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第六百八十一章 气数(求粉红)
更新时间:2015-10-29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嫁嫡 | 木嬴 | 经典小说 | 完本小说 | 木嬴 | 嫁嫡 
正文如下:
作品相关第六百八十一章气数(求粉红)

作品相关第六百八十一章气数(求粉红)

现在不管安容是否救济东延百姓,那些将军也不好过问什么,但在安容出军帐之前,将军们对安容说了一句话,“请少奶奶万事以军中将士为先。”

也就是在不委屈了军中将士,节省军中将士们的口粮的情况下,量力相助。

这一点,安容还真不敢保证,只道,“我一定尽力。”

等出了军帐,安容就去粮仓寻问还有多少存粮了。

安容算了算,和崔家约定送粮的日子还有半个月,粮库中的存粮勉强够吃十三天,也就是还有两天是饿肚子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安容要想匀一些粮食出来,还真不容易。

但是救人如救火,现在送一碗粥,哪怕稀薄的没有几粒米,对那些百姓来说,就是救他们一命。

安容当机立断,吩咐人扛了五十担大米,去城中熬粥,分发给那些饥民。

然后吩咐赵成道,“你去镇子上看看,大约需要多少粮食才能帮他们度过难关。”

赵成领命,带着二十几个官兵拉了粮食离开。

约莫两个时辰后,赵成方才回来,禀告安容道,“起先,咱们施粥救济他们,东延百姓还有两分傲骨,说宁可饿死,也不肯吃咱们大周的粮食,还当真有人饿死了,不过大多数人还是寻常人,很快粥就没了。”

赵成禀告时,正好萧湛打了帐帘进来。

安容挑眉一笑,“想不到东延百姓还有如此傲骨。当真是不容小觑,看来他们对东延还没有死心。”

萧湛坐下,海棠赶紧上前倒茶。

水雾氤氲中,萧湛开口了,声音醇厚如酒,他望着安容,问道,“你想做什么?”

安容也望着萧湛。道,“我怕说了,你不会同意。”

萧湛捏了安容鼻尖一下,“你不说,怎么就确定我不会同意?”

“就算你同意,那些将军也不会同意,”安容扒拉下萧湛的手道。

萧湛凝视着安容。安容犹豫再三。方才道,“我想给镇子上的百姓留七八天的粮食,然后东延攻城时,咱们假装输了,退兵十里……。”

安容说着,声音就弱了下去。

她觉得自己的想法疯狂了些,毕竟萧湛和军中那么多的将士们洒了多少热血,才攻破的城池。怎么能就这样拱手送人,回头再攻破回来,会付出怎样的代价啊。

要是被那些将士们知道,还不知道怎么看她了。

安容不说了,萧湛端茶轻啜,瞥了她一眼,道,“怎么不说了,我觉得这主意甚好。”

安容猛然抬头。“你赞同?”

萧湛嘴角上扬,反问道。“为什么不赞同?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东延抢一次粮食,失不了民心,毕竟打着不让我大周占便宜的名头,再抢一次可就难保了,我大周失去的不过是一座城池,和一群不服我大周的百姓,他东延损失的可是民心,怎么想,都是我大周划算。”

安容连忙点头,她就是这样想的。

从内心瓦解东延百姓的信念,让他们对东延失望,对我大周充满热血。

萧湛同意安容这么做,只是,“七八日的粮草,余下的军中将士们够吃吗?”

安容眼神乱飘了,“有些难,不过等到月圆之夜,我就能进木镯里,我可以把所有的感激之心兑换成包子馒头等充饥之物,应该能挨几天。”

之前,哪怕军中再饥饿,安容也没有动用玉镯。

一来是没有充分的准备,毕竟太玄乎了,而且那些将士们不知情,要是误以为她有源源不断的粮食,她也没地方变去啊。

二来,安容是想留到最后,以备不时之需,现在虽然饿了点,但不是挨不过去。

这事,萧湛也知道,他和安容的意见一样。

一个帐篷里,忽然多了一堆的馒头,怎么解释?

要是不小心下成了馒头雨,又该怎么糊弄?

不到万不得已,坚决不能动用玉镯。

就是这一回,萧湛也不打算用。

他放下茶盏,道,“你怎么想的,可尽管去办,不必有诸多顾虑。”

有萧湛这话,安容就放心大胆的去办了。

第二天,安容就让人去镇子上发放粮食了。

因为太多,军中将士们都堵到军帐前了,让安容改主意。

安容是不敢出去,还是萧湛出来替安容解了围,那些将士们才离开,安容方才松了一口气。

安容大肆赈粮的事,东延留在镇子上的耳目,偷偷禀告东延。

东延缺粮草啊,想大周都有粮食救济东延百姓了,粮仓里肯定堆满了粮食。

那些将士们磨拳擦掌,请命道,“皇上,请准许末将带兵攻打大周,抢他们的粮草,就算抢不到,也要将他们的粮草给烧了!”

元奕也正愁粮草,听到有将军请命,还接二连三的,跪求他答应,他能不答应?

