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第六百六十七章 扫地
更新时间:2015-10-15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嫁嫡 | 木嬴 | 经典小说 | 完本小说 | 木嬴 | 嫁嫡 
正文如下:
一番软玉温香之后,萧湛将安容搂在怀里,下颚抵着她的头发,鼻尖是一抹清香。(最稳定)

安容在他怀里动了一动,声音柔弱无骨,透着一丝慵懒道,“王妃的病太奇怪,我束手无策,我要进玉镯找一找,看有没有别的办法,只是我进了玉镯,把扬儿交给奶娘,我不放心,还有玉镯,我就在小院里进去吗?”

虽然有芍药和海棠看着,外面一堆侍卫在,扬儿肯定安全。

可是一想到好几天见不到扬儿,她的心就空落落的。

萧湛听着安容的话,眸底有一瞬间的犹豫。

他倒是想安容去军营,可是苏君泽在那里,他没料到他会和崔尧一起送粮草来。

虽然知道安容和苏君泽没有什么,可是他被雷劈了之后,前世的事,印象深刻。

前世,他和安容就见的不多,见她和苏君泽一起的时候就更少了,屈指可数。

但是心里总归不大舒服,尤其是安容还记得苏君泽。

更重要的是,见到苏君泽,他会抑制不住的想揍他。

他从来没有那样冲动过。

萧湛打定主意,不让安容见苏君泽,只道,“玉镯的事,连东延都知道了,没有瞒着的必要了。”

安容想想也是,“那我就月圆之夜进玉镯了。”

萧湛抚着安容手,安容对上他的眼睛,脸红了三分。

萧湛要亲上来,忽然,他眉头一皱。

下一秒,他便起来了。

安容看着他,有些不解道。“怎么了?”

萧湛下了,穿衣道,“有号角声,军营有事,我得回军营一趟。”

安容竖着耳朵,仔细听了一会儿,她什么也没听见。

萧湛穿好衣裳。走过来。摸了安容的脸,道,“得空了。我就来看你和扬儿。”

安容轻点了下头,道,“那你快回军营吧。”

萧湛走到窗户处,纵身一跃。便离开了。

萧湛是打定主意,不让安容和苏君泽碰面。

可事事并不能如他所料啊。

第二天一早。皇上带着徐公公出去买菜,苏君泽骑在马背上瞧见了。

当时,他都惊呆了。

若是单独看见皇上,或者徐公公。他会以为看花了眼,可一起看见两人,那断然不会有错了。

苏君泽翻身下马。过来给皇上请安。

当然了,大庭广众之下。他不会傻到跪下来。

皇上正陷入选择困难呢,犹豫中午做什么菜好,他一边挑菜,一边问苏君泽,“从京都来的?”

苏君泽忙点头,“是。”

皇上就道,“一会儿随我去小院一趟,给我说说京都发生的事。”

就这样,皇上挑了菜,然后给扬儿和小郡主挑了些小玩意,便回了小院。

他们进内院的时候,安容正抱着扬儿晒太阳,小郡主在教扬儿说话,一本正经的,颇有点长辈的样子,“扬儿乖,叫姑姑,姑姑给你买糖吃。”

说着,她还看了红绸一眼。

红绸笑着点点头,小郡主就笑的见牙不见眼了。

她不知道怎么做姑姑,所以特地求红绸教她。

晗月郡主就拆台了,她摸着小郡主的小刘海,笑问道,“宁儿哪来的银子买糖啊?能给我吃一块吗?”

宁儿站在那里,一双似琉璃似墨玉的眼睛忽闪忽闪的。

“什么是银子?”宁儿歪着脑袋问安容。

这话,把安容问的哑然失笑。

宁儿还小,怕是还没见过银子呢。

安容就问道,“宁儿打算怎么买糖啊?”

宁儿被问倒了,她望着红绸,“我用什么买糖?”

