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李夏-第二四五章 出头
更新时间:2017-01-04  作者: 弱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瓜田李夏 | 弱颜 | 弱颜 | 瓜田李夏 
正文如下:
第二四五章出头

第二四五章出头

夏至摆摆手。如果李夏出面,应该能够阻止孙王氏卖掉孙兰儿,但是那样却很可能为李夏招来非议。

孙王氏敢这么做,并不是因为受的教训不够。孙王氏是抓住了一点,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管是田氏,还是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他们大家都是拥护这一点的。

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说到底,这件事还得找个孙家能够说得上话的人来办。孙家在大兴庄也有几户,但是孙老五跟这些人都出了五服了,谁能出面来揽下这件事呢。

夏至正琢磨着,眼角的余光就扫到一个人从河套快步地走了过来。她的眼睛立刻就是一亮。

等来人快走到近前了,夏至就笑着招呼:“孙四叔!”

孙四儿从夏至家的下坎前经过,听见夏至招呼他,他忙站住了。“哎呦,十六,这是在这歇凉快呢!”然后他还挺亲热地招呼小黑鱼儿,“小龙也在这……”

这么说着话,孙四儿的目光就落在了李夏的身上。

“孙四叔,这是李夏,我爹他们府城书院的学生。李夏,这是孙四叔。”夏至忙就给两人介绍,同时还偷偷地给李夏使了个眼色。

李夏立刻会意,跟孙四儿说话的时候就多了几分亲切。“孙四叔。”却是跟着夏至喊孙四儿做叔叔。

“哎呦……”孙四儿脸上的笑容顿时放大了。夏家来了贵客的事情他也知道了,不过他以往跟夏家走的并不近,虽然满心的好奇,但一时之间却拉不下脸也找不到借口上门。现在夏至将李夏介绍给他,而李夏还恭恭敬敬地喊他四叔!

孙四儿非常高兴,觉得自己非常有面子,同时也觉得夏至会来事儿,而李夏果然像大家伙所说的那样,虽然很有身份,但却没什么架子。

“不敢当,这可不敢当。”孙四儿笑着连连说道,然后就和李夏寒暄了起来。两个人并没有深交,对对方也不了解,说的都是客套话,但也越说越亲近。

夏至在旁边就露出了烦恼的表情。

孙四儿跟李夏说着话,可目光却一直都注意着夏至。他虽然跟夏家的来往比较少,但是夏至所做的事,还有夏至在夏家的地位他可都知道了。按照庄户人家的说法,孙四儿就是个特别到了去的人,他消息灵通,场面上十分来得。

“十六,这是有啥烦恼事儿啊?”孙四儿就问了夏至一句。

对于孙四儿的性情,夏至已经从夏老爷子等人的谈话中分析清楚了。所以孙四儿这么一问她,她就没有隐瞒。

“孙四叔,你还不知道吧……”夏至就将孙王氏要将孙兰儿卖给刘胖子做妾的事情说了。“她还说什么咱庄户人家不讲究这个,咱庄户人家谁不是体体面面的,谁正经人家能把闺女卖给老头子做小老婆。这要传说出去,人家笑话的可不止是她,还得笑话老孙家,笑话咱大兴庄!”

“对了,孙四叔,五叔的排行还在你后头对不对,那你们是一家子了。要是怎让他们把兰子姐卖给人做妾了,往后四叔家的姐姐妹妹要出嫁,只怕有人要嚼舌根。别人还算了,四叔你可是头面人物,你能忍下这个!”

夏至一边说,一边偷偷打量孙四儿的表情,果然就看见孙四儿皱起了眉头。

“有这回事,我刚从外面回来,没听说……”孙四儿说道。

“千真万确的。兰子姐正在我家里哭呢。”夏至忙就说道,“四叔,你不信就跟我一起去问问兰子姐。我还跟我爷说来着,我爷想管,可却管不了。我想了,要说大兴庄老孙家谁能出面平了这件事,也就四叔你了。别人都不行。”

