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锦-第251章 逆天霉运
更新时间:2018-06-09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锦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似锦 
正文如下:
您可以按"CRTLD"将"傲宇阁"加入收藏夹!方便下次阅读。

第251章逆天霉运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在大周是连贩夫走卒都根深蒂固的认知。

锦鳞卫吓不吓人?吓人!谁家要是有个在锦鳞卫当差的,四邻八舍见了这家人就得夹着尾巴做人。可是畏惧的背后,却是让人吐唾沫的。

金吾卫风不风光?当然风光,但能进金吾卫的都是公子哥儿,羡慕不来。

只有读书一途,那才是正正经经的出路,真正的鱼跃龙门,就连勋贵之家的子弟能通过科举都是举家欢庆的事,原因很简单,官场上能攀到权力顶峰的永远是科举出身的官员。

至于别的,都是杂鱼。

肖氏现在就用姜湛是一条杂鱼来安慰自己。

只不过这条杂鱼之前还是一滩烂泥,任谁都觉得一辈子扶不上墙去,肖氏这么一想心里就有些酸涩。

再等等,只要等到秋闱结束出了桂榜,谁都不能抢走长子的风光。

“二哥,你的衣裳真好看,你真的是金吾卫了?”四公子姜泽仰头问。

姜三老爷有一儿一女,女儿是姜俏,儿子是姜泽,今年才刚十岁,正是懂些事又保持着天真的年纪。

姜湛解下腰间佩刀递给姜泽炫耀:“当然是啊,四弟你看看这刀鞘上的飞鹰,就是金吾卫特有的标志呢。”

一旁的三公子姜源见姜泽摩挲着霸气十足的佩刀,羡慕不已:“二哥,让我摸摸呗。”

肖氏看了姜源一眼,暗暗恼怒次子的没出息,淡淡道:“乱摸什么,别给你二哥摸坏了。你看你二哥都有正经差事了,你以后可要好好读书。”

姜源一听垮了脸:“母亲,我也不想读书了——”

“闭嘴!”肖氏声音扬起,“不读书你能干什么?也有你二哥的好运进金吾卫吗?”

姜湛默默翻了个白眼。

他凭本事结交到的余七哥,有个有本事的朋友怎么就是只凭运气了?这明明是靠人品和实力。

“二哥能进金吾卫,我怎么就进不去?大不了让父亲帮我托托关系。”姜源梗着脖子道。

姜源如今也有十四岁了,和姜湛有一点很相像:都特别厌烦读书,似乎没开这一窍。

只不过姜源年纪稍小,上面有作天作地的姜湛长期顶着,一时显不出来。

“胡闹!”因为长子自幼就天资聪颖,在肖氏心中没有什么比读书更重要。

姜二老爷看着挺拔如一株白杨的姜湛倒是有些意动。

次子与长子截然不同,读了这么多年书能识几个字、作两首歪诗就算不错了,年纪小的时候当然要读书磨性子,但大了后确实没必要在科举这条道上走到黑。

金吾卫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姜源这个年纪进金吾卫太小,姜二老爷自然不急,淡淡道:“先好好读书,回头再给你请个武师学上三年再说。”

“太好了!”姜源挥挥拳头,看姜湛的眼神越发亲近起来。

等几年后他进了金吾卫,就有二哥罩着了。

肖氏心中不满姜二老爷的决定,在众人面前却什么都没说。

罢了,次子本来就不是读书的料,将来当个金吾卫也不错,一母同胞的兄弟一文一武那才是真正的帮衬呢。

想到长子,肖氏格外惦念起来,回到雅馨苑忍不住对姜二老爷念叨道:“这么热的天,也不知道沧儿受不受得了,我听说他们考试的号舍连伸个脚的地方都没有。”

所谓号舍,就是考生们考试时所在的单独小矮屋。乡试共分三场,每一场考三天,这三天考生的吃喝睡觉都在小小的号舍中度过。

姜二老爷经历过秋闱、春闱,对号舍的恶劣条件当然是清楚的,淡淡道:“都是这么过来的。”

“据说那些号舍有的还漏雨呢,万一要是分到那样的号舍——”

“闭嘴!”姜二老爷不悦瞪了肖氏一眼。

真要分到漏雨的号舍,一旦下雨打湿了考卷,那么成绩也就作废了。

肖氏自知失言,忙道:“咱们沧儿从来都是运气顶好的,肯定会分到最好的号舍,我就是瞎操心呢。”

姜二老爷没好气扯了扯面皮。

无知妇人,号舍漏雨算什么,要是分到挨着厕所的“臭号”那才是连考都不用考了。

这么热的天气,想想那味道——

姜二老爷回想着他大考那一年,有一个倒霉的同窗分到了臭号,挺了一天就受不住昏倒被抬出去了,格外唏嘘。

不过这种臭号是极少数,能分到的人那是十分背运了。

姜二老爷当然不认为儿子会这么倒霉,波澜微起的思绪很快平复下来。

眨眼就到了八月十一,乡试首场考试的最后一日,到了黄昏时分参加第一场考试的考生就会出来了,像姜沧这样离家近的当然不用住客栈,而是回府。

眼看到了下午,伯府上下都紧张又期待起来,姜二老爷夫妇更是心中忐忑。

姜二老爷是参加过科考的人,比谁都清楚首场考试的重要性。

八股取士只重第一场经义,第一场考好了,剩下两场只要过得去就能中举,可以说首场才是真正决定考生们前途的。

拿下这一场,就等于拿下了明年春闱的资格。

急促的脚步声突然响起,好似雷点敲打在人心头,姜二老爷莫名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

很快脚步声的主人就冲了进来,是外院管事,一进门就放声喊道:“大,大公子回来了!”

姜二老爷咯噔一声,一颗心沉了下去。

这个时候还没到交卷的时间,沧儿怎么会回来?

“到底怎么回事?”姜二老爷问话间已经带上了急迫。

管事惨白着一张脸道:“大公子是昏迷着被抬出来的!”

肖氏先前听到姜沧回来就情不自禁起身,听了这话腿一软跌坐回椅子上。

“书童呢?”

一个瘦小的身影扑通跪了下去,抹泪道:“公子分到了臭号,抬出来时小的才知道公子硬挺了两日,到了今日呕吐不已,实在挺不住昏倒了被抬了出来……”

饶是姜二老爷在官场多年,听到这个眼前亦不由阵阵眩晕。

基础、经验、眼界、天赋,他盘算来盘算去都笃定长子中举十拿九稳,独独算漏了长子的运气。

“大公子人呢?”肖氏脚步仓皇冲了出去。

网站地图导航:

20122015傲宇阁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