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华-第三百三八章 捷报频传
更新时间:2018-05-17  作者: 闲听落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盛华 | 闲听落花 | 闲听落花 | 盛华 
正文如下:
正文第三百三八章捷报频传

治平二十年的立春很早,初四立春这一天,一大早,府尹鞭春牛的队伍刚刚从府衙出来,一串儿十来个披红挂彩,一路鸣锣的驿兵,从卫州门冲进来,沿着最热闹的西大街,转到西梁桥街,再到御街,穿过大半个京城,从宽阔的御街直冲宫门。2yt.org

北边递来了头一份捷报。

这一天的鞭春牛,热闹的几十年后,还时常被人提起,那些喜气,那些高门大户派的喜钱,皇上的恩赏,太后的恩赏……

直到傍晚,秦王才从宫里出来,让人请了李文山和郭胜,小斟说话。

书院前院的花厅里,放了张宽几,摆了几样冷碟和一只红铜锅子,旁边一角,摆了茶桌,承影和含光温酒斟茶,在旁边侍候。

李文山还没进花厅,就笑的喜庆无比,一进花厅,长揖到底,“恭喜王爷,世子爷真是锐不可挡。”

“关拙言什么事儿?”秦王一件天青灰长衫,没系腰带,看起来十分随意自在,“他这个钦差,是去当摆设的。”

郭胜落后李文山一两步,拱手见了礼,打量着秦王的脸色,喜色轻松都有,却浅。

陆仪从承影手里接过酒壶,斟了酒,递了一杯给秦王,示意李文山和郭胜,“刚开年就有这样的喜信,这份喜气难得。”

“是。”李文山仰头喝了杯中酒,坐到下首,笑起来,“听到喜信儿,我正和舅舅看几篇时文,舅舅说,这个点儿掐得好,世子心思真是细致。”

秦王露出丝笑意,“拙言那脾气,只怕根本不想这个,就算想到了,他也懒得做,这肯定是关铨的主意,这个关铨,看着拙朴,其实细腻玲珑着呢。”

郭胜带着几分赞赏,看着秦王,抿着酒没说话。

王爷看人这眼光,真是难得,他评世子和关铨,竟和姑娘如出一辙,姑娘可从来没看错过人……

“郭兄在想什么?”陆仪坐到郭胜旁边。

郭胜放下杯子,却是看着秦王说话,“关将军是个稳得住的,又有世子在身边替他支撑,抵挡朝中诸事,既然动手收城,必定是有了把握,知道这仗怎么打了。

这头一座城收回来,后头两城,也就快了。乙辛强弩之末,去年攻下三城,不过是放手一赌,这一趟,她赌输了。

关将军和世子爷都是斩草必要除根的脾气,北方,和南边一样,这一战之后,至少二十年内,清静无忧。”

这是他家姑娘的话,他佩服的五体投地,太清楚太明白了。

“这些都是极好的事,不过,没了外患,朝里……”后半句话,郭胜没说下去,朝中暂时被南北危机压下去的争斗,就要如火如荼了。

“还有地方诸军,之前南北危机重压之下,皇上也罢,朝中也好,不得不动手重振清理,现在,王爷这个协理兵部,就清闲了。”

这是姑娘的忧虑,唉,久治必乱,久乱必治,千百年来,都是这样。

李文山听的没了笑容,陆仪替他斟了杯酒,低低道:“人之在世,不如意十之**,朝廷帝国,更是如此,如今的帝国,已经算得上清平大治了。m.2yt.org”

秦王凝神听着郭胜的话,神情倒是十分淡定,郭胜说的这些,他早就想到了,他想的,比他说的更多。

南北承平二十年,二十年后,帝国内这场牵涉最大的争斗,应该已经尘埃落定了,

“不说这些了,今天皇上说了春闱的事,已经拟旨定下了唐尚书,今年旨意下的早,唐尚书从明天起,就要闭门了。”

秦王语调轻快的转了话题。

郭胜笑起来,“还行,离春闱也就一个月多点了,今年上元节必定热闹的几十年不得一见,这个热闹,唐尚书是看不成了。”

“皇上很高兴,要不是明年正好是春闱年,只怕要开恩科,这一科,皇上已经下了旨,要多录些士子,大约要比常例多出五成。”秦王看向陆仪,“你家十七叔这一科要是能取上,也算是托了柏帅的福。”

听秦王提到阮十七,陆仪一脸无奈,“十七……唉,昨天还把阮氏气的不行。昨天一早,他去找阮氏,说想了两三天了,这一科春闱,他不打算考了,让阮氏跟我说。”

秦王一口酒差点呛了,“又有出什么事了?”

