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记事-第六百零六章 打发
更新时间:2018-12-06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欢喜记事 | 木嬴 | 木嬴 | 欢喜记事 
正文如下:
正文卷第六百零六章打发

正文卷第六百零六章打发

谢景宸把暗卫叫进来,吩咐了几句,暗卫便跳窗出去了。

谢景宸盯着苏锦脖子。

雪白的颈脖上没有丝毫的瑕疵。

苏锦捂着脖子道,“我没受伤。”

论受惊吓程度,她可能还比不上北漠公主。

毕竟刀在北漠公主手里,挨撞的是她。

她被挟持,背对着上官凤儿,也没有和她直接接触。

这样处境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

如果不是北漠公主反应迅捷,她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经历过和谢景宸坠崖,死里逃生,她心理承受能力强大多了。

谢景宸把苏锦的手移开,伸手摸了摸她的脖子。

他指腹有老茧,从苏锦的皮肤上划过。

一个觉得刺疼。

一个觉得像是在摸绸缎。

脖子是苏锦敏感的地方,谢景宸手一摸,她脖子缩了起来,皮肤呈现淡粉色。

想到宁王世子妃生产,叫的死去活来。

严家大少奶奶难产,差点没命。

一个寒颤袭来,苏锦连忙把脖子移开,转移话题道,“北漠公主为了见北漠王,不惜挟持我,看来瞒不了北漠了。”

都是熟悉北漠王的人。

不是简单易容就能蒙混过去的。

也不知道北漠王有没有回到北漠。

他们在帮北漠王,居然还要被北漠公主如此对待。

苏锦心底那叫一个郁闷。

等真相大白后,她一定要向北漠公主讨回场子。

谢景宸道,“北漠公主挟持你,朝廷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再晾北漠两天,北漠郕王也无话可说。”

“那我今儿受惊还顺带立功了?”苏锦笑道。

笑着笑着,她眉头就扭了起来。

她手捂着肚子。

小腹处一阵揪疼。

“怎么了?”谢景宸担忧道。

苏锦涨红了脸。

她能说大姨妈来了吗?

上次坠崖受惊,情绪受影响,大姨妈推迟了七八天。

今儿受惊,倒是把迟迟不来的大姨妈吓的驾到了。

苏锦把谢景宸推出去。

谢景宸眉头皱的紧紧的。

“上回你是故意骗我的?”谢景宸黑着脸道。

“谁骗你了?!”苏锦瞪眼。

“快出去,快出去!”

谢景宸拧着打结的眉头一步三回头的出去了。

谢景宸走后,杏儿跑进来,道,“姑娘,你怎么了?”

“没事,去给我熬碗药来就行了,”苏锦揉着肚子道。

杏儿赶紧去后院熬药。

苏锦喝了药后,用汤婆子暖小腹,一边等暗卫带消息回来。

这一等,就到了天黑不见五指。

兰芝是老夫人最信任的丫鬟,王妈妈不在,她更是寸步不离的伺候老夫人。

要么出行都有丫鬟跟着巴结讨好,暗卫找不到下手之机。

好在今儿不是兰芝值夜,等她回房歇下,暗卫跳窗进去,点晕了同房间的另外一丫鬟,把刀架在了兰芝的颈脖子上。

兰芝吓的双腿发软,被点了哑穴还叫不出声。

惊吓过后,暗卫才点开她的哑穴问话。

这丫鬟怕死,招的很快。

等暗卫回沉香轩,苏锦已经歇下了。

他便没有禀告,天刚亮了一点,街上不宵禁了,他便去大佛寺找人。

等她回来,苏锦刚吃完早饭。

暗卫把兰芝交代的事一五一十的禀告苏锦,然后道,“属下一早去大佛寺找过,那丫鬟应该没有说谎,属下在她招认的地方检察过,确实有人滚下山坡的痕迹。”

“属下还在山坡下一片血迹旁捡到一个荷包。”

暗卫把捡到的荷包递上。

荷包样式很简单,杏儿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王妈妈的荷包。”

“那王妈妈人呢?”杏儿问道。

暗卫看了丫鬟一眼。

总算这丫鬟愿意和他说话了。

结果暗卫一瞥眼,杏儿想起不和他说话的事,把头扭过去。

暗卫,“……。”

这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恨?

暗卫望着苏锦,摇头道,“属下找遍山坡,也问了大佛寺的小和尚,都不知道王妈妈的下落。”

苏锦眉头拧的松不开。

王妈妈要掐死老夫人?

老夫人要除掉王妈妈?

昨儿早上出门前,王妈妈还特意给她递了消息说她猜测是错的啊。

怎么出趟门就成这样了?

但愿王妈妈还活着。

苏锦起身要去栖鹤堂给老夫人请安,只是起身时,小腹一阵抽疼。

杏儿拦着她道,“姑娘,你别去了。”

“不去不行,”苏锦道。

她答应了要帮红袖,就不能食言。

缓了会儿,肚子没那么疼了,苏锦方才起身。

苏锦是难得碰到老王爷下朝后直接回府。

看来王妈妈在老王爷心中的分量还挺重。

老王爷怕下人寻找不尽心,亲自过问。

老夫人神情凄哀,一脸悔意,“我要知道她会失踪,我昨儿说什么也不让她下山了。”

真能装。

完了,老王爷怕她伤心,还宽慰她,“王妈妈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但愿吧,”老夫人抹眼角的泪花。

见苏锦在,红袖转身去给老王爷换茶。

端了茶来,刚走到老王爷跟前。

哐当一声,托盘里的茶盏摔在了地上,托盘还在红袖手里。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

快的大家都蒙了,只见红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奴婢不是故意的,还请老王爷、老夫人恕罪。”

“没规没矩!”

“连个茶都端不好!”老夫人呵斥道。

红袖右手在颤抖。

抖的幅度有点大。

老王爷见了道,“手怎么了?”

红袖哭道,“奴婢也不知道,从昨儿晚上起,奴婢手就一直抖还使不上力气。”

从沉香轩回去。

昨儿晚饭时,红袖摔了饭碗。

睡觉前,摔了洗脚盆。

今儿早上掉了肉包子,筷子连菜都夹不起来。

刚刚又摔了茶盏。

苏锦坐在一旁看着,对红袖的演技很满意。

“打发去庄子吧,”老夫人摆手道。

红袖连连求饶。

从一个大丫鬟被贬去庄子上,是个丫鬟都接受不了。

但她手抖摔东西,肯定做不了大丫鬟了。

苏锦望着老夫人道,“我看红袖像是病了,要不我给她瞧瞧?”

红袖跪着挪到苏锦跟前,让苏锦帮忙把脉。

苏锦眉头拧的紧紧的。

等收了手,她眸光闪亮的望着老夫人,“老夫人,您把红袖赏给我吧。”

“给你?”老夫人眉头皱着。

“我对红袖的病感兴趣,”苏锦激动道。

杏儿附和道,“是啊,我家姑娘对疑难杂症特别感兴趣,当初就是这么一时昏了头把姑爷给抢了。”

因为骗人,杏儿的声音有些颤抖。

众人,“……。”

丫鬟们面面相觑。

不是看中了世子爷的美貌才抢的吗?

怎么是看中了世子爷的病?

老夫人不同意。

不过有老王爷在呢。

“这丫鬟你也是要打发去庄子上的,就给世子妃了吧,”老王爷道。(https:)

新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为贵>> | <<嫁嫡>> | <<世嫁>> | <<盛世医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