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第六百七十七章 偷袭
更新时间:2015-10-25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嫁嫡 | 木嬴 | 经典小说 | 完本小说 | 木嬴 | 嫁嫡 
正文如下:
暗卫领了密令,刚从议事大帐离开,后脚顾清颜就到了。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花.

她是带着冲冲怒气来的,掀开帐帘就质问道,“你什么时候向都北烈借兵了,我怎么从未听过此事?”

元奕看着她,想从她脸上看出点端倪来,但是顾清颜脸上只有怒气,不见半分慌张。

他端起手边的茶盏,道,“那一次,朕派三千精兵欲偷袭大周,结果遇上雪崩,几乎全军覆没,士气受损,朝倾提起向北烈借兵,朕当时估计是气糊涂了,就答应了。”

顾清颜眉头轻挑,嘴角有一抹笑转瞬忽逝,她走近两步,道,“朝倾公主心思简单,只是单纯的为你考虑,可北烈就不一样了,其心叵测,你不该让陈将军去迎接他们。”

她语气轻柔,一脸事先毫不知情的模样。

元奕轻呷两口茶,缓缓道,“朝倾心思确实简单,她都帮朕借了三万铁骑,还嘴硬不承认,她身怀有孕,朕不好和她争辩,但东延和北烈结盟,北烈又好心帮朕,朕若是这时候与北烈撕破脸面,无疑是雪上加霜。”

“不管怎么说,北烈应该知道,朕不是傻子,会任由北烈三万铁骑驰骋我东延,它既然是借着朕的,上了战场,就只能听朕指挥,否则……朕定叫他们又来无回!”

说着,元奕眸底一抹寒芒毕露无遗。

看到元奕这神情,顾清颜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他没有怀疑她,虽然朝倾公主没有承认,但元奕认定是她向北烈借的兵就行了。

而且,他对北烈也不是全然否定。他是打定主意要借着北烈铁骑去削弱大周兵力,让人去打前锋。

如此一来,她倒是不怀疑他派陈将军前去迎接的诚意了。

她坐下来,道,“虽然你派了陈将军前去迎接,但是军中将士可忧心不已,尤其是现在朝倾公主身怀有孕。不久就要生了。要是生下个皇子……。”

元奕抬手,打断她后面的话,“北烈不是傻子。历朝历代,还从未有过和亲公主生下的孩子做太子,继承皇位的,北烈若真杀朕。扶皇子登基,东延会乖乖的忍了?”

说着我曾经爱你如生命。他顿了一顿,又道,“朕既然让朝倾公主生下孩子,就不会留后顾之忧!”

元奕都这么说了。顾清颜还说什么呢,她只说一句,“将来你别后悔才好。”

元奕笑着。俊朗的脸上带着温和笑容道,“朕知道你一心为朕。现在有北烈助我,定能灭了萧湛。(花.)”

顾清颜笑道,“你倒是信心很足呢。”

元奕坐下,道,“北烈出兵助我,就算是和大周撕破脸皮了,北烈和大周接壤的边关,就不可能太平。”

就算他想太平,他也不会允许他太平!

是的,北烈不但出兵相助东延,还和大周宣战了。

东延和北烈,齐齐进攻大周,对大周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但北烈借了东延三万铁骑,如今还在东延腹地,暂时无用武之地。

大周,军营。

连轩无形无状的歪坐在椅子上,一边啃着果子,一边笑道,“不知道是北烈脑子被门挤了,还是认为东延皇帝脑袋被门挤了,一边攻打我大周,一边借兵给东延,借兵干嘛,不还是攻打我大周,有必要这么大费周章的绕上一圈?这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吗?”

连轩说完,有大将军问了,“谁是司马昭?”

连轩嗓子一噎,三言两语解释道,“一个阴谋家,野心明显到走过路过的人都知道。”

那些大将军听得似懂非懂,从未听说过有这样一个阴谋家啊。

萧迁笑道,“我想北烈应该不至于傻到这种程度,北烈把手伸到东延了,东延怎么可能会任由他们胡作非为?”

连轩点头一笑,“虽然北烈不会傻到这种程度,但也够傻的了。”

虽然北烈借兵给东延,对大周来说,算是敌人。

但大周不会主动挑事,把事情闹的更大,至少现在不会,但东延从中挑拨嫁祸,北烈就沉不住气,对大周宣战了,有些太急功近利。

都坐山观虎斗了那么久,再忍上几天,又怎么了?

而且,北烈一开战,东延的后顾之忧就小了很多,东延要真坑杀了北烈三万铁骑,对北烈是一沉重的打击,而且有的大周帮着牵制北烈,东延不怕北烈报复。

不知道北烈和大周边关是谁负责的,蠢的跟猪一样。

别说,北烈墨王尚在北烈皇城,听边关传来的消息,当时脸就拉的跟马脸似地了,一张桌子拍的粉碎。

“谁让他宣战的?!”墨王近乎咆哮道。

墨王世子上官昊站在下面,眉头也拧的很紧,他望着墨王道,“父王,事已至此,生气已经没用了。”

生气能有什么用,能让时间倒流吗?

