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李夏-第二四六章 意想不到
更新时间:2017-01-05  作者: 弱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瓜田李夏 | 弱颜 | 弱颜 | 瓜田李夏 
正文如下:
孙兰儿的危机过去了,不管孙王氏有都憋屈,夏家从此以后却是多了个朋友。夏老爷子告诉夏至,既然是她出面,那么这次的事就承了孙四儿的人情。所以他决定晚上要请孙四儿来吃饭。

“爷,我是不是给家里招惹麻烦了。”夏至笑着,小心地问夏老爷子。

夏老爷子笑着摇了摇头。“孙四儿这个人,要是结交好了,那也是个好人,他确实能办成一般人办不成的事。不过跟这种人交往,要特别的小心在意,一点儿差错都不能有。”

夏老爷子这么推心置腹,这是在教导夏至为人处世,尤其是跟某些特殊人物交往的秘诀。夏至自然承情,夏老爷子其实还是很会教导儿女的。

然而夏至不知道的是,夏老爷子也就是现在,也就是对她才有这样的耐心。他年轻的时候,就顾着在外头结交朋友,到处管事儿,完全疏于管教家中的两个儿子。后来他虽然接受了教训,把精力收回家里了,但也没有这么细致入微地教导过哪个孩子。

就是到了小黑鱼儿这,夏老爷子也没特别地教导过什么。

对于夏至,是祖孙两个投缘,另一方面,夏老爷子对夏至的期待非常高。

夏老爷子就让夏至放心,孙四儿的事交给他。他这把年纪积累下来的经验,小心应付孙四儿那还是没有问题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夏老爷子并没有避讳李夏。

夏老爷子让夏老太太和夏至张罗饭菜,他亲自上孙家去请孙四儿。

李夏偷空就将夏至叫到一边说话:“我觉得咱爷说的话特别有道理。为人处世,这学问可大了,一点儿都不比四书五经简单。别看有人书念的好,为人处世的学问却怎么都学不会。”

“这也要讲究天分吧。”夏至对此也是表示赞同的,“不过最重要的就是了解自己,明白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天生我材必有用。”

“你说的对。”李夏赞同地点头,看着夏至的目光中满是热烈的欣赏。夏至心思通达,这一点由为难得。

“我觉得咱爷也是个能忍啊。”顿了顿,李夏又说。

“哈哈,”夏至就笑,“你才发现啊。他老人家也就是上了点儿岁数,我奶不让他总上外头去管闲事儿去。你不知道,我爷年轻的时候……”

夏至低低的声音跟李夏说夏老爷子年轻时候的八卦。李夏就听的津津有味的。小黑鱼儿领着大青从旁边走过来,他也没惊动夏至和李夏,就悄没声地在旁边听着,然后一张小脸上的表情就相当的精彩了。

“呀,老叔,你啥时候来的?”夏至好半天才发现小黑鱼儿不知道啥时候过来了。

“我刚来,哼。”小黑鱼儿就道,也不知道哼的是谁。

夏至就笑,李夏也笑,然后就拉了小黑鱼儿往西屋去了。不一会的工夫,就听见西屋里传来小黑鱼儿咯咯的笑声。

“李夏家里有弟弟妹妹吗?”夏老太太一边张罗饭菜,一边问夏至。

“没有。”夏至回答。

“还真看不出来,李夏挺会带孩子的。他要是有弟弟妹妹,那可享福了。”夏老太太就说道。

“李夏就是跟我老叔投缘。”夏至笑着说。

“他调皮捣蛋的,也就是你们把他当做宝贝。”夏老太太嘴上是这样说,眼睛却笑的几乎要眯成一条缝了。

夏至从陈屯拿回来两条大鱼,还带回来不少山货,晚饭就准备的格外丰盛。主菜就是大锅炖鱼,用豆油将鱼炖的油汪汪的,里面再一同炖上宽粉,这是北镇府最为有名的特色菜之一。

平时宴请宾客,有这么一大盆菜,那就很体面,很能见的人了。

除此之外,夏老太太还杀了一只鸡,炖了一锅的小鸡炖蘑菇,蘑菇用的就是陈家老爷子给的红松伞和榛蘑。这两种蘑菇都是北镇府特有的,非常珍贵和美味。

另外,夏至还帮着夏老太太又准备了几个炒菜了凉菜,满满地摆了一桌子。

孙四儿被夏老爷子请上炕,看到这满桌子的菜,也被震了一下。他这种人,自然有不少人请他吃饭,但是这么隆重这么实在的,却也十分难得。

这代表夏家人对他的看重。

孙四儿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待夏老爷子的态度可就更加恭敬亲切了,一口一个大叔地叫着。

