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嫡-第六百六十六章 得意
更新时间:2015-10-14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嫁嫡 | 木嬴 | 经典小说 | 完本小说 | 木嬴 | 嫁嫡 
正文如下:
古言第六百六十六章得意

第六百六十六章得意

桌子上的饭菜撤走了,皇上把萧湛叫到他住的东厢房商议军情去了。

安容则回了她住的地方。

晗月郡主和她住一个小院,取名悠然居。

还没进屋,便听到小郡主咯咯的欢笑声。

“扬儿弟弟好好玩,”小郡主笑声如银铃般悦耳。

海棠笑道,“扬儿小少爷不是弟弟,是侄儿。”

小郡主望着海棠,摇头,“他比我小,是弟弟。”

安容迈步进去,就见扬儿在摇篮里依依哦哦说不停,一双小手在空中乱舞。

小郡主就坐在小凳子上,握着扬儿的小手,把她新买的风车给扬儿玩。

海棠就在一旁纠正小郡主。

见安容过来,小郡主赶紧起身,规规矩矩的行礼,然后歪着脑袋看着扬儿,问道,“扬儿到底是我弟弟,还是我侄儿?”

安容走过去,笑道,“扬儿是宁儿的小侄儿,宁儿是扬儿的小姑姑。”

小郡主睁大眼睛,指着自己道,“我是姑姑?”

小郡主年纪小,还不懂这些关系,有些分不清,不过不妨碍她逗扬儿玩。

尤其是小郡主见扬儿,特别想抱他起来,可是她力气小,使了两回劲,都没把扬儿抱起来。

“好沉,”小郡主嘟着娇唇道。

安容失笑,“宁儿没乖乖吃饭,不然怎么没力气抱扬儿?”

小郡主脸红了一红,道,“我吃了。”

她一说,红绸就道,“方才只吃了半碗饭。两筷子菜。”

安容捏了她小鼻子道,“不吃饭,怎么抱的起扬儿?”

小郡主撅了撅嘴,抓了红绸的手道,“宁儿现在就去吃饭。”

小郡主走后,晗月郡主坐了会儿,便哈欠连天。回自己屋子歇息了。

安容喂了扬儿吃奶。哄他睡下,萧湛就来了。

没说一会儿话,赵风便来催。让萧湛回军营。

安容送萧湛到院门口,见他骑马离开,恨不得跟着一起走了好。

如萧湛说的,小院被官兵层层包围。暗处还有暗卫,大可以放心。

等看不见萧湛了。安容才转身回去。

她没有回悠然居,而是去找定亲王妃。

她既然答应尽力医治她,就不能掉以轻心啊,只是她并没有什么把握。

后花园。定亲王妃在练武。

皇上和王爷在一旁看着,神情凝重。

安容走过去,正好听皇上说话。“好像武功又精进了。”

声音沉重。

安容站在一旁,她只觉得定亲王妃很美。练武犹如行云流水,其他就看不出来了。

她正要说话,结果还没等她开口。

皇上和王爷纵身一跃,就朝定亲王妃飞了过来。

三人在空中交手。

芍药跟着安容身后,看的是眼花缭乱,双眼冒光。

不过皇上和王爷联手,还是拿王妃没辄,这不,王妃一掌,就把皇上给打飞了。

扑通一声,皇上落水了。

安容嘴角抽抽了,她是不是不应该来这里?

徐公公走了过来,对安容道,“太子妃别在意,皇上已经习惯了,回头您也会习惯的。”

话音未落,好了,王爷也落水了。

徐公公轻轻一耸肩,“王爷也一样。”

安容囧了,她轻咳一声道,“公公还是叫我少奶奶吧,太子妃听着别扭。”

徐公公愣了一下,随即失笑,“听久了,就习惯了。”

后花园,没什么人来,徐公公也没叫人救皇上和王爷。

两人自己爬了上来。

王妃依然在练武,好像根本就没受什么影响,徐公公看了心疼道,“王妃也苦……。”

安容看着他,道,“方才皇上和王爷也没有多说,公公知道什么?”

徐公公道,“王妃练的什么武功,奴才说不是名儿,只知道王妃每日要是不练上几回,就会癫狂,可要是练了,就性子冰冷……有时候,就是半夜王妃也会练武。”

“癫狂?”安容惊呆。

没人跟她说过这事啊。

徐公公点头,“之前有两日,王爷和皇上捆了王妃,不让她练武,王妃癫狂起来,很可怕,差点杀了皇上,可是她练了一遍武后,又虚脱了。”

其实之前说王妃还能活三年,是最乐观的估计,要依照王妃这样下去,估计用不了一年就会香消玉殒。

要是再走火入魔一次……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安容听得心疼,双手握紧。

王妃练了好一会儿,方才罢手。

她看了湿透的皇上和王爷一眼,转身离开。

皇上和王爷苦笑,“我们两个大男人,连手还打不过一个女人,简直丢人。”

安容看着王妃走的方向,迈步走了过去。

王妃练武之后,必做的一件事就是沐浴,这一次也不例外。

丫鬟早将水准备了,王妃知道安容跟着她,进门时,回头道,“有事?”

