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华-第五百二九章 霍老夫人的正理儿
更新时间:2018-09-28  作者: 闲听落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盛华 | 闲听落花 | 闲听落花 | 盛华 
正文如下:
第五百二九章霍老夫人的正理儿

第五百二九章霍老夫人的正理儿

“是,前一阵子碰巧遇到柏小将军,柏小将军站着和我说了好一会儿话,说四哥在任上风评极好。”徐焕立刻欠身答话。

“四哥儿毕竟是恩荫,恩荫……唉。”李学璋欣慰之余,又连声叹气。

恩荫出身,熬到从三品,就是极限了,别说本朝,就是前朝,前前朝,也没有过恩荫出身入门下中书拜相的先例,这一条,就限制死了。

徐焕看了眼霍老夫人,没说话,李学璋这一声叹气,他听懂了,就是听懂了,才无话可说。

“四哥儿是恩荫,小三房那哥儿俩,一个进士出身,一个进士及第,岚哥儿不说,山哥儿的前程,指定差不了,往后,比着你,说不定还能青出于蓝呢,照我看哪,你这是多余的忧虑。”霍老夫人笑道。

“五哥儿和六哥儿,必定前程无量,往后青出于蓝,那是必定的。”李学璋有几分口齿难启,“跟老夫人说话,我也不见外,有话直说,小三房毕竟是小三房,都分了家了。”

“咦?分了家就不姓一个李了?不都是姓李的,分不分家,有什么分别?再说了,就算有一点儿半点儿的分别,你是李氏一族的族长,只要李家好了,那不就好了?往后,只要姓李,不管长房二房小三房,只要发达了,光耀的不都是李家的门楣?你也是替你争光添彩?”霍老夫人微微瞪着眼睛,一脸惊奇的看着李学璋道。

徐焕斜了李学璋一眼,忙端起杯子,低头抿茶。

李学璋先是有几分哭笑不得,听霍老夫人说到光耀门楣和争光添彩,笑容滞住。

“不是我说你,你是当家人,李氏族长,哪能眼睛只看着小家,这可不是明理大度,身为族长,你得心里揣着整个李氏一族,李氏族里,不管哪一支哪一家,往后出息了,不都是你们李家的荣耀?哪能说长房没人,就不能撑家立户了?就不能光耀门楣了?这话可不对,你说是不是?”

李学璋眼神都有些呆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老夫人,您这话,我听懂了,可您这话,这不是一个理儿,七哥儿是我的骨肉,他是李家……”

“七哥儿是你的骨肉,自然就是严氏的骨肉,这是正理,阿夏她爹是你爹的骨肉,那就是你嫡亲的弟弟,他的孩子,不也是你的孩子?跟你自己的骨肉难道有什么分别不成?”霍老夫人话接的极快。

李学璋瞪着霍老夫人,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老夫人这话……”

“我说的,我觉着都是正理儿,我读书少,你说,照那书上说的,是这个理儿吧?”霍老夫人问徐焕,徐焕急忙点头,“太婆说的对,就是这个正理儿。”

“要论正理儿,那正理儿多得很呢。”霍老夫人看着一脸呆滞的李学璋,慢条斯理道:“那正理儿上说,父慈子孝,兄良弟悌,夫义妇听,长惠幼顺,君仁臣忠,这都是一对儿一对儿的,是吧?我记得有个有学问的先生说过,这些,都是先有前头,再有后头,没有前头,就没有后头。那被老虎吃了,魂魄还替老虎出力的,叫为虎做伥,不叫忠义是不是?”

徐焕被霍老夫人最后这句为虎作伥说的一口茶呛着了。

李学璋脸上泛着青色,呆了好一会儿,站起来,冲霍老夫人长揖到底,退到门口,再次长揖,垂着头走了。

徐焕忙站起来,将李学璋送到大门口,一脸客气的干笑,看着他上马走了。

徐焕回到后堂,霍老夫人正由着几个小丫头侍候着穿上出门的大衣服。

“太婆现在就要去李府?”徐焕站在门口问道。

“嗯,刚才那些话,得说给严氏,话儿我得递到,至于别的,那是他们两夫妻的事。”

霍老夫人很快换好衣服,又披了件银狐里斗蓬,一边和徐焕往外走,一边说着感慨的闲话。

“李家大老爷那些话,你都听到了,都是正理儿,可不都是正理儿,只想着自己的正理儿。

唉,这男人吧,就跟那皇上一样,男人觉得女人就该象那伥一样,就是一口一口把你吃了,你也应该心甘情愿,甘之若怡,都是恩典,死了化鬼,还要不离不弃的保佑他替他卖命。那皇上也是这样是不是?什么雷霆雨露什么什么的,杀了人家的头,还要人家打心眼里感恩戴德,死了成鬼,还要你化身阴兵,替他再卖一回命。

不都是人么?

这男人不把女人当人,那皇上不把臣子当人,都是一样的混帐。”

“太婆,你这话……”徐焕听的简直要仓皇起来,下意识的左右拧着头到处看。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尚文她爹说的,我觉得在理儿。”霍老夫人手里的拐杖一下比一下用力的捅着地面。

“唉!”徐焕眼看前面就是二门了,急忙压低着声音,“太婆,这话,您在外头,可无论如何不能说啊,这是要杀头的,不光杀咱们的头,还得连累阿夏她们,您可别脾气上来乱说话。”

“你太婆什么时候乱说话了?放心,这些话,尚文她爹就能跟我说说,我吧,就能跟你说说,瞧把你吓的,用得着?”霍老夫人顿住,一脸鄙夷的看着孙子。

“太婆您这脾气……您记牢了,就跟我说说,跟我您怎么说都成,出去跟谁都别说,阿夏也不行,阿夏更不行!”徐焕不放心的再交待。

“行啦,知道了。“霍老夫人甩开徐焕,出了月洞门,踩着踏板上车。

”太婆,别生气哈!“徐焕不放心的又交待了一句。

唉,这个家里,太婆和尚文,还有那个尚武……他早晚得被她们吓出毛病来!

李学璋没回府里,不知道去了哪里,霍老夫人在李府二门里下了车,一眼瞄到往东跨院去的小门门口,伸头探脑、躲躲闪闪看着她的白婆子,收回目光,只当没看见。

她认得那是在陈姨太太身边侍候的婆子。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