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第六百八十三章 弑君
更新时间:2015-10-31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嫁嫡 | 木嬴 | 经典小说 | 完本小说 | 木嬴 | 嫁嫡 
正文如下: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六百八十三章弑君

第六百八十三章弑君

安容从来不是个没有耐心的人,这是第一次憋不住,主动去议事大帐询问萧湛。

她走到议事大帐前,正要掀开帐帘钻进去,萧湛却先她一步出来了。

“怎么来了?”萧湛问道。

安容看着他,扭了扭眉头,道,“我听丫鬟说,你把将士们辛苦俘虏的东延将士全部放了?”

萧湛没有回答,他肩膀上搭上一脑袋,是连轩的,他贼笑道,“大嫂,你要相信,在战场上,我大哥对待敌人从来不会心慈手软…呲……。”

连轩还没说完,萧湛肩膀上勾,连轩就叫疼起来,“大哥,我完美诱人的下颚快给你顶碎了!”

安容脑门有黑线往下掉,但不可否认,连轩说的挺有道理的?

有风吹过,吹乱安容一缕青丝。

萧湛将青丝帮安容整理好,笑道,“外面风大,进大帐说话。”

安容就钻进了大帐里,她好奇的望着萧湛,不解的问道,“那些将士们放了他们做什么,尤其是跟着元奕身边的大将军,连你都在他手里吃过亏。”

她还记得,当时连轩大叫,等逮到他,必定剥去他两层皮。

她还真担心连轩会说到做到,只是怎么也没想到萧湛把人给放了。

萧湛坐下,道,“那些人放了,比留在大周更有用处,北烈朝倾公主和亲,却易容成颜妃,帮元奕出谋划策,那些计谋。阴毒狠辣,连我一个将军都觉得残忍,何况是东延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

听到这里,安容清澈明媚的双眸闪出光来。

东延臣子不知道顾清颜和朝倾公主身躯互换的事,更不知道元奕对这些一清二楚。

他们只知道,他们东延皇帝宠爱的颜妃是真正的北烈朝倾公主。

而真正被他们忌惮,元奕只宠着,却不许她插手过问朝政的是大周顾家女儿。

就冲朝倾公主隐瞒身份,插手东延朝政。就足够东延百姓把她往歪了想了,指不定还会送她一个祸水之名。

可知道这些事的将士,很不幸,都被大周俘虏了。

东延群臣和百姓无从得知,萧湛将他们放了,这些消息自然而然就会传遍东延。而且这些事有东延大将军作证,不存在有被大周收买污蔑的嫌疑。

到那时候,安容相信,整个东延都会怨恨北烈朝倾公主。

那股怨恨,会化成战乱,东延会攻打北烈。

而且。萧湛爽快的就放了东延大将军,这对东延来说。是好事。

东延肯定以为,大周也会放了元奕。

东延不敢贸然进攻,会竭尽全力求和。

大周和东延打了许久,将士们受伤众多,需要时间来恢复元气。

而且,国不可一日无君,东延皇帝被俘虏。生死不明,朝政需要人来处理。

皇帝宝座。谁不想坐上去,从而君临天下,掌握千千万万人的生死大权?

东延内战,必定会损耗国力,这对大周,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安容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萧湛前世要囚禁元奕两年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关于小烈儿的。

他的生母从北烈朝倾公主变成了大周顾家女儿,他身上流着大周的血。

就算将来大周杀了元奕,北烈也不会找小烈儿,挑起他复仇之心。

想明白,安容就放心了,转而问道,“你们把元奕关哪儿的?”

萧湛正端茶轻啜,闻言,他将茶盏搁下,道,“就在议事大帐后面的军帐里,你想去看看?”

安容是无所谓的,不过萧湛都这样问了,她当然点头了。

萧湛就起身,带着安容去了关押元奕的军帐。

军帐只有赵风把守,见萧湛和安容来,忙见礼,然后帮着把军帐打开。

安容钻进军帐,抬眸就惊呆了。

只见元奕被关在一偌大的铁笼里,看萧湛的眼神,恨不得将萧湛千刀万剐了好。

安容瞥头望着萧湛,问道,“军营里什么时候多了个铁笼,我怎么都不知道?”

连轩摸着铁笼,笑道,“这是玄铁牢笼,大小样式是仿造东延皇宫里的铁笼做的,大哥还没去东延救大嫂你回来,就派人去寻找玄铁了,半个月前才打造了这座牢笼,很结实。”

说着,连轩笑看着元奕道,“你费尽心思打造玄铁牢笼,如今自己也用上了,也不算白费了一番心思。”

元奕睚眦欲裂,阴沉的眸底是火山喷发般的怒气。

他努力忍着,瞥头望着安容,问她,“朝倾怎么样了?”

