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只想种田-第747章 死门
更新时间:2018-12-06  作者: 沧澜止戈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沧澜止戈 | 沧澜止戈 | 快穿:我只想种田 
正文如下:
第747章死门

秦鱼点点头,“那你先看着。”

她直接选了一个时政频道,左右英语俄语法语人家都是听得懂的,秦鱼要担心的只是萧庭韵对一些现代器械的不熟悉。

“你怎知道我想看这个?”

萧庭韵面上有调笑。

秦鱼睨了她一眼,幽幽说:“萧大小姐不看还能看什么呢?”

“情情爱爱的也行。”萧庭韵说。

“失血过多跟咸鱼没差的人还想情情爱爱?”

秦鱼整理了下东西,瞥她,“我不给你看,你又能如何?”

“你还能跳起来打我不成。”

萧庭韵玩儿,却不说话。

只看到秦鱼交代下外面的看守保镖,然后才离开。

她走后,萧庭韵看着屏幕里的新闻,她总是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的,一如她对她也无比了解。

可太过了解也不是什么好事。

她伸手抚了下已经处理过的腹部伤口。

瞒过去了吗?

秦鱼出了病房,她没有出医院买东西,而是走到了外面的花园,花园里有些人,可因为是特护区,所以人也不多。

人不多,花草树木多,清幽僻静,娴雅花语。

她一个人走着,一步步,走得很慢,似乎有些茫然,但她脸上又很平静,只是眉眼微垂,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好一会,她才坐在了一侧小竹林前面的椅子上。

好像很累很累了。

但她还是从兜里拿出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枚子弹。

融血子弹。

它在掌心,因为她的皮肤雪白,越发显得血莹剔透。

秦鱼看着它看了很久,近乎失神。

直到黄金壁说了话。

——凡事不必看太透。

秦鱼:“你觉得我看出了什么?”

黄金壁沉默了下,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

秦鱼垂眸,眸色沉甸甸的,所有的光辉跟黑白都沉淀了。

“她的命也要跟我一样吗?”

她这一声询问,不如以往强势,也不带任何恼怒,若是以往黄金屋坑她,就算再难的人物,她也只是嘴上抱怨吐槽,可唯独涉及到别人

她的声音特别软,特别冰凉,透着一股从灵魂深处压抑不住的悲凉。

黄金壁能说什么呢?

——我这边也无法确定她是不是死门的人,你又何必把事情往最差的境地想。

——何况刚刚你不是试探过了?她并不知道生门还是死门,这就证明她不是。一般说来,若是死门中人,与她关联的黄金壁会给她提醒。

是啊,应该确定她不是死门的啊。

最差的结果也就是萧庭韵成为天选者,日后需要应付一个个任务,但以她的天赋跟能力,以她自小也不是那么安稳普通的生长环境,秦鱼不至于太圣母心。

可若不是呢?

秦鱼太敏感了,多思多虑。

“我的确试探了,她也的确表现出不识生门死门,可若是她真的不知生门死门,就会下意思怀疑我问这句话的动机,更会问我是不是死门中人,以她的推敲洞察能力,不该如此?”

黄金壁一顿。

好像的确如此。

但萧庭韵一句都没问,说明想避开这个话题,也只想应付秦鱼。

那只能说明——其实她知道生门跟死门意味着什么。

也就能再证明——她很有可能就是死门中人。

——也未必。

“死门,从死求生,这颗子弹是怎么来的?要么是她现在的躯体状态是别人的,可我观察过她的身体,是她本尊无疑,否则她会跟我解释这具身体不是她,这是她的性格,毕竟她不是我,不会习惯了披着别人的皮囊虚伪做戏。”秦鱼的语气带着浓烈的自嘲,也满是悲凉。

“既然身体是本尊的,那子弹呢?黄金屋不会在天选者进入系统后送她一颗子弹,那就是她本尊本就受了这一颗子弹,垂死,或者已死。”

“黄金屋让她来,就是让她自救。”

“一如我,我也一直在自救,可你我都明白——先死一回,才有自救。”

秦鱼忽然不再说话,只静静看着掌心的子弹,喃喃说:“她已经死了。”

萧庭韵死了,然后成为死门天选者,再来到她的世界。

这个过程她曾经经历过。

或许萧庭韵也知道她经历过,所以才会说那样一番话。

可萧庭韵不知道秦鱼是怎么死的。

但秦鱼已经知道萧庭韵是如何死的。

失血而亡,躯体被它吞噬变成血水。

她是一个人孤单死的,还是在苏蔺他们抢救下无效依旧死去的?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一定都很痛苦,很无助。

秦鱼左手撑住了半张脸,侧看着右手掌心上的子弹。

掌心子弹冰凉无比,血意分明。

仿佛可以想象那样年轻美好饱满的躯体流逝了所有鲜血干瘪苍白的样子。

也仿佛可以看见她站在土坑里被上面铲下来的大片土壤活埋的样子。

一分一秒,秦鱼的神色渐渐变得冷漠,面无表情,只缓缓阖上手掌。

掌心稍稍用劲,刺痛。

子弹的棱角刺入皮肤,融雪剂融入血液,疯狂肆虐。

血水不断流淌而下。

这种感觉~~她想到了死亡,那是一种回味。

她想到了自救,那是一种痴狂。

这世上,曾有一个叫秦鱼的人如何在各个世界挣扎求生。

在日后,就会有一个叫萧庭韵的人如秦鱼一样挣扎求生。

她经历过的痛苦,萧庭韵也终究还要经历一遍。

这是怎样的一种思绪呢。

悲殇,刻骨的悲殇,还有漫无边际的颓败。

可她又那样冷漠无情,因为不想让自己流露出软弱的一面。

可终究她想到了温兮的话。

若是太痛苦,就哭吧。

只那一刹,她没能忍住。

右眼还在冷漠,她的左眼却有了泪意,一滴泪抖颤在眼睫毛,终究要落下,但抵着左边脸颊的左手食指轻轻一拭。

泪水被指尖扫去。

而右手也翻了手背,掩盖上面的伤口~在秦鱼察觉到那人走过来之前,闭合了。

轻描淡写,转眼而已。

她偏头看向那边站着的人,他是意外来这里,意外遇上她的,所以脸上有惊讶,还有些无措,但看到她手里的血迹后,竟转身就走。

秦鱼挑眉,不置可否,抬眸看向二楼玻璃走廊内站着的苏挽墨。

目光对视,苏挽墨表情无碍,似乎并没看清,毕竟按照普通人的视力能力,也只能看出是秦鱼,看不清她的具体动作痕迹。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沧澜止戈其他作品<<御宝>> | <<重生左唯>> | <<盛唐无妖>> |