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第六百八十二章 俘虏
更新时间:2015-10-30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嫁嫡 | 木嬴 | 经典小说 | 完本小说 | 木嬴 | 嫁嫡 
正文如下:
东延缺粮,缺的厉害。(最稳定)

元奕就盼着秋收了,可在秋收前,一场蝗灾,打的他措手不及。

铺天盖地的蝗虫,遮天蔽日,别说粮食,就连树叶都被啃的精光。

元奕站在军帐前,看着那些蝗虫,脸沉如墨,背脊一阵阵发凉。

为什么会发生蝗灾?!

前世,根本就没有这场蝗灾!

原本他就招架不住大周的三路攻势,他无将可用!

当初听信顾清颜的建议,才用雷霆手段,从王叔延王和东王手中夺回了兵权。

又派人追杀东王世子和延王世子,他们两个命丧的消息传回京都,东王受不住打击,中风在。

延王爷骑马,摔倒了一条腿。

两个东延大将军,就被他给铲除了!

若是有他们两个在……何至于一败涂地到如此境地?!

他被顾清颜说服的自断双臂!

如今再后悔,已经没用了。

这场蝗灾无疑是雪上加霜。

如今的他,就像入秋的树叶,经过寒霜一打,扛不过几日,便会凋零。

蝗灾一过,大周就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有蝗灾打掩护,萧湛率兵攻打元奕,连轩、萧迁以及颜王爷左右包抄。

元奕只有一条去路,就是退兵。

可后退,却被一条大河给堵住了。

很不幸,过河的船只被连轩带着的五百精兵给砸沉了。

元奕一路后退,退到河边就无路可退了。

萧湛、连轩几个骑在马背上,冷眼看着元奕,看着他挣扎。

元奕呀呲欲裂。手中的剑泛着冰冷光泽。

连轩看着他,眸光落到朝倾公主身上,笑道,“来之前,大嫂叮嘱过我,朝倾公主对她有恩,若是可以。放她一条生路。更不得怠慢北烈朝倾公主和她的孩子,元奕,你若不想朝倾公主陪你一起死。就放她过来。”

朝倾公主抱着孩子,就站在元奕身边。

她眼眶通红,紧咬唇瓣。

她知道,他们今天是必败无疑了。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当日在东延皇宫,她维护安容。今日双方交战,血流成河,她还愿意放她一马,甚至是她怀中的孩子。

她生在皇家。知道什么是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可孩子是无辜的,哪怕只有一丝生的希望。她也要争取,何况。安容待她真心,她相信她。

她望着元奕,元奕在迟疑。

他不想唯一的儿子死,可大周不可能会好好待他。

这边,大周将士不赞同安容的做法,觉得是养虎为患。

顾清颜站在一旁,攒紧拳头道,“绝不能让烈儿落入大周之手!”

朝倾公主当时气上心头,“你什么意思?你是要烈儿死?!”

顾清颜看着她,道,“死,总比生不如死好!”

连轩看见顾清颜说话,就不耐烦,想到当初他还差点撮合了她和萧湛,他就呕心的要死,这女人差点成了他大嫂啊!

他无法想象,要真是那样的话,大周会被她祸害成什么样子。

东延会惨败至此,有一半的责任在她。

心机深沉,手段毒辣,明摆着就是北烈细作啊,帮着东延打大周,彼此削弱兵力,好让北烈坐收渔翁之利。

也只有元奕蠢的跟猪一样,全心全意的相信她。

连轩都懒得看元奕,免得多看两眼,也会被他感染了。

只是她为北烈做了那么多,也没瞧见上官昊来救她啊。

“生死关头,还磨磨唧唧的,给你们半盏茶的时间考虑,到时候乱箭无眼,我也好和大嫂有个交代!”连轩耐性差,脾气更差。

他时间宝贵的很,他要回去看儿子!

连轩有一下没一下摸着马的鬃毛。

元奕和朝倾公主两两相望,没有说话,但眸底写满了不舍和怜惜。

朝倾公主在哭,眼泪悄无声息的滑过脸颊,被元奕抬手抹去。

“好好照顾烈儿,”元奕声音沙哑。

这是,同意送朝倾公主到大周这边,让她活着。

朝倾公主不愿意过去,最后还是被元奕推了一把。

一旁的官兵伸手扶着朝倾公主。

然后,情况瞬息万变。

那官兵一把匕首抵在朝倾公主脖子处。

竟是北烈的奸细暗卫!

朝倾公主抱着孩子,那冰冷的匕首,就低着脖子,她都能感觉到刀刃传来的冰冷寒气。

“我是北烈公主!”朝倾公主咬了牙道,“你敢挟持我,父皇母后不会饶了你们的!”

暗卫冷冷一笑,手一伸,就将朝倾公主脸上的容易面具撕了下来。

他将面具丢在地上,“你根本就不是我北烈公主!”