夏至说完了,就期待地看着孙四儿。

孙四儿被夏至捧的有些飘飘然,而且夏至说的孙兰儿若是做了妾,会影响孙家其他姑娘嫁娶的话,也确实打动了他的心。

虽然他跟孙老五是出了五服了,按理说各家过各家的,但是族中的排行,他们还在一起。这知道的,他们不是一家。可那些不知道的,他们就都是大兴庄的老孙家。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孙四儿可没立刻表态。

“孙四叔,我夏家大爷经常夸赞你,说你是难得的有担当的汉子。我看孙四叔说话响亮,能担起这件事的,只怕真就孙四叔一个人了。”李夏就在旁边说道。

经过李夏这么一说,孙四儿更加飘飘然,一张黑黝黝的脸都有些泛红了。他挺起腰板来大声地说:“真要有这个事,那我还真得问问。”

夏至和李夏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忙就将孙四儿往自己家里请。

田氏带着大丫和二丫还在安慰孙兰儿,突然看见夏至领着孙四儿来了,就很是不解。夏至也没多解释,就让孙兰儿将事情都跟孙四儿说了。

到了此刻,孙四儿的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

这件事别人不好管,但是论起族中的排行,他是孙老五的四哥,他要出头是说的出道理的。另外一点,这件事主要是别人都管不了,因为孙王氏太难缠了。

但是孙四儿可不惧孙王氏。

孙四儿心里想的很清楚,他揽下这件事为孙兰儿出头,一方面是维护了自家的名声,另外一方面则是给夏至和李夏都做了个人情。

给夏至做人情,就是给夏家做人情。

而给李夏这样的后生做人情,那绝对是只赚不赔的事情。

这些打算是一方面,另外还有一个因素,夏至的话确实是激起了他的正义感和雄心。他今天就要治住孙王氏,这可是拔份儿的事儿。

孙四儿就乐意做这样的事,扬名立万,让人们仰望他。

“兰子,你别哭了。这件事就包在四伯身上,以后你后娘要是容不得你,你就上我家。我和你的四大娘一定把你当亲闺女待。”

要说孙四儿是场面上的人呢,这话确实是说的响当当的漂亮。

孙四儿说完了,就迈大步往孙老五家去。他这人也是急性子,答应下来了也不耽搁,立刻就去办了,还得办的漂漂亮亮的让人称赞。

夏至微微一笑,朝李夏使了个眼色,两人带着小黑鱼儿就到院子里。

一会的工夫,果然就听见孙四儿在隔壁的说话声。孙四儿的说话声音比平时高,他根本就没进孙老五的屋子,是直接把孙老五和孙王氏从屋子里叫出来说的话。

孙四儿跟孙老五和孙王氏说话,可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老五,我是你哥,你家的破事别人不稀罕管,我可不能不管……”孙四儿跟孙老五和孙王氏搭上了话,孙老五自然说不出什么来,孙王氏刚开口,就被孙四儿给怼回去了。

到后来,孙四儿更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孙王氏留。

“王秀娘,你当我不知道你在娘家的那点儿破事。你自己个不正经,不走正道,我可不能让你把我们老孙家的闺女给糟蹋了。想要钱是吧,你自己卖去,你敢卖我们老孙家的闺女,看我不打折你的腿!你不是容不下兰子吗,兰子姓孙,兰子不能走。你姓王,你走。你前脚走了,我后脚就给我兄弟再定了媳妇,还要黄花大闺女,比你强百套……”

隔着墙头看了一会,孙王氏就被孙四儿给骂哭了。孙王氏这哭不是装可怜的那种假哭,而是真真正正忍不住地哭了。

夏至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孙四儿的凶名果然不是假的。

大兴庄很多人都顾忌孙四儿。夏老爷子那么好交往的人,和孙四儿却一直处的比较疏远。这都是因为同一个缘故,因为孙四儿泼起来百无禁忌,太像街头的那些无赖恶棍了。

不过夏老爷子也说过,孙四儿这个人结交好了,并不是坏人。他的恶都在表面上,背地里却不做阴损的事。这也是虽然夏老爷子很不赞成孙四儿的有些行事,但还能跟孙四儿维持交往的缘故。