红绸忙从怀里掏了两个铜板出来,“买东西要用银子,这个是铜钱,有它就能买糖。”

宁儿看着红绸手里的铜钱,伸手拿了,看的很仔细,然后摇头道,“母妃没有这个,我也没有。”

然后小郡主就伤心了,“那我是不是没法买糖给扬儿吃了?”

说完,小郡主就看着红绸,问她,“这个东西你是哪里来的?”

红绸笑道,“我干活挣来的啊。”

小郡主就高兴了,“那我也干活。”

红绸,“……。”

然后就见小郡主走过去,拿起靠在假山上的扫把,要扫地。

那扫把比她大许多,她拿着,学红绸扫地,很吃力,很可爱。

皇上和苏君泽进来,就见小郡主拖着扫把走。

皇上眉头一皱,道,“怎么把扫把给宁儿玩?”

说着,走过去把宁儿抱了起来。

宁儿挣扎着不让,“别抱着我,我要干活。”

宁儿要下来,皇上就放下她,道,“有丫鬟在,你用你干活。”

宁儿摇头,“那不行,我答应给扬儿买糖吃,我没有银子,干活才有。”

皇上有些蒙,安容赶紧抱着扬儿起来,要跟皇上解释。

坐着,她没看到站在皇上身后的苏君泽。

一站起来,便瞧见了,她愣了一瞬。

想跟皇上解释的话,也给愣没了。

芍药赶紧上前一步,帮着解释了。

苏君泽就那么看着她,看着她怀中抱着的扬儿,眸底有一抹化不开的痛。

安容愣了一瞬之后,就抱着扬儿,坐了下来。

皇上听了宁儿要扫地的原委,只觉得好笑,捏着宁儿的鼻子道,“宁儿有银子的,只是你父王母妃给你收着,你不知道,宁儿要银子,我给你。”

徐公公赶紧拿了银子出来,还用帕子擦干净了才给小郡主。

小郡主一手拿着扫把,一手拿着银子,漂亮眼睛里有迷茫。

没办法,银子和铜钱长的不一样。

“这能买糖吗?”宁儿回头问红绸。

红绸连连点头,“能买许多许多了。”

宁儿就高兴了。徐公公要过来把扫把拿走。

宁儿不让,堵着嘴道,“别抢我的。”

徐公公嘴角有些抽抽,赶紧松了手。

小郡主指着远处道,“那里还有。”

红绸赶紧过来劝小郡主,小郡主不让,“我要扫地。”

红绸快哭了。“扫地是大人干的活。”

小郡主嘟着嘴。“我是姑姑,我是长辈,我要是不会扫地。以后怎么教扬儿?”

红绸,“……。”

她没说教扬儿小少爷扫地啊,她是说教扬儿读书写字,教他练武功……

怎么就教扫地了啊?

小郡主要扫地。谁也拦不住。

一堆人围着那里,看小郡主拖着扫把来回折腾。愣是没把一片树叶给扫走。

那气呼呼跟树叶较劲的样子,倒是把一群人给逗乐了。

安容抱着孩子,坐在石墩上,笑容温和。

那笑容。刺伤了苏君泽的眼睛。

赵成在暗处,见苏君泽一直看着安容,眉头皱紧了。他怎么来小院了,还一直盯着少奶奶看!

这事要不要告诉爷?

赵成打定主意。苏君泽要是一会儿就走,他就不禀告萧湛,免得分他的心。

芍药见小郡主拗的很,走过去道,“小郡主,你先歇一会儿,这扫把太大了,一会儿奴婢给你做一个小的。”

小郡主看了芍药两眼,这才点点头。

红绸从芍药手里接了扫把,小郡主就拽着芍药给她拿小扫把。

芍药没辄,只能赶紧去给她做一个新的。

她拿了一个干净的扫把,拆了,取了一小部分,用锦线捆解释了,避免伤了小郡主。

拿了新扫把,小郡主是高兴的不得了,“比红绸姐姐的扫把漂亮。”

