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嫁-第四百五十九章 添堵
更新时间:2016-07-04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世嫁 | 木嬴 | 木嬴 | 世嫁 
正文如下:
南楚。

这一日,天气晴好,阳光璀璨。

天碧蓝如玉,连云彩都没有一朵。

一大清早,逸郡王就叫苦不迭,扫了二皇子和赵神医,还有一众暗卫一眼,道,“有好办法没有?”

在他热切的眸光下,二皇子等人齐齐摇头,异口同声的回道,“没有。”

逸郡王就苦大仇深了,眼刀横扫过去,叫嚷道,“你们这么多人,怎么能一点主意都没有呢,快想!”

二皇子看着他,道,“不是我们不想,而是实在想不出来。”

逸郡王就苦大了,“那现在怎么办?”

他要骂人了,是谁告诉皇上,他来北晋的,昨儿傍晚,居然给他送了密信来,要他务必尽全力拖延威远大将军上战场的时间。

今天,是威远将军府邬三姑娘嫁给安郡王的大喜日子。

明天过后,威远大将军就要上战场了,他能阻挡的了吗?

可皇上在密信里,下了死命令,不论他用什么办法,必须要拖延几天。

一晚上的时间,他愁的感觉头发都白了好几根了。

他以为是楚北告诉皇上的,哪里知道他这边咒骂,远在京都的江老太傅是一个接一个的打喷嚏,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得了伤寒了。

知道逸郡王很着急,赵神医劝他道,“安郡王迎娶邬三姑娘,守卫森严,根本没法下手。”

而且,他不认为劫持了邬三姑娘就能拖住威远大将军,一个把权势看重的人,会在乎女儿的死活?

邬三姑娘存在的意义,估计也只有和安郡王联姻了。

逸郡王两眼一翻,他压根就没想过在威远大将军府动手,这些天,他和威远大将军打的火热,知道不少内幕,今儿的威远大将军府,鱼龙混杂,威远大将军怕大锦会伺机营救宁王,所以防范胜过以往数倍,意图来个关门打狗,瓮中捉鳖。

如果他猜得不错,这会儿威远大将军已经派人悄悄押送宁王出京了。

他傻了,才会把暗卫的命往威远大将军手中送。

不过,今儿这么难得的机会,如果不闹出点动静来,也说不过去。

这做卧底的破事,真是难办,尤其上头还有吩咐,就更难做到随心所欲了。

逸郡王有些咬牙。

二皇子看着他,挑眉道,“你之前不是说过,会送给安郡王一个永生难忘的喜宴吗?”

逸郡王斜眼瞥他,“我是说过,最多也就是把喜宴弄砸,给他们添堵而已,没法阻拦威远大将军。”

之前不早说,不然他有足够的时间来谋划,如今仓促的很,他是没辙了。

正想着呢,那边有小厮跑过来道,“爷,时辰差不多了,该去威远大将军府道贺了。”

逸郡王深呼一口气,“走一步看一步了。”

二皇子紧随其后,道,“辛苦走到这一步,不要冲动行事。”

逸郡王点头,表示他有那个分寸。

两人一前一后往前走,如今二皇子已经沦落成逸郡王的跟班小厮了,这感觉挺好的。

赵神医的易容术,天衣无缝,加上逸郡王很机灵,性子多变,不易察觉。

二皇子更是改了容貌,估计这会儿他就是跟安郡王说他是二皇子,安郡王也不一定会信。

两人出了府,骑马去威远大将军府。

邬三姑娘出嫁,将军府张灯结彩,热闹一片。

威远大将军在朝中地位显赫,虽然只是一个庶女出嫁,但几乎所有大臣都到场了。

瞧见逸郡王过来,那些大臣都跟他这个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朝中新贵打招呼,有玩的好的,凑过来道,“你送的是什么贺礼?”

结果被逸郡王一抬手给推远了,唾骂道,“又不是送给你的,你凑什么趣,等哪娶媳妇了,贺礼保管让你乐三天。”

说着,他挑了下眉头,一脸坏笑。

那世家少爷当即有不好的预感,他怎么觉得要送他金枪不倒的节奏?

他还年轻,不需要啊。

他一把拉过逸郡王,道,“别说,你那金枪不倒,当真是厉害,我爹一把年纪了,还能让府里的姨娘下不来床。”

逸郡王轻笑一声,“我的药,能差吗?”

那世家少爷连连点头,“那是,那是。”

逸郡王挣扎了两下,没有挣脱开,便斜了他道,“还有事?”

那世家少爷搓手笑着,“大哥年上有为,是京都一众少年之中的楷模,我娘让我跟你多学着点吗?”

“说人话!”逸郡王没好气道。

那世家少爷轻咳一声,道,“我娘希望以后我爹再跟你委婉的表达那啥那啥的时候,你能别搭理他。”

逸郡王挑眉了,“不搭理你爹,然后把东西给你,交给你娘?”

