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锦-第485章 得偿所愿
更新时间:2018-10-04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锦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似锦 
正文如下:
第485章得偿所愿

第485章得偿所愿

景明帝这声“胡闹”半点没有吓唬住姜湛。

开玩笑,从父亲大人的拳脚下坚强长大的,一声斥责简直是毛毛雨。

姜湛神色越发坚决,抱拳道:“求皇上成全!”

景明帝坐在龙椅上,居高临下看着下方的年轻人,问道:“姜二,你可知刀剑无眼?”

姜湛跪得笔直,闻言立刻点头:“卑职当然知道。正是因为这样,才更需要男儿不惜己身,护卫我大周国土。”

景明帝眸子亮起来,一拍龙椅扶手:“好一个不惜己身!既然如此,朕就封你为宣武将军,来年春南下去冯将军麾下效力。”

姜湛大喜:“多谢皇上!”

众臣看着姜湛的眼神一时极为复杂。

既觉得这小子傻,放着京城锦衣玉食的好日子不过非要去战场上作死,又觉得这小子今日在皇上面前狠狠露了一把脸,别的不说,只要在南疆熬个几年全手全脚回来,定然前途无量。

啧啧,由一个寻常的金吾卫一跃成为从四品的宣武将军,东平伯府的这位二公子也算一步登天了。

姜湛由衷流露的喜悦感染了景明帝,令他神色松快许多,鬼使神差问了一句:“姜将军可有娶妻?”

姜湛心里美滋滋,脸上挂着傻笑,直到景明帝又问了一句,才反应过来原来皇上口中的“姜将军”居然是在叫他。

姜将军……

姜湛有种晕乎乎的感觉。

他居然被人叫将军了,那个人还是皇上!

姜湛的傻样令景明帝感到好笑,咳嗽一声:“姜将军?”

姜湛醒过神来,老老实实道:“回禀皇上,卑职尚未娶妻。”

“这样啊。”瞅着丰神俊朗的年轻人,景明帝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姜湛忙道:“卑职马上要去南边了,暂时没有成亲的准备,让人家姑娘空等不好。”

景明帝微微颔首:“嗯,有几分道理。既然这样,等你从南边回来再谈婚事不迟。”

看看和颜悦色的皇上,再看看意气风发的少年,众臣又开始琢磨了:皇上这是什么意思啊?操心得有点多……

领了赏的姜湛退至一旁,景明帝面无表情问众臣:“诸位爱卿还有要奏的么?”

众臣顿时鸦雀无声。

皇上借着奖赏东平伯府二公子敲打人,谁还作死出头啊。

景明帝很满意众臣的识趣,缓缓起身:“如此就都散了吧。”

“退朝——”

随着太监一声高唱,众臣纷纷散去。

挨了弹劾毫发未伤的甄世成踱步来到姜湛身边,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甄世伯。”姜湛扭头一看是甄世成,露出爽朗的笑容。

甄世成摸着胡子笑眯眯问:“贤侄要去南疆的事,有没有与你父亲说过?”

姜湛笑容一僵。

甄世成再次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道:“贤侄保重啊。”

要是他儿子,他早揍死八百回了。

姜湛飞扬的心情陡然沉重下来,夹着尾巴回到伯府就溜回了房。

姜安诚是拎着棍子杀到听竹居的。

“姜湛,你给老子滚出来!”

一时没有动静。

姜安诚大步走到门口,抬脚欲踹,房门一下子打开了。

“父亲——”姜湛讨好笑着,飞快瞄了姜安诚手里茶碗粗的棍子一眼。

姜安诚用棍子敲了敲地面:“说说你今天都干了什么!”

“儿子——”迎上姜安诚杀气腾腾的眼神,姜湛心知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老实交代道,“儿子请求皇上让我去南疆战场……”

“你这个混账,这么大的事为何不和我商量!”

姜湛往后挪了挪,干笑道:“儿子也不知道今日皇上会突然召我入殿啊。”

姜安诚一听有道理,稍稍消气,一冷静突然反应过来:“皇上突然召你入殿是一回事,你能提出这种请求,可见是早就想过的!”

姜湛嘿嘿笑着,算是默认了。

姜安诚抄起棍子砸向他的小腿:“那你为何不先与家里人说好?你是翅膀硬了啊?”

他一子二女,本不指望他们出人头地,只求平安康健过一辈子。

姜湛躲过袭来的棍棒,灵光一闪喊道:“儿子与四妹商量过了——”

飞来的棍棒顿时停在半空。

“与你四妹商量过了?”

姜湛猛点头:“是啊,之前儿子不是莫名被废太子折辱嘛,因此还连累燕王进了宗人府。当时就觉得太憋屈了,还不如上战场杀敌痛快。”

姜安诚一巴掌打过去:“挨刀子也痛快!”

骂过后,又有了几分迟疑。

“你四妹怎么说?”

姜湛露出灿烂笑容:“自然是同意了啊。四妹要是不同意,儿子就不会跟皇上提了。”

姜安诚一下子被噎个半死。

这么大的事不和当爹的说,先和妹妹说,除了他儿子还有谁能做出这种事来?

不过似儿素来靠得住,既然似儿觉得没问题,那他也就放心了。

“咳咳,既然与你四妹商量过了,那就罢了,下不为例。”

姜湛险些哭了。

他就知道先和四妹提有保障多了。

盯着儿子年轻的面庞,姜安诚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混账东西,你真的不怕受伤流血?”

姜湛与姜安诚对视,神色罕有的郑重:“父亲,为了守护与实现一些东西,总会有人流血的。那些在战场上受伤甚至捐躯的年轻人同样是别人家的儿子,兄长……他们既然可以,儿子为何不能?”

他是认真想过将来的。

被废太子折辱只是一方面,他骨子里就不愿意这样锦绣膏粱过一生。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这才是他想追求的人生。

姜安诚凝视着儿子朝气蓬勃的脸,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拎着棍子默默离去。

郁谨脚步匆匆进了毓合苑,带来一阵寒气。

他先脱下大衣裳交给丫鬟,蹭了蹭脚底泥泞,这才大步走进里室。

“阿似,今日父皇在上朝时嘉奖了舅兄,不过舅兄要的奖赏有些出人意料……”

“二哥莫非要去南疆?”

郁谨微怔:“你早知道了?”

姜似点头:“嗯,二哥先前就与我提过。”

郁谨抿了抿唇。

是该给姜湛找个媳妇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