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味-第五百七四章 假面
更新时间:2016-12-25  作者: 李飘红楼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妙味 | 李飘红楼 | 李飘红楼 | 妙味 
正文如下:
第五百七四章假面

第五百七四章假面

静安王进了蓬莱宫,梁琦等了他半个时辰,直到宫女进来通报,说静安王已经从蓬莱宫出来,可以回府了,她才离了自己原来的寝宫,向宫门走去。

半路上,她遇到了梁敖。

梁琦并不意外会遇见他,如果二人没有相遇她才会觉得奇怪。

“姑母要回去了么?”梁敖上前一步,礼教周全,客客气气地说。

梁琦点点头,勾着嘴唇看着他,目光上上下下,似在审视。

梁敖一动不动,任由她打量,须臾,浅笑着问:

“姑母可还满意?”

梁琦笑笑,淡声道:“你放心,只要你好好待婵儿,你想要的,姑母会帮你。”

梁敖莞尔一笑,客客气气地拱了拱手:

“多谢姑母。”

梁琦满意地微笑,错开他,款步离去。

梁敖立在朱红的宫墙下,望着她虽饱受岁月洗礼却依旧窈窕多姿的背影,她的下巴高高地昂着,那是皇族公主与生俱来的自傲,他的唇角似有若无地勾起,看起来有些高深莫测。

就在这时,一个太监走过来,请了安,恭恭敬敬地道:

“武王殿下,贵妃娘娘请殿下过去一趟。”

“知道了。”梁敖淡淡回答,转身,向母亲的寝殿走去。

半路上,正好碰见同样刚从蓬莱宫回来的梁故,梁故看见他,微怔,顿了顿,上前一步,请了安,唤声:

“二哥!”

梁敖点了头,没打算和他过多寒暄,正想继续往前走。

“二哥真打算纳苏二姑娘的妹妹做侧妃?”梁故笑着问他。

梁敖停住脚步,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反问:

“刚刚在长乐宫你没听清楚?”

“听清楚了,只是没想到,有些吃惊罢了。回味跟咱们算是堂兄弟,二哥纳了回味未来的小姨子,那将来二哥和回味既是堂兄弟又是连襟,这还真是亲上做亲。就是不知道苏家三姑娘是否愿意,我听说那姑娘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男孩子。”

“听谁说的?在背后嚼姑娘家的舌根子,想必也不是正经人。苏三姑娘只是不喜奢华穿着简洁,那种闲话七弟以后还是少说,虽然为兄只是纳一个侧妃,可那也是你的嫂嫂。”梁敖似笑非笑地道。

“是。”梁故态度恭谨地应了一句。

“对了,”梁敖突然问他,含着笑,道,“你可有太子哥的消息?太子哥去鲁南许久,一直没传回消息,我有些担心。你在鲁南有几个朋友吧,可有人对你提起过?”

梁故眸光微闪,面上露出一丝忧虑,摇了摇头:

“没有,鲁南大灾,人人自危,哪还有人会有闲工夫给我写书信。太子哥一直以来都是咱们兄弟几个里面最有办法的,太子哥大概是忙着彻查担心打草惊蛇才没有消息,二哥不用太担心。”

“说的是。”梁敖望着他的眼,似笑非笑地说。

梁故在他含着笑意的眼光里,不知不觉的,一丝寒意顺着脊梁骨爬上后脖颈,虽然面上的笑容并没有变化,可梁故自己却觉得现在的表情有些僵硬,心莫名地有点紧张。

五个皇子中,最让三个弟弟忌惮的兄长并不是最有可能登上皇位的太子殿下,而是无论威望还是才能都能够与太子比肩的二皇子武王,武王殿下虽时常微笑,可他的微笑却可以带来让人不寒而栗的威慑力。

“稍后回府吗?”话题一转,又变回了家常,梁敖笑问。

“是。”梁故勉强维持着唇角勾起的弧度,点点头。

“有工夫多去瞧瞧你五哥,今天我看他脸色还是不好,你跟他最要好,多关心一下他的身子。”梁敖笑着说,一副好兄长的样子。

“是。”梁故点头应了。

二人又闲话几句,便分开,一个向内宫走,一个向外宫去。双方侧身而过,朝彼此相反的方向大步走去,一直维持着的笑脸也在这一刻同时沉了下来,梁故面色阴沉,唇角紧紧地绷着,梁敖则保持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朱红的唇似有若无地勾着,他的眼里掠过一丝嘲讽。

