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医-第三百二十三章 莫非要开创流派?
更新时间:2017-01-01  作者: 沉舟钓雪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荣医 | 沉舟钓雪 | 沉舟钓雪 | 荣医 
正文如下:
第三百二十三章莫非要开创流派?

第三百二十三章莫非要开创流派?

江慧嘉便请章世水仍旧等在门外,但叫了太医局的那名太医以及两个医学生进来观摩。

她知道皇帝留这些人在这里的意思,一来确实是帮着照料宋熠,但另一方面,又何尝没有观察记录江慧嘉医术的意思呢?

江慧嘉知情识趣,当然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跟皇帝对着来。

更何况,她从来不觉得自己的医术需要藏着掖着。

以前隐藏那不过是为安全起见,现在既然都暴露到这一步了,那不如更高调些。

如果她不但能做大靖最厉害的神医,还能将自己所知的一切方便传播的先进医学知识都传遍大靖,那她的地位将达到何种高度,则不想可知。

到那时,她在皇权面前所能倚仗的,则将不再仅仅只是她的“利用价值”,以及她口中那个虚无缥缈的师尊。

她或许将站在一个更平等的位置,使皇权都为之敬重!

至于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什么的,江慧嘉却是从来都不去考虑的。

开什么玩笑,她会是惧怕这种事情的人吗?

在现代她都是顶级名医,来到古代她会怕被人超越?

这不是小瞧古人的智慧,而是她本身所接受的理念确实先进于时代太多。她已经站在无数巨人的肩膀上,要是这样都被超越了,那她……那她也心服口服!

而事实上,就算是在信息无比发达的现代社会,名牌大学毕业的医学生无数,可最后真正成为具备一定水准的医生的,又能有多少呢?

决定一个群体基数的,是信息的传播,可真正决定一个群体高度的,却还是天才的战争!

江慧嘉取来水封瓶,仔细观察了一下。

这水封瓶做得比她之前所能想的还要标准许多,通体材料竟是琉璃!

江慧嘉知道,大靖朝是有琉璃烧制作坊的,琉璃这种东西,其实就是玻璃的前身。

但因为技术上的限制,不比后世玻璃烂大街的情况,古代的琉璃却是个珍贵物件。所以虽然知道琉璃这东西很好用,但江慧嘉从前却想都没想过要用琉璃来做医疗器材。

这次倒是托了皇帝这超级神豪的福,得以用上了琉璃材质的水封瓶。

可惜她上辈子也没料想到自己会穿越,也没记个玻璃配方什么的,要不然又何至于“穷”到连个琉璃都用不起?

再看引流管,引流管的材质江慧嘉就猜不出了。

柔软、有韧性、甚至还半透明!

又不是橡胶材材质,更不是塑料材质,江慧嘉简直想不出,大靖朝的能工巧匠们到底是用什么做出了这东西。

当然现在不是探究这个的时候,江慧嘉检查过器具,又确保消了毒,便对今次在宋熠这边值守的杨太医和两名医学生略略解说了一番胸腔闭式引流的做法和原理。

“手术虽然结扎并缝合了血管,但伤口太大时,胸腔内渗血有时也难以避免。”江慧嘉道,“开药散瘀理气虽为可行方法之一,然则药力有时而尽,此时便当引流……”

