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田李夏-第二四一章 山中一日
更新时间:2017-01-01  作者: 弱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瓜田李夏 | 弱颜 | 弱颜 | 瓜田李夏 
正文如下: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第二四一章山中一日

孙兰儿从夏家后院回到自家的时候,虽然天已经很晚了,但是孙王氏还没有做饭。大毛和二毛就差饿的嗷嗷叫了,所以孙兰儿一回到家,就跟孙王氏商量开始做饭。

孙王氏对她很客气,还说自己马上就要做饭,让孙兰儿去歇着。孙兰儿哪里看不出来孙王氏这是假话,最后还是她自己主动将晚饭做了。

在她做饭的过程中以及之后孙王氏带着大毛和二毛吃饭的时候,孙王氏就没停下来夸她,说她的好话。

“听的我胳膊上直起鸡皮疙瘩,她也太假了。”即便是现在,孙兰儿还是觉得浑身都不大自在。

孙王氏不仅不打骂、虐待她了,竟然还开始捧着她。

“她还不如啥也别跟我说,就算是骂我两句,也比这个强。”孙兰儿心有余悸地说道。

那种虚假的,或许背后还藏着阴冷的恶意的甜言蜜语,夏至以前也曾经听过,所以很理解孙兰儿的感受。

“然后呢……”夏至就问孙兰儿。

“她们吃完饭,说啥也没让我收拾,就让我来给你做伴儿。她还说,往后只要你不烦我,我天天来给你做伴儿都行。”说到这里,孙兰儿才真正地高兴了起来。“十六,那我往后天天来,行不?”

“当然行啊,这有啥可说的。”夏至笑,“对了兰子姐,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趁这个热乎劲,你也给她立立规矩,别总惯她的坏脾气。”

这是指孙王氏懒惰,在家不干活这件事。

“干点儿活算啥,只要她别……,家里的活我都干了那也没啥。她身子重……”孙兰儿低低的声音说道。

夏至哀叹。

世事往往如此,善良的人,即便是备受折磨,她们依旧善良。就比如现在的孙兰儿,孙王氏这些年那样磋磨她,可她还想着孙王氏怀着身孕,不方便干活。

“咱们庄户人家,咋那么娇贵呢。孩子生在地里的有的是,她就在家里生活做饭收拾收拾,还能累着了她。”夏至唬起脸来,“兰子姐,你以后不许替她干活。你要闲不住想干活,你来我家。……有那个工夫,你多绣个荷包,咱们还能赚钱买块布,买块香胰子呢。”

孙兰儿知道夏至这是为她好。

所谓的疏不间亲,夏至认为她们比孙王氏更亲,虽然孙王氏才和她是一家人。

“行,那我尽量。我要是啥也不干肯定也不行。”孙兰儿就笑着说道,她还是很听夏至的话的。

“那就好。”夏至笑了笑。

两个小姑娘又低低的声音说了一会私房话,这才睡下了。

四十亩地的大豆,夏家人加上雇的两个办公,用了整整三天的时候才算都种的妥当了。这洱海多亏期间下了一场雨,所以大豆种的特别顺利。

种完了大豆,他们又赶了一次集。出了几次摊,一切都理顺了,夏至就觉得省心多了。这一次出摊挣的钱比以前都多,将近三两银子,可把大家伙给高兴坏了。

田老头又让人给田氏捎信儿过来,催促她赶紧给大丫找婆家,因为家里急等着用钱。田老头捎信儿还说,如果田氏实在给大丫找不着婆家,那就让她另外想办法凑钱。

正巧夏秀才的回信也在这个时候到了。

上次田氏给让夏桥代笔给夏秀才写信,也是为的大丫和二丫婆家的事。夏秀才这次写信回来就是答复田氏。

等夏桥把夏秀才的信给田氏念了一遍,田氏的脸都青了。

对于给大丫和二丫找婆家的事,夏秀才表示无能为力。他在信中说依照田氏的嘱咐去找过夏二叔和夏大姑,结果两个人都说没有合适的人家。

田老头那边催的一次比一次紧,田氏自己没有头绪,夏秀才那边也帮不上忙,田氏的火几乎要上房了。

夏至没在意这些,她看过夏秀才的信,就又到后院来。

夏三叔正跟夏老爷子商量,说现在地种完了,下一个集还得两三天,他想趁这个机会去夏三婶的娘家一趟,主要是给陈家送新麦面去。

“去吧,明天就去,赶早不赶晚,正好赶车去。”夏老爷子痛快地说道。

大兴庄这里有个习俗,就是每到伏天的时候,小孩子们都要去住几天姥家。陈家住在山里,比大兴庄要两凉快,以前每年这个时候腊月和小夏林都会去陈家住上十天半个月的,有的时候还会住整整一个月再回来。

