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嫁-第四百五十八章 南楚
更新时间:2016-07-04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世嫁 | 木嬴 | 木嬴 | 世嫁 
正文如下:
章节目录第四百五十八章南楚乐文

第四百五十八章南楚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木嬴书名:

让清韵去南楚给南楚成王治病,楚北说什么都不答应。乐文

可百官觉得,若是能结盟,在确保清韵安全的情况下,送她去南楚并无不可。

可是如何确保清韵安全呢?

这事可不是嘴上说说就行的,右相负责送到南楚的药,都能被人动手脚,难保不会有人打清韵的主意。

楚北不会也不敢冒这个陷,拿女人去谋求江山稳固,他嫌丢人。

楚北很明确自己的态度,百官也很清楚他对清韵感情深厚,舍不得她去冒险。

可是送宸王妃去南楚是去治病,不是去送死啊。

不少大臣都劝江老太爷了,皇上御驾亲征前,可是让他和宸王一起管理朝政,他又是宸王妃的外祖父,于公于私,他去劝说宸王最合适。

江老太爷为难啊,一边是南楚,一边是外孙女,于公,他应该劝楚北送清韵去南楚,于私,他自然是不想清韵去涉险的。

这叫他如何选择?

江老太爷犹豫许久,最后选择了踢皮球。

一封奏折写好,八百里加急送到边关,请皇上定夺。

是送还是不送,他全听皇上的。

再说边关,战火纷纷。

边关是第一要塞,雍州是第二,易守难攻,被兴国公轻而易举的攻下,又给安郡王做了聘礼,双手奉送给了北晋。

皇上带着兵马驻扎在距离雍州百里的前山镇,盘算着,必须要尽快收回雍州,甚至可以说是要不惜一切代价。

一旦北晋威远大将军带着兵马驻扎雍州城了,再想攻下来,就难比登天了。

皇上正看着边关地形图,奏折就送到他手里来了。

听到有奏折送来,皇上还怔了一下。

他这人,打仗的时候不喜欢被其他的事分心,尤其是看奏折了,看了二十多年,还没看够吗?

他出征前,就一再的和江老太傅还有楚北说过,就是天被捅破了窟窿,自己想办法补,别告诉他。

现在,却送奏折来了,可见出的事情不一般。

看着奏折,皇上的心情很凝重。

他担心,是宁王被穿了琵琶骨的事被太后知道了,太后一个没忍住……

皇上不敢往下想了。

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皇上打开了奏折,扫了两眼后。

龙颜震怒。

那股子愤怒都能将军中大帐给掀翻了。

当时,大帐内还有不少将军在,就连献老王爷和楚大老爷都在,一个个不明所以的看着皇上,心底腾起不安来。

正要问出了什么大事,结果就听皇上骂道,“芝麻绿豆大点的破事都拿不定主意,八百里加急来告诉朕,朕有那么清闲吗?!”

活了几十年了,还没受过方才那般惊吓,皇上是越想越来气。

一生气,江老太爷就倒霉了。

皇上送了信回来,结盟一事,他本来就没存多少希望,只是凑巧而已,既然不能结盟,又何必强求?

他就不信了,北晋伤成王在前,又在药里动手脚在后,南楚能放下成见和北晋结盟。

只要南楚不和北晋结盟,袖手旁观,存了渔翁之利的心又如何?

存了心,不见得就真能做渔翁。

况且南楚太后和皇上的性情他了解的很,你越是捧着他们,给他们面子,他们越是会拿乔,你拿他们不当一回事,他们反倒掂量你三分。

这事,在皇上眼里,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了,却在朝中掀起这么大的风波来,还蔓延到了边关。

尤其这奏折,江老太傅还是背着楚北送来的。

那老狐狸,自己不想做坏人,就抬他出来,说了让他有事和宸儿商量,他居然把自己的话当成是耳旁风了。

这不,皇上远在边关,还下令罚了江老太傅三个月俸禄。

本来楚北已经有打算了,就因为百官反对,他现在还不是皇上,只是暂代皇上行天子之职,况且,就算是皇上,在百官都反对的情况下,也不能一意孤行。

好在,八百里加急,信件很快就送了回来。

江老太傅被罚,这事很快就平息了,没有哪个大臣敢再吭一句,连江老太傅都挨罚了,何况是他们了?

宸王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皇上都放心,他们有什么不放心的,这江山姓萧,又不是跟他们姓!

这一回的信,楚北派卫风带人亲自送去北晋的,除了信,还有药,交给其他人,他不放心。

天可怜见,南楚群臣都笃定大锦会派人护送宸王妃去南楚,给他们成王治伤,结果就等回来这么一封叫人摸不着头脑的信。

信的内容大约是:大锦有心和南楚结盟,不曾想被人算计,险些害成王丢了性命,大锦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好在成王福大命大,不然结盟不成,反倒结仇了。

为此,大锦特送上一些稀罕药物,望成王收下,将来有机会,宸王会亲自来南楚给他赔罪。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药,成王收了。

南楚皇帝问卫风,“怎么没人来给成王治伤?”

卫风歉意道,“能治疗成王伤的只有宸王妃,她身怀六甲,不便长途奔波,要想治病,只能成王殿下纡尊降贵去大锦了。”

一句话,让南楚君臣变了脸。

南楚皇帝当即拍桌子大怒了,“这就是你们大锦朝求结盟的诚心?”

