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良医-第四百零八章 又怀孕了
更新时间:2018-10-03  作者: 寂寞的清泉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金玉良医 | 寂寞的清泉 | 寂寞的清泉 | 金玉良医 
正文如下:
欢迎书友访问

正文第四百零八章又怀孕了

正文第四百零八章又怀孕了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长安长公主来了长亭长公主府,居然想求陆漫去给孙和良看病。

“哎哟,我家良儿再喝多也不会如此,不知昨天是中了什么邪。都说你家三郎媳妇是神医,我就想请她去看看……姐姐,咱们是亲姐妹,妹妹有难了,姐姐可要伸手帮帮。”长安说道。

她也是没辙了。孙和良是她最疼爱的孙子,长相俊俏,又聪明嘴甜。上次那件事已经让他名声狼藉,昨天那么一闹,他的名声更臭了。她也知道王皇后和王家不愿意让她求陆氏,但孙子比什么阵营重要多了。

陆氏的名声在外,会些连御医都不会的医术。哪怕她看不出孙子有什么毛病,由她说出孙子“误服了不干净的东西”,别人也会相信。

长亭的嘴张老大,她没想到长安居然会来求自己的孙媳妇,还是他们的眼中钉陆氏。而且,她的那个请求,不就是让陆氏“撒谎”嘛。

哼,她也敢想!才合着王家、洪家坏了人家弟弟的名声,怎么好意思舔着脸来求人。他们即使没坏过陆氏,陆氏都不会说那些“瞎话”,何况那“不干净的东西”就是陆氏姐弟搞的。

长亭皱眉说道,“你家六郎是年轻后生,得的又是那种‘病’,陆氏是一个妇人,怎么好去给他看。既然你有这个想法,就该花些银子让哪个大夫说出来,也能挽回六郎的一些名声。”

长安气道,“一个普通大夫的话,怎么会有说服力?”

她不好说的是,本想让去诊病的李院判说,李院判打死不肯说。还说这是违背医德,若被发现是会被罢官的,气得她泼了一碗茶水在李院判头上。

长安难得地说了半天好话,长亭还是拒了,连陆漫都没叫来。

后来陆漫听说了这事,觉得长安真是痴人说梦。不管那件事是不是自己做的,她都不可能去给孙和良诊病,更不可能说那种昧良心的话。

同时,又再一次感叹有长亭长公主挡在自己前面的好处。不说自己的某些医术同这个时代的医理相悖,就是那些贵族乱七八糟的想法都让她不好应付。看看前朝的孙洼,那么伟大的医者,还不是死得那么惨。

再想到她想进一步推行的外科手术,还有一些医学理论,在这个迷信的封建社会,都要有强势又明理的人保驾护航才行。

陆漫又抱着长公主的胳膊撒了半天娇,肉麻的话说了一大堆,不止逗得长公主大乐,连老驸马都在一旁扯着胡子嘿嘿直笑。还说,“我就喜欢看唯唯媳妇撒娇,感觉不像我们的孙媳妇,就像我们的亲孙女。”

陆漫笑道,“我一直把自己看成祖母祖父的亲孙女。”

之后的几天,每天何承的护卫都要跟人打至少一架,把那些到何承跟前乱说话或者占便宜的人打得落花流水,五天后也就没人再敢往上凑了。

何承长这么大终于体会到男子汉的豪气,也就更加迫切盼望姜展唯回来,自己能跟着他一起去军营历练。

七月十九下晌,陆漫让姜玖带着姜悦和二狗去那边府里看花玩,她则坐在屋里想心事。

前几个月想怀孩子,一直没怀上。而这个月,她没有那么迫切了,却到了今天还没来月信。虽然只晚了几天,她已经摸到了滑脉。滑脉很弱,但她医术高明,还是摸到了。

王嬷嬷也有怀疑,乐坏了。从前天起,陆漫走个路都要让丫头好生扶着,生怕主子有个意外。

陆漫摸着平坦的小腹,里面又有一个小生命了,不管她想不想要,都迫不急待地来了。

她暗叹,自己跟姜展唯真是天定姻缘,或者是天生怨偶。以那样一种悲催的形式开始,伴随着相互利用扶持,各种利益牵绊,还有相互猜忌,当然也有偶尔的甜蜜和思念,一路磕磕绊绊走到现在,又孕育出了第二个孩子。

她跟他,这辈子似乎要永远这么纠缠下去,掰扯不开了。

那么,她就应该忘了第一夜他带给她的痛苦,忘了那碗避子汤,忘了他曾经的利用……不要小心眼地总记他的不好。

他利用舒明薇是想尽快引出蔡公公,在外面劳累奔波是想迅速成长起来保护亲人,他还为自己做了很多很多……多记他对她的好。

既然不能分开,她就应该做对自己和孩子有利的。就像解决何承那件事一样,以一种积极主动的态度去解决。夫妻间的冷战,伤的不只是两个大人,还有孩子。姜展唯近二十天没着家,姜悦哭闹过几次,听说姜玖也偷偷哭过。其实,她内心深处也有一些思念。这几天知道可能又怀孕了,才强迫自己把心情调整好,以利于胎教……

陆漫正想着,孙夫人又来了。

孙夫人是赵大奶奶介绍来的,好像是孙大人求到赵亦那里,赵亦就让赵大奶奶来跟陆漫说说,能不能帮帮忙。陆漫问过长公主,可接可不接,她也就接了。

孙夫人得的是妇科病,月信时间长而且量大。

陆漫诊了脉,她应该是长了子宫肌瘤,中医称为症瘕。何氏医札里有治疗方法,就是吃些活血化瘀、消瘀散结、清热解毒之类的药,再附以施针和施炙。

不过,只有极少数病人能够得到缓解,也就是病情不再加重,而对绝大多数病人是没有多少效果的。

陆漫也只得用这个时代兴的保守治疗给她治,唯一不同的是何氏医札里说的针刺穴位有所不同,效果或许能够稍微好一些。

送走孙夫人,杏儿才跟陆漫说,三爷回来了。

陆漫急急向上房走去,杏儿吓得赶紧扶着她。进了东侧屋,见姜悦坐在他腿上,姜玖倚在他身上,三个人正说得热闹。

姜悦抬头说道,“娘亲,爹爹回来鸟,还带了两只花鸟鸟。”

陆漫给他屈膝见了礼,笑道,“三爷回来了。”

姜展唯明显瘦了,看陆漫的眼神充满了愧疚,“漫漫,你最艰难的时候,我又不在你们身边。”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寂寞的清泉其他作品<<农娇有福>> | <<农女锦绣>> | <<嫌夫养成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