“没出什么事儿,他说,六娘子竟然哪儿也没去过,什么都没见识过,在太原府住了十来年,想去看趟庙会,都没能去成过,在横山县住了三年,杭州城没去过几趟,横山县那间以清雅著称的酒楼,她也没去过,说他一想起来就难受,他要带着六娘子四处游历,玩个三年五年,十年八年,再说别的。”

郭胜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指着李文山,李文山摊着手,“这事我可管不了,他已经找我抱怨过两三回了,说我这个长兄不尽责,我说了随他。”

“他怎么知道这些的?肯定不是你说的,他见你妹妹了?”秦王打量着李文山。

李文山面不改色,“我哪知道!我这两个妹妹,不是,四个妹妹,哪一个我也管不着啊。大伯娘说过一回,都是正正经经的见面,婆子丫头一堆人眼睁睁看着呢,眼看就要成亲了,阮家那座宅子里又没个主事的人,有什么事儿只能跟小十七说,一面不见也不行。”

秦王笑出了声,指着李文山,“严氏真是难得,阿娘前儿还说起你们府上,说见过阿夏和六娘子七娘子一回,一看就是宽严合度,教养的极好,活泼泼又不失分寸。”

“大伯娘也这么说,说管得过了,把孩子管的死板一块,那就不好了。”李文山赶紧点头赞同,他也觉得大伯娘好极了。

郭胜眉棱猛的一跳,太后什么时候见的姑娘?活泼泼不失分寸,这话,可得细想想……太后为什么要看姑娘?郭胜忍不住打量起秦王来。

陆仪瞄着郭胜,看着他不停的打量秦王,眼睛微眯。

秦王敏锐的迎上郭胜的目光,眉毛微抬,郭胜忙打着呵呵笑道:“这过了年,王爷二十了吧?还是十九?王爷的亲事,还没定下来?”

秦王斜着郭胜,眼睛微微眯起,他说了句阿娘见过阿夏一回,他就问他的亲事定了没有……

郭胜看着秦王一点点眯起了双眼,呵呵干笑了几声,“瞧我这话问的,太子的亲事还没定呢,太子比王爷还大几个月呢,太子都没急,王爷也别急,还早呢,呵呵,陆将军你说是吧,这亲事么,最好晚点儿,象将军这样,多好,呵呵,是吧。”

“象陆将军这样太晚了吧?”李文山忍不住道:“陆将军可是二十五六岁才成的亲,这……”

“越说越不像话了。”看着秦王脸色隐隐有些不怎么好,陆仪指着郭胜和李文山笑责,“连我也编排上了。十七那头,你是大舅哥,不能这样任事随他,那是个想怎么就怎么样的,你不为了他,为了你大妹妹,也得把他管好。”

“管十七爷没用,五爷把六娘子交待好,就得了。”郭胜接话笑道,眼角余光瞄着秦王脸上的阴郁,心里纳闷起来,刚才那些话,哪儿不对了?有什么隐情?

几个人又说了没多大会儿,金相让人来请秦王,商量怎么庆贺北边这场大捷。

陆仪陪秦王往皇城去,郭胜和李文山出来,转到大街,郭胜赶上李文山,低声道:“今年加录的事,五爷最好这会儿就去寻一趟十七爷,把这话透给他。”

“那他就不考春闱的事?”李文山先想的是这件大事。

“六娘子跟阮氏那样好,这件事不用五爷操心。五爷只管跟十七爷拿出兄长的气派,该说就说,我去寻一趟你舅舅,跟他说几句话。”

李文山点头应了,两人各自去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