“你!”朝倾公主气的说不出来话。

暗卫伸手一点,就将朝倾公主的哑穴点了,然后道,“给我几匹马,我要带我们公主回北烈!”

言外之意,就是带顾清颜离开。

连轩坐在冷眼看着,嘴角噙着一抹笑。

“真是奇葩啊,他脑袋进水了吧,我说的是带朝倾公主走,他居然拿顾清颜做要挟,”连轩笑着,随即大声喊道,“北烈暗卫,你脑袋被门挤了吧?你以为逃回北烈就行了?东延败了,下一个就是你们北烈!”

北烈暗卫不说话,只是手中的匕首刺破朝倾公主的皮肤,有血流下来。

元奕眼睛猛地一缩,看着那血,心像是被针刺了一般。

他要上前,暗卫就带着朝倾公主后退。

顾清颜站在暗卫身后,她也撕下了面具,露出原有的容貌,指着朝倾公主道,“当初在东延皇宫。她可是帮了沈安容无数次,若非有她,沈安容绝对没法活着走出东延皇宫,若是她死了,沈安容必定心中有愧!以她的性子,她这辈子都会活在愧疚当中!”

“这女人皮真够厚的!”连轩火大。

萧迁把弓箭丢给连轩,连轩伸手接住了。

就在他搭弓射箭时。萧湛拦下了他。“给他们马,放他们离开。”

“大哥!”连轩拔高了声音道。

萧湛难得重复了一遍,“放他们离开。”

萧迁就吩咐身后的官兵。“牵两匹马给他们!”

“两匹不够!要六匹!”有暗卫道。

萧迁嘴角上扬,“给他们!”

等官兵牵马过去后,暗卫扶着顾清颜上马,先行离开。

骑在马背上。顾清颜回头看了元奕一眼,“别怪我。本来这一切于我无关,是你,将我从花轿上劫持了下来!”

元奕脸阴沉沉着,顾清颜瞥头离开前说了一句。“看在你没有为难过我的份上,清明寒食,我会给你烧纸钱的!”

“噗!”连轩不厚道的笑了。火上浇油道,“东延皇帝了她这么久。人家到底没忘本哈。”

萧迁肩膀直抖,“不要太损。”

顾清颜骑马离开,身后有四名暗卫跟着。

另外一名暗卫刀依然架在朝倾公主脖子上,等顾清颜他们走远了。

他才抓着朝倾公主上马,只是朝倾公主怀中还抱着个孩子。

被这样一抓,竟脱手飞了出去。

元奕心一提,脚一踩地面,就冲了上去。

可是萧湛的速度比他更快。

萧湛从马背上起来,直接抓住了孩子,丢给了连轩,就和元奕交上了手。

大周这边,有弓箭手瞄准了东延,只待一声令下,就射杀出去。

东延那边几百将士,个个脸上带血,警惕的看着大周,做好了殊死搏斗的决心。

大周,军营。

安容抱着孩子还议事大帐前来回踱步,翘首以盼。

从太阳高升,盼到日落西山。

海棠催安容道,“少奶奶,外面风大,咱们进帐篷等吧?”

安容摇头,正要说话,就听到一阵号角声传来。

晗月郡主就高兴道,“是他们回来了!”

安容把熟睡的扬儿抱给了海棠,就往前迎去。

等她走到军营门口,便瞧见萧湛骑在马背上,神采飞扬的模样,只是他胳膊上有些血迹,像是受了伤。

安容朝前走,就听到一阵哭声,她往后看,便见卜达怀里抱着个孩子。

卜达一脸的欲哭无泪,这孩子真爱哭,一路哭回来,他耳朵都哭出老茧来了。

见了安容,卜达赶紧翻身下马,把孩子抱给安容。

安容伸手接了。

那边,连轩骑在马背上,手里一根绳线,往前一拽。

元奕一个踉跄。

连轩笑道,“大嫂,当初他派人绑架了你,大哥把他抓了回来,你说该怎么处置他?是活埋了还是五马分尸?”

安容嘴角轻抽了一下,没看元奕,转而看朝倾公主,没见到她,问道,“朝倾公主呢?”

“被顾清颜和北烈暗卫挟持带走了,已经派人去追了,”连轩回道。

萧湛翻身下马,道,“带他回军营,关起来。”

然后,便迈步进军营,回议事大帐,商议军情,给朝廷写奏折。

安容把烈儿抱回了军帐,她没有给烈儿喂奶,让奶娘喂的。

等奶娘喂了奶,哄的烈儿睡着,芍药就打了帐帘进来,把打听到的事,跟安容禀告。

安容听的一愣,“相公把今儿抓回来的两百东延将士都给放了?”

芍药连连点头,“是啊,那些将军没一个同意的,不过爷坚持,最后还是放了。”

“为什么要放了他们?”安容想不通。

以往抓的俘虏,要么用作交换被东延俘虏的大周将士,要么等东延拿钱来赎。

就这样放了,还是第一次呢。

ps:求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盛世医香>> | <<以嫡为贵>>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