不知不觉间,老七已经从那个只会腼腆地黏在老五身边的小跟班长成了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男子,虽然和从前相比多了几分小聪明,可惜骨子里还是一个蠢货,一个能为了目的牺牲所有,可以疯狂地不择手段的蠢货。

御花园。

天已经黑下来了,尽管花园中宫灯色彩缤纷,可暗影处还是难以看清。

花园的暗影里,一株茶梅悄然绽放,颀长的身影站在梅树前,比梅树高了一大截。尽管周围漆黑一片,可是单凭一片高大的影子就能够轻易辨认出来,毕同就是凭着这个影子认出来的,他悄无声息地走过去,轻唤了声:

“殿下。”

梁效没有说话,他在抚弄枝头的梅花,他个子高大,手也大,比旁人大一圈的手掌和弱小的梅花相比越发显得那花朵可怜,他捻着花枝,望着枝头的梅花,顿了顿,忽然双指轻轻一掐,花枝无声折断,枝头的花朵微微颤动,落下几片花瓣。

“阿吉已经被安格公爵带回去了。”毕同习惯了梁效的沉默,小心地察言观色了片刻,低声开口。

“安格可有怀疑?”默了片刻,梁效语速缓慢地问。

“没有,在出宫的路上偶然遇见的,是安格先发现,也是安格先叫住阿吉的,父子俩抱头痛哭,一切照殿下的计划,十分顺利。安格公爵已经决定要将阿吉带回科西国去,这一次不会在理会妻子娘家的想法,安格公爵已经决定了由阿吉作为继承人,日后袭爵。阿吉对殿下感激不尽,要我给殿下传话,说殿下的恩德阿吉不会忘记,殿下交代的事,等回到科西国之后,阿吉会立刻筹办,请殿下耐心等待消息。”

梁效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扬起头,冷笑着道:

“日后?日后可长着,他若是指望这个日后,也不过如此。”

毕同不知道他的意思,没敢回话。

“再次见到他父亲,他是什么样的表情?”梁效背对着他,似含着笑,漫声问。

毕同不太理解他问这个的用途,不敢随口乱说,认真想了想,斟酌着回答道:

“哭了,哭的厉害,父子间的感情很深厚。”

梁效嗤笑了一声:“厨子养大的私生子果然扶不上墙,他的生父一夜风流得来的唯一儿子却是私生子,想要儿子还惧怕妻子娘家,只能把儿子送给开酒楼的厨子养,那对夫妇将他从小养大,没想到这却是个喂不熟的,在养父家一心想着生父不说,生父的大娘子弄死了他养父全家还追杀他到科西国外,他不但没有怨恨,反而一心想着回去和他的父亲团聚,这得是多蠢啊!呵!”

他冷笑了一声。

毕同不知道该说什么,把头垂得低低的,不敢出声。

“给他传话,让他尽快说服他的父亲,本王可没有那么多耐心等着他磨嘴皮子。”梁效淡声道。

“是。”毕同应了一声,就在这时,他的耳朵尖敏锐地耸动了两下,他侧耳倾听了两秒,然后低声对梁效说,“殿下,安王殿下往这边来了。”

梁效眸光微闪,轻轻向他挥了挥手,毕同领命,眨眼间消失在原地。

一阵冰冷的风吹来,梁效激烈地咳嗽起来。

“五哥,你怎么站在风里了?”片刻,梁故穿花而来,听见咳嗽声,蹙眉,解下身上的披风匆忙披在梁效身上,“天已经凉了,五哥身子不好,也不多加件衣裳,毕同呢,怎么伺候的?”他有些怒。

梁效咳嗽了一会儿才停止,苍白的脸变得红通通的,他莞尔一笑:

“毕同去御医院取药了,是我说想这么走一会儿,不碍事,我又不是泥做的,偶尔冻一冻说不定身子能壮实些。”