当天夜里,就有将军带着兵马偷袭。

当时大周守备懈怠,竟然叫他们得手了。

东延将士们冲进大周粮仓,看着满满几大粮仓的粮食,当时眼睛都直了。

二话不说,赶紧派人禀告元奕。

东延缺粮,他们都没敢敞开了吃,现在粮食有了,还不好好祭奠一下自己的五脏庙?

当时,就叫了火头军生火做饭,大鱼大肉往好了吃。

等吃饱喝足,事就来了。

有官兵搬粮食的时候发现,粮仓里的粮食就外面是粮食,里面都是沙子!

不知道是糊弄东延的,还是大周稳固军心用的。

他们方才是白高兴了。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没弄清楚,就禀告了元奕,这会儿皇上估计都知道了。

现在再派兵回去说,他们中计了,不是存心惹怒皇上吗?

萧湛用兵如神,居然松懈的被他们偷袭成功,显然是计谋啊!

这座城根本就守不住。

当时。东延将军就心慌了,有官兵出主意道,“粮仓里没有粮食,可百姓手里有啊,虽然不算多,可积少成多,咱们拿回去。好歹能撑些时日……。”

东延将军点头。“速去征粮!”

就这样,东延将士收回失去的城池,东延百姓正欢呼雀跃,上门征粮的东延官兵就来了。

粗暴至极,他们不给,就用脚踹,扇巴掌。

那是他们舍不得吃的救命粮啊!

等东延将士把粮食征收的差不多,大周就攻城了。

嗯。那些从大周军营流出去的粮食,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萧湛手中。

粮食损失不多,东延百姓的心却凉差不多了。

再加上有官兵打扮成东延百姓模样,在街头大哭,“我们是东延百姓,心心念念盼着将军们打退大周,咱们不用看大周的脸色过日子,好不容易盼到了。可结果呢!大周可怜我们,给我们粮食。我们的将军却狠心从我们的老父老母妻儿幼子口中抢走粮食!”

此言一出,那些被抢了粮食。还挨了打的百姓,当时就愤恨不已。

他们是东延百姓,东延却不给他们活路,大周却给了!

民心,就此倒向了大周。

等元奕听到这事时,当时就气的将桌案给掀翻了,那抢人粮食的将军也被当场杀了。

可是民心一旦失去,就很难再挽回了。

而且,萧湛虽然占领了东延城池,却不阻止百姓进出。

东延和大周的所作所为,不胫而走。

得到消息的东延百姓,把粮食藏的严严实实的,不让东延征粮官兵得逞。

但也有藏着,被人找到的,当时就是一顿毒打。

鞭子打在东延百姓身上,鞭痕累累,“将士们保家卫国,保你们安居乐业,衣食无忧,你们贡献点粮食怎么了,难道不应该吗,藏的这么严实,是想留给大周是不是?!”

官兵在街上施暴,打的那百姓叫苦不迭,其他人就那么看着。

不是他们凉薄,实在是民不与官斗,他们上去说情,那是找打。

等官兵打累了,这才带了粮食去下一户人家。

到这时,围观的人才敢上去扶他。

这时候,东延百姓就盼着大周能攻城了……

这些消息,传到大周军营,将军们直呼高明,“将军夫人,军师之才。”

喊的很大声,军营里抱扬儿的安容,听得脸都红了。

海棠笑道,“奴婢也觉得少奶奶没生做男儿身,可惜了。”

安容脸又红了三分,“我也是闲来无聊,就翻翻相公的兵书,看的多了,依葫芦画瓢而已。”

只是有些事,她去做,比萧湛去做更合适。

将军,不能有妇人之仁啊。

芍药就不解了,“东延将军们怎么就那么笨呢,要去抢百姓的粮食?”

安容轻叹一声,“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人要是饿极了,什么事做不出来。”

东延败象已现,不足为惧了。

彼时,远在几百里之外的军营中。

萧老国公和瞎眼神算对弈一局。

暗卫拿了飞鸽传书进去,萧老国公看了两眼,便大笑不止。

瞎眼神算瞥了他道,“别笑岔气了。”

“就是笑岔了气,我也乐意,”萧老国公笑声不止。

等笑完了,他才道,“虽然你搭上了一只眼睛,换来安容嫁给湛儿,乃大周福泽啊!”

要没有安容,如今的大周还不知道会怎么样,或许和东延也差不多了。

东延败,就败在军饷和粮草上。

东延只顾着从贫苦百姓口中夺粮,才导致民心大失。

安容不同,她舍不得百姓吃苦,她挣的钱大多是商贾富户,这些人手里有钱有粮,他们挣百姓的钱,百姓怨恨的是他们,不是朝廷。

说到底,都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可换个方式,结果可大不相同了。

萧老国公高兴完,问道,“你夜夜观天象,东延气数尽了没有?”

瞎眼神算笑道,“不出一月,东延必败。”

PS:O(∩_∩)O哈哈

一个月很快很快……

求粉红,求新文推荐票。。。。。。。(未完待续)

新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为贵>> | <<世嫁>> | <<盛世医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