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锦-第484章 有功当赏
更新时间:2018-10-03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锦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似锦 
正文如下:
欢迎书友访问

正文第484章有功当赏

正文第484章有功当赏

“王妃,这是齐王府送来的帖子。”

姜似从纪嬷嬷手中接过一张精美的鎏金印花拜帖,随意看了两眼便把帖子丢到桌几上,吐出两个字:“不见。”

纪嬷嬷皱了皱眉。

王妃拒绝得未免太干脆利落了点儿。

身为燕王妃的女主人,打理王府庶务、处理好与京城各府人情往来是分内之事,齐王妃来探望有孕的弟媳妇名正言顺,岂能说拒就拒了?

任性,王妃实在太任性了。

瞄了一眼姜似尚未隆起的小腹,纪嬷嬷暗暗叹口气。

没办法,有孕的人不能惹,不见就不见吧。

“燕王妃身体不适,不宜见客?”得到回复,齐王妃心头一闷。

燕王妃拒绝得真直接,给出的理由如此敷衍。

什么身体不适,明明已经有三个多月身孕了,前期的不适早过去了,如此回复就是摆明了不想与她打交道。

这个燕王妃,还真是油盐不进。

姜似自从有了身孕就再没出过燕王府的大门,齐王妃连人都见不到,交好自然无从谈起。

齐王妃只好拜访了一趟鲁王妃,拜访了一趟蜀王妃,随着齐王的闭门谢客,齐王府一时清净下来。

御书房里,景明帝藏在暗格里的话本子已经许久没有换新的了。

自从废了太子,他早没了看话本子的悠闲心情。

虽然大臣们还没提,可他已经从那些人蠢蠢欲动的眼神里瞧出了催促他立太子的心思。

可是他不想。

不是对废太子还心怀期待,而是一想到那么多年的太子之位突然换上别的儿子,有一种难以接受的感觉。

走到御书房外,景明帝靠着栏杆仰头望天。

天上无星也无月,便如他此刻空荡荡的心情。

“素月,我废了琅儿,你是不是怪我了?”景明帝喃喃问,声音轻得只有自己能听见。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可景明帝却深知他最多能过一个清净年,待来年开春那些臣子就要跳出来,逼着他立太子了。

罢了,至少这两个月先清净一下。

轻轻的脚步声传来,景明帝没有回头。

“皇上,您还不歇着么?”潘海低声问。

景明帝转过身来,半边脸上投着阴影:“宫外有什么动静?”

潘海犹豫了一下,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听说晋王门前车水马龙?”

潘海没敢接话。

“齐王那里呢?”

“齐王闭门谢客多日了。”

景明帝听了稍稍缓了神色。

老四素来兄友弟恭,还是不错的。只可惜,名分上到底不如老三站得住……

收回思绪,景明帝转而问道:“宫里呢?陈美人与杨妃背后之人可查出什么了?”

本来没有东厂暗查后宫的规矩,景明帝还是破了例。

甄世成虽然只是推测,可他还是选择相信。

那个人非要揪出来不可。

潘海一脸惭愧:“目前还没有线索,陈美人与杨妃生前常来往的人还没查出异常。”

既然是暗查,自然不能打草惊蛇,可那个人能影响陈美人与杨妃,说不定是早早就在宫里的,一时想要查出端倪岂是易事。

景明帝自然知道这个,倒也没有怪罪潘海的心思,只是再一次想起郁谨。

或许该叫老七来试试?

可太子与杨妃的事,他并不想让老七知情……

景明帝一时纠结起来。

“皇上,夜深了,您歇着吧。”潘海劝道。

景明帝点点头,声音透着疲惫:“嗯。”

暂且等等看,或许再给潘海一些时间就能查出线索来了。

景明帝心心念念的清净日子第二日上朝就被打破了。

居然有一位御史弹劾甄世成。

“皇上,顺天府尹甄世成查出静王为了金水河上一名妓子唆使金吾卫杀害了安郡王,可微臣听闻那名妓子根本不认识安郡王……臣以为甄世成断案有误,事关储君之位,还望皇上明鉴!”

景明帝听得额角青筋直跳。

明鉴个屁,再明鉴难道要把太子与宫妃有染的事昭告天下吗?

多事的御史毫无疑问挨了一顿呵斥。

看着神色各异的群臣,景明帝回过味来:看来有些人还不能接受太子被废掉的事实。

人心浮动,对废太子还抱有幻想可不是好事。

景明帝略一琢磨,问道:“那日制伏凶徒救下甄大人的金吾卫是何人?”

他记得是老七的舅兄,挺俊秀的年轻人。

立刻有人道:“回禀皇上,那名金吾卫是东平伯府的公子。”

“传他进殿。”

姜湛正好当值,没过多久就由内侍领着进了大殿。

这还是姜湛第一次走进这样的场合,好在他天生胆大,且对阶层没有那么看重,表现坦荡。

景明帝瞧着挺拔如一株白杨的年轻人大大方方给他见礼,暗暗点头。

难怪与老七媳妇是兄妹,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

“那日忙乱,后来一直没顾上,但你的功劳朕一直记在心里。”景明帝语气温和,问姜湛,“姜二,说说你想要什么赏赐?”

有人弹劾甄世成,那他就要好好嘉奖保护甄世成的人,好让那些人瞎蹦哒之前好好琢磨琢磨。

姜湛抬起头来,眼睛一亮:“皇上要奖励卑职?”

众臣险些绝倒。

从皇上这里如此迫不及待讨赏,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识。

东平伯府这位二公子与他老子真是亲爷俩儿。

对姜湛的坦率,景明帝反而颇欣赏,笑道:“不错,有功当赏,有过当罚。只要你讨要的奖励合理,朕就给你。”

王妃的兄长,即便没有立功,由一个普通小侍卫往上提一提也是人之常情。

这么一想,景明帝对姜似好感又加深几分。

一朝得志没有死命帮父兄升官发财,是个不错的。

姜湛目光明亮,巴巴望着景明帝:“皇上,卑职能不能去南疆或者北地当一名小卒?”

景明帝以为听错了,一下子坐直身子,再问道:“你说什么?”

姜湛朗声道:“卑职想去南疆或北地当一名小卒,保卫咱大周疆土。”

听着年轻人坚决而热切的请求,景明帝心情莫名有些激荡,口中却道:“胡闹!”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