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宠-第246章 映月出事
更新时间:2018-10-12  作者: 呆若萌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良宠 | 呆若萌 | 呆若萌 | 良宠 
正文如下:
第246章映月出事

小说:作者:呆若萌

百度求有求必应!///read/143647.html全文阅读!求,有求必应!

第246章映月出事

分家的详细事宜,沈君茹会派人跟沈二夫人详谈,她知道,想要从沈二夫人手里抠东西出来,那可不容易。

只是她占便宜的事,钥匙虽然在沈二夫人手里了,但是府中账目可都还在她的手里呢。

沈二夫人必然会坐不住前来讨要。

那沈香凝和云姨娘本来想趁机捣乱,毕竟对于沈君茹来说,最大的靠山都没了,以后在沈府还能如何作威作福?

可她们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局!

沈君茹的靠山没了,同样,她们的靠山也没了!

这下沈府分了家,大房这边,还不就是沈君茹和沈钰说了算?

那沈钰又是向来什么都听沈君茹的。

这样一来,沈君茹更是只手遮天了!

云姨娘和沈香凝只得在沈君茹没追究之前,灰溜溜的又溜了回去。

这日午后,沈君茹正支着额头,手里拿着团扇微微煽动着。

映星撩了门帘走了进来,将手里一个小竹筒递给了沈君茹,说道。

“小姐,夏荷派人送来的。”

沈君茹心中一喜,连忙将竹筒接了过来,只是在拆开之前,又有些犹豫…这必然是李修来的消息无疑了,只是…若里面确实是不好的消息…

现在,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大房的笑话呢,也都在等着沈君茹到底能忍到什么时候才发丧。

沈君茹就在等这个消息,是发丧,还是继续等沈尚书回来,决定,就在这个竹筒里的消息之上!

微微闭了闭双眸,沈君茹深吸口气,拆开竹筒的手有些颤抖,但她还是毫不停歇的将竹筒拆了开。

不管结果如何,等了这么些个日子,总是要面对的!

展开卷着的纸张,只见上面只写了寥寥几字据。

“已找到,均平安,勿忧。”

“找到了!找到了!哈…爹爹和殿下都没事,找到了…呜…找到了…”

“好事,这可是好事啊!我去告诉佟嬷嬷和三小姐还有少爷,他们可担心坏了,嘴上不说,心里可都急的不行,奴婢这就去,呜呜呜…老爷没事,老爷没事…”

一旁的冬梅直接都高兴的快要哭出来了,一边跑了出去,一边不停的念叨着。

沈君茹握着那还没巴掌大的纸张,也险些喜极而泣。

心上吊着的一颗心,这才落回了胸膛里。

这些个日子,提心吊胆,食难咽,寝难眠,滋味并不好受,人也轻减了不少。

心放下来了,心思便也活络了起来。

沈君茹从塌子上站了起来,握起一串碧玺佛珠,说道。

“你们都去吧,将父亲无碍的消息传出去。”

“是,奴婢明白。”

待丫鬟们都退了出去,沈君茹便入了与内堂相链接的小佛堂,里面安置着沈夫人的灵位。

她先给沈夫人上了香,然后跪在蒲团上拜了三拜,这才喃喃自语道。

“阿娘,您放心吧,爹爹没事,很快就能够平安归来了。阿娘…她到底将您藏在了哪?映月几日未归,我很担心。爹爹和秦王出事的消息,想必也是有人故意散播,这个人的目的,到底是冲着秦王去的,还是冲着我们沈家?这一切,女儿都不知道,阿娘…您会不会怪女儿太没用,我知道,我做的还不够,远远的不够,但我会努力…努力做到更好…”

沈君茹絮絮叨叨的说着,她知道,母亲已经不在了,也并非需要得到什么回应,她只是想静静的叙说这些压在自己心里的事情而已。

一桩桩,一件件,她无法与外人说的,却能够在母亲的灵位前,慢慢道尽。

“阿娘,我分家了,您是不是也觉得我太倔了?您别怪我,我只是不想再守着二房那些人了,我没那么大本事,守不了太多的人,我只想守着阿钰,守着我们这个小家,这样也好,阿钰和爹爹以后也不会有掣肘了,也好…”

沈君茹跪在佛堂里,絮絮叨叨说了好多,一直到日落西山,才从佛堂里出来。

身上沾染着些许佛堂的檀香味。

她吩咐过,在佛堂给母亲上香时不要来打扰她。

所以沈钰和沈诗思也一直都只是在外面明堂里候着。

看到沈君茹出来,才连忙迎了上去。

沈君茹原本以为他们是为了父亲平安的消息来的,却没想到,沈钰满脸焦急,说道。

“阿姐,映月出事了!”

“什么?映月功夫不错,能伤她的人不多,她现在在哪?”

沈君茹狠狠一怔,映月是她派出去的,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她自己这心里怎么可能过的去?

“人在偏院,我已经找个大夫去给她疗伤,只是…伤的太重了,能不能撑过来…难说…”

“什么?”

是冲着我们沈家?这一切,女儿都不知道,阿娘…您会不会怪女儿太没用,我知道,我做的还不够,远远的不够,但我会努力…努力做到更好…”

沈君茹絮絮叨叨的说着,她知道,母亲已经不在了,也并非需要得到什么回应,她只是想静静的叙说这些压在自己心里的事情而已。

一桩桩,一件件,她无法与外人说的,却能够在母亲的灵位前,慢慢道尽。

“阿娘,我分家了,您是不是也觉得我太倔了?您别怪我,我只是不想再守着二房那些人了,我没那么大本事,守不了太多的人,我只想守着阿钰,守着我们这个小家,这样也好,阿钰和爹爹以后也不会有掣肘了,也好…”

沈君茹跪在佛堂里,絮絮叨叨说了好多,一直到日落西山,才从佛堂里出来。

身上沾染着些许佛堂的檀香味。

她吩咐过,在佛堂给母亲上香时不要来打扰她。

所以沈钰和沈诗思也一直都只是在外面明堂里候着。

看到沈君茹出来,才连忙迎了上去。

沈君茹原本以为他们是为了父亲平安的消息来的,却没想到,沈钰满脸焦急,说道。

“阿姐,映月出事了!”

“什么?映月功夫不错,能伤她的人不多,她现在在哪?”

沈君茹狠狠一怔,映月是她派出去的,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她自己这心里怎么可能过的去?

“人在偏院,我已经找个大夫去给她疗伤,只是…伤的太重了,能不能撑过来…难说…”

“什么?”

百度求有求必应!//i.qiuxiaoshuo/read/143647.html,欢迎收藏!求,有求必应!

Copyright©求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