往年这个时候,腊月和小夏林早就张罗要去姥家了。今年她们没这么张罗,主要还是因为愿意跟着到临水镇出摊的缘故。

这么说定了,夏三叔就出去和夏三婶准备去了。

小黑鱼儿蹬蹬蹬从外面跑进来,就跟夏至说悄悄话:“十六,你想上山里头看看去不?”

夏至一下子就听出小黑鱼儿这话应该有些来历。

“老叔,你想上哪儿啊?”夏至问小黑鱼儿。

“刚才腊月和小林子都跟我说了,他们要去姥家,问咱去不去。山里头可好玩了,十六,咱带着李夏一起去啊……”小黑鱼儿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夏至,看样子是被腊月和小夏林给说动了心思,很想去山里头玩。

“嗯。”夏至抬手摸了摸下巴。刚种完地,正好歇两天,去山里头玩玩是不错啦。不过要去陈家,这似乎还得考虑考虑。

陈家招待夏三叔夏三婶这一家,那是闺女姑爷和外孙们,可如果她和小黑鱼儿去了,肯定就要更加惊动陈家。

另外又加了一个李夏的话……“太麻烦人家就不好了。”

“那麻烦啥?”夏三婶不知道啥时候带着腊月和小夏林走了过来,“十六,小龙,你们跟我们一起去呗,山里头好玩的东西可多了。”

“李夏公子要是也能去,那就更好了。就怕咱那山旮旯地方,人家李夏公子不乐意去。”夏三婶往西屋的方向看了看,又说道。

夏三婶都正式提出了邀请了,夏至又想了想陈家老爷子的脾气秉性还有陈家人的性格,也有一点儿心动。

“那我得先跟我爷我奶商量商量。”夏至就说道。

然后,她也真来找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了,不用她开口,小黑鱼儿就抢先把他的想法说了。

听说是要带李夏去山里头玩,夏老爷子想了想,竟点了头。

“咱这地方也没啥稀罕玩意儿,让李夏去山里头散散心,那也挺好。”关于叨扰陈家的事,夏老爷子根本就不担心,他最了解他这个老哥们,那是个最热情好客的人。

还有李夏这边也完全不用担心,李夏没有架子,人又随和,到什么地方都能跟人相处的很好。

夏老爷子这边点了头,夏至和小黑鱼儿这才来找李夏。

李夏一听,立刻就说好。跟夏至和小黑鱼儿一起去玩,不管去哪里,他都乐意。

夏至回到前院,将要去陈家的事跟田氏说了。田氏正焦头烂额,根本没心思管夏至的事,而且夏至开心的样子,说实在的,她看着还挺闹心的。

可她又不敢说夏至,因此就更加闹心了。

“玩、玩、玩,就知道玩……”田氏气愤愤的,有些话她没办法说出来。夏至只知道玩,根本不知道帮她想想办法。

其实,夏至这样的年纪,根本应该也帮不上田氏的忙。但是夏至和同龄的小姑娘不一样,她不仅有主意,还有本事,田氏总觉得,如果夏至肯帮她,那大丫婆家的事应该就不是问题。

可夏至早就摆明了态度,不打击破坏就不错了,根本就不会在这件事上帮她。

孙兰儿知道夏至要去山里玩,很为夏至高兴。

“那我晚上得在家里了……”然后,她就想到了她自己。虽然现在她不担心孙王氏会半夜喊她起来折磨她,但是住在家里总不比住在夏至这里开心舒坦。

“为啥得住你家里?”夏至不解,“我不在家,可屋子还在呀。兰子姐,你自己过来住呗。”

“那、那不好吧,我是来给你做伴儿的,你都不在……”

