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第六百七十一章 路人
更新时间:2015-10-18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嫁嫡 | 木嬴 | 经典小说 | 完本小说 | 木嬴 | 嫁嫡 
正文如下:
和萧湛一样,苏君泽昏睡了三天,也梦了三天的前世。百度搜索给力文学网

苏君泽的梦从断落的风筝开始。

那一天,天晴得很好,蔚蓝如玉,干净得几乎没有一丝云彩。

有几只五彩蝴蝶风筝在空中翩翩飞舞。

他见到一只风筝断了线,掉落在树上。

他心中一动,便一跃而上,将风筝捡了下来。

远处,有一姑娘过来,看着他,笑的有些拘谨,脸有些窘红。

他知道自己容貌俊朗,极少有女孩子看到他不害羞的,她也不例外。

他举了举手里的风筝,问她,“是你的?”

她连忙点头,“是我的。”

他把风筝往前一递,她走过来。

越靠越近,脸也越来越红。

像是天边一朵火烧云。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安容,也是第一次和她说话。

他知道,安容有些胆小,和他说话总是很紧张,甚至不敢抬头看她。

随即,梦境一转。

青玉轩,二楼。

那一天,他去青玉轩买笔墨纸砚。

楼上哄闹嬉笑,他因好奇,也上了楼。

楼上,有女子题诗。

有人摇头吟诵: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

锦瑟华年谁与度?

月台花榭,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

试问闲愁都几许!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诗词,极美。

听着诗。脑中是飘飞的云彩舒卷自如,城郊日色将暮。

一望无垠的烟草,满城翻飞的柳絮,梅子黄时的绵绵细雨。

景,更美。

他当即就动了心,朝那边走了过去。

正巧,那姑娘搁笔轻笑。“献丑了。”

声音婉转。犹如深谷莺啼。

她穿着一身天蓝色裙裳,裙摆上绣着几片竹叶。

容貌端丽冠绝,冰肌玉肤。滑腻似酥,天生丽质难自弃,气韵天成。

蛾眉淡扫,脸上浅浅的抹了一层胭脂。殊色惊人。

她眉梢上扬,流露三分浅笑。

那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一朵期盼已久的牡丹,悄然绽放。

也是那一瞬间,好像整个青玉轩都因她黯然失色。

他的一颗心,从此遗落。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她是谁。

等他打听到她是谁府上的姑娘时,她已经和萧湛定亲了。

萧湛迎娶了她没多久,他也被太后赐婚给了安容。

想娶的娶不到。不想娶的硬塞过来,太后赐婚。又多少人不得不认命?

那一天,他在路上遇到了萧湛,他拉着他在酒楼痛饮几杯。

酒过三巡,他问他,“萧老国公逼你迎娶顾家大姑娘,你喜欢她吗?”

“喜欢?”萧湛微微蹙眉。

显然,从来没人问过他这样的问题。

苏君泽笑了,“你不会连什么是喜欢都不知道吧?”

萧湛没有说话。

苏君泽继续问他,“若是几天不见她,你会不会想她,想她吃的好不好,穿的暖不暖,心情好不好。”

萧湛眉头皱的更紧了,“她会照顾自己,就算不会,还有丫鬟。”

若是一个人,弱到连照顾自己都不会,就是饿死病逝,也是活该。

从小萧老国公就是这样教他的,他不认为这不对。

“无趣!”苏君泽拍了桌子道,“你不喜欢她,你为什么要娶她?!”

那一天,苏君泽被赐婚。

就凭他这样喝酒,也知道他心情不好。

萧湛知道他和安容赐婚,想到安容那呆呆的,被人骗的团团转还傻的乐不可支,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太笨,以苏君泽才华洋溢的性子,确实不大讨他喜欢。

他给自己斟酒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没有理由去反对。”

他需要一个嫡妻,他退掉这个,还会有另外一个,何必来回折腾?

苏君泽苦笑两声,“你看的真开,可我做不到。”

说完,又是痛饮一杯。

他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武安侯府四姑娘退了你的亲,现在又要嫁给我,你不生气吗?”

