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第六百九十九章 栽倒
更新时间:2015-10-17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嫁嫡 | 木嬴 | 经典小说 | 完本小说 | 木嬴 | 嫁嫡 
正文如下:
皇上和定亲王打架,脸上有淤青,两人都没好意思出门。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

安容和晗月郡主也没出悠然居,免得碰到了皇上他们尴尬。

一整天,安容就和奶娘照顾扬儿,见奶娘照看的很用心,她便放心了。

不过饶是如此,安容还是不放心的反复的交代奶娘和芍药她们照顾扬儿要留心的地方。

入夜之后,天上月如玉盘。

满月之下,只有寥寥几个星辰。

萧湛已经和皇上知会过了,她会消失几日。

推开窗户,将挡在窗外的月华放进来。

屋子里闪耀的灯烛,在皓月之下,显得昏黄黯淡。

安容回头看了一眼,熟睡在摇篮里的扬儿,抬起手来,露出皓腕上的玉镯。

玉镯碧绿,莹润清澈。

染了月华之后,泛着淡淡的光泽,甚是耀眼。

远处,屋顶上,苏君泽坐在那里,心情抑郁的对月畅饮。

安容打开窗柩,他就看见了她。

当他看见安容手腕上泛着碧绿光泽时。

那一瞬间,天际划过一道闪电。

没有像劈中萧湛那样,劈中苏君泽。

但是苏君泽脑袋一晕,直接从屋顶上滚了下来。

他直接摔到了悠然居的小院内,但是安容不知道,因为她已经进了玉镯了。

赵成负责保护安容,悠然居外的事,他都知道。

苏君泽在屋顶饮酒,虽然对着悠然居,但是窗户紧闭,他也看不到什么,就由着他去了。

只是苏君泽忽然从屋顶上摔下来。还真是叫赵成大吃一惊。

他纵身一跃,便出现在苏君泽的身边。

看着他晕倒在地,赵成眸底皱紧了。

他怀疑苏君泽是故意栽下来,惹安容同情,替他医治的。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

小院有太医在,当然是太医给他医治了。轮不到安容来。

赵成抬眸望天。他想到方才那道闪电了。

莫非他和爷一样,遭雷劈了?

可瞧他的样子,不像啊。

赵成有些怨老天不长眼。连爷都劈,咋不劈他呢!

赵成俯身,喊了苏君泽好几声,苏君泽都没有醒过来。

倒是海棠推开房门走了出来。问道,“方才是什么声音?”

赵成道。“没事儿。”

说完,他就把苏君泽扛了起来,在海棠注视中,扛着苏君泽走了。

赵成将苏君泽扛回他的屋内。找了太医来给他医治。

太医把过脉后,道,“东钦侯世子无碍。只是醉酒睡的沉了些。”

太医这样说,可是心底还有些打鼓。

他还从没见过醉酒醉成死猪一样的。便是死猪,多少也有点反应。

可脉搏平稳,他就是想找点毛病,也找不出来啊。

第二天,日上三竿。

所有人都起了,苏君泽还睡着。

歇养了一天,皇上和王爷嘴角的淤青也褪的七七八八了,这不又到正堂吃饭了。

除了皇上、王爷、王妃之外,还有小郡主。

一般早饭,都是一起吃的。

想皇上和王爷一大清早,天麻麻亮就起来给王妃做吃的,这显然不可能啊。

小郡主坐到桌子上后,看看这个,望望那个。

然后瞥头问红绸,为什么安容没来。

红绸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不知道安容去哪儿了,问芍药,芍药只说,这是国公府的秘密,不能随便吐露,还担心她误会她不信任她,甚至举手发誓。

小郡主要去喊安容,皇上拦下她道,“她去军营住几天就回来。”

小郡主就嚷嚷着要去军营找安容。

红绸赶紧劝她道,“少奶奶不在,还有扬儿小少爷陪小郡主玩呢。”

小郡主脸一耸,“我是姑姑,是我陪扬儿玩。”

红绸连连称是,“是小郡主陪扬儿小少爷玩。”

王妃拉着小郡主坐下,给她拿包子吃。

小郡主啃着包子,继续问,“那苏哥哥呢,他也去军营了?”

小郡主不提,皇上还没想起苏君泽来。

徐公公赶紧道,“皇上,东钦侯世子昨夜多饮了两杯酒,这会儿还睡着呢。”

皇上眉头一皱,“喝酒也不叫上朕。”

徐公公囧了,谁敢叫皇上你一起喝酒啊。

既然苏君泽没醒,大家就各吃各的。

等吃完了,小郡主就去找晗月郡主还有扬儿玩。

可是扬儿大多数时间还是睡着,小郡主无聊,又去喂鸭子。

不过去之前,她还是去找苏君泽了。

趴在上,要喊苏君泽起来,可是怎么喊,苏君泽就是不起来。

小郡主伸手捏住苏君泽的鼻子,捏了半天,手都酸了。

她望着红绸道,“父王喝醉时,我捏他鼻子,他每次都会醒,苏哥哥为什么不醒?”

红绸笑道,“每个人喝醉酒都不一样,还有人喝醉酒撒酒疯,又唱又跳呢。”

小郡主喊不醒苏君泽,就自己去喂鸭子了。

一天过去了,苏君泽还睡着。

小院里,个忙个的,没人管他,除了赵成和太医。

赵成是好奇,他觉得苏君泽这样和萧湛当初简直一模一样。

太医是担心苏君泽出什么事,到时候没法给东钦侯府交代。

等到傍晚,太医就断定苏君泽出事了。

苏君泽出事,可不是小事啊。

小院被官兵团团围住,苏君泽住在小院里,最多就陪小郡主去喂鸭子,其他时间可以说是寸步不离,居然被人暗算,昏迷不醒。

这不是意味着小院危险,那些酒水吃食被人动了手脚吗?

太医赶紧想法子救治苏君泽。

赵成则回了一趟军营,把苏君泽昏迷的事禀告萧湛知道。

萧湛听苏君泽是在安容进玉镯时,从屋顶上摔下来的,眸光冷凝,透着寒气。

“不管是不是,等他醒来,送他回京。”

说完,又加了一句,“让他带着皇上给他的赐婚圣旨回京。”

赵成领命离开。

萧湛看着安容带回来的半张东延布防图,心情显得有些烦躁。

一想到前世,安容求太后赐婚,让苏君泽娶了她。

苏君泽照样惦记他的湛王妃。

给他娶妻,想以此绝了他的念头,简直是妄想。

萧湛嘴角微扬,勾起一抹杀意来。

要是苏君泽梦到了前世,还对安容存了念头。

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ps:o(n_n)o哈哈(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为贵>> | <<盛世医香>>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