喝了几盅酒之后,孙四儿的脸就红了,同时话也多了起来。

“大叔,以前咱们来往的不多,可我一直挺敬重你老的。我知道,你老是最热心肠,也是最体面的人,你老是君子。我、我不是君子。可我那些手段,我也分人。跟你老这样的人,那我只有敬重的。咱跟正经人,那咱就用正经法。你老放心,我决不能对你老为害……”

竟是把话都给说的明明白白的了。

夏至和李夏交换了一个眼色,就知道孙四儿这是拿酒盖脸,要把话跟他们说清楚,让他们放心的。

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那可不愧是条磊落的汉子了。或许正如孙四儿自己说的,跟什么样的人就用什么样的法子交往,正因为夏老爷子、他们夏家都是这样的人,而且也欣赏这样的人,孙四儿才这么说的。

不管怎样,正如李夏所说,孙四儿确实是个人物。

夏老爷子场面上也是十分来得的:“四儿啊,以前咱交往的少,不是大叔不想跟你亲近。大叔知道你是条好汉,等闲的人你能看的上眼,大叔虽然也经常做个来人给人说和个事儿,跟你可万万比不了……”

两个人你一盅我一盅的,互相吹捧,又把话说开之后,就十分的融洽了。

孙四儿对李夏很客气,也没拿江湖上的那些话来跟李夏说。对于夏至也在坐在主桌这件事,孙四儿的接受度很好,还夸夏至,说老夏家的姑奶奶都是好样的。

“咱家的闺女,不学她们那么矜矜持持,就得这么大大方方的,以后当家立纪,不让人操心!”

孙四儿家一个儿子一个闺女,没什么重男轻女的想法,闺女养的比较泼辣。

说话之间,孙四儿就提到他的闺女了。

夏至微微一笑,心下已经了然,就随便说了两句到陈屯去玩的事,还说过一阵子陈家估计有人会来。

“四叔,大妞平时都在哪儿玩呀,也不上我们这来。”夏至又说了一句。

“她早就说要来,明天我就让她来。”孙四儿立刻就说道。

“那敢情好,往后又多了个伴儿。”夏至就笑。

吃过了饭,孙四儿已经有些七八分醉意了,就坐在炕头上跟夏老爷子唠嗑。这两个人还真有很多的共同话题,大兴庄千八百年后八百年的热门话题,他们几乎都唠了个遍。

这一唠,几乎就到半夜了。还是孙四儿媳妇在家里等不得,过来将孙四儿给叫了回去。

夏至一直在后院,一开始还跟着唠两句,后来就纯粹是当听众了。

说实话,她听的挺乐呵的。

这个年代,庄户人家晚上也没啥娱乐活动,唯一的娱乐活动估计就是串门唠嗑。听老人们讲讲古,大家交流一下最近发生的新鲜事。

送走了孙四儿,夏老太太才开始扫炕铺设被褥。她一边忙活着,一边跟夏至说话。

“一回两回的,你还觉得挺新鲜的。要是天天都这样,你就该烦了。这些人,唠起来就没完没了,还越唠越精神。他们不睡觉,咱们也不能睡,还得在旁边伺候着茶水……”

夏老太太这是有感而发。以前夏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几乎每天晚上家里都聚集了一大群的人,有的恨不得就住在这里。夏老太太嫁到这的时候,这种情况已经好多了。至于到了现在这种情形,那还是夏老太太多年水磨工夫抗争的结果。

夏至在旁边只是笑:“好在不影响我老叔睡觉。”

“这倒是。”夏老太太听夏至这么说,也笑了,然后就往西屋的方向看了一眼。

小黑鱼儿打第一个哈欠的时候,就被夏至和李夏带到西屋去了。两人哄着小黑鱼儿睡着了,才又过来陪着唠嗑。

“十六,要不你晚上也睡这吧。”夏老太太就要给夏至拿被褥。

“不了。”夏至忙摆手,“我得回去。这两天我留兰子姐待在我家。”

这么说着话,夏至就告别了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出来。李夏自然送了出来。今天晚上有月亮,所以也不用打灯笼。李夏送夏至到了大门口还要继续往前送。

夏至就让李夏回去:“赶紧回去吧,你不累啊?”