然后,继续扫地,忙的是不亦乐乎。

她还抽空对扬儿道,“你看,姑姑我的地扫的干净吧。”

说着,她回头一指。

地上又多了几片枯黄的落叶。

她撅了撅嘴,过去把落叶扫开。

又跑过来道,“这一回,是真干净了,你看。”

然后,她就碰着扬儿的小手道,“等你会走路了,我就教你扫地。”

安容囧了。

晗月郡主在一旁咕噜,“我错了,我不应该提银子。”

小郡主对扬儿道,“我还教你养小鸭子,小鸭子长大了会生鸭蛋给我们吃……。”

说着,小郡主想起来,扬儿还没见过她养的小鸭子呢,赶紧拽了红绸道,“我今天还没喂小鸭子呢,一会儿抓了来给扬儿看。”

看着小郡主拉着红绸走,晗月郡主抚了抚额头,“哪一天回京,宁儿不会把她养的两百只鸭子也一并带回京都吧?”

“很有可能。”

大家笑笑。

扬儿抓着安容的衣服,要往她怀里钻。

安容就知道扬儿饿了,便抱着他回悠然居喂奶。

然后便在屋子里绣针线。

晗月郡主进来道,“吃午饭了,你怎么还绣针线啊?”

安容抬眸看着她,道,“东钦侯世子也在?”

晗月郡主点点头,“在啊,方才他在院外陪小郡主玩,小郡主喜欢他,听说他要走,不许呢,皇上就让他多留几日。”

说完,见安容神情怪怪的,便问道,“怎么了?”

安容摇头,说没什么,然后道,“他们估计有话要说,我就在屋子里吃好了。”

她不想见到苏君泽。

晗月郡主就道,“和皇上王爷他们吃饭是无趣,我和你一起在屋子里吃。”

芍药就道,“那奴婢去厨房吩咐做几个小菜端来。”

两人就在屋子里的用的饭。

下午,要不是人牙子带了几个奶娘来,估计安容也不出去。

人牙子带了三个奶娘来,道,“少奶奶见谅,我找了好几天,也才找到三个奶娘,都是做娘的,要不是逼于无奈,实在不忍心丢了嗷嗷待哺的孩子出来谋生计。”

因着人牙子这句话,安容挑了个合眼缘的奶娘之后,另外两个一人给了三两银子,喜的那两个奶娘当即跪下来磕头道谢。

留下的奶娘,年纪不大,才二十出头,模样白净,别看她年纪不大,已经生了两个了,一儿一女。

而且为人孝顺,婆母病重,家里的钱都给婆母买药了,穷的揭不开锅,不得已出来给人当奶娘。

安容给她十两银子的月钱,高兴的奶娘眼眶一红,跪下来就道谢。

芍药带奶娘下去,要给她量体裁衣,一身补丁衣裳,哪怕洗的干净,也看着不顺眼。

怎么说也是小少爷的奶娘的,身份摆在那里呢。

海棠留下照顾扬儿,所以安容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喝茶。

苏君泽走了过去。

安容看见是他,便要起来。

苏君泽见她脸上的疏离,有些心痛,“就一定要避着我吗,是不是我不走,你就一直躲着我?”

安容眉头低敛。

她是习惯了,不想见的人,就避着。

只是她越躲避,人家越凑上来,如此,躲避还有什么意义。

安容抬眸,问道,“你有没有梦到过清颜?”

苏君泽眉头一陇,“你是说顾家大姑娘,东延的颜妃?”

安容轻点了下头。

“我为什么要梦到她?”苏君泽声音里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

在军营,萧湛看他的眼神带着梳理,还透着些冷意。

他也问过他有没有梦到过顾清颜!

他们就一定要用这样的默契,来伤害他吗?!

为什么?

“哪一天你梦到她,我便不再避着你。”

让他做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盛世医香>> | <<以嫡为贵>>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