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侯-第九十章 养一城人
更新时间:2018-10-11  作者: 希行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第一侯 | 希行 | 希行 | 第一侯 
正文如下:
第九十章养一城人

第九十章养一城人

县衙内的书房依旧安静,金桔拉着妇人在廊下逗鸟,不打扰在屋子里说话的元吉。

“刚刚传来消息,这几个地方都有匪乱了。”元吉指着淮南境内的舆图,“跟窦县的情况差不多,突然出现作乱,动作迅猛凶残,而官府不闻不问。”

李明楼看着舆图,那一世并没有这样,这一次自己把窦县占了,安德忠便去了别的地方。

她没有想自己这改变让别的地方是不是不幸,用不了多久整个大夏都要陷入不幸,这不是她能左右改变的命运。

“借此时机,去更多的地方宣传我们抗击山贼的消息,当民壮有酒有肉吃,不当民壮有粥吃。”李明楼道,“把更多的人引来窦县。”

元吉心里算了下:“会不会人太多?”

现在是冬天,想要混饭吃的闲人很多。

李明楼摇头:“不多。”

当年太原府那么大又引来无数难民,才艰难的抗住了安康山贼兵的攻城,窦县这点人太少了,没有人就没有兵力,在将来的乱世中不堪一击。

她现在有比先前更大的决心和信心,命运从淮南开始改变,所以要做最周全的准备。

她的面容依旧裹着,但元吉能感受到她的情绪,自从那日突然要去军营,看了演武之后就很高兴,一直到现在。

李明楼道:“元吉叔,我的伤可能要好了。”

那天晚上她解开了裹布让脸呈现在夜色里,一夜过去她没有丝毫的不适,身上的伤没有增加,当白天来临她决定出去走走,在军营青天白日下看了演武,回来之后依旧没有先前的疼痛,伤口也没有再出现。

这几天她还赤裸裸的开始想以及筹划留在窦县的种种事,也没有任何不适。

她已经可以肯定,老天舍弃了她,不再盯着要她死,她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活着了。

也不能算是正常人,应该说是个鬼。

她现在是那个已经死在山上的雀儿。

这个鬼能见天日,但不能见人,所以她还是要裹住头脸免得被人认出来,戳破了身份,也就戳破了一切。

不过这已经让她很开心了,死而复生之后真正的开心。

开心在信任的亲人面前毫不掩饰。

原来如此,元吉道:“今日有货商送来了新鲜的大骨,就连做三日骨汤肉粥吧。”

突然说起了这个,这不是转移了话题,而是听到伤好了高兴激动,所以熬肉粥以贺吗?

李明楼声音雀跃:“好啊,那军营的酒缸也对外放三日吧。”

高兴就狠狠高兴,元吉哈哈笑了。

站在廊下的金桔吓了一跳,元吉这种人竟然还会出声的笑。

主簿一点也笑不出来,听完元吉的话手在哆嗦,而站在一旁的文吏因为不受控的开始算肉粥酒要花费多少钱而让自己窒息跌坐在椅子上。

“这不是行善,这是浪费。”主簿深吸一口气抓住元吉的胳膊,“行善可以安抚民心,浪费没有意义。”

元吉他们又是让人吃肉又是给民众施粥,是为了安抚笼络人心,这一点主簿明白也不反对,毕竟现在是要抗击山贼,让人舍命的事,但肉粥喝酒就过了啊。

没有肉的粥没有酒也能吃饱肚子,加了肉喝口酒不过是满足了口腹之欲。

肉和酒的钱能煮更多更久的粥,笼络安抚更多更久的人心。

花在这三日有什么意义呢?

元吉笑了笑:“为了高兴吧,不是有句话说千金难买高兴,一碗肉粥一碗酒能让大家高兴高兴,很值了。”

高兴有什么可值的!主簿拉着元吉的胳膊要再理论。

元吉先开口:“有一件事正要跟大人说,县衙的粮仓…..”

主簿一个机灵放开了元吉:“什么?官府的粮仓,我们不能动,都是有定数上交…..”

“我是想借粮仓一用。”元吉道,“不是用官粮。”

有区别?在场的官员们警惕。

元吉给他们解释:“我要买粮,现在民壮越来越多,天冷近年关早些准备好足够的粮,军营里放不下,所以想要存放到粮仓里。”

主簿松口气,这样用啊,好奇问:“打算买多少?”

元吉道:“看看粮仓还能装多少吧。”

在椅子上刚醒过来的文吏正好听到这两句对话,粮,冬粮,价几何,填满粮仓,仓,官仓有多大,他眼一黑再次晕过去。

目送元吉离开,官厅里的官吏们呆立久久才回过神,主簿咬牙断定。

“我不信振武军这么有钱。”

“卫军都是穷鬼,要不然就不会每年因为军费在朝廷吵成一锅粥。”

“就算有钱,钱粮也都握在节度使手中。”

“他武鸦儿就算真的是梁振的私生子,也不可能这么花钱。”

好计数的文吏幽幽醒来:“这是把振武军的家当都花了。”

一个官吏想到什么:“或许不是振武军的钱,是那位少夫人,你们想一想,好多时候都是说少夫人有赏,少夫人有令。”

原本大家以为这是奉少夫人为主的意思,但现在想想主也可以是钱主。

“这位少夫人虽然人不人鬼不鬼,吃穿用度可是奢靡。”一个官吏说道,“别的不说,前几天雨夹雪,你们看到她丫头穿的琉璃衫脚上蹬的鞋子了吗?”

“我连琉璃衫是什么都不知道。”计数文吏幽幽道,问了这句话他就后悔了,因为有官吏兴致勃勃描述琉璃衫是怎么用绢油做出来,耗费多少油多少绢多少人力……

越小细节越能见真章,主簿没有计算这些花费,而是终于解开了以来的疑惑:“怪不得娶了这么一位少夫人。”

世人娶妻嫁汉,才貌总要占据一样。

貌这位少夫人是没有,原来有财。

只要有钱,再偏避之处的驿站都能住的舒服,严密的马车一直进了驿站的后院才停下,四五个仆妇涌上,丫头念儿先被扶下来。

“屋子里都收拾好了,念儿姐姐先去看看?”为首的仆妇恭敬的问。

念儿嗯了声蹬蹬上了楼推开门,温暖清香扑面,锦绣罗帐鲜花屏风,将这间原本简陋的驿站房间变成了神仙洞府。

这么短时间能将冬天的屋子烧热,而且还没有丝毫的烟火气。

“上次的炭好用,四老爷就备了三车。”仆妇含笑说道。

四老爷而已,又不是他的钱,念儿收起惊讶,神情倨傲又淡然:“请大小姐进来吧。”

院子里的马车掀起,一个仆妇撑开黑伞,裹着黑斗篷黑纱遮面的李明琪缓缓走下来。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