能修书给大周,说北烈弄错了,咱们息战不打了吗?

打仗不是儿戏,拳头打了出去,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况且北烈借东延三万铁骑在前!

可墨王怎么能不生气?

好好的盘算,全被毁了,以前他有自信能一举拿下东延和大周,如今,只能和东延平分大周了唐门甜女。

这是隐患,预示着将来纷纷不休的战争,或许会打上三五年,或许会打上三五十年。

他想统一的愿望,会落空!

要是他在边关,估计这会儿都忍不住给那下令攻打大周的将士一刀了。

而且,他把三万铁骑借了出去……

想着,墨王眼皮子连跳了好几下,他脸色大变。

东延,一山坳处,万马奔腾,气势恢宏。马蹄踏踏,似是要将山川塌碎。

山坳四面环山,两边是悬崖峭壁,怪石嶙峋。

马蹄声太大,把悬崖上石块给震了不少下来。

石头落地声,淹没在马蹄声中。

忽而,一狭处。

从天而降两块巨石。将路阻断。甚至巨石之下,还压着两匹战马。

骑在马背上的将士,一个被压成了肉泥。一个被压着了腿,他嘶叫一声,便疼晕了过去。

只看得见那将士的头盔,竟是位将军。

有巨石挡路。将士们勒紧缰绳,不知道怎么办好。

看着周围易守难攻的地势。傻子也知道这两块挡路巨石不是意外,是蓄意而为。

他们心中腾起一抹不安来。

然后,就看到头顶上有人丢炸弹下来。

当时,将士们就慌了。赶紧道,“掉头回去!”

原本训练有素的队伍,几乎是瞬息间。就乱成了一团。

可他们有退路吗?

东延会给他们留退路吗?

之前,连轩仅仅用了一颗炸弹。就引得雪崩,坑杀了东延三千精兵。

这一次,东延就用了百颗炸弹,就将北烈三万战马杀的七七八八。

那些将士们死在炸弹上的少之又少,更多的还是死在马蹄之下。

炸弹一想,战马受惊,就横冲直撞了起来。

马背上的将士们摔倒在地,马蹄一踩,就踩的将士们口吐鲜血,甚至被踩成了肉泥,这丝毫不夸张。

悬崖峭壁处,有黑衣暗卫俯瞰而下。

阳光之下,他们甚至看见了有鲜血在沸腾。

他们没有丝毫的怜悯,因为这些人不死,死的就是东延的将士和百姓。

北烈包藏祸心,死不足惜。

可怜北烈好好的算计,全毁了。

三万战马死伤无数,山坳处,死伤累累,却连最基本的还击都做不到!

北烈惨败,败的一塌涂地。

而东延更是将祸事嫁祸在大周头上。

这根本就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显而易见的事庶女修仙

但元奕做的出来,因为领路的将军是东延将军,是陈将军!

马蹄之下,他也没能幸免,身体被踏成了肉泥,但脸还完好,能辨别是他。

陈将军带去的三百精兵,无一生还。

元奕只心疼那三百精兵,但是陈将军,他并不心疼。

因为,陈将军是北烈安插在东延军营的心腹!

也多亏了有他,不然换另外一个将军去迎接,还不一定能带着他们走这一条路,给了东延最佳的伏击机会。

很快,北烈三万铁骑出事的事就传到了军营。

朝倾公主一听,当时就惊动了胎气,早产了几日。

顾清颜面如死灰,但是她努力忍着,只是身子有些颤抖不安。

元奕就更是了,不过他担心的不是北烈的怒气,他担心的是朝倾公主。

他正守在军帐外,听着朝倾公主的叫疼声,是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他在军帐外,守了一个时辰,这才被将士们跪请离开。

元奕忧心道,“朝倾公主为了朕,苦求北烈借兵于朕,北烈待朕恩重如山,如今三万铁骑命丧我东延国土,这份情,朕铭记于心!”

然后,元奕就下令派人抓捕大周奸细。

没办法,除了东延有炸弹,就只有大周有了。

一边吩咐人去替那三万铁骑收尸,再派人去通知北烈。

那些尸骨是葬在东延,还是带回北烈。

再就是,报喜了。

朝倾公主生了个小皇子,东延皇帝很高兴,出生即封王。

赐名烈王。

看在北烈的份上,另外赏赐黄金万两,良田万亩……

这在东延史上,无人可出小烈王其右,就是他,都比不得小烈王十分之一。

若说东延派人去询问北烈是赢回尸骨,还是就地埋葬,是一把捅向北烈的刀。

那元奕对小烈王的封赏和宠爱,就是撒在北烈心口上的盐。

上官昊捏紧拳头,呀呲欲裂。

“元奕!”

ps:可怜北烈算计了半天,一朝回到解放前啊,兵力大损,和东延也差不多了

也算是统一起跑线了,囧。

明天又是周一了,新书《世嫁》继续冲榜。

很荣幸,第一第二都喝了满月酒,下榜了,偶成了第一。

新的一周,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啊,翻滚卖萌求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盛世医香>>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