“五哥又胡思乱想了,病着就应该好好休养,受凉只会变得更重。”梁效的体弱多病都是从娘胎里带来的,梁故常常担心他的身体会不会太虚弱,他本来身子就不好,偏体型过于高大,高大的体型对于病体来说是很大的负担,梁效甚至常常觉得窒息,每一次梁故都提心吊胆的。

“你去哪了?”梁效转移了话题,问。

“没去哪,路上碰见二哥,聊了一会儿,来迟了,我们回去吧。”梁故笑着说。

梁效点点头,跟着他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道:

“我最近恍惚听说,梁都的衙门里接了许多案子,都是外省人来梁都告状的,说自家的孩子丢了,是被船拐到梁都来的。”

梁故一愣:“是么?我没有听说。”

“朝堂上都在议论,你没有听说?”梁效狐疑地问。

“没有。”梁故否认,顿了顿,笑道,“五哥你身子不好,更需要安心静养,这些杂事你就不要理会了,想得太多伤身,你只要安安静静地养病,外面的事有我,你放心。”

梁效的唇角扬起,望着他的侧脸,莞尔一笑,轻声道:

“说的也是,反正我也管不了。”

梁故笑了笑,二人出宫,他一直将梁效护送回王府后,才回去自己的府邸。

第二天苏妙才听回味说给她当了一天帮厨的阿吉居然在当天晚上找到了自己的亲爹,在他国的领土上遇到来他国出访的亲爹,引出了一段正室谋杀私生子的狗血惨剧,身份卑微的小厨子一夜之间摇身一变成了科西国身份尊贵的公爵之子,据说未来还有可能继承爵位成为科西国的公爵大人。苏妙的心情相当微妙,昨天她的千两黄金刚被赖账,今天她的帮厨就成了别国的公爵公子,太突然太戏剧让她想说点调侃的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演武会是从今天早上就开始了的,时间会持续一天,上午时主要是两国的军事演练和武器展示,这种场合不需要苏妙,回味自己去参加了,中午时回来告诉她,岳梁国前两场战术演习输的一塌糊涂,最后一场他老爹梁锦好不容易把比赛扳平了,可接下来武器上的较量完全是被吊打,梁锦肺子都要气炸了,可他打仗行,发明创造不行,即使气得升天,也没有半点作用。

苏妙听他这么说,有点担心了:“科西国这么厉害,该不会是打算打进来吧?”

“他倒是想,可真打起来,有许多困难。岳梁国和科西国中间隔着的这片海,因为海域的问题,我们往科西国走船相对容易,可从科西国往我们这儿走船航路略险。再有两国距离太远,除非速战速决,否则他们的军船一旦被我军切断在海上,管他的军船再强,没有供给,只能活活饿死,因为这个,科西国才一直试探,没有真动手。”

苏妙扁着嘴,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干吗这么看着我?”回味莫名其妙地问。

“听你对这种事侃侃而谈,我莫名地觉得有点不愉快。”苏妙回答说。

“啊?”回味越发莫名其妙。

“没什么。”苏妙说。

就在这时,只听苏娴隔着房门气愤地叫道:

“你这个死丫头,你穿的是什么玩意儿,你打算穿这个进宫吗?”

苏妙一愣,刚想问怎么了,房门被从里边打开,苏婵走了出来。令苏妙惊讶的是,马上就要进宫了,苏婵却没有乖乖地穿进宫时要穿的礼服,她穿了一件天蓝色的蜀锦男袍,外束绣有月白色蛛纹的银色箭袖,一头乌黑如云的长发被一只束发的银冠高高地束起,露出饱满圆润的额头,如果苏妙不是她姐姐,苏妙还真以为眼前站着的这是一位器宇轩昂清新秀逸的俏郎君。

苏妙仔细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狐疑地望向回味:

“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你的衣服吧?”

“她让我给她一套衣服。”回味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用轻盈的态度来表明这个责任他不背。

“死丫头,你还嫌不够乱是不是,平常也就罢了,你当皇宫是什么地方,还不快把这身衣服给老娘换掉!”苏娴火冒三丈,高声道。

“不换!”面对震怒的苏娴,苏婵仅仅使用了两个字,就淡淡地把她姐姐给打发了。(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