安容望着他,哼了鼻子道,“朝倾被你一心爱慕,要以江山为聘的真顾清颜,假朝倾公主挟持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看着安容那轻蔑鄙视的眼神,元奕攒紧拳头,安容在笑话他纵容一个奸细伤害朝倾公主,却还有脸问她朝倾公主怎么样了?

元奕心有愤岔,却无话可说。

他双手握着玄铁牢笼,咬紧牙关看着萧湛,“你关着朕,想以此要挟东延,朕告诉你,你是在做梦!”

萧湛和安容并肩而立,看着牢笼中的元奕,他面无表情道,“我知道你在被俘之前,已经传了密旨,让东王世子或者延王世子继任皇位。”

安容听得一怔,抬眸看着萧湛,不明白他为什么明明知道,还放东延将士们离开?

元奕心有些乱,尤其看萧湛镇定,胸有成竹的脸色,他眼皮跳的厉害。

萧湛没有说话,转身离开。

安容又带着新的问题,跟了出去。“东王和延王在东延颇具威望,虽然一个中风在床,一个摔断了腿,可他们都有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谋略。”

萧湛就说了一句话,“周御史已经查到他弑君夺位的证据了。”

弑君夺位,是死罪。

就算元奕是东延皇帝,可弑君夺位,也是要被废除君位的。

他留下的圣旨根本就不管用。他退位之后,也该有东延先帝留下的儿子继位,轮不到东王世子和延王世子。

东延,元奕的那些亲兄弟,没一个成气候的,唯一跟元奕争的。早被他铲除了。

据周御史送来的密信称,最有希望继承东延皇位的是东延先皇的五皇子,为人骄奢淫逸,好大喜功,容易被人左右,极好控制。

当然了。不是大周控制他,而是东延权臣控制。

这样的皇帝好伺候啊。给他美女,供他奢靡,其他朝政,全交给大臣处置,那些有野心的臣子,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皇帝的。

周御史笃定,只要元奕下马。五王爷定能继位。

他继位,要做的就一件事。替父报仇。

第一,就是找元奕了,揪着他到列祖列宗跟前赔罪。

第二,就是找北烈朝倾公主报仇,元奕会那么狠心弑君夺位,就是受了北烈朝倾公主的蛊惑,不杀她不足以平民愤。

萧湛放掉东延大将军,主要目的不是散播消息,更主要的是让他带兵去攻打北烈。

几天后,东延皇帝被俘虏的消息就传遍了东延。

东延朝堂,动荡不安。

满朝文武都在为怎么营救他们的皇帝而绞尽脑汁。

打,打不过去。

求和,定必会奉上大笔的钱财和城池,而且大周士气正胜,怎么可能会接受求和?

朝堂上争论不休,东延大将军带着元奕的密旨回了京都。

他正在大殿上宣读密旨,才宣读完,五王爷就上殿了,控诉元奕弑君夺位,为女色所迷,丧尽天良。

他是带着周御史找到的人证物证,满朝文武听的唏嘘不已。

尤其五王爷指出太后是知情的。

满朝文武不敢置信,这不赶紧去找太后问清楚。

太后怎么可能会承认,虽然儿子犯了大错,可她做娘的怎么忍心儿子身败名裂?

太后不承认,可周御史有的是办法让她认。

夜深人静时分,太后熟睡之际,“先皇”显灵了,质问太后为什么他有死得瞑目的机会,她为什么不让他死的瞑目,那样的逆子,有何面目喊他父皇?!

太后当时就吓坏了,替元奕辩驳,说他都是被朝倾公主蒙蔽,是被她给蛊惑了。

太后不知道,她说的话,被好几名大臣听见了。

元奕弑君夺位的事,就这样昭然天下。

第二天,五王爷登基为帝。

他派人来大周求和,顺带要回元奕。

萧湛就一个条件:求和可以,拿北烈朝倾公主或者上官昊的人头来换,三个月为期,逾时不候。

彼时,东延和北烈已经交战了。

为了和大周求和,东延是倾尽全力攻打北烈。

若说顾清颜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是什么,估计就是当着东延将士的面摘下易容面具,承认自己是北烈公主。

北烈坐山观虎斗的许久,一开战,就惹得东延和大周双刃夹击。

加上又折损了三万铁骑,北烈的日子用焦头烂额来形容都不为过。

这些,都是今后不多久就会发生的事。

而此时,安容才从关押元奕的军帐出来,要回自己的营帐。

远处,有官兵来报,朝倾公主救回来了,只是她从马背上摔下来,胳膊折了。

官兵禀告完,就有将军抱着朝倾公主过来。

朝倾公主伤的不轻,额头有血流下来,脸上有淤青,她已经疼晕了过去。

将军抱着朝倾公主进军帐,安容跟过去帮着医治。

军中将士,对朝倾公主很关心。

他们只知道,朝倾公主是顾家大姑娘,在东延皇宫时,她救过将军夫人!

PS: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为贵>> | <<盛世医香>>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