“没事。”李夏笑。

两人就站在大门口,看看月亮吹吹凉风,感觉都十分适意。“要是一直这样,也挺好。”李夏突然说了一句。

“怎么会一直这样呢。”夏至笑了笑,事情总是在随着时间不断地发展变化着的。

李夏的目光略微一暗。

不过不等他说什么,夏至已经继续说了下去:“咱们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你说是不是,李夏?”

“那当然。”李夏笑着点头。

两人站在大门口说了好一会的话,直到夏老太太有些担心地出屋子来张望,夏至就让李夏赶紧回屋。可李夏却坚持要看着夏至回到家了,他才肯回去。

夏至扭不过李夏,只得先走了。走到自家的后门口,她就朝后院的门口张望了一眼。李夏果然还站在那里,瞧见她回头了,就冲她招了招手。

夏至也招招手,然后就打开门进了屋,嘴角不知什么时候却翘了起来。

一进门,夏至就觉得有些奇怪。

西屋里黑洞洞的,东屋却是灯火通明。她走到东屋门口一看,就看见包括孙兰儿在内,一家的人都在。

“这是咋啦?”夏至迈步进屋,因为觉察到气氛怪异,就问了一句。

“十六……”孙兰儿站起身,拉着夏至就到炕沿上坐了,然后示意夏至看大丫。

是大丫出了什么事?

夏至的目光落到大丫的身上。

大丫的眼圈微微有些发红,但其他方面并看不出什么异样来。看到夏至瞧过来,大丫避开了夏至的视线。

夏至的目光在屋内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大家脸色各异,二丫明显是曾经哭过了。

“到底出啥事了?”夏至忍不住又问。

“没出啥事。”还是田氏回答了夏至的问题,“要说还是好事。你大丫姐的亲事有着落了。”

所谓的大丫的亲事有着落了,也就是田氏给大丫找到买主了。

怎么会这么快,之前还一点儿影子都没有呢。

“就是刘胖子。”孙兰儿扯了扯夏至的衣角,低低的声音告诉她。

“啊!”夏至就是一愣。

等她回过神来细细地一问,这才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她下晌都在后院没回来过,这期间,孙王氏就来找田氏说话,无非是跟田氏诉苦,一个劲儿地表白,孙兰儿这件事并不是她的主意,而是孙老五做的主。

现在孙兰儿和刘胖子是不可能了,可孙王氏已经跟刘胖子说好了,明天就来接人。

到时候人接不走,孙王氏担心不好跟刘胖子交代。

田氏和孙王氏聊着这个话题,就聊到了刘胖子到底答应给孙王氏多少银钱的事。

孙王氏也没瞒着田氏,就告诉田氏她和刘胖子说好了,孙兰儿的嫁银是二十两银子。另外,刘胖子还答应给两根银簪子。

这二十两银子和两根簪子,就把什么都包括在内了。

然后,田氏就动了心。她跟孙王氏说,既然刘胖子是要找年轻的姑娘生儿子,那孙兰儿不能去,大丫行不行。

大丫和孙兰儿同岁。

两个人聊了半晌,最后达成了一致。孙王氏答应给田氏帮忙,明天等刘胖子来接人的时候,尽量让刘胖子收下大丫。

夏至听明白了,一时竟有些无语。

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娘,你可真是!”夏至已经不知道该说田氏些什么好了。“那个刘胖子都五十多了。家里俩闺女都比我大丫姐年纪大。我今天还听孙四叔说了,他家的老婆特别厉害。他从前想纳妾生儿子,都让他老婆不是给打走了,就是提着脚给卖了!”

“这回不一样。”田氏神态自若地说道。

过去那个社会,卖个把闺女都不算事儿。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