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华-第五百三零章 不变与变
更新时间:2018-09-29  作者: 闲听落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盛华 | 闲听落花 | 闲听落花 | 盛华 
正文如下:
您可以按"CRTLD"将"傲宇阁"加入收藏夹!方便下次阅读。

第五百三零章不变与变

没等白婆子犹豫好是不是上前,黄二奶奶已经急步如飞迎出来,她正在离二门不远的厅堂里看着人换帘幔摆件,得了信儿,赶紧迎出来。

李家上上下下,除了已经仙去的姚老夫人,几乎人人都喜欢霍老夫人,这个几乎,是因为郭二太太,她对霍老夫人,说不喜欢却说不上来她哪儿不好,说喜欢吧,她看到霍老夫人就烦心。

白婆子一眼瞟见急迎出来的黄二奶奶,急忙后退几步,赶紧走了。

黄二奶奶见了礼,上前挽着霍老夫人,“老夫人,您可算来了,我可盼了您大半个月了,日日盼夜夜昐。”

大家都喜欢霍老夫人,黄二奶奶比大家的喜欢更喜欢。

霍老夫人的爱玩会玩,会说爱笑,爽快干脆,都极合黄二奶奶的脾气,黄二奶奶最大的愿望,是老了之后,能活成霍老夫人这样。

“因为东跨院那两个?”霍老夫人斜着黄二奶奶。

“不是因为东跨院那两个,那两个算什么,也是因为那两个,都是因为她们才这样,大嫂家那个,搬进来了,大嫂子虽说气还没顺,不过,也算过去了,另一个,唉。”

黄二奶奶烦恼无比的叹了口气,“老夫人,您说,就我们夫人这样的,够好了,您瞧瞧我们家几位庶出的姐儿,哪一个不是金尊玉贵的养大,费尽心思的挑人家,风光大嫁,就这一条,满京城有几家?

说起这个,那天他们回来,梅姐儿跟我哭了一场,说替夫人难过的不行,可是又一点忙帮不上,连说句话都没法说,老夫人您瞧瞧,这叫什么事儿!

老夫人您知道吧,东跨院那个,在秦凤路,都是称太太的,也真是,称什么太太啊,直接称夫人好了,多省事儿。”

“前儿有人到我们家说话,我听到一耳朵,什么姨太太,是说她?”霍老夫人一脸疑惑加惊讶。

“可不是,往府里说话,称陈姨太太,我和大嫂当时就懞了,大嫂府上没有姓陈的姨太太,我们家也没,夫人家,没有姨太太,全是姨夫人呢。

我就问了,这姨太太是怎么个规矩,那个白婆子说,杨氏在大爷身边侍候,称姨娘,她们家姑娘是在老爷身边侍候的,称姨娘肯定就不合适了,该叫姨太太。我笑坏了,照她这么说,那在老太爷身边侍候的几位姑娘,叫什么?姨祖宗?”

霍老夫人噗一声笑。

“大嫂气坏了,劈头盖脸一通骂,说外人她管不着,把跟着那白婆子喊了两声姨太太的看二门的一个婆子,打了十板子,撤了差使。那婆子哭天呛天,冤枉死了,说她就是觉得好笑,跟着喊了两声,还敢叫冤,活该!”

“你大嫂怎么样?气儿消了没有?”霍老夫人关切道。

“没全消,一个大活人天天在眼前晃,气儿怎么消得了?大嫂又不是恶妒不讲理的,当初嫁进来,陪嫁里就有通房丫头,一怀孕就开了脸给了大爷,那年明家大家要送大爷一个丫头,大嫂也没说什么,是老爷没让大爷要,幸亏没要。

跟着老爷在任上,一声不响就纳了个妾,这还是跟着老爷,要是自己在任上,还不得一声不响再娶一房啊!”

黄二奶奶一边说,一边生气的抖着帕子。

“真要自己在任上,只怕就没这样的事儿了。”霍老夫人慢条斯理说了一句。

黄二奶奶一个怔神,立刻就悟了,“可不是!我真是糊涂,要没有老爷撑着,不是,没有上梁,这下梁他歪不了,唉!真是真是!”

两人走到一半,赵大奶奶匆匆从后面库房迎过来,严夫人也迎出了正院。

霍老夫人先拉着赵大奶奶,仔细看了一会儿,“瘦是瘦了点儿,瞧你气色还好。”

“我没出息,动了气。”赵大奶奶有几分不好意思。

“是该动气,生气就生气,别忍着,多发发脾气。”霍老夫人拍着赵大奶奶的手劝道。

赵大奶奶失笑,“已经发了好些天脾气了,老祖宗放心。”

“也就老祖宗这么劝人。”严夫人也笑起来,侧身让过霍老夫人,一起往正院进去。

赵大奶奶和黄二奶奶跟着进去,陪着说笑了一会儿,各自告辞出来,留霍老夫人和严夫人说话。

“刚刚,大老爷到我们家去了。”霍老夫人直入正题。

“他去找您?这是要干什么?”严夫人皱起了眉头。

霍老夫人将李学璋的话一点儿意思没漏的说了一遍,把自己说的话也说了,“……他一句话没说就走了,刚在二门里,我问了一句,说是没回来。”

见严夫人沉着脸没说话,霍老夫人叹了口气,“有几句话,本来不该说,我拿你,当自己姐妹看,你也是个明白人,是个能说话的,这话我就说了。

说两夫妻的古话儿多的很,什么同生共死,什么夫妻本是同林鸟,说什么的都有,可说到底,不过是人心换人心。你替他打算多少,他不说替你打算多少,至少要替你打算些,替你想一想。

大老爷是一族之长,真要一心一意替家族打算,那是个齐家的圣人,你嫁了个圣人,那没办法。

大老爷真要是齐家的圣人,有山哥儿和岚哥儿两个,李家就足够了,是该打算下一代的时候了。”

霍老夫人的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不往下说了,端起杯子抿茶。

严夫人面色平和安静中带着丝丝灰暗,“我都懂了。”沉默片刻,严夫人苦笑道:“其实之前也看到了,这会儿回头再想再看,从二十年前,三十年前起,他就是这样,他一直是这样。

前儿大嫂跟我说,当初我怀彬哥儿,吐的躺在床上起不来,我把丫头开了脸给他,他阿娘给了他一个丫头,他自己,又抬了一个回来。他那时候就从来没想过替我着想,大嫂说他没变,几十年如一年,就是那样,是我不一样了,我想的多了。”

霍老夫人长叹了口气。

“老夫人放心,这些天,我想了很多,再怎么,都是明明白白活着的好,您放心。”严夫人看着霍老夫人,眼神清亮。

“好。那我回去了,你听着,你做什么都行,你做什么,我都站在你边儿上,怎么着都行。”霍老夫人站起来,郑重交待严夫人。

“好,我记下了。”严夫人露出笑容,跟着起来,将霍老夫人送到二门,看着霍老夫人上了车,叫过老刘妈吩咐道:“你去跟大奶奶说一声,老爷带回来的妾侍和哥儿,照旧例,该怎么安置就怎么安置吧。”

“那……孩子?”老刘妈一个怔神。

“照松哥儿他们例,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严夫人淡然答了句,转身回去了。

网站地图导航:

20122015傲宇阁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