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娇-230 吊着
更新时间:2018-05-16  作者: 帅少江枫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掌娇 | 帅少江枫 | 帅少江枫 | 掌娇 
正文如下:
230吊着

230吊着

小说:、、、、、、、、、

而为了孩子,杀母取子,就着许行书的为人,干不出这么残忍的事不说,孩子不容易存活。

而许驸马要的,却是一个长久握在手里的人质。

太子突然想到,这是个极难完成的事。

而凭着许驸马,要想不露马脚的做完,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如果许行书是在京城里,根深蒂固的世家,那还有可能。

许驸马的出身,那可是全天下人都知道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

如果这事是真的,那么许行书是怎么做到的?

可如果不是真的,接生嬷嬷怎么可能会死?

太子眸光一闪。

皇上!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许驸马跟乾武帝,完全有共同的敌人。

梁太后!

太子倾身向前,眯着他漂亮的眼睛问:

“你们说,这事皇上有没有参与?”

一直没有言语的沈五,凉凉着声音说:

“就是参与了,估计也不会与太子说。毕竟此时扯出许染衣的身世来,对皇上并没有好处。”

其实太子与乾武帝,表面上看,是同一战线上的。

但其实更深一层,却也透着隔阂。

乾武帝费尽力气保下太子,并不是有多爱太子,或太子的生母。

仅仅是他想要有个继承人。

一个乾武帝自己的儿子。

即使保下了太子,乾武帝仍是没放弃,多生几个儿子,以保证将来的皇位,一定要传给自己儿子。

而在后一点上,显然太子与乾武帝就不可能一致了。

人都说皇家无情。

在乾武帝与太子、逸亲王之间,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

所以,对于乾武帝保不住自己宫妃的肚子,太子仅仅是在边上看着。

并不伸手。

或者说,即使伸手,也没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尽心。

而有事太子之所以不在东宫里说,却出城与沈家兄弟聚在别庄,也不是为了防着梁太后。

东宫,是乾武帝的天下。

而太子,则也同样需要完全属于自己的一个地方。

因此上,此时的朝堂,已经是四分五裂。

暧昧不明的梁家,远水解不了近渴的安沈两家。

再有就是似乎握着什么的沈太夫人。

乾武帝与太子,又是表和心不那么特别和。

大臣也是分割成几派。

而太子此时,先要做的,则就是保证他自己的大婚,顺利举行。

梁太后等人,此时倒是不怎么用担心。

有些事情,都是一种心照不宣。

太子不杀逸亲王,但让逸亲王受伤,总是能做到的。

因此上,虽然没有说到明面上。

但无论是梁太后,还是施璋等人,最起码在明面上,都不会做得太过火。

太子决定,先稳住许染衣才行。

之前太子明确的拒绝许染衣,是不想误她一生。

但她既然深陷其中,那就别怪他不仁不义了。

第二天一早,太子无声无息地回到东宫。

一月、二月侍候着太子洗漱。

就好像太子昨晚上就睡在东宫里一般。

清竹几个将早饭摆好。

每道菜上桌着,都会被来总管拿着银针试下。

太子走到桌前坐下。

一月二月站到了太子的下位置上,开始给太子布菜。

太子拿起象牙筷子,没紧不慢地吃着。

见有小太监在门口探头探脑,来总管出去,呵斥:

“不懂规矩的东西,说,怎么了?没见殿下在用早饭?”

小太监垂手立着,说:

“许小娘子在外面闹呢。”

没有说全的话,便就是再闹的说,可就拦不住了。

许染衣要进东宫,每次都要见血。

东宫的人,敢对许染衣带着的人动手。

但不敢对许染衣动手。

许染衣生起气来,一点儿都不顾忌自己大家闺秀的形象,那可是又打又挠。

比个市井泼妇还泼妇。

来总管丢下小太监,急忙进到厅上,躬着身子,小声地对太子说:

“殿下,许小娘子来了。”

太子那几近完美的美眸,闪过一丝阴狠。

他正要去找她,没想到倒是送上门来了。

撂下筷子,太子脸上漾着笑,轻声说:

“让她进来。”

有时候,没脑子的人,更让人犯愁。

从昨晚上起,太子决定利用美色来稳住许染衣。

这是他之前不耻做的。

但太子真的怕许染衣起疯来,寻个机会,将魏芳凝直接怎么样了。

许染衣此时一路上,连踢再挠东宫里,敢拦着她的嬷嬷太监。

先前报信的小太监路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过来,连跑还边喊:

“别拦了,殿下让许小娘子进去。”

这句话,比圣旨还圣旨。

那些个准备着挨打挨挠的,终于是松了一口气,以极快的度闪到一边。

许染衣一听,倒是高兴,提着裙角就往里跑。

等到许染衣跑到安平殿时,太子已经吃完早饭,正在喝饭后茶。

见许染衣进来,太子将茶碗放下,却并没有动身。

在对待许染衣上,他一惯如此。

不主动去找她。

她来了,也不会让她难堪。

让着她,并躲着她。

只是这一次,为了魏芳凝,既然许染衣不肯放弃对他的执念。

那么他这一回,就稳着她,吊着她。

不是他卑鄙,而是被许染衣逼的。

毕竟太子已经不是孤家寡人。

他做任何事情,道先考虑的不是他自己的安全。

而是魏芳凝的安全。

太子微笑着看向许染衣,柔声说:

“怎么一大早上的,就跑我这儿来了?我还想着一会儿去长公主府上找你呢。”

许染衣精致的小脸上明显一喜。

几乎是跳到了太子跟前,拉着太子的手,许染衣略带不信地问:

“真的?太子哥哥真去找我?”

也难为许染衣不信。

这几年,太子也不曾主动找过她。

对她一惯是能躲就躲。

其实太子想去无上长公主府上,还有一个原因。

就是想要去亲眼见识一下,许驸马是如何对待许染衣的。

太子知道许驸马对许染衣严厉。

但却是认定在了,许驸马为人谦和,想要去掉许染衣身上的骄躁之气上。

可现在看来,太子觉得,他可能还是漏掉了什么。

一个男人,再不喜欢孩子的母亲。

但孩子总是无辜的。

是血脉相联的。

那是天性。

相关、、、、、、、、、

230吊着__悬疑灵异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