南楚皇帝发怒,卫风面不改色道,“如果没有结盟的诚心,也不会派右相和越国公来南楚了,可是再有诚心,也不会送一个怀了身孕的王妃来南楚,王妃来,宸王必定要来,皇上又御驾亲征,宁王被北晋挟持,宸王离京,朝堂必定生乱,比起结盟,朝堂内乱更严重。”

“来之前,王爷和百官商议了,本来求结盟一事,就是我大锦朝强求了,原本也只抱了三分希望,现在南楚又提这样的要求,王妃是肯定来不了大锦的,其他太医,就是来再多,也于事无补,结盟一事,就此作罢,这些天,难为南楚君臣为结盟一事忧心,我在这里,代大锦群臣跟大家说声对不住。”

说着,他作揖的行了一礼。

态度说不出的恭谨和虔诚。

南楚群臣脸色变了又变。

大锦朝这是想做什么,只要送一个王妃来,就答应结盟了,他们居然舍不得。

一个女人,比起江山社稷有那么重要吗?

还是说,大锦朝根本就有足够的信心,不需要结盟,便有足够的把握赢北晋?

想到此,那些大臣们,心中都惶惶不安了。

大锦和北晋斗个你死我活,固然是好,他们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可要是大锦很快就灭了北晋,坐拥北晋的江山,那时候南楚还是大锦的对手?

没有结盟,到时候人家一鼓作气,对着南楚出手,那时候南楚都没地方哭去。

要是结盟了,还能分些好处,灭了北晋,怎么也能分几座城池,而且,有结盟的情分在,大锦想对南楚如何,还得顾及一个天下悠悠之口。

卫风送上信,又道了歉,并当众跟成王表示,就算大锦和南楚没有结盟,一两年后,战争平息了,成王去大锦游玩,到京都,也是可以去找宸王妃治伤的,宸王妃宅心仁厚,不会以身份高低来看待上门求医的人。

之前,右相和越国公来南楚,受到的待遇只能算一般。

后来,成王的命差点被毒死后,两人的待遇可以用羞辱两个字来形容了。

现在轮到卫风了,可以说是座上宾的待遇。

本来卫风是想尽快带着右相和越国公回去的,可是被南楚留下了,说他快马加鞭赶来,肯定疲乏了,在行宫歇上几日再启程不迟。

南楚想的如此周到,卫风要是不领情,那就是不识抬举了。

卫风就心安理得的在行宫住下了。

而南楚朝堂上则吵的不可开交,为的还是结盟一事。

有大臣赞同要结盟,有大臣觉得大锦用的是以退为进的法子,目的还是为了结盟,不能上当。

不管南楚朝堂如何争吵,卫风是再不提结盟两个字,每日由南楚官员陪同,把南楚京都大小酒楼招牌菜尝了个遍,着实满足了下口腹之欲。

过了几天,卫风摸着圆润了的脸,道,“最多只能留两日,就该启程回大锦了,再待下去,又要胖一圈了。”

卫风胖了,是南楚官员有目共睹的事,当即打趣他道,“还是我们南楚的水土养人啊。”

卫风也大笑,知道他们下面的话就该是招揽他了,他笑道,“南楚的饭菜味道不错,可来了这么多天,夜里,会忍不住有些想念家乡小菜了,以后回京了,一定要禀告朝廷,以后再出使,一定要带个厨子随行。”

这话,要是由别人说,就觉得此行慢待了他。

可谁让他长胖了呢,每一顿都吃的特别香。

南楚官员笑了笑,重提结盟一事。

卫风笑着把话题岔开,议论饭菜。

酒足饭饱后,南楚官员送卫风回行宫,然后进了宫,把今日之事禀告南楚皇帝知道。

南楚皇帝听得更不安了,大锦朝到底想做什么,是真的不打算结盟了,还是以退为进啊?

“诸位爱卿怎么看?”皇上问几位大臣意见。

几位大臣都摇头了,“臣等愚钝,看不透大锦朝的想法。”

南楚皇帝若有所思了起来。

两天后,宫里设宴,给卫风还有右相等送行。

歌舞升平,欢笑宴宴。

第二天,就送卫风等人出京了。

右相有些不安,小声问道,“真的不结盟了吗?”

这一走,可就没有回头路了。

越国公也道,“我看南楚有结盟的意思,你何不再提一提?”

虽然皇上有信心,他对皇上也有信心,可对老天爷没信心啊,万一出现天灾*,结盟了,就是一条退路。

卫风哪里不知道南楚这些天已经松动了,可是让王妃来南楚,那是不可能的,他笑道,“不送王妃来南楚,不仅是王爷的意思,还是皇上的意思,我此行,只是转达皇上和王爷的意思,并接两位大人回京,皇上之前并未有结盟的打算,是成王被北晋伤了,皇上才动了心,如今南楚强求,朝廷没法满足,结盟一事,自然作罢。”

谈话声很小,可还是被侍卫听到,并传到南楚皇帝耳中。

南楚皇帝当时就下定决心和大锦结盟了。

南楚在大锦也是安插了人的,当初皇上不打算结盟,后来又改了主意的事,他知道的。

正因为知道,后来大锦又来求结盟,他才端着架子的。

南楚官员送卫风他们出京,正要分手。

成王带着人骑马过来了,浩浩汤汤,足有百八十人。

卫风见了,就问道,“成王爷这是……?”

成王抬了抬胳膊,道,“我要去大锦治伤。”

ps:家里的破网又怀了,还没有好。。。。。用热点更新的,哭。(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盛世医香>> | <<以嫡为贵>> | <<嫁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