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医-第三百二十四章 朝堂上的风起云涌
更新时间:2017-01-01  作者: 沉舟钓雪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荣医 | 沉舟钓雪 | 沉舟钓雪 | 荣医 
正文如下:
快捷翻页→键

第三百二十四章朝堂上的风起云涌

第三百二十四章朝堂上的风起云涌

热门、、、、、、、、、

昌平三十三年,这个春节过得很不一般。

依照大靖旧俗,皇帝通常在旧年的腊月二十六日封玺,到新年正月初一举行开玺大典,接受大臣功德奏表。名义上,是放假五天,当然,实际上真正到上朝办公,那最少还要等到正月初三以后了。

而大年初一这一天,说是开玺,其实真正的要事就两桩。

一是祭祀天地祖宗,祈祷国泰民安,并总结过去,展开未来;二则是百官奏表,为皇帝歌功颂德,简言之“拍马屁”。

总之这个开玺形式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目的就是多说好话给皇帝听,然后大家一起喜气洋洋地过春节,皇帝开心,大家也都开心。

可今年不同。

跨年夜里,太子遇刺,第二天的开玺大典虽然还是照常举行,可是到了百官奏表的环节上,气氛却尴尬了。

人家皇帝陛下唯一的儿子正受了重伤,躺在那里生死难料,结果回头就有一群傻瓜来恭喜皇帝说,陛下啊,您去年过得可真是好啊!千古明君,日月照耀,比肩尧舜都没问题,脚踩秦皇汉武也是小意思……巴拉巴拉,等等等等,你试试看皇帝陛下会给你什么脸色?

可如果不拍皇帝马屁,那正确的做法又该是什么呢?

难道要大臣们纷纷过来安慰皇帝说,陛下啊,您也别太着急,这大过年呢,哭丧个脸咱不吉利,还是一起笑吧!太子殿下可是真龙之子,既有上天庇佑,又有皇帝陛下您龙气护身,总之太子吉人自有天相,所以一定会好起来,叽里呱啦……等等?

呵呵,那皇帝陛下不恨你一脸,估计你自己也能被自己蠢死。

再精明再聪敏再能揣测上心的臣子,面对这种情况也只能棘手尴尬。

毕竟根本问题不解决,太子不好起来,这边开玺大典上,不论臣子们说什么,大概皇帝都不会开心的。

大家战战兢兢过了大年初一,开玺大典上的各种痛苦就不提了。

回了家以后,私底下原本该在正月里举行的各种宴饮聚会也通通都消匿了踪迹。

好好一个年过的,倒不像是过年,反而像是在等待吊丧。

正月初四,太子的病情已经算是彻底稳定了,江慧嘉给太子也用上了胸腔闭式引流,太子状况良好。

她就留在宫中,一则照料不便移动的宋熠,一则继续担任太子的“主治医生”。

然而大内仍旧封闭,宫里没有任何消息传出,太医们也都被拘在宫中,没一个被放出来的,又一次面临要上朝的大臣们痛苦了。

而这一日的朝堂上变故之大,又惊呆了许多尚且游离在事故之外的臣子。

先是有礼部右侍郎、太常寺少卿钱宜修上奏质问太子:一问开玺大典上太子为何未现身,二问初四首上朝,太子为何仍旧未现身!

太子为何未现身,这问题还用问吗?

怎么有人敢提这样的问题?

这下可捅着马蜂窝了,不!这比捅马蜂窝还可怕!这简直就是直接在往皇帝心口插刀子啊!

偏偏太子受伤的事情一直都是秘而不宣的,虽然事实上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但至少从明面上来说,太子受伤是“秘密”。

所以钱宜修这两个问题从“礼法”上来说,又没有问错。

这样的大事你太子都不现身,你是什么意思?没把储君当回事?太子不想干了?还是打算以后当昏君?

大臣们屏息凝神,提心吊胆等待皇帝反应。

是被戳到痛脚,勃然大怒,还是为顾全大局,忍这一遭?

昌平皇帝的反应比许多臣子之前所能设想的还要激烈许多倍。

“太子何等身份?汝是何等身份?区区一介微官,正职不理,功劳全无,也敢于朝堂之上哗众取宠,公然指问太子!”昌平皇帝抓起手上奏折,猛地投掷向大殿中弓腰执笏的钱宜修。

这还不止,他甚至走下龙座,大步来到钱宜修身旁,一把摘掉他手中笏板,抬脚就往他心口踹去。

“皇上!”众臣子心惊。

皇帝一脚踹倒了钱宜修,愤然怒斥:“乱臣贼子,其心可诛!”

简短八个字,却简直已然是对文臣最严重的斥骂!

钱宜修浑身哆嗦,竟还梗起脖子,涕泪纵横:“皇上,臣一片忠心,日月可昭。太子殿下自回宫以来,虽册封太子,然而沉迷佛法,不理国事,不修朝政,储君之责,半点不担。长此以往,天下忧心,如何得了啊?”

他哭得这样伤心这样认真,简直能叫闻者心酸。

满殿之中,除了他的痛哭声,竟再没有一丝一毫旁的声音。

这是真傻还是真不要命?

或者是真的闭塞到根本不知道太子其实是遇刺了?

他哭了片刻,又道:“皇上!殿下不但不理国事,也不近女色,东宫之中至今未有妃子受孕!臣并非是要置喙太子私事,也并非是要指责殿下,此实乃劝谏,求皇上明鉴!”

一口气哭完了,他提起袍脚一起身,快步一奔,就兜头往旁边红漆立柱之上撞去!

砰——地一声!

惊呆了的众人没一个阻止他的,眼见着这人在立柱之上撞了个头破血流。一时倒分辨不清究竟是那立柱之上的红漆更红,还是钱宜修额前的鲜血更红了。

徐德忙快步上前,蹲到他身旁往他鼻下一探,道:“皇上,还活着。”

皇帝也似乎是才反应过来,顿时却更怒。

“活着便活着!谁叫他撞的柱?真当他是青史可鉴的大忠臣?而朕是……”

是什么?是昏君?是暴君?是要逼死诤臣的无良皇帝?

居然敢说东宫无子嗣!

皇帝气得又摔了方才夺过来的笏板,大声下旨:“钱宜修胡言乱语,妖言国事,反心可鉴,拖出去斩了!立时处斩!”

说着,一口气没上来,竟当场就呼吸急促,脸面涨红,似乎是随时都要被气倒下一般了。

“皇上!”

“陛下!”

“官家!”

大臣们、太监们、侍卫们,简直没有一个不惊慌的。

尚书左仆射崔铮领头跪下道:“皇上息怒,求皇上收回成命,毕竟是正月里,何不网开一面,待细审了人以后再重新定罪?”

众臣无不相随,纷纷向皇帝求情。

(未完待续。)

推荐本章到: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