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味-第五百七五章 争夺战
更新时间:2016-12-25  作者: 李飘红楼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妙味 | 李飘红楼 | 李飘红楼 | 妙味 
正文如下:
第五百七五章争夺战

苏妙说服不了苏婵乖乖地换上女装,她是铁了心要穿男装入宫,苏妙觉得她如此固执大概是因为科西国王子和岳梁国皇子集体要强抢她,心灵受到了刺激,她实在不听说苏妙也没有办法,只好就这样把她带进宫去了。

宫门口排了许多辆马车,今天下午不仅有令人惊诧和倍感期待的科西国王子与本国二皇子的决斗,还有其他关乎国家尊严的个人较量。

上午是军队间的演习和两国新武器的展示,下午则是两国能人之间的较量。通俗点说,上午是团体赛,下午是个人赛,上午虽然是重头戏,可下午的延长赛也不逊色,比武艺比射箭比打枪,如果说上午是展示国威,那么下午就是在继续挑衅添个彩头的同时再往对方脆弱的自尊心上狠狠地插上一刀。

听说上午时岳梁国输得很惨,如果下午能把场子找回来,至少丢人没那么彻底。

因为是个人赛,猜测下午由谁来出赛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比武赛肯定是从军队中出人,梁都的军队中多贵族之子,于是前来观赛的梁都小姐们又一次沸腾起来。

比赛的地点在上次的马球场,回味的马车一直行驶到马球场附近,他才带着苏妙三人下了车。

四个人向球场的入口处去,短短的一段路,遇见了不少从宫门口就开始步行的人,虽然有不少人上来和回味打招呼,回味都不理睬,剩下没主动和他打招呼的重臣他更是不去理会。

苏妙跟着他,听见身后有许多跟随父亲入宫的大家闺秀在小声议论,她们都在猜测让两国王子争抢的苏家三姑娘究竟是哪一位。

上一次入宫苏婵是穿女装,去打马球时因为换了球服好多人都不知道她是女孩子,这一回苏婵这种打扮更不可能有人认出来。

苏妙看了苏婵一眼,这一位老神在在,气定神闲,一点也不觉得男装穿在身上有什么不对。苏妙倒还好,毕竟她的接受能力还算很强,苏娴却完全不能接受,她的头很疼。

四个人走到马球场入口,刚要进去,只听身后有人唤道:

“阿味!”

回味停住脚步,回过头,梁敖、梁敞由远及近,叫住他的人正是梁敞。

二人走到回味面前,站定,先寒暄了两句,目光才从回味身上移开,扫向站在他身后的女眷们,这一扫,梁敖就看见了站在最后长身鹤立的苏婵。

男女因为身体差异,女性普遍比男性生得娇小,所以通常情况下女扮男装以女性的身材是撑不起男性的衣服的,而按照女性的身材刻意改小,这种身材上的差距稍敏锐一些的人很容易发现。

可苏婵不一样,苏妙过了十八岁身高已经停止生长,永远停留在一米七四的刻度上,苏婵却还在长,她很快就要破一八零了,也就是说,她比有些男人还要高挑。另外虽然她清瘦,可双肩和上半身形成的线条很完美,倒三角的身材,看上去很结实,再加上这大概是女性的缺陷吧,梁敖活了二十几年从来没见过胸这么平的女人,她又容貌英气,没有一点女子的阴柔,还不穿女装,如果不是知道她是女人,能有许多人被她骗一辈子以为她是男人,虽然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经过仔细辨认确认了她是一个姑娘。

梁敖看着她,抿着唇角,他想说点什么,因为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一直抿着唇角沉默。更让他哭笑不得的是,苏婵望着他欲言又止的表情,眼神里露出几分莫名其妙。

梁敖现在的心情是啼笑皆非,看见光明正大穿了男装的她,他各种复杂,因为实在太复杂了,所有心情搅合到一块最后变成了啼笑皆非。他双手抱胸,因为过于哭笑不得,所以十分无奈,他用无可奈何的眼神看着她,啼笑皆非地道:

“苏三爷,我该说你什么好?”他憋了半天,只能说出一句这样的话,他刻意在“三爷”两个字上加重语气,似有点咬牙切齿。

“你和我有什么好说的?”苏婵莫名其妙,顿了顿,莫名其妙的语气更重,她皱了皱眉,不悦地道,“你为何要用和我很熟的语气?”

这一下梁敖不仅是哭笑不得,他还有点恼火,皮笑肉不笑地道:

“我不仅和你很熟,以后会更熟,要不了多久本王就会成为你的夫君,你,是本王的侧妃。”

“夫君?”苏婵又皱了皱眉,她很不爽,冷声问,“那是干什么用的?”

干什么用的?