安容忙走过去道,“相公让我帮王妃请平安脉。”

王妃便伸了胳膊,递给安容。

安容帮着把脉。

可是越把迈,安容眉头越皱。

脉搏沉稳,强劲有力,一点事都没有啊。

安容望着王妃,王妃收回手,便进了屋。

不知道什么时候,王爷和皇上也过来了,问道,“怎么样?”

安容摇头,“王妃的脉象一点都没有问题。”

她连王妃味觉问题都没把出来。

徐公公就道,“太医把脉后也是这么说的。”

可要是王妃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就不会一定要练武才能平复自己了。

安容想了想道,“难道王妃不正常的时候就是她要练武的时候?”

要真是如此,那可就难办了。

王妃练武,她有什么本事能帮王妃把脉啊?

皇上和王爷面面相觑。面露愁容。

想了想,王爷道,“王妃差不多三个时辰就会练武一次,你没半个时辰给王妃把一次脉。”

安容点点头。

王妃沐浴,王爷和皇上也回屋洗澡换衣裳去了。

她没事,就回了悠然居。

依照吩咐,她没半个时辰给王妃把脉一次。

前六次还好。王妃的脉象和寻常人无异。

之后脉搏就有了变换。

一次比一次紊乱。

到第五次之后。王妃心跳的厉害,她有些信徐公公说的,王妃不练武会癫狂了。

这根本就不是常人有的心跳。太快了。

可是王妃练一次武功之后,脉搏又沉稳了,跟没事人一样。

如此,循环往复。

这样离奇的病症。安容闻所未闻,拿它束手无策。

没办法。安容只好求助玉镯了。

打算等月圆之夜,进玉镯找找,看有没有办法救治王妃。

只是她现在还要喂养扬儿,她进了玉镯。扬儿可就没奶水吃了。

所以,第一件事,就是先给扬儿找奶娘。

还有就是她进玉镯。会消失一段时间,住在小院。肯定瞒不过他们。

安容得问了萧湛的意思才行。

再者,月圆之夜还要几天,所以不急。

安容使了侍卫给萧湛传了口信去。

当天夜里,安容睡的正香,萧湛就来了。

屋子里,远远的,留了一盏灯,烛火摇曳。

安容睡在外面,扬儿睡在里面。

她被子半搭在身上,露出雪白的颈脖,还有衣襟半开。

萧湛看了一眼,呼吸就粗重三分。

然后,做着美梦的安容就感觉到有人抚摸她的脸颊。

有些熟悉,但是她还是下意识的要尖叫。

不过还没叫出声,就被萧湛捂了嘴巴,道,“是我。”

安容便放下心来,道,“你怎么今儿就来了,军营不忙?”

萧湛摇头,“军营没事。”

说着,示意安容往里睡一点。

安容道,“就这样说话啊,别挤了扬儿。”

萧湛浴火难耐,让他坐在床边看着她说话,这是折磨他。

他手一拎,就把扬儿拎了起来,放他自己的小摇篮里睡了。

安容怕扬儿睡的不舒服,瞪了萧湛两眼,就爬了起来。

萧湛觉得,他的地位受到了影响。

在安容心底,他明显不及扬儿重要啊。

等安容帮扬儿掖好被子,他胳膊一揽,就把安容抱在了怀里,铺天盖地的吻亲了上去。

屋内,风光旖旎,羞的窗外的月儿都躲进了云里。

除了窗外的月儿,还有一人,羞的是满脸通红。

这人,正是睡在隔壁的晗月郡主。

在军营里住了一段时间后,她睡的就浅了,动静稍微大一点,她就会醒过来。

听着隔壁的动静,她是躲在被子里,面红耳赤。

更让她不好意思的还在后面了。

有人拽她的被子,晗月郡主惊坏了,正要喊呢,就听到一阵熟悉的笑声,压的低低的,“我就知道你没睡,你居然偷听!”

晗月郡主脸瞬间又红了三分,一把掀开被子道,“谁偷听了,我又不是故意的!”

便是生气,也把声音压的很低,生怕被隔壁听到。

连轩坐在床边,双臂张开。

晗月郡主一脸古怪的看着他,连轩也古怪的看着她。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最后还是晗月郡主无语道,“有毛病啊,傻站着,给我倒杯茶,我口渴。”

连轩瞪眼,“快点给我更衣。”

晗月郡主呲牙,“一边去,谁给你更衣,没长手啊。”

连轩磨牙,“不给我更衣,你怎么霸王硬上弓?”

这回,晗月郡主脸红的滴血了。

霸王硬上弓是她的黑历史,绝对是她的死穴,连轩一提,她就有种抬不起头做人的感觉。

可是,有人送上门来给她霸王硬上弓吗?

“送上门来的,不稀罕。”

连轩脸黑如炭,牙关紧咬,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不要太得意!”(未完待续)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盛世医香>>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