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锦-第248章 弃学
更新时间:2018-06-07  作者: 冬天的柳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似锦 | 冬天的柳叶 | 冬天的柳叶 | 似锦 
正文如下:
正文第248章弃学

正文第248章弃学

此时郁谨正在听竹居里与姜湛聊天,思绪却早已飞远了。

也不知道阿似有没有吃到他送来的枣子,那些枣子可是他亲自挑选了洗过的。

“余七哥?”

郁谨回神,想到先前见到他带来的枣子姜湛一口气吃了七八颗,气就不打一处来。

就没见过一个大男人这么爱吃零嘴,尝一颗意思一下不就得了!

姜湛正感动着呢:“余七哥,从顺天府回来那一次幸亏你在,不然我与四妹就要吃亏了。我吃点亏不打紧,四妹万一吃了亏,我可真的罪该万死了。”

郁谨没吭声,心道明白就好,当哥哥的总惹事连累了妹妹可不罪该万死嘛,难道还想减刑?

“余七哥,你不但带了名贵的补品,还带了枣子,实在太客气了。”

“枣子补血。”郁谨淡淡道。

“对了,余七哥,你刚刚说要搬家了?”

郁谨颔首:“嗯。”

“雀子胡同不是住着好好的么,怎么突然要搬家了?”

“家人给置的宅子,不好不搬。”

“这么说余七哥以后不是一个人住了?”

郁谨想了想,点头:“人还不少。”

姜湛颇为遗憾:“那以后就不方便去找余七哥了。”

一大家子人呢,他除了余七哥谁都不认识,上门做客有些尴尬。

郁谨颇为体贴道:“不打紧,姜二弟觉得去我那里不方便,以后我可以常常过来。”

姜湛一听乐了:“余七哥说得是,我父亲特别欣赏你,总说叫你来玩呢。”

郁谨淡淡一笑:“伯父不嫌弃就好。”

“怎么会嫌弃呢,我看我父亲恨不得你是他儿子。”姜湛撇了撇嘴。

“伯父不嫌弃就好。”

“啥?”

郁谨咳嗽一声,一本正经道:“我是说,伯父对我如此厚爱令我受宠若惊。”

姜湛突然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问:“余七哥,令尊对你是不是不咋样啊?”

要不是二人这么熟了,这话他可不好意思问。

姜湛最近想通了,余七哥要是真能当他妹夫也不错,至少遇到危险可以保护四妹。不过余七哥的家里情况让他隐隐有些担忧,总觉得孤身一人在京城讨生活的余七哥似乎在家里处境不大好。

听姜湛这么问,郁谨回想了一下,笑道:“姜二弟也知道我家兄弟姐妹多,父母放到每个孩子身上的关注自然就少了,这本是人之常情,倒算不上对我不好。我反而觉得这样更自在些,至少一举一动不会被长辈盯着,你说是不?”

姜湛一听太对了,他爹就是因为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才紧盯着随时打他呢。

“余七哥说得有道理。”

郁谨微微一笑:“姜二弟,前些日子给你打听的事有眉目了,金吾卫有个空缺,不知道你想不想去——”

“金吾卫?”姜湛都愣了,好一会儿指着自己道,“你说我可以去金吾卫?”

在大周,金吾卫与锦鳞卫是众亲卫军中最耀眼的两卫。

锦鳞卫的名头就不必多说了,金吾卫专司皇室安全,几乎全是从勋贵与武将子弟中挑选出来的。

姜湛在金吾卫选人的时候曾经逃课考过一次,没考上。

那时候他才十三岁,落选后发狠练了两年,结果金吾卫不再大选了,一般都是顶缺。

一个大家族除了注定要继承家业的嫡长子以及读书有天赋的子孙,那么多子孙与其在家里厮混当然不如有个正经事做。金吾卫是个锻炼年轻人的好去处,差事清闲、薪俸不菲,偶而还能在皇上面前露个脸,自然就成了许多人眼里的香饽饽。

姜湛依然不敢相信有这般好运,再次问道:“余七哥,我真的能去金吾卫?”

郁谨笑着点头:“只要你愿意就行。”

“我当然愿意啊,傻子才不愿意呢!”姜湛欢喜得险些要跳起来。

他要是去金吾卫当差,以后就不用读书了,还能用自己赚来的钱给妹妹买好吃的。

不对,还能早点把欠四妹的钱还了。

这么一想,姜湛恨不得立刻去金吾卫报道。

郁谨提醒道:“我记得姜二弟还在读书吧,改走别的路是大事,姜二弟还是要和令尊商量一下。”

“父亲一定会答应的。”

“那我等姜二弟的消息。”

送走了郁谨,姜湛立刻去书房找姜安诚,很快书房里就传来惊天动地的吼声:“什么,不读书了?你个小畜生,是不是去逛金水河没挨打,反倒把你胆子养肥了?”

姜湛赶忙挡着脸:“父亲,您听我说完啊,是余七哥帮我找了个差事。”

一听姜湛提到郁谨,姜安诚狂揍儿子的动作一顿,皱眉道:“小余给你找了个差事?”

姜湛连连点头:“是呀,余七哥找的。”

“你不读书能干什么?难道要去学人家开铺子做生意?本以为小余是个靠谱的,没想到跟着你学坏了。”

姜湛听得嘴角直抽。

这到底是谁的亲爹啊,一般不都是嫌弃别人带坏了自家孩子嘛,怎么到他爹这里反过来了?

“父亲,您先听听余七哥给我找了个什么差事再说啊。”

“什么差事?”

姜湛咧嘴一笑:“金吾卫。”

姜安诚一下子愣住,以为听错了:“金吾卫?”

“是呀,就是您想的那个金吾卫。”姜湛看着父亲的表现顿觉神清气爽。

没想到他在父亲面前也有扬眉吐气的一天。

“金吾卫现在一缺难求,小余怎么给你找到这么好的差事?”姜安诚百思不得其解。

“余七哥帮过不少人呢,别人承他的情呗。”

“这么好的差事,小余应该自己去啊。”

姜湛挠了挠头:“父亲,您再这样会让儿子怀疑人生的。”

姜安诚一巴掌打过去:“怀疑什么人生?回头把小余叫来吃饭!”

“知道了。父亲,学堂那边我就不去了吧,趁着还没去当差先练练。”

姜安诚板着脸沉吟片刻,这才点头:“不去学堂可以,但在没去当差前不许把事情嚷得人尽皆知。”

“儿子铁定不会瞎嚷嚷的,最多告诉四妹。”

姜湛在东平伯府众人眼里是个不成器的,逃课乃家常便饭,直到秋闱临近府中人才后知后觉发现一件事:二公子居然不读书了!

热门、、、、、、、、、、、、、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