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第六百七十八章 马屁
更新时间:2015-10-26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嫁嫡 | 木嬴 | 经典小说 | 完本小说 | 木嬴 | 嫁嫡 
正文如下:
古言第六百七十八章马屁

第六百七十八章马屁

热门、、、、、、、、、、、

转眼,数日过去了。(无弹窗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鳳凰)

这一天,风轻云淡,天上的云像是棉絮一般,风一吹就散了。

军帐内,安容在看账册,她烟眉紧锁,越翻账册眉头越皱。

芍药端了糕点茶水过来,见安容蹙眉,问道,“少奶奶,怎么了?”

安容没有回答,一旁帮着看账册的海棠,回道,“上个月,各大铺子的盈利少了将近三分之一。”

芍药愣了一下,“不是吧,少了三分之一,怎么会少这么多?”

海棠点头,“少奶奶说,这还只是开始,往后估计会更少。”

安容翻了几遍账册,确定盈利是少了三分之一。

她叹息一声,“这一仗还不知道要打多久,等不打仗了,不知道又要多久,才能恢复到打仗之前的光景。”

几天前,朝廷已经颁布了圣旨,为了抵抗东延和北烈的进攻,招募新兵。

以前招募将士,全凭大家自愿,现在是下旨要大家入伍。

凡是家中有三个以上男丁的,必须有一个要征召入伍,上战场保家卫国。

这还是开始,等边关的将士损失到一定程度,朝廷会重新颁旨,让两丁之家,抽一人食军饷,打到最后,估计只要年满十五,都要上战场与敌人厮杀。

历史上,不乏因为战乱,造成十室九空的惨剧。

在这样的情况下,铺子的生意怎么可能好的了?

虽然她做的是有钱人的生意,可有钱人做的大多都是寻常百姓的生意啊,有钱人手里的钱少了,谁还有事没事就买玉环金钗,胭脂水米分?

偏偏还国库空虚,没准儿哪一天,朝廷就会颁旨加赋税了。

见安容有一下没一下的叹息,海棠宽慰她道,“少奶奶,你也别想太多了。东延和北烈也不比咱们好到哪里去,咱们困难,指不定她们比咱们更困难。”

芍药连连点头,赞同海棠之言。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宽安容的心。外面,有官兵喊道,“芍药姑娘,你家夫君来了!”

芍药怔怔的,半晌没反应过来。

外面官兵又喊了一句。“你家夫君李将军来军营了,你还不快去迎接他!”

芍药脸腾地一红,尤其是海棠捂嘴笑,笑的芍药恨不得钻了狗洞好。

她转身便走,要去找拿她开唰的官兵算账,只是等她掀开帐篷,哪里还见到那官兵啊,人早溜了。

海棠也钻了出来,道,“难道李良将军真的来军营了?”

芍药鼓着通红的腮帮子。哼了鼻子道,“他来不来,管我屁事啊?”

海棠失笑,“真不关你的事?”

“就是不关我的事!”芍药重声道。

海棠见她皮薄还嘴硬,不与她争辩,笑道,“你不去前面瞧瞧,那我去。”

说着,就往前面走。

芍药朝她背影呲牙,然后进了军帐。

彼时。扬儿已经醒了,安容正抱着他喂奶呢。

芍药在忙自己的事,只是有些心不在焉。

不知道是谁嘴快,把她是李良未婚妻的事捅了出去。她性子又爽朗,时不时的就去军医那里帮忙,在那些将士们眼里,芍药和海棠是贤惠的不能更贤惠了,谁能娶到她们两个,那是祖上积德的好事。

然后。芍药名花有主的事就传开了,没少有人打趣她也是将军夫人,还打趣海棠,说她也要嫁个将军才好。

前些时候,芍药和海棠就满十五岁了,女儿家及笄是大事,虽然在军营里,条件简陋,安容还是派人去镇子上,打造了一根金簪送给她和海棠。

芍药的金簪,是芍药花。

海棠的金簪,是海棠花。

两丫鬟是喜欢的夜里睡觉都要看上十几回才能安心入睡。

一般女儿家,都是及笄之前定亲,等及笄了就出嫁。

那些将士们就打趣芍药了,说她该嫁人了,将来也生个小将军,只是她在军营,李良将军在京都,这相隔千里,怎么嫁啊。

不知道是芍药回京都嫁人呢,还是李良将军来军营呢,貌似李良将军来军营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这些将士们就盼着李良早些来军营,芍药都听腻味了。

芍药笃定今儿也是恶作剧,是有人故意打趣捉狭她的。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李良真的来军营了……

海棠前去迎接,她也是逗芍药玩的,她是去看看晗月郡主,谁想赵风告诉她,李良真的来了。

海棠扭了眉头看着赵风,有些不信,“你没骗我?”

赵风笑道,“好好的,我骗你做什么?”

海棠脸兀的一红,也是,李良将军又不是她的夫婿,骗她做什么?

