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缘-第八百七十一章 支持
更新时间:2017-01-05  作者: 玲珑秀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安缘 | 玲珑秀 | 玲珑秀 | 安缘 
正文如下:
顾石诺很珍惜眼前的日子,夫妻同心儿子们可爱机灵,亲友们平安顺心。他对顾家七老爷夫妻双双太早去的憾意,在时间的消失里,总算是释怀下来。

从前他一直当自已年青,有许多的光阴可以随意抛。可是现在他想得分明起来,时光从来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人。

他从前一直认为顾家七老爷夫妻一定能活到儿孙们满堂,他们夫妻才会象顾家别的长寿一样而去。

他对父母早去这些的感触,他只能和顾玫诺说一说,而顾玫诺一样感触良多,兄弟两人直到此时,感念到他们是真正失去了生身父母,而他们兄弟因为距离,和主家山高水长起来。

顾玫诺提及父母的时候,他比顾石诺来得伤心,他借着父母之事,在主家的时候,已经伤心得泪流满面不只一次两次。

如今他在弟弟顾石诺面前,他的眼里有一种深深的灰心。顾石诺瞧见之后,借机会送顾亭景归家来,特意寻顾玫诺说了话。

其实事到如今,顾石诺也知道他们兄弟之间,就是有话可说,却有了要避讳的内容。他不能提及顾家大少奶奶的娘家人,他说他们容易让顾玫诺觉得他还是介意。

顾玫诺瞧着说过两句话便沉默下来的顾石诺,他苦笑着跟他说:“小十,你从前跟我无话不说,如今你在我面前说话,也是说一半隐一半。”

顾石诺一样瞧着他苦涩的笑了起来说:“哥哥,自你成亲之后,再到我成亲之后,那时候,其实就有了变化,只是我们兄弟感情深厚不曾感知到不同而已。

直到我们都有了次子之后,顺其自然的发生过一些事情。我知道哥哥待我还是跟从前一样,只是你要顾及到你的身边人和儿女,而我也要照顾自已身边人和儿子们。

哥哥,我们自那时候起,就是两家人,不能再如从前那样互相拉扯着行路,而是要松开手去,从此平行着走路。”

顾玫诺轻轻的点点头,说:“年少的时候,有一次听伯祖父们在一处说话,他们说,年青的时候,有好长的时间,都觉得人生皆苦。

那时候,我不懂事,可也听家里人提过,我们顾家到伯祖父这一辈的时候,顾家的日子一直不曾难过。

可是为何他们会有这样的感叹?我在心里只默了默,便丢开了那想法。这一次,我们回去之后,行到伯祖父书房处,我突然记起那时节他们说过的话,我的心里有一样的感受。

石头,我心里觉得苦,却不知向谁说去。”顾石诺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他自长子出生之后,他感觉到他待季安宁的不同,而季安宁仿佛对此无知的时候,他的心里一样的很辛苦。

他那时候面对兄嫂面对父母面对季安宁,一样要装出无事人。那时节,兄嫂夫妻恩爱情意深长,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

而现在兄嫂却在过情关,他们的这一道关,无关他人任何的事情,只看他们彼此能不能坚持到最后。

兄弟两人自来都城之后,第一次这样坦诚的说话,他们两人都知道此生是兄弟,那只能携手同行趟一条平路出来。

而后兄弟两人有机会再说话,顾玫诺在顾石诺面前便能放开说话。他涩然笑着跟他说:“我从来没有相过和你嫂嫂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我一直以为我们会跟家里长辈们不同。”

顾石诺轻轻的点了点头,他也是如此认为的,却不料顾大少奶奶会行那样不周全的事情,以至于让顾玫诺在本家跟着她丢了一层脸面。

顾玫诺很是苦恼的说:“石头,我还是想要回从前的那个家,可是我再也无法象从前那样待她。在那之前,我一直认为她做任何事情,都会把我放在最前面。

可在那之后,我心里总想着,原来我对她实在是不算什么。我抵不过她对她父母的情意,这个我认同。可是我和孩子们抵不过待她没有多厚亲情的兄弟们,我的心里不服气。”

顾石诺听顾玫诺纠结的话,他只觉得兄长既然这样的放不下嫂嫂,大约心里面还是有些顾及他们夫妻的反应。

这种顺水人情,他们夫妻迟早要做,那还不如早早做了,早早的了事。免得他们先前给人淡漠看待,后来还要贴着热脸去为他们周全,这又不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顾石诺和季安宁转着弯子提过顾玫诺夫妻的事情,季安宁一脸不在意的神情说:“他们如果还能过得下去,那就一块用力的好好过下去。

他们不用在那九曲十二道弯的在那里周折,他们夫妻不累,我瞧着他们的儿女,都为他们觉得累心。”

季安宁是觉得顾玫诺这对夫妻太过矫情了,明明当日顾大少奶奶做那些事情的时候,顾玫诺不曾极力反对过。

事情发生后,他也不过是因为那一家人行事太过嚣张,竟然在他的家里,有些反客为主,他才对顾大少奶奶和那一家人吱了那么几声。

如今事情全推到顾大少奶奶的身上去,他是一个完全的好人。季安宁是瞧在顾石诺和顾亭景叔侄的面上,才没有直言顾玫诺反应太慢,给外人瞧着,只会认为他太过没有担当了。

季安宁和顾大少奶奶再也做不回一对好妯娌之后,她最先是惋惜不已,过后,她是庆幸不已。

这要是人生到一半,她方知道顾大少奶奶原来是这样的一个人,那时候,就不是惋惜的心情,只怕心里的纠结放不下去。

如今这样的多好,不用经过半生的纠结,就瞧清楚妯娌的本性。日后,两人相处就会有一个合适的度,她不会再白白的抛一片真心热情去贴别人的冷脸。

季安宁很是坦然不已,顾石诺只觉得心塞不已。他又不能说季安宁这样的反应不对,他只嘀咕着说:“我哥哥是我的亲人。”

季安宁诧异的瞧着他,说:“我又不反对你跟他继续做亲人。”顾玫诺是有些行事不果决的毛病,可那又不是什么大毛病。

他对顾石诺和孩子们是有亲情,她为何要做那种损人不利已的事情?她只会继续支持他们兄弟情深下去,反正顾石诺一向是清楚自已要做什么的人。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