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第六百七十六章 铁骑
更新时间:2015-10-24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嫁嫡 | 木嬴 | 经典小说 | 完本小说 | 木嬴 | 嫁嫡 
正文如下:
这几日,军营热闹的厉害。

每天夜里,天才擦黑,将士们就自动自觉地在训练场升起大火堆,大家载歌载舞,欢笑不断。

要说遗憾,就是没有姑娘一起跳舞。

军营里,女人只有安容、晗月郡主还有芍药海棠四个,多一个都找不到。

晗月郡主身怀六甲,别说载歌载舞了,就是行动都困难。

安容是将军夫人,自持身份也不可能跳,海棠和芍药是不会,再加上脸皮薄,跳的不漂亮,就更不跳了。

但这丝毫不影响军营的热闹。

要说军营,能人异士还真是不少,、吹埙、拉二胡、甚至还有杂耍的。

这些将士们,在征召入伍前,干过各行各业,单说干过杂耍的,都有七八人。

这几个争相上去表演,交流杂耍心得,甚至约好了,等将来不打仗了,若是还活着,就一起去街头卖艺。

几人笑的高兴,结果被连轩一脚踹的直翻跟头,骂道,“没出息,就不能有点志气,奋勇杀敌,将来做将军,甚至封侯拜将,居然想着回去干老本行?!”

几人被训的头低低的,恨不得钻地洞好,一群将士们笑的前俯后仰,眼泪差点飚出来。

没人知道,连轩这一脚,居然踹出了位三品将军。

把这几人踹下去了之后,连轩捋了袖子,道,“还有谁有绝技的,拿出来溜溜!”

有官兵大叫,“我有,我会用石子打鸟,一打一个准!”

连轩白眼一翻。“鸟是没有,有箭靶,百箭穿杨会吗?”

那官兵瞬间脸红,“不,不会……。”

“这个可以会!”

“是!”一群将士们齐齐呐喊。

然后一群将士们纷纷说自己最擅长什么。

让安容印象深刻的有几个。

第一个,是绣花。

那个小官兵还很腼腆,他是被一个营帐的损友推出来的。

当时连轩也笑了。有些岔气道。“你还会绣花啊?神技能了。”

那小官兵才十六岁,听着四周的笑声,脸红成猴屁股了。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没说来一个字。

他也觉得丢脸,十几万大军中,估计就他一个会绣花了。

老实说,安容也惊呆了。她还从未听说过男子会绣花的。

可是那小官兵真的会,而且绣的极好呢。他家是蜀绣世家,最近三代,人丁没落……别人家人丁没落是男儿少,他们家是女儿少。蜀绣向来传女不传男,到他这一代,他娘就生了他一个男儿。而且生他的时候伤了身子,怕熬不到他娶妻生女。就撒手人寰,所以把家传绣技传给了他,让他将来在传给他女儿。

军中,大多都是男子,衣裳破了,要么将就着穿,要么等一个月有那么几天,会请几个镇子上的大娘在军营不远处的小凉棚,帮他们缝补。

那小官兵习惯自己身上带针线,有一次偷偷缝补衣裳,叫人发现了,当时整个军营都起哄了起来。

打那以后,附近几个军营,谁衣裳破了都会送来,让他帮着缝补,有心细的发现他缝补的比他娘的还要好,就多问了一句,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还会绣花!

当时,大家就要他绣了一朵。

栩栩如生,都能羞煞一群女人了。

连轩不信,拉着他起来,要他展示一下,道,“上马能杀敌血溅三尺,下马能捻针绣牡丹国色芳华,这有什么好害羞的,要不,以后不打仗了,你教我绣花?”

听连轩这么说,那小官兵就不羞愧了。

芍药端了绣棚子来,小官兵在众目睽睽之下,用那拿刀饮血的手,绣了一朵牡丹花。

芍药看了之后,就说了一句话,“小哥,你收徒弟么?”

小官兵丢了绣篓子,撒丫子跑回去坐了。

小官兵绣牡丹之后,另外一个神技能,那是真神了。

烙饼。

不是一般的烙饼,端了桌子来,错峰揉面。

一堆官兵搬了石头来,放火里头烧,烧的发红时,官兵将面团做成薄饼,像耍飞镖似地,丢在石头上,片刻之后,面团就好了。

安容有幸和萧湛分食一块,味道极好。

恩,连轩要将那官兵送到伙房去,那官兵连连摇头,“连将军,我要上战场杀敌!”

之后玩摔跤,两个营帐比拔河,输的营帐要给赢的那个,或洗一个月的衣裳,或唰一个月的马桶,或拎三天的水……

这个是玩的最久,也是士气最高涨的。

玩了几天,越玩越起劲,就跟一样,简直是上了瘾,从早盼到晚,就等天黑。

不但底下的将士们玩,将军也玩。

这不,连轩和萧迁在拔河。

安容和晗月郡主围着一小火堆坐着。

晗月郡主披着厚实的斗篷,看的津津有味,问安容道,“你说,他们谁会赢?”

安容看着,笑道,“你觉得谁会赢?”