那世家少爷的脸红了,和他说话就是压力大,你都不用张口,他就猜到你什么意思了。

其实不用猜,因为他不是第一个这么来提要求的人了。

而他呢,向来是有求必应。

他抬手,拍了拍他胸口道,“答应你了。”

那世家少爷当即喜不自胜,连唤了好几声大哥,被逸郡王嫌弃聒噪。

两人一同进了将军府,一路和那些同僚寒暄,当然了,多是他们奉承逸郡王。

聊着聊着,就聊到宁王身上了。

有大臣好奇逸郡王是怎么说服了威远大将军,让他放弃带宁王出京的,要知道,威远大将军打定的主意,至今还没人能让他更改呢。

逸郡王嘚瑟的笑了笑,“我哪有那本事说服威远大将军啊,是他自己想通的,倒叫我在皇上跟前捡了份大功劳,实在惭愧。”

“这样的功劳可不好捡,大人不愧是有福之人,”那些大臣不疑有他。

虽然威远大将军挺信任他的,可要说他能说服威远大将军,除非他给威远大将军下了什么迷魂药,否则绝无可能。

只是宁王留下,那些大臣就道,“大锦朝在京都应该还有不少暗卫,想着伺机营救宁王,大将军一旦去了边关,真怕他们会得手。”

逸郡王拍着他的胸口,笑道,“这就杞人忧天了不是,威远大将军辛苦扣下宁王,自然不会让人轻易就救走他,否则岂不是白忙活一场,不过今儿府上办喜宴,我还真怕有人会混进来,我不通武艺,万一打起来,伤了我的细皮嫩肉怎么办?”

站的近的几位大人,听着逸郡王说自己细皮嫩肉,他们是想笑硬憋着,肩膀直抖,就那粗糙的皮肤,也算是细皮嫩肉?

逸郡王眼睛四下乱瞄,看有没有什么可疑之人。

他那动作,没有瞒过邬大少爷,他走过来,拍着逸郡王的肩膀道,“别担心,我会护你周全的。”

逸郡王听得一笑,“你这话说的,我要是个女儿家,都想嫁给你了。”

邬大少爷哈哈大笑。

其他大臣也习惯了逸郡王这样没头没脑,拿自己开玩笑,也拿别人开玩笑的随意性子。

有逸郡王在的地方,就有笑声,很欢乐。

大家坐下,把酒言欢。

很快,大门口就传来一阵唢呐和鞭炮声,有人高呼,新郎官来迎新娘了。

北晋和南楚在迎亲上,习俗大体相同,新郎官进将军府,是要刁难刁难的。

是以,大家都去大门口,看新郎官是怎么过五关斩六将的。

在众人面前,安郡王和邬家几位少将军比试了下弓箭。

安郡王很聪明。

他在不丢面子的情况下,输给了邬大少爷和邬二少爷,比他们查,但是差不了一点点。

不少人都称赞他一生年少有为,邬三姑娘觅得良婿了。

铺天盖地的称赞,让安郡王意气风发,威远大将军更是高兴。

过关之后,便进府迎接新娘子。

等新娘子被塞进花轿,安郡王便着高头大马,神采奕奕的离开了。

逸郡王碰了碰鼻子,但愿一会儿,他还能笑得这么高兴。

他们回将军府,继续喝酒。

安郡王还要带着花轿绕着京都走一圈,这边吃完,再去他那里道贺也不会迟。

这边吃到一半,就有人来报,说是出事了。

没错,出事了。

安郡王带着花轿,走了两条街。

刚到第三条街,街道两旁的屋顶上,就出现不少黑衣暗卫,手里拿着鞭炮,一点着,就往下人。

可怜井然有序的送亲队伍,被噼里啪啦直响的鞭炮炸懵了,顿时慌作一团。

肩上抬的东西,也在慌乱之中,摔的摔,倒的倒。

十里红妆,笼罩在一片硝烟气中。

而且,慌乱之中,还有人喊道,“傻啊,那箱子里抬得都是民脂民膏,还不趁乱抢!”

然后,原本混乱的街道,更加混乱了。

安郡王骑在马背上,看着这一幕,一张脸黑的能滴墨了。

他冷眼看着,让人护着花轿,别人敌人钻了空子。

大家只以为暗卫会在将军府动手,营救宁王,这送亲队伍,光天化日之下,倒疏于防范了,被炸的措手不及。

这一场乱,持续了整整一刻钟。

等到硝烟散去,暗卫离开。

好好一条街,乱成一锅粥,唯有花轿被小厮团团围住,没有受影响。

北晋不少人都唏嘘,他们还从未见过哪个成亲嫁娶,一场喜宴闹成这样的。

不过他们没吃亏,趁乱之中,抢了不少好东西,那玉佩怎么也值个十几两了吧?

怕被人查,这些得了便宜,也在争抢中,受了罪的百姓,匆匆忙离开。

街道两旁的铺子都把门关上了。

一条热闹无比的街道,凌乱不堪。1

这时候,威远大将军府邬大少爷亲自带人过来,看着凌乱的街道,脸黑如炭,几乎是从牙齿缝里,蹦出来几个字,“欺人太甚!”

安郡王深呼一口气,明明气的不行,他还道,“至少邬三姑娘没事。”

邬大少爷点头,喊道,“三妹,快出来。”

喊了两声,没人应答。

安郡王赶紧下马,去掀轿帘了。

人还在里面,没有被劫走,只是好像晕了?

安郡王怕她是死了,赶紧扶她起来,盖头掉落,露出新娘的容貌来。

哪里是邬三姑娘啊,一张新面孔,虽然清秀,但绝对不是她。

邬大少爷皱眉了。

这不是三妹的贴身丫鬟吗?

大锦劫持了三妹?!

这消息一阵风刮到威远大将军府。

正在喝酒的逸郡王一口酒喷老远,好好一桌子菜全毁了,还有不少倒霉的,脸上都有了。

逸郡王咳嗽着,给他们赔罪。

可是心底却百转千回。

他没让人劫持邬三姑娘啊,他只是让人搅黄了安郡王的喜宴而已,怎么人会失踪呢?

不过,邬三姑娘失踪了,倒不是件坏事。

看着威远大将军愤怒的脸色,他忽然觉得生活太美好了,想什么来什么,简直就是口渴了有人送水来,瞌睡了有人递枕头啊!(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为贵>> | <<盛世医香>> | <<嫁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