海棠想回去告诉芍药,可是不用想也知道,芍药不会相信,索性就继续去找晗月郡主了。

赵风告诉她道,“颜王爷也来了。”

这是让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晗月郡主,让她也高兴。

海棠赶紧去把这消息告诉晗月郡主。

晗月郡主一听,就要下床迎接颜王爷。

她腹中胎儿已经满九个月,这几日就要生产了,肚子耸着,多走一会儿,就浑身难受,所以大多时候,还是卧床休息。

只是她心情激动,起猛了些,肚子一疼,她就惊叫了起来。

海棠还以为她叫,是因为孩子踹她,谁想晗月郡主道,“海棠,我好像要生了。”

海棠一时有些慌了神,等镇定下来,赶紧出了军帐,告诉守帐官兵道,“快去告诉少奶奶和世子爷,就说郡主要生了。”

两官兵互望一眼,赶紧去禀告。

安容得了消息,把扬儿交给芍药照顾,就过来了。

虽然安容会医术,也生了扬儿,甚至在京都街道,还救过一对母子,可接生,她真的不大会啊。

半个月前,她就传了信去镇子上。让红绸帮忙找两个稳婆,只是军营重地,等闲之人不能来,所以稳婆住在小院里。

这会儿晗月郡主才刚刚阵痛。要生还早。

安容赶紧吩咐官兵去接稳婆来。

晗月郡主疼的满头大汗,安容帮她擦拭额头。

外面,颜王爷来了,他要进来看看晗月郡主,但是被海棠拦下了。

颜王爷也就不进了。只是他火气全转到连轩头上了。

“靖北侯世子呢,晗月在生孩子,他跑哪去了?!”颜王爷很不高兴。

做女婿的,岳丈来军营,大将军都亲自迎接,偏他不在,连萧湛都不知道他去哪儿了,这怎么做副帅的?!

可连轩不在,找不到他人,颜王爷也拿他没辄。

安容抽空出来说了几句话。大体就是生孩子还早,外面天还冷,不用在外面守着。

颜王爷就去了议事大帐。

半个时候后,连轩才回来。

他是手拿了两串糖葫芦进的议事大帐,当时颜王爷就差点气晕过去,忍着一腔怒气问,“你去哪儿了?”

连轩是那种前一秒能把你气的半死不活,但下一秒能生生把你憋死过去。

他举了举手里的糖葫芦道,“晗月嘴馋,正好今儿我没事。就去镇子上给她买几串糖葫芦回来。”

听听,他可不是故意不迎接颜王爷的。

他是一心记挂着晗月郡主呢,身为将军,不好以权谋私。就亲自跑镇子上买糖葫芦,这也算是违逆军规的事了,对晗月郡主够好了吧,你这个做爹的,总不至于和怀了身孕的女儿争宠吧?

颜王爷一口气憋胸口,差点没憋死过去。

连轩觉得还不够。坐下来,拿了两串糖葫芦不知道怎么办好,最后问颜王爷,“晗月在生孩子,没法吃糖葫芦,我一直拿着也不是个事,岳父,你要不要来一串?”

颜王爷脸黑如炭。

萧迁抚额,他绝对相信自家表弟有受虐的倾向。

这不是存心的撩拨颜王爷的怒气吗,糖葫芦那是女儿家喜欢的,就是他吃都觉得丢脸,何况是颜王爷了。

颜王爷深呼两口气,瞥了头,不看连轩,和萧湛商议军情。

颜王爷押送祈王去了京都,之前受了些伤,在京都修养了些时日,等伤一好,就来军营相助萧湛。

萧湛传了五六位大将军前来,一起商议。

以前,萧湛都是被动防御,现在要主动出击了。

两个时辰后,定下作战方案。

颜王爷带五万兵马,连轩和萧迁带六万兵马,再加上萧湛有八万兵马,兵分三路进攻东延。

刚商议完,外面就有官兵进来道,“郡主生了,是个小少爷!”

官兵话音未落,一道身影一闪,那股风劲差点将他撞飞。

连轩一阵风从议事大帐刮到自己住的军帐,好么,差点又把海棠撞飞。

海棠惊魂未定,连轩已经从稳婆手里把孩子抱怀里了。

然后说了一句话,差点把晗月郡主气死过去。

“有点丑……。”

晗月郡主体格不错,又生的快,没吃太多的苦头,所以还算清醒,听了连轩的话,再想困也睡不着了,脱口便骂,“嫌难看,你还我!”

连轩瞅着她,道,“这是我儿子,我说说他怎么了,难不成我还要拍他马屁?再说了,说他长得丑是夸他,小时候长得越丑,长大才越俊朗。”

一句话,叫晗月郡主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

靖北侯夫人跟她说过不少连轩小时候的事,连轩生下来,丑的他娘恨不得扔了他好。

连轩抱了孩子坐到床边,问她,“你看,是不是长的丑。”

晗月郡主那个咬牙啊,“是!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丑的厉害!”

安容,“……。”

军帐外,颜王爷,“……。”

不行了,她的出去透透气,不然非得笑死不可。

她不敢想象,让连轩和晗月郡主带孩子,会把孩子带成什么样子。

安容才出军帐,就有官兵过来道,“少奶奶,小将军哭半天了。”

安容一听,赶紧迈步回军帐。

远远的,就听到扬儿的哭声。

安容进了军帐,从芍药怀里接了扬儿,轻轻的哄着。

外面,海棠拎了个包袱进来,递给芍药。

芍药看着她,“给我做什么?”

海棠笑道,“这是李良将军托我转交给你的,还有一些别人托他带的信。”

芍药脸腾地一红,海棠把包袱一塞,芍药就顺势接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盛世医香>>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