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动作。

有了制作规范的水封瓶和引流管,要做胸腔闭式引流其实很简单。

唯一的麻烦是,这引流管并非t型引流管,只是简单的直管。

直管也有办法,江慧嘉照例先为宋熠做针灸麻醉,然后掀开他衣裳,在他腋侧第八、九跟肋骨之间用手术刀切开创口,接着将引流管一头放入。

然后,她动手缝针,直接就用手术针和手术线,在引流管与创口相接的位置团团密缝了一遍。

这样一来,则既可以确保引流管不会掉下,也可以保证闭封效果。

只是过后宋熠难免又要吃些苦头,毕竟开创口缝针都是会疼的,这时做了麻醉倒是不显,但麻醉也不能一直都做着,总有要解除的时候。

江慧嘉当然心疼,可心疼归心疼,该做的还是必需要做。

东宫,子时已过半,将近丑时了。

周局判仍旧没有入睡,东宫中也依旧是一片的灯火通明。

殿前玉栏前,周局判负手而立。

他向来极擅养生,可即便平日保养再好,在连续几个日夜的过度透支精力之下,他整个人还是明显地要比从前颓然了许多。

倒像是几个日夜间就老了近十岁般。

哪怕他表现得再镇定,城府再深,这时岁月不饶人,也是他所无法抗拒的。

一名医学生来到他身边,在他耳旁轻声说话。

周局判静静地听着自己并不太想听到的话,这医学生说的是江慧嘉用闭式引流装置为宋熠做胸腔闭式引流的事情。

他详述了江慧嘉所讲解的原理,以及亲见的过程。

原理其实不难理解,甚至简单到有些直白。

说白了,就是有气放气,有血放血。

至于那水封瓶的什么虹吸原理,周局判倒直接忽略了。

他又不是工部那些人,器具的做法他不需明白,他需要明白的从来只有医道上的问题。

可是那些看似简单的原理,旁人为什么偏就想不到,偏偏又叫那样一个年轻女郎先做了出来呢?

正如先前太子失血过多,濒临死亡。

江慧嘉那时直接就为太子做了二次手术,重新为他缝合了血管。这其中的动手能力有多强且不说,虽则她手术精妙,可手术之事,毕竟有前人痕迹可循,虽叫人惊奇,却不至于叫人惊恐。

《诸病源候论》中提到断肠,不也明说了要“以生丝缕系绝”,要缝合创口?

在如今的大靖朝,民间大夫对手术之事多有鄙弃,主流的思想是视之为邪道的,甚至周局判也是指责其为邪道的人之一!

然而指责归指责,周局判本身心中却对此十分明白,心知此等手术实则自古便有渊源,只是因其太过血腥,才自来遭受主流排斥。

说白了,手术缝合这种东西,你可以不喜欢它,但不能否认它的历史地位。

它是古来就有的,不是被人凭空捏造的!

就算民间许多见识寡薄的大夫不知晓,如周局判这等人物,又怎么可能不知?

可是输血不同!

一人血将尽,以另一人新鲜血液续之,这理念对如今的大靖医道而言,却是颠覆性的!

这个理念没有渊源,这个事情从前也不曾有人做过。

因此真正说起来,提出这一点的江慧嘉,她完成的就是一件开创性创举!

她在开创流派!

即便不是如今,或许也是在并不久远的将来!

周局判置身于东宫灯火群中,却遥望宫城更远处无数高墙,无数黑暗重影,还有那无数的寂寥。

他可以阻止这一切吗?

还是必须要接受这一切?

当然,实际上太子后来虽然好了起来,可皇帝对外却只说是皇后的宝物救了太子,并不明说皇后那所谓的“宝物”其实就是自身鲜血。

这是要淡化输血之事!

可如周局判这般老狐狸,又怎么可能猜不透其中曲折?

皇帝这障眼法,在他眼中形同虚设。

“老师……”

身后的年轻学生周楠书似带疑惑地喊了他一声。

周局判恍惚回神道:“楠书,依你所见,那女子的来历可有问题?”

周楠书是太医局的一名大方脉科医学生,同时也是周局判本族的族侄,双方虽没有明确的师徒名分,但实际上真正的关系也与师徒无异。

周楠书有些惶恐道:“老师,她……江大夫的来历,若是有问题,圣上又岂会放她进来?”

很好!

这个理由很强大!

是啊,她的来历若有问题,圣上又岂会放她进来。

换言之,即便是她真的有问题,那又如何呢?

毕竟她如今是救了太子的大功臣,谁又能将她如何?(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