梁敖被她的问题噎了一下,这种问题他该怎么回答?现在是男权社会,女人是男人的附属,向来都是女人自问自己对丈夫有什么用处,可是他要纳的这个女人居然用一副男相来问他,夫君是拿来干什么用的。答案是有不少,可他总觉得说不出口,气氛上不对,气势上也不对。他想笑,因为她的确让他觉得十分好笑,可是他笑不出来。

“婵儿,不许没规矩,你问的问题太深奥了,武王殿下是给人做夫君的,他不可能回答出来。”苏妙适时介入,含着笑道,四处扫了一眼,见附近没有可疑的人,她重新将目光落在梁敖身上,浅笑吟吟,“昨天的事真是太感谢殿下了,殿下为了不让婵儿被科西国的王子硬抢了去,居然认下莫须有的事,影响了殿下的名声,给殿下造成了许多困扰,实在是对不住殿下。殿下放心,我们不是不识好歹的人,殿下一片善心我们都能明白,舍妹什么样子我这个做姐姐的也清楚,我们不会厚着脸皮攀龙附凤的。殿下放心,我们会让婵儿尽早回丰州去,努力不对殿下造成更多的麻烦。殿下仁善,苏妙在此多谢殿下相助之恩。”

她说着,盈盈行了一礼,态度恭谨,客气。

梁敖眸光微凝,他看着苏妙,唇角的笑容转淡。

这女孩的确聪明,她明明是不想把妹妹给他,却圆滑地把她的不愿意转化成了虚伪的感激,她把昨天的事变成了是他仗义相助,说着自己家不会攀龙附凤贪慕虚荣,其实是用自贬的方式拒绝了这桩婚事,她以为婉转的拒绝就不是拒绝吗,她以为他会因为苏家的拒绝就轻易放弃吗?

他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回味已经开了口,接着苏妙的话说下去,他淡淡地道:

“殿下的这份相助之恩我会还上,回味在此也多谢殿下昨日出言相助。”

他冲梁敖拱了拱手。

梁敖眸光深沉,才要开口说话,就在这时,一直站在旁边沉默不语的苏娴忽然启口,对苏妙道:

“这里挺凉的,你不冷吗?”

“冷。”苏妙立刻回答,望向回味。

“先进去吧。”回味说。

苏妙点了点头,苏家三姐妹一齐转身,先进去了。

梁敖的眼眸在这一刻彻底阴沉下来。

苏婵在下午的演武会上扮演着很重要的奖品角色,所以她也算是半个主角儿,坐在离皇帝的龙椅不远处的看台上,不久,在口耳相传中,她成了全场的焦点。

回甘单手托腮,用单目瞭望镜近距离地看着苏婵,摇着头,遗憾地说:

“胡大娘把你生错了,你要是个小子你就觉得圆满了,是吧?”他笑嘻嘻地问苏婵。

苏婵歪头想了半天,诚实地回答,说:“现在这样有时候确实挺不方便的。”

回甘哈哈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苏娴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作为长姐,苏婵现在的处境让她既心焦又恼火,她对武王没有意见,她有意见的是苏婵要做侧妃这件事,还有最大的问题就是,苏婵喜不喜欢。虽然苏娴总是催促苏婵嫁人,可是说到底,苏娴还是希望苏婵能找个喜欢的男人出嫁,身份地位金钱名望都是虚的,两个人心心相印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必须懂得疼惜苏婵,只有这样的人她才能放心,她绝不想让苏婵走她的老路,所以抱怨归抱怨,她对苏婵的婚事是很慎重的。

她凑到苏妙耳边,轻声说:

“看刚才武王的样子,他是真的想要纳老三做侧妃。”

苏妙当然也看出来了,皱了皱眉,低声道:

“肯定是另有所图,我就不信他是看上婵儿了,又没瞎。”

虽然苏婵是她妹妹,可苏娴和苏妙一致认为苏妙的话没毛病。

“这些人到底想干吗?”苏娴自语似的嘟囔了句。

苏妙知道她口中的“这些人”并不是特指梁敖,而是那些对苏婵的态度很奇怪的人。

钱德海的声音尖锐地响起:“皇上驾到!科西国王子到!”

坐在看台上的人们站起来,对着龙椅的方向跪下去。

梁铄携几个皇子和近臣同科西国的王子和近臣联袂而来,跪拜嵩呼之后,下午的个人演武会正式开始。

比武比枪比射箭比马术,几个项目穿插着进行,只是看的话,还有点趣味。

科西国的枪法厉害,马术两国差不多,箭术岳梁国能高一点,至于比武,这一项有点奇妙,因为两方的自然条件不一样。

岳梁国人习武习的是灵巧,科西国人却占据了体型上的优势,今天的演武会科西国派上台的全都是身材高大体型好比大象的重型力士壮汉,这种体型的人看起来像怪兽一样,好像一只手就能够把岳梁国的青年提起来,雄壮健硕,力大无比,吼声像极了狮子。

岳梁国的青年伤了好几个,其中受伤最重的是被科西国的“怪物”用石锤所伤,巨大的石锤正中胸口,内伤严重,而那个伤人的“怪物”今年才十四岁,只是一个孩子。

因为力量差距和年龄差距,科西国王子说了许多讽刺的话,岳梁国人怒不可遏,已经有不少人想起身抽他了。

在这样的气氛下,比武赛迎来了最后一场,也是最受瞩目的一场。

苏家三姑娘的争夺战拉开了序幕。(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