐的稳定了。

轿子走了许久,将皇城绕了一个大圈,最后终于在定国公府外停下。

晏家送亲的人在地上撒了不少的铜钱,这才让轿子入了府。

晏锦落轿,被全福太太搀扶着跨过火盆,最后停在了大院的正厅内。

晏锦盖着盖头,不辨东西南北,耳边除了喧闹的喜乐声,便是喜娘小声的提醒。大燕朝贵族出嫁的礼仪繁琐,她纵使这段日子被叮嘱多次,却依旧怕做错。

她像是个木偶似的,一会左转,一会又朝着右拜。

直到最后一声“夫妻对拜”落音后,晏锦才被身边的的喜娘牵着又转了方向。

她看不见对面的人,唯一能看见的只是一双红色的皮靴。

此时的她才清楚的意识到,站在自己对面的人,是沈砚山,是她的夫。

等仪式完毕,晏锦才被送进了洞房内。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歇口气,便有孩子笑着将桂圆和枣子洒在红色的床上。最后有个温柔地声音说,“新郎官掀起盖头,从此称心如意,夫妻恩爱!”

话音刚落,周围欢笑的声音,立即安静了下来。

晏锦紧张的握着手,忽然眼前一亮,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红色的喜房,和眼前的沈砚山。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沈砚山……

她本以为沈砚山穿着月白色的长袍最夺目,却不想这个人穿着红色的喜服。却更是凭空添了一分婉约的美。

像是清心寡欲的仙人。从天上落地饮醉后,眉眼里露出的媚。

“新郎官真是好福气啊!”

“恭喜定国公!”

“新娘子真标志!”

晏锦从人群里的称赞声里收回理智,却想起了自己被粉刷的白皙的面颊,厚厚的一层透不过气。

她这么一想。更是低着头不敢看沈砚山。连周围人的夸赞都听不下去了。

喜娘笑着将装着半生不熟汤圆的碗递给沈砚山。然后退后一些。

沈砚山舀起,喂在晏锦的唇畔,晏锦试着轻咬了一口。

本该由喜娘说的话。却从他的嘴里慢慢地溢出,“生不生?”

晏锦闻言,脸上一阵发热。

纵使她之前做的准备再充分,也没想到沈砚山会这般来问她。

“生。”

晏锦说完后,身边送亲的太太们就笑了起来,“新郎官等的心急了,这天还没黑呢!”

“早生贵子!”

“早生贵子!”

全福的太太们又开始将花生、桂圆、枣子慢慢的丢了过去,沈砚山下意识便挡在晏锦身前,即使知道这些东西砸在身上其实并不疼,他的动作却让晏锦惊的半响没说出话来。

众人见沈砚山这样,便也不再继续为难,退了下去。

屋子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素素……”

沈砚山声音低柔,他看着坐在自己身侧的晏锦,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又唤了一声,“素素!”

自幼,父亲和义父便让他明白,一个人的喜怒不该让外人猜测到,所以他很少会将情绪外露。

心事,勿让人知。

然而此时,他却很高兴。

沈砚山吸了一口气,道,“我要出去应客,等会让香复进屋服侍你。若是累了,便早些歇息,不必等我。”

沈砚山俯身贴近晏锦耳边,又低声,“多歇息一会,晚些我会唤醒你的!”

“你……”晏锦吓了一跳,还未来得及将话说完,便觉得耳垂一阵温热,身子更是酥麻的厉害。

沈砚山此时居然背着喜娘,轻咬了她的耳垂。

晏锦担心被人瞧见,赶紧退后一些,她的动作却让沈砚山露出了一丝笑意。

很快,沈砚山便站了起来,露出了平日里的模样,仿佛方才的笑,不过是晏锦的错觉。

等沈砚山一本正经的离开屋子后,香复便带着几个小丫鬟走了进来。

这次出嫁,小虞氏担心她身边的人手不够用,还亲自挑选了几个模样清秀的小丫头。

小虞氏的心思,晏锦是知道的。

沈砚山如今是定国公,位高权重。来日有几个妾室,也是很常见的。

与其等沈砚山自己寻,不如晏锦大度替他找。

晏锦心里虽然有些介意,但是沈家枝叶如今凋谢的厉害,晏锦心里觉得疙瘩,也要皱着眉头应下来。

沈砚山是定国公,他身上不止肩负着她的以后,更有沈家未来的一切,容不得他任性。

好在,这几个小丫头都十分乖巧,见晏锦被头上的头冠压的厉害,赶紧帮她褪了下来。尤其是身上穿戴的金银,一件又一件,晃的人眼睛都有些疼了。

香复伺候晏锦多年,深知晏锦不喜太浓的脂粉,于是用清水和净面的香膏替晏锦洗去厚厚的粉,又抹上一层淡淡的梨花露。等晏锦身上的东西全部褪下后,香复给晏锦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

乌黑的发丝被束在脑后,轻便又雅致。

此时还在春日里,晚间比白日里更冷一些,晏锦被折腾了一天,沐浴之后便昏昏欲睡。

伺候她的香复,赶紧吩咐小厨房的人送了一些点心和可口的小菜进来。

晏锦早上没吃什么东西,此时自然也没什么胃口。

她摆了摆手,揉眼,“乏的很!”

“小姐,你还是用一些参汤吧!”香复面露羞涩,“窦嬷嬷说,你得少吃一些东西垫垫肚子,不然,怕是更要累坏!”

晏锦闻言,脸微微一热。

香复和宋潜的亲事也定了下来,等她这边稳定了,香复便要嫁过去。有些事情,香复自然是清楚的。

晏锦轻轻地应了一声,抬起手将放在一边的参汤饮下。

香复见晏锦疲倦的厉害,又道,“小姐若是乏了先歇一会?”

晏锦此时全是倦意,只好点头。

(ps:最近总是断电,小悟这边空调已经开起来了,亲们那边呢?顺便问下亲们,要看什么番外呢?目前写好的番外,只有苏行容的!恩,还有什么你们觉得想看的呢?)(未完待续。)

ps:推书:春梦关情大大的新书《荣门将女》有兴趣的亲可以去收藏下!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总小悟其他作品<<燕南归>> | <<侯门福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