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记事-第六百零七章 供词
更新时间:2018-12-06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欢喜记事 | 木嬴 | 木嬴 | 欢喜记事 
正文如下:
第六百零七章供词__女生小说_书客居

第六百零七章供词

第六百零七章供词

小说:、、、、、、、、、、、、

老王爷都这么开口了,老夫人能不给老王爷面子吗?

拿了红袖的卖身契,苏锦没待会儿就告退了。

她实在没心情听老夫人的虚情假意。

多听会儿,午饭吃不下事小,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戳穿她。

兰芝站在一旁,看她的眼神都在飘。

显然昨儿暗卫威胁她的事,兰芝没敢禀告老夫人。

暗卫自打跟了谢景宸,已经成明卫了,兰芝不会不知道是她和谢景宸派去的。

苏锦现在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王妈妈为什么掐老夫人的脖子。

不是知道老夫人是假的。

王妈妈不会如此。

上回老夫人拿王妈妈的命逼她暴露医术,王妈妈也只是对老夫人失望,没有丝毫要她命的心。

不然王妈妈贴身伺候,想杀老夫人有的是机会。

行宫内。

王妈妈躺在床上,大夫在帮忙把脉。

北漠公主见了道,“怎么人还没醒?”

“你到底有没有把握救她?”北漠公主没什么耐心道。

大夫惶恐,“公主息怒,臣一定尽力相救。”

“不知这位老妇人和公主是什么关系?”

北漠公主看了大夫一眼,不虞道,“一定要有关系才能救吗?!”

“救不活她,你就给她陪葬!”

大夫,“……。”

这老妇人看着就是个奴婢啊。

他好歹也是个太医,就这么给大齐一个奴婢陪葬,公主也太贬低人了吧。

北漠公主转身离开。

大夫问北漠公主的丫鬟,“她到底是谁?”

“我怎么知道?”丫鬟道。

“她是公主在大佛寺捡的。”

大夫心口堵的慌。

为了一个捡来的来历不明的人,还是大齐人,公主用得着这么上心,还拿陪葬威胁他吗?

北漠公主走出去,正好见北漠大皇子走过来,她快步迎上去。

“皇兄,大齐皇帝允许咱们去见父皇了吗?”北漠公主心急道。

北漠大皇子敲了北漠公主脑袋一下,“你急着见父皇,皇兄能理解,但你怎么能挟持镇北王世子妃?”

“还险些被人利用要了她的命,大齐皇帝宠爱她,你越是心急,他们就越不让你称心如意。”

“我看这两天是别想见到父皇了,你老实待在行宫内反省,或许还能早日见到父皇。”

北漠公主嘴撅的高高的,“那我也没打算伤她的命。”

她往北漠大皇子身后瞧,东张西望道,“郕王呢,怎么没和皇兄一起回来?”

“郕王有事,让我回来看着你,”北漠大皇子道。

提到郕王的时候,他眸底闪过一抹暗芒。

他比北漠公主知道的多,顾虑的也多。

只是做兄长的护着妹妹,不愿意她想太多,或者坏事,故意瞒着她。

远处,一护卫走过来。

北漠大皇子把北漠公主打发回去。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北漠大皇子问护卫道。

“郕王身边的人警觉性高,属下根本没机会靠近,还险些被发现,”护卫道。

“可知道郕王是去见什么人?”北漠大皇子问道。

“属下无能,没有查出来。”

不是护卫无能。

而是北漠郕王压根就没等到他想见的人。

崇国公自身难保。

勇诚伯身陷囹圄,不许任何人探监。

他对刑部大牢里的事一无所知。

他不知道勇诚伯招了没有。

东乡侯摆明了是想弄死他。

他哪敢随便赴北漠郕王之约?

万一被东乡侯逮住了,后果不堪设想。

轿子从望春楼下路过,都没有停一下。

崇国公的态度,北漠郕王知道了,阴着张脸下了楼。

结果出门的时候,被一小厮撞了下胳膊。

“对不起,”小厮连连道歉。

然后小声道,“真的北漠王在崇国公府。”

小厮道歉完,就赶紧走了。

北漠郕王眼底寒芒闪烁。

好一个大齐!

还真是会挑地方藏人!

护卫望着北漠郕王道,“要不要属下带人……。”

北漠郕王抬手打断他,“不可轻举妄动。”

刑部大牢里的人是假的,派人去正中别人圈套。

人关在崇国公府,崇国公重任在身,也不可能让他得手。

“再等两天,”北漠郕王道。

“大齐还不让我见人,我便启程回北漠。”

崇国公的软轿在刑部前停下。

从轿子里出来,崇国公直接进了刑部。

他要见勇诚伯。

刑部尚书一脸为难,“上头有命令,在勇诚伯招认之前,不得让任何人见他,还望国公爷见谅。”

“上头有命令?”崇国公冷笑一声。

“刑部尚书的上头是皇上还是东乡侯?!”他冷声质问。

刑部尚书不说话。

如果崇国公去问皇上,皇上肯定会说是他的意思。

崇国公望着刑部尚书,“不让我见人,那罪证总能让我看看吧?”

“之前东乡侯交给我刑部的账册,给勇诚伯看过后,就被烧毁了。”

“万幸的是东乡侯府还有很多份,这一次,恕我不能给国公爷您看。”

刑部尚书态度坚决,崇国公也没辄。

但他要做什么,总会成功的。

这不,第二天,崇国公就弹劾刑部没有确凿证据,蒙蔽圣听,查抄了勇诚伯府,企图对勇诚伯滥用酷刑,意图屈打成招,要求三司会审,以确保公平公正,没有冤假错案。

这一招,要是以前肯定管用。

但前不久,崇国公才用过这一招,最后导致犯人被杀,正好可以拿来做挡箭牌。

三司会审,刑部大牢人多手杂,没法确保勇诚伯安全,再者北漠王还关在刑部大牢里,万一叫人混进去,那可是危及江山社稷的事。

虽然知道刑部大牢里的北漠王是假的,但借崇国公几个胆子,也不敢在议政殿公然抖出来,只能拿眼睛瞪着东乡侯,让他别睁着眼睛说瞎话。

皇上顺了东乡侯的意思,没有准许三司会审。

但崇国公要求看证词,皇上答应了。

下朝后,崇国公和刑部尚书一起去了刑部。

那证词看的他是心惊胆战。

他以为派人去杀人灭口就能没事了。

没想到已经有证词了,还摁了手印,是罪证确凿。

难怪东乡侯敢直接派人查抄勇诚伯府。

勇诚伯已经完了。

要是勇诚伯把他供了出来……

假传圣旨,私吞贡品,这罪名便是太后也保不住他。

崇国公背脊发寒。

这人——

是留不得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

小说相关、、、、、、、、、

_女生小说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书客居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为贵>> | <<盛世医香>> | <<嫁嫡>>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