“若是你顾忌我,大可不必,我若真生气,她也活不到现在。”

说完这一句,萧湛便走了。

苏君泽虽然心底抵触,但是太后赐婚,他不得不迎娶安容,还得高高兴兴的迎娶。

大婚那一天,他骑在油毛顺滑的马背上,在一阵热闹中,用八抬大轿把安容迎娶了回来。

他和萧湛算是从小就认识,他大婚,萧湛和顾清颜都来道喜,祝贺他和安容夫妻和顺,白头偕老。

在新房中,他挑开安容的红盖头,露出她那张绝美的脸。

不得不说,安容的容貌比之顾清颜也不差。

两人在喜婆的催促下,饮下交杯酒。

许是喝多了酒,他看着安容,四目相对。

安容的眸底带着羞涩倾慕。

但是在他眼里渐渐的变成另外一张脸,含娇带嗔,嬉笑怒骂,无一不牵动他的心。

就这样,他和安容圆了房。

安容成了东钦侯世子夫人。

安容和顾清颜关系极好,几乎无话不谈,顾清颜甚至将一对玉簪中的一支大方的送给了安容。

每每看到那支玉簪,他总会想起她来。

安容很傻,只要对她好,她能对你掏心掏废。

她没有心机,你问什么,她便答什么。

两人相敬如宾,琴瑟和谐,她甚至为了能与他红袖添香,努力学诗词歌赋琴棋书画,

她很聪明。一学就会。

就这样过了六年。

当然,安容也不是一直这么快乐。

她也伤心过。

第一,就是武安侯府出事,侯爷、沈安北还有老夫人相继过世,对她打击很大。

第二,就是她迟迟没有怀孕,东钦侯夫人想抱孙子。频频施压。将她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最终她给她纳了妾,而她。在不知情时,骑马摔没了一个孩子。

其他时候,她都是没心没肺的,喜欢将人往好处想。哪怕吃亏,总有一句。吃亏是福。

他原想,就这样过一辈也挺好。

可是,有一天,一切都变了。

顾清颜来东钦侯府给安容诊平安脉。安容送她一支玉簪。

他在书房看书,频频看着窗外。

可是,顾清颜忽然就吐血了。吓的他当即从书房冲了出来。

安容也吓坏了,有些不知所措。

看着顾清颜七窍流血。几乎昏厥。

他想都没想,一把推开了安容,然后抱着她大步出了栖霞院……

顾清颜是死在他怀里的。

他伤痛欲绝,借酒压制心底的痛苦,满心都是对安容的恨意。

哪怕安容在生孩子,他也没有去看一眼。

再然后,便是安容和孩子的死讯。

原本伤痛的心,彻底被碾成了粉末。

顾清颜被毒杀,萧湛闻讯归来。

他大闹安容的灵堂,将安容从棺材里抱了出来。

他以为他要替顾清颜报仇,要将安容怎么样。

他没有怀疑顾清颜不是安容杀的,因为柳雪茹告诉她,安容知道他心底喜欢的是顾清颜,她是因爱生恨,所以动手杀了她。

安容杀了顾清颜,他很生气。

但安容是他的嫡妻,他怎么能允许萧湛带走她。

可他不是萧湛的对手,萧湛在战场厮杀,身上的戾气很重,哪怕一个眼神都能让他身子凉半截。

萧湛把安容带走了。

后来,他去找萧湛要回安容的尸体,葬入苏家祖坟。

可萧湛不给,非但没给,还逼着他写了休书,从此和安容一刀两断。

他不知道萧湛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只知道。

写了休书之后,他整个人都像是空了。

他甚至不敢进栖霞院,不论哪个角落,他都能看到安容在对他笑,笑容那样纯真,一如初见。

每每看到,他就心如刀绞。

等失去了,才知道弥足珍贵。

他从没想过安容在他心底会那么重要。

一个人,怎么可能全然像另外一个人?

她就是她。

世上唯一。

安容什么也没有给她留下,没有孩子,甚至连她的陪嫁,武安侯府也要了回去。

就在武安侯府要回安容陪嫁的第二天,就遭了横祸。

之后,他一直找萧湛要回他写的休书,想接安容回来。

找的次数久了,就会发现,萧湛喜欢往大昭寺跑。

有时候甚至会夜宿大昭寺。

他发现了陵墓。

他一直以为那是顾清颜的。

萧湛和瞎眼大师不在时,他偷偷潜进陵墓,想祭拜一二,才发现,那是给安容的。

寒玉棺上刻有字,清晰入骨:萧湛之妻,沈氏安容。

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萧湛喜欢安容,钟情于她,才会逼他写下休书!

醒来后的苏君泽,望着纱帐,嘴角一抹苦笑。

若是那孩子活着,她也会像抱着扬儿一样,笑的开心吧。

前世他欺她骗她,她为他努力再三,也抵不过顾清颜在他心底的地位。

他甚至为了顾清颜,无意中害死了她腹中孩子。

他无法想象,她撞到在桌子上时,该是有多么的伤心欲绝。

她重活一世,竟然没有想杀了自己。

那么善良的女子,他竟也忍心伤害。

从此萧郎是路人。

当初在瑞亲王府,她说这句话时的决绝……

就注定了,这一世,他只是个路人。

我当初应该写,从此苏郎是路人……才对啊。

总算是梦到前世了,囧。

明天周一,新书《世嫁》冲榜,求亲们给力,投几张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盛世医香>> | <<以嫡为贵>>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