孙四儿有时候也能做些急公好义的事情。

所谓天生我材必有用,量才为用。不是孙四儿,也降服不了孙王氏,救不了孙兰儿。

孙四儿痛骂孙王氏。孙王氏却是个聪明的女人,能屈能伸,她最后还是向孙四儿服了软。像夏老爷子这样的人是不能将她怎么样的,但是孙四儿确实能够让她在大兴庄住不下去。她虽然看不上孙老五,但除了这里,她实在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孙王氏答应说可以留下孙兰儿,但却担心刘胖子会来要人。

“你收了他的钱了?赶紧退回去,他还能抢人。”孙四儿不以为然。

孙王氏就说还没收钱,但也确实是跟刘胖子说好了。

“那怕啥,他来了,让他来找我。”孙四儿甩下这么一句话,就从隔壁走了回来。“现在没事儿了。那个败家娘们儿,就是让老五给惯坏了。不好好收拾收拾她,她都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孙四儿说的得意,说完了,却立刻意识到这些话不该当着田氏和夏至等人的面前说。他反应极快,当即就给夏至、李夏和田氏陪笑。

“看看我这张嘴,该打,啥话都往外说。我就是个粗人,嫂子,十六侄女,李夏公子,你们别和我一般见识。”刚才在孙王氏面前他能够耀武扬威,现在也一样能够矮下身段来给跟夏至几个赔礼。

这边送走了孙四儿,孙兰儿头上满天的乌云都散了。

“十六……”孙兰儿最感激的人还是夏至。孙四儿这些人也没管过她家的事。不是夏至张罗,孙四儿怎么会替她出头呢。

田氏在旁边瞧着,一方面为了孙兰儿高兴,同时还有些不是滋味。田氏一眼一眼起瞄着夏至。她当然也知道,这都是夏至想的法子。

如果对她的事也肯这么用心就好了,那她现在应该完全不用愁大丫和二丫的事儿。

“整天就知道操心别人的事儿,跟后院老爷子一个脾气。”田氏低低的声音嘟囔了一句,却不敢让人听见。

“兰子姐,你这回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夏至让孙兰儿别哭了,赶紧去梳头洗脸。然后她还嘱咐孙兰儿,让孙兰儿这两天都先别回家。“你就在我这待着,省的万一再出点儿哈事。”

这是预防那个刘胖子来要人,再强行将孙兰儿带走。

孙兰儿心有余悸,自然什么都听夏至的。

一件难解的大事,就这么兵不血刃地解决了,孙兰儿毫发无伤,孙王氏则是又好好地受了一次教训。

以后有孙四儿在村子里,孙王氏可就再不敢炸刺儿了。

安抚好了孙兰儿,夏至就和李夏、小黑鱼儿往后院来。孙四儿在孙老五家大骂孙王氏,这会的工夫已经是前街后巷都知道了。

夏老爷子知道是夏至说动的孙四儿,就点了点头。

“这人啊,要是用对了地方,那就没有难事。”

虽然夏至年纪小,但却已经懂得了这个道理。而且一家子赶集出摊,夏至也都安排的井井有条,从这些事情上,夏老爷子已经发现了夏至的才干。

夏至就是当家管事的好手。要说会用人,夏老爷子心里也要佩服夏至。

夏老爷子又是欣慰又是期待地看着夏至,心中隐隐还是有些遗憾的,如果夏至是个小子,那他肯定将夏至抬举起来做这一大家子的当家人。他们是分家了,可分家了又能怎么样,有夏至在,肯定能将大家伙都给管理的好好的。

可惜夏至是个小闺女,以后要嫁人,那就是帮别人管家去了。

想到这一点,夏老爷子微微有些心酸。但他并不是心窄的人,去别人家当家,那也是他老夏家的姑奶奶,以后人们提起来,也得说一声老夏家的姑奶奶是好样的。

而且夏至要嫁人总还得再过几年,这几年的工夫,也足够让夏至帮着把夏家打理好了。

夏老爷子想的有点儿远,然后眼角的余光就瞄见了李夏看夏至的眼神。

李夏看夏至的眼神很热烈。

夏老爷子心中微微一动,隐隐地明白了一点儿什么。(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