晗月郡主扑哧一笑,“这还用说,当然是萧迁了,我感觉不到连轩的厉害。”

安容捂嘴笑,连轩太吊儿郎当了,容易迷糊对手,让对手轻敌。

但萧迁熟悉连轩,他不会掉以轻心的。

两人拽着绳子,稳稳的站在那里,暗暗使劲。

这一比,就是一盏茶的功夫。

最后,生生将拔河用的绳子给拉断了。

一群将士们拍手叫好。

然后又有将军起哄了,“大将军,你也来一个!”

有人带头,几乎是所有人都跟着起哄,包括晗月郡主和安容。

这么多天了,一直没见萧湛上场,太失望了。

连轩和萧迁就道,“要不我们两个和大哥比?”

不等萧湛答应。连轩就道,“换铁链来,要粗的!”

一会儿后,三个官兵拖着一条胳膊粗的铁链来。

萧湛走了过去,连轩拉起铁链,像甩鞭子那样朝萧湛甩过去。

萧湛伸手接了,脚下一盘。就站稳了。

萧迁帮忙。和连轩一起,使劲了拉。

以二对一,竟然拉不动萧湛分毫。可见萧湛臂力惊人。

晗月郡主看呆了,咋巴舌头道,“这得多大的力气啊?”

不过一想到萧湛于千军万马中,制服了东延大将军。就不可能是一般人。

两方又僵持不下了。

许久之后,一只雪白的鸽子在滑过上空。在军中大帐上停下。

它才停下,一道黑影闪过,将它抓了下来,取下脚腕上的竹筒。又将它放飞了。

赵风打开竹筒,看了一眼,脸色微微变。

他拿了竹筒。朝篝火走去。

萧湛和连轩、萧迁,依然僵持不下。

赵风老远喊道。“爷,有紧急军情!”

赵风话音一落,萧湛嘴角上扬,手中铁链一动,竟生生的把连轩和萧迁给提了起来。

两人在空中晃荡。

连轩囧了,“大哥,就算军情紧急,你不能这样子啊,这是拔河!拔河!咱讲点规矩行不行?”

萧湛往后退两步,然后松了手,连轩和萧迁就过了线,输了。

赵风上前一步,把手中的信递了上去。

萧湛打开,连轩已经凑了过来。

信上只有寥寥几字,却看得连轩嘴角直抽,“东延皇帝傻了吧,居然向北烈借了三万铁骑?”

萧迁摇头,“我看未必,东延皇帝不可能傻到这种程度。”

连轩笑了,笑的是花枝乱颤,“我想也是,北烈坐山观虎斗了这么久,总算是忍不住出手了,却没想到北烈一来,就给东延送了这么大一份礼,够东延喝好几壶了。”

东延倒霉,他就高兴。

萧湛转身回了军营,几位议事将军也都跟着回去了。

连轩走之前,笑对众将士道,“虽然是紧急军营,但对我大周来说,是好事,大家继续玩!”

玩了许久,连轩他们都走了,安容和晗月郡主好奇出了什么事,就跟着去瞧瞧。

等听说北烈借兵给东延,而且进了东延边关,安容嘴角也抽抽了。

这么明显的引狼入室,东延居然也答应了?

脑袋被门夹了吧?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北烈打的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好算盘,可现在开战了,朝倾公主怎么办?

安容知道她身怀六甲,过不多久就要生了。

北烈和东延要撕破脸皮,她和她腹中的孩子该怎么办?

安容替朝倾公主忧心。

东延,军营。

元奕听到边关传来这消息时,正和朝倾公主用饭。

当时,他就惊站了起来,“你再说一遍,谁借了北烈三万铁骑?!”

官兵禀告道,“青玉关莫大将军说是皇后写信向北烈皇帝借的兵,有书信为证,还有皇上您的玉玺……。”

朝倾公主有些蒙,“我是写过信回北烈,但是我没有借过兵啊。”

而且,她写的信,还给元奕看过,是他找人送北烈去的,怎么可能借兵呢?

不过,现在东延吃了好几次亏,北烈出兵相助,应该不是坏事吧?

元奕穿着龙袍,手攒紧了,手背有青筋跳动。

但是他忍着没有发怒,反而笑道,“朕没想到皇后对战事如此关心,求北烈借三万铁骑相助于朕,朕高兴之至。”

说完,又对朝倾公主道,“你乖乖吃饭,我去一趟议事大帐。”

大帐内,诸位将军也听闻了此事,脸色都难看的跟便秘了十几天一般。

“皇上,皇后这哪是为我东延考虑,这是引狼入室啊!”

元奕额头有青筋,但是他一忍再忍,笑道,“皇后对朕忠心耿耿,我东延和北烈联姻结盟,北烈不会对我东延有异心,既然皇后借来三万铁骑,朕欢迎至极,刘将军,你带三百铁骑,前去迎接!”

“皇上!这不是儿戏啊,你不能……。”

将军们跪下来相求。

元奕站起来,一字一顿道,“朕相信北烈,主意已定,速去办!”

刘将军领命,然后点起兵马,就启程迎接北烈铁骑了。

等刘将军带兵一走,元奕就拉下了脸,丢给暗卫一令牌,吩咐暗卫道,“你带二十暗卫,带了炸弹,调动地方兵力,务必将三万铁骑给朕灭了!”

ps:新书《世嫁》求收藏。。。。。(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盛世医香>>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