“哎呦,管那么多干啥。兰子姐,你就来住着,不管我在不在家都是一样。我娘她们都没意见的。”夏至劝孙兰儿。

孙兰儿本心是想过来的,被夏至打消了顾虑,自然没有别的话说。

“行,十六,那你不在的时候,我就给你看着屋子。”

“这就对了。”

因为陈屯离着大兴庄足有三四十里地,所以第二天大家都起了个大早。这次是去山里玩同时也是出门做客,大家都穿的齐齐整整的。

夏三叔赶车,车里铺了干净的褥子,夏三婶坐在最前面,然后就是小夏林和腊月。夏至和小黑鱼儿坐在中间,李夏坐在最后面。

大青也被带来了。这些天他的伙食是越发的好了,皮毛光滑闪亮,仿佛是最上等的绸缎一般。因为路远,小黑鱼儿担心大青累着,就让他也上了车,紧挨着李夏,就趴在大车的后面。

他们的车没有车棚,夏三叔就尽量挨着路边走。路边有树,在树荫里走着没有那么晒。因为没有车棚,视野好,也更加通风,所以虽然烈日高照,但却清风徐来,一点儿都不热。

路边的景色不断的变化,先前是大片大片平原田地,走到后来,大大小小的山丘越来越多,这就是渐渐进入北镇府的山丘地带了。

夏至很快就发现这条路有些熟,跟夏三叔一打听才知道,原来陈屯和靠山屯儿是在一个方向。

走到一个岔路口,夏三叔就指给夏至看。他们现在走的是官道,下了官道往北面去,就是通往靠山屯儿的路了。

“刚才前面一个路口往南拐,就是罗屯,你二婶娘家就在那儿。”夏三婶又告诉夏至。

回娘家的路上,夏三婶的心情显然很好,话都比平时多了。

之后,夏三叔还告诉了夏至往钱月来家的路是哪里。

越是走进山丘地带,路边大片的农田就越发的少了,倒是山丘上一小块一小块的田地越来越多,而且山上面的果树也越来越多。

又到了一个岔路口,夏三叔就跟夏至和李夏商量。

“要是走官道,就继续往前走。要是走小路,就从这岔道儿下去。”

“官道和小路有啥区别啊,三叔?”夏至就问。

“官道走的顺当,不颠。小路近,路上的景儿更好,估计你们爱看。”夏三叔笑着说道。

夏至就扭头跟李夏商量。李夏就说走小路。他倒不是特别在意路边的风景,而是觉得夏三叔和夏三婶应该愿意走小路。

小路距离近,他们就可以早一点儿到陈屯了。

听李夏说要走小路,夏三叔高兴地举起鞭子,在空中甩了个鞭花,然后就赶车大车下了官道。

这条小路果然正如夏三叔所说的,路边的景色非常有趣,有的时候还要从村子里经过,有一个村子里到处都种了刺玫花,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甜香。

“外面好些人上这来买刺玫花,买杏儿,做那个啥青丝玫瑰,可好吃了。”夏三叔还给李夏和夏至介绍道。

“这个我听说过,确实很有名,没想到今天能从这路过。”李夏点头,更加饶有兴致地左右打量。

这样的乡村原野风味,也是夏至所喜欢的,这么一路走来,她觉得自己的心胸都更加开阔舒展了。

穿过了开满刺玫花的小村子,前面就又是一座山坡。

“过了那座山,就是我姥家了。”小夏林兴奋地从车上站起来,指着前面的山坡说道。

前面的山坡并不大,有一条土路直通山顶,坡度有点儿陡。

到了山坡前,夏三叔就从车上跳下来,小心地赶着车爬坡。李夏见状也跳下车,跟夏三叔一起护着大车前行。

夏三叔跟李夏客气了一句,也没勉强李夏回到车上去。其实李夏这么做,夏三叔心里是很欣赏的。

李夏年纪虽小,身世也娇贵,但为人行事稳重,而且还很有担当,正是那种非常引人好感,而且让人信赖的男人。

大青也跳下车,跟着李夏的身边走。

一路到了山顶,夏三叔就将车停下,让骡子歇一歇。夏至和小黑鱼儿也趁机下了马车,站在山顶四下观望。

山坡上种都是松树,微风吹来,松涛阵阵。而山坡的那一边,却是另外一番天地。

(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