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谋-687:白首
更新时间:2016-04-18  作者: 总小悟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锦谋 | 总小悟 | 总小悟 | 锦谋 
正文如下:

他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双手捧着晏锦的面颊,像得到了自己窥视多年的珍宝。

晏锦未料他会露出这样的神态,说出这么一句话。

沈砚山不苟言笑,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此时的他,唇畔含笑,眉眼弯弯地,真是好看极了。

晏锦的发丝垂落在她眼前,遮住她些许闪躲的目光,“我让香复给你备水!”

忙碌了一日,身上自然有不少汗珠。

沈砚山微笑点头,“等我!”

他将晏锦放下,然后起身去了内室。

很快,窦嬷嬷便走了进来,瞧见晏锦怔怔的模样,便笑着将床上多余的喜被拿走,又转身低声嘱咐晏锦,“姑爷今日饮了不少酒,等下若是小姐你疼的厉害,一定要忍着。等过了今日,往后便好了!”

晏锦前世也曾出嫁,只是她的洞房夜却并未留下什么好的回忆。

她为了小虞氏认命,不愿反抗,却依旧落得那样的结果。新婚夜被关在黑屋里,母亲的死讯……每一样都让她觉得可怕。

她不愿意多回忆。

所以,她自然不晓得窦嬷嬷会疼成什么样,如今又听窦嬷嬷提醒,脸上的羞涩也变成了不安。

出嫁之前,小虞氏拿了不少小册子给她观看。

上面的图案并不简陋,而且小虞氏带来的盒子里,居然还放着用玉石制成的和图中相似的东西。

晏锦有些惊讶,却又不得不羞着看完。

她一直沉默不语,小虞氏多少有些担忧。

正是因为担心晏锦什么都不懂,小虞氏特意让窦嬷嬷过来陪着她。

晏锦怕窦嬷嬷担心,含糊着应了一声。

忍着……忍着……

她坐立不安的同时,便听见细微的脚步声。

沈砚山已经沐浴完毕,换去了方才大红色的喜服,只是穿了一件薄薄的中衣。

窦嬷嬷和香复从屋内退了出去,沈砚山便将门闩上后,才转身上了榻。

他跪坐在晏锦的对面。身上散出墨香,混合了一些酒气,淡淡地,却不会让人觉得难闻。

晏锦低着头。不敢去看沈砚山的眼睛。

这个人此时早已褪去了平日里清雅的样子,霸道极了。

她还未来得及多想,便觉得掠过一阵微风,自己便落入了沈砚山的怀里。

他炙热的吻,从额头到鼻翼再落入唇畔。每到一处都像是带着火苗似的,将她浑身都给点燃了起来,烧的滚烫。

晏锦有些怕,身子微微颤抖,而最后沈砚山的唇落在她的耳畔,声音沙哑又带着几分压制,“素素,我等你很久了!”

话音一落,晏锦身子都红了起来。

他的动作并不轻柔,之后更是带了几分力道。晏锦就像是浮沉的小船,随着他的动作慢慢的沉默在其中。

“疼!”晏锦终究是没有忍住呼了出来。

很快这呼疼的声音,又被沈砚山吞咽了下去。

银烛照更长,罗屏围夜香。

等沈砚山歇了下来的时候,晏锦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骨,像是被碾碎了似的,浑身无力。

她满身汗,**不已,沈砚山见妻子累的厉害,便从床头拿了些温水。轻轻地喂给晏锦饮下一些。

晏锦慢慢地缓过气来,想起方才的沈砚山霸道又粗鲁的情形,又羞又恼,“身上腻的很!”

沈砚山笑了笑。将晏锦搂在怀里,亲了一口又一口,“等会,我伺候你沐浴!”

“等会?”晏锦不解,“不用,我去叫香复进来……”

她话还未说完。又再次被身上的人压住,咬了一口。

晏锦瞪圆了眼,呜咽着说了一句,“你,说话不算数!”

他方才诱她那样做,告诉她只此一次,今夜沐浴后便好好的歇下!晏锦信了他的话,才会不顾羞涩做出那样的动作,结果这个人现在却言而无信,晏锦有些恼了。

沈砚山调笑了一句,“我从前同你说过!”

他顿了顿,咬住晏锦的脖颈,“我不是君子!”

不是君子,自然言而无信。

晏锦恼的厉害,却又很快随着沈砚山的动作沉醉了下去。

这一次,和第一次不一样。

没有任何疼痛,还带着些许快意,她像是枝头的娇嫩的花朵,慢慢地绽开为这个人盛放。

等再次结束,晏锦觉得自己快断气了,那种感觉像是在水中浮沉的木。她浑身汗淋淋地,半响后才委屈地说了一句,“你……你怎么这样?”

“恩?那样?”沈砚山说话的时候,语气像是在哄孩子,“不过无论怎样,你想后悔已经晚了,沈夫人!”

晏锦瞪了沈砚山一眼,再也不理睬。

她本就疲惫,被折腾了两次后,浑身更是酸软无力。

沈砚山见晏锦是真的太乏了,便翻身下床,穿好中衣将帐子放下后吩咐人抬热水进来。

陪嫁的丫鬟要伺候他和晏锦沐浴,却见他摆手说,“不用!”

窦嬷嬷和香复愣了愣,半响后退了出去。

沈砚山转身再撩开帐子,此时晏锦已经昏昏欲睡了,他有些好笑的将妻子抱起,调整了呼吸将让她热水桶里。

舒适温度的热水让晏锦低低的呜咽了一声,她这个动作却让沈砚山再度有些失控。

晏锦额前的发丝散落了下来,她微微睁开眼,看着沈砚山的脸色,吓的花容失色。

“别怕!”沈砚山的动作轻柔,“虽然我很想再要你,不过你的身子怕是经不起了!”

说完,沈砚山还有些不甘,“不饱!”

晏锦闻言,羞的转过头不再看沈砚山的眼神。

很快,沈砚山便替晏锦收拾完,开门叫人将水抬了出去。香复进屋换了被榻后,晏锦和沈砚便再次歇下了。

晏锦累的不能动弹,很快便睡了过去。

此时,晏锦埋首在他的脖颈处,他能听见晏锦安稳的呼吸声,然后缓缓地睁开眼,笑了笑。

过了许久,屋内的龙凤花烛终于燃到了尽头,周围暗了下来。

沈砚山慢慢地用手支起身子,在晏锦的额前吻了吻。

晏锦下意识动了动身子,靠着他更近了一些。

新婚之夜,新人亲自等着龙凤花烛燃到尽头,便能白首偕老永不分离。

然,这样的礼仪,却早已被人遗忘。

他,没有。(未完待续。)

PS:推:平仄客大大的新书《妻在上》,很大气的一本书,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总小悟其他作